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511 為什么打我

楚云升已經有了大致的人選,數量不多,但基本都是普通人,不過其中有一個卻有些特別。
  
  這人正是盧合,身體中有極為稀少的土元氣。
  
  在楚云升之前影響莫無洛等人的時候,他就發現這個人似乎感到一絲疑惑,他并非控制莫無洛等人的思維,而是順勢引導,這個人產生的疑惑便恰恰正是這個人當時最想問的事情,楚云升不想還留他在這里。
  
  跟巋靈主借了一艘飛船,馬上將他們送走。
  
  盧合沒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被楚云升選中了,心中微微有些激蕩。
  
  莫無洛對此也很滿意,雖然選誰都是他的人,但是小盧算是比較聰明的一個,放在楚云升那里也能起到更好的作用。
  
  這時候,沒被楚云升選中的莫裳則極為失落,見楚云升馬上就要走,她忽然上前道:“楚先生,我也想過去。”
  
  莫無洛立即拉住她道:“裳!”
  
  莫裳卻說道:“舅舅,我真的想過去看看。”
  
  莫無洛卻真的不想她過去,他自己不在那邊,莫裳一個人就很危險。
  
  好在楚云升好像沒有聽到,已經直接走了,帶著洛紗消失在平臺上。
  
  另外一邊,安德魯的紀子艦中。
  
  平臺上的一幕,他們通過巋靈主云集在此處的艦隊群間通訊已經看到了,但他們還算比較鎮定,無論如何,楚云升也是攻不進紀子艦的。
  
  然而,當他們以為楚云升離開了,可以松一口氣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個黑點朝著他們極速而來!
  
  再仔細分辨,赫然就是楚云升!
  
  他來干什么?
  
  我們又沒惹他?
  
  雖然明知楚云升攻不進來,但巋靈主剛才很配合楚云升,仍讓他們當中不少人感到驚慌。
  
  楚云升一到這里,什么話都不說,更沒有解釋,直接攻擊!
  
  同時,他又向座艦方向道:“巋靈主,再過來幫忙。”
  
  巋靈主這次的確不知道楚云升想干什么了,不解道:“你攻不進去的,沒有用。”
  
  楚云升卻說道:“我沒說要攻進去,你不覺得這艘戰艦很有意思嗎?”
  
  巋靈主頓時明白了楚云升的心思,一邊讓座艦生命再次做好準備,一邊問道:“怎么做?”
  
  楚云升道:“我負責打,你負責演化它的反應。”
  
  紀子艦反正打不破,巋靈主自然沒有問題。
  
  兩道靈蘊再次不講道理地匯合起來,對安德魯的紀子艦“狂轟濫炸”。
  
  座艦的星空生命已經興奮到極點了,它們早就想這么做了,可是一直不敢,現在終于有“靈”帶頭去攻那艘戰艦的殼了,放佛天下掉下一個信息源,正好砸在它們的頭上。
  
  楚云升負責攻擊,巋靈主負責演化紀子艦遭受攻擊時的反應,而它們則負責記錄所有數據。
  
  不過這些數據,不但要滿足巋靈主的需要,最后還要還要交給楚云升一份,它們不可能獨享。
  
  巋靈主的靈蘊演化確實獨特,紀子艦被打出來一些無法理解的東西,大部分雖然很深奧與復雜,但它仍能靈蘊演化出來極小一部分飛出來,雖然它也不知道原理,就知道這么做。
  
  紀子艦中,艾希爾漂浮在一個空蕩的船艙中,冰漠的目光從青色的頭盔中透射出來,望著外面的那道天羽族身影。
  
  文蘿站在她的身邊,淡淡道:“它們攻不進來的。”
  
  艾希爾依舊不說話,就那么看著。
  
  紀子艦不是她們的,她們也不會心疼,會心疼另有他人
  
  安德魯在他的小黑艙中,已經得到了消息,極其憤怒,卻只敢在心中罵道:“為什么打我?為什么什么都不說就打我的船!?魔鬼,惡魔,混|蛋……”
  
  攻擊持續了很久,終于了停了下來,楚云升懸浮在艦體上方道:“交幾個人出來給我,否則下次就不是我帶巋靈主來攻擊你們,而是帶著整個新神國在這里的眾靈前來攻擊!”
  
  之前,楚云升也逼迫過他們交出苜苒與肖納等血族,但那時候還沒有橫渡千萬年暗域,在銀河與仙女星系內部時攔截也從未出現過,可能不能算他們已經完全脫離。
  
  現在,在攔截出現后,橫渡到這里的紀子艦里的人,或許才應該是真正受到過紀子艦保護而“合法”逃出來過的人。
  
  楚云升既然要送第六紀的一些人去偽霸那里,將來再帶回新艦,也就不多他們第七紀一個。
  
  兩紀合并在一起,第三次攔截若真的出現了,或許能產生更多一點影響。
  
  安德魯紀子艦中,文蘿看向艾希爾,艾希爾漠漠地點了點頭。
  
  而安德魯則憤怒地在心中大罵:“魔鬼,要人你不早說!?以后那些靈主都學你這樣來打劫勒索怎么辦?”
  
  接著他又頗為郁悶與難受地心中嘆息道:“我這些人都是你以前不要的,就這些垃圾你還不留給我,還要來跟我搶……”
  
  他憤怒歸憤怒,郁悶歸郁悶,紀子艦里的人卻不歸他做主。
  
  很快,一些倒霉之人便被選了出來,艾希爾的人很小心,先將這些人在紀子艦內隔離出來,保證楚云升無法趁機攻入進來的情況下,再將這些膽顫心驚的人所乘坐著一艘小飛船脫離出來。
  
  他們大多是與安德魯曾有過關系的人,后來投靠了艾希爾也卻始終沒有被信任,但其中有沒有艾希爾真正的自己人就不得而知了。
  
  楚云升既然敢要人,也不在意這些,雷會親自去處理,而且他們也根本不知道新艦的內部結構與他們所知的是完全不同的,他們看到的可能永遠都是卓爾人給他們安排好的一個世界。
  
  得到了這些人,楚云升也信守諾言,馬上就離開,來去迅速,只留下安德魯紀子艦里的一片憤怒之聲。
  
  接著,楚云升帶洛紗出現在另外一個人的面前。
  
  梅爾蒂尼沒想到楚云升還會來找自己,他已經知道楚云升到了,但他沒有去關注巋靈主座艦那邊的事情,那些事他沒資格去參與,也和他現在要做的事情沒有關系。
  
  他衰老了很多,更憔悴了很多,再不復當初的英姿勃發,見到楚云升,再看到楚云升身后的洛紗,愧疚卻并不后悔地向楚云升道:“對不起。”
  
  和當時離開的其他星空生命不同,它們是與戥臨時的合作,而他與洛紗這些人,若沒有老冷星艦隊,早已死在地球、冷星或星空之中了,那時候離開,無異于無恥與無情之人。
  
  他看著楚云升,平靜道:“我知道你們已經不屑我這樣的人,但請您允許我再活一段時間。”
  
  洛紗低下頭,她與梅爾蒂尼當時一起離開,這句話何曾不是在說她自己?她又有何面目去見老冷星艦隊的那些人呢?
  
  雖然她一直幻想著逃離這里,幻想著回去,因為是幻想,所以可以不用擔心地幻想,但真正到了機會出現的這一天,她卻感到從所未有的害怕,突然發現自己竟不敢回去了。
  
  楚云升也在看著梅爾蒂尼,道:“我不是來殺你的。”
  
  梅爾蒂尼愣了一下,然后苦然一笑,的確,楚云升現在要殺他,根本不用過來。
  
  但不是來殺他的,他就真的不知道楚云升來做什么了。
  
  楚云升接著忽然道:“你報不了仇的。”
  
  梅爾蒂尼猛地一震,憔悴的眼神頓時一變,抬頭頭,不可置信地看著楚云升。
  
  楚云升嘆息一聲:“你不是它的對手,即便是我也未必是。”
  
  梅爾蒂尼有些艱難地道:“您,您知道我要向誰報仇了?”
  
  楚云升點點頭:“知道,銀河霸主,梅爾蒂尼,胡爾是你們當中唯一曾幫助過我的人,也是與我并肩戰斗過的人,他已經死了,所以因為他的關系,我不希望看到你再做無謂的犧牲。”
  
  不知道是楚云升提到了銀河霸主,還是提到了胡爾,梅爾蒂尼雙眼頓時變得血紅,痛楚地滔恨道:“你不知道,你不懂,你不明白的。”
  
  楚云升靜靜道:“你錯了,我懂,我比你更懂。”
  
  梅爾蒂尼有些激動地冷冷道:“不可能,不可能,沒人能懂!”
  
  楚云升仿佛沒聽見,依舊靜靜地描述起一個仿佛與此刻與梅爾蒂尼都無關的畫面:“那是黑暗降臨許久后的末日廢墟里,所有的食物都已經吃完了,人們要將孩子煮著分食,一個父親為了保住小男孩,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人們將小女孩……”
  
  洛紗不知道楚云升在說的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但這樣的場景她在嗷卡人那里看到過但情況有所不同。
  
  正在她努力回憶的時候,梅爾蒂尼突然大聲阻止道:“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楚云升不理會他,繼續道:“那個小女孩很驚恐,拼命地掙扎著早已餓得很細小的腿,但她不過十歲大的小孩,哪有什么力氣,很快就被饑餓的人們扒爛了衣服,要放在煮滾的大鍋里,她撕心裂肺地乞求她的父親救救他,但他的父親……”
  
  梅爾蒂尼已淚流滿面地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洛紗已經驚呆了,不知道因為是楚云升描述的畫面,還是因為梅爾蒂尼的反應,但她更吃驚于楚云升描述如此殘忍的事情時,語氣平靜而平淡到令人害怕。
  
  楚云升沒有停止,仍在講述著:“小女孩絕望了,心死了,不再抵抗,任何饑餓的人們剝去她破爛的衣服,睜大眼睛,望著黑暗仍見不到一絲陽光的天空……”(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