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509 你要和我作對嗎

但在洛紗的對面,莫裳卻微微顫抖起來,她對楚云升好奇,對楚云升那支霸氣無雙的戰艦也同樣充滿了好奇,恨不得立即跟隨楚云升過去看看。
  
  不僅是她,她身邊的盧合心中也泛起了莫名的漣漪,他忽然也很想去看看楚云升那邊和自己這里到底有什么不同?
  
  自離開紀子艦行走星空以來,他心中漸漸充滿了許多疑問與困惑,無時不刻不再困擾著他,一邊是生他養他的紀子艦,一邊是與紀子艦似乎不同的世界,他發覺自己越來越陷入兩種矛盾的觀念之中,無法解決。
  
  或許在楚云升的那艘星艦中能夠找到答案。
  
  相比于莫裳與盧合不同目的的期待,位置跟靠后一點的阮曉葒則出現一絲驚慌,和洛紗一樣,她緊張地盯著楚云升,同樣怕他說出:可以!
  
  她絕不想去那艘戰艦,那里有許多人對她恨之入骨!
  
  留在巋靈主還好,去了那邊,豈不是自投羅網?
  
  莫無洛事先并沒有和她提到要去楚云升的星艦,她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會這樣說,讓她觸手不及,很是吃驚,也很緊張。
  
  她不知道,此時同樣“驚訝”的,還有楚云升自己。
  
  楚云升也沒想到莫無洛內心深處居然還有這樣不可思議的想法,竟然想要“幫”他“看著”新艦,他原以為莫無洛最多只是想跟著他過去,獲得一點新艦的情報,卻沒想到……
  
  他一直在順著莫無洛的思路做出反應,他不是真靈,也沒有真正控制生靈思維的能力,但可以借用靈的力量做最簡單的因勢利導,進行順勢的影響,讓莫無洛說出來的不一定是都是真話,那需要絕對的控制,但一定是他內心中最想說的話,而不會激起他意識的反抗,以及楚云升見過他有過的可以對抗靈的東西的反應。
  
  不過,他雖然有些“驚訝”,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而且這一瞬間還是三大族時間級別的,外人根本無法感覺到,便重新完善好反利用莫無洛他們的計劃。
  
  巋靈主的嘀咕,他也聽到了,但直接無視了。
  
  在萬眾期待中,也在洛紗與阮曉葒的極度緊張中,他似乎猶豫了一下,然后開口道:“你們過去也好。”
  
  這句話剛一說出來,兩邊幾乎在同時反應激動。
  
  洛紗差點直接癱軟在平臺上,阮曉葒雖然好一點,但臉色也再無法掩飾地極度蒼白無力,莫裳與盧合兩人則是各自不同的興奮了。
  
  莫無洛也很激動,他的潛意識似乎也沒想到楚云升會答應。
  
  而在座艦深處的巋靈主大概是實在聽不下去了,準備離開座艦一會,但還剛一動,就被剛才還無視它嘀咕的楚云升馬上發現,并阻攔它道:“你不是不想走嗎?現在就別走了,等下還需要你。”
  
  巋靈主一邊堅決離開,一邊撇清道:“你們的事跟我沒關系,那個使者你給我留著就行,其他你想怎樣就怎樣,我還有一些事情……”
  
  楚云升立即反問道:“怎么和你沒關系?你別忘了,你們也想利用第六紀,你不在這里聽著,萬一疏漏了什么重要部分,被我和他們一起騙了怎么辦?”
  
  巋靈主自然沒那么好騙,當即拆穿道:“我聽了半天了,你想干什么我已經知道了,后面聽不聽無所謂。”
  
  楚云升也不在意,只說道:“留下來有你好處,信不信由你,但你要不信,以后怎么和我一起聯手對付銀河霸主?”
  
  這似乎是巋靈主的一個死穴,說話間,它本體幾乎已經要移開座艦了,想了想,又只好郁悶地回來。
  
  楚云升與它之間靈級別的交流速度極快,絲毫不影響與莫無洛這邊的繼續交談。
  
  幾乎在阻止巋靈主離開的同時,另外一邊,他又大喘氣般地繼續道:“不過,小莫,巋靈主這邊不會放你走,還得另想辦法。”
  
  莫無洛頓時一愣,他倒是一時忘記了這一茬,巋靈主肯定不會讓他離開,否則新神國這邊還怎么利用他們第六紀?
  
  阮曉葒則頓時松了一口氣,莫去不成,她也就沒有多少去的必要了。
  
  她有靈魂之鏡不錯,但要救人,配合由莫無洛來主導才行。
  
  但此時馬上又聽到楚云升說道:“要不然,你還留在這里,我把阮家的人帶走。”
  
  阮曉葒聞言頓時急了,莫無洛要去,她冒險一去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莫無洛不去,她去了肯定就是一個死!
  
  無論如何也是不能去的。
  
  她雖然急,但還算能控制住情緒,小聲提醒莫無洛道:“莫大人?”
  
  莫無洛自然也知道阮家人一去,而他又沒有去的話,必定是有去無回,雙方是誤會還是仇恨,他十分的清楚。
  
  不用阮曉葒提醒,他也趕緊道:“楚先生,阮船長只是能控制那面鏡子,要救人,她的能力還不夠,必須我來主導,不如這樣,您將要救的人送到這里來,我們全力施救。”
  
  他也算反應快了,很快想到了一個解決辦法。
  
  但楚云升卻仍不同意:“不行,我要救的人撐不了多久了,送到這里來不及,路上也會有很多意外,只能我帶著阮家人過去,讓他們也同時出發,迎頭匯合,節約出時間。”
  
  莫無洛快速思考,再次努力勸道:“楚先生,時間可能的確不夠,但阮船長一個人過去,真的沒用,反而更加耽誤。”
  
  他說的也有一定道理,楚云升似乎也被他說動了,考慮了一會,說道:“那行,她可以不用去,但人必須救,你們想辦法,我時間不多,馬上就要走。”
  
  除了莫無洛,其他人并不關心阮曉葒是死還是活,但現在僵持在這里,眼看大家都去不了了,立即紛紛商量起來。
  
  阮曉葒最為積極,她真的是不想去楚云升那邊,馬上給莫無洛出了一個主意,讓楚云升將要救的人情況說出來,他們先看看能不能救?如果不能,那她根本不用去。
  
  這個建議不錯,莫無洛馬上采用,說了出來,沒想到楚云升當即便同意了。
  
  阮曉葒心中頓時一喜,她出這個主意的目的,就是要將自己的命運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能不能救?還不是要看她怎么掌控靈魂之鏡嗎?
  
  即便是她和莫無洛一起去楚云升那里,她若不真心想救,或者留一些暗手,也是可以的!
  
  或許,莫無洛說要過去,說不定也有類似的想法。
  
  另外,莫無洛雖然在這方面很強,但是楚云升一來就要找靈魂之鏡,說明靈魂之鏡也是關鍵,僅憑莫無洛還不行。
  
  那么靈魂之鏡一定很關鍵。
  
  她只要從中做一點手腳,任誰也不可能知道到底是靈魂之鏡救不了,還是她沒有激發它的功能。
  
  只要救不了,她也就不需要再去了,也就安全了。
  
  莫無洛此刻也覺得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對楚云升要救的人的真正生死,他不認識也就不會真正在意,他現在更關心的是,他去不楚云升那邊的話,就失去了一個機會,現在該派誰代替他過去?
  
  這時候,就聽到楚云升又說道:“我要救的人情況比較復雜,描述起來很困難,你們也未必能聽的明白,這樣吧,我找個人模擬一下,你們全力去救模擬的人,看看能不能救,怎么救?”
  
  阮曉葒反應快,立即指著楚云升背后的洛紗道:“楚先生,就用她來模擬吧,她是您救下來的,一定會全力配合。”
  
  莫無洛也下意識地道:“楚先生,要不就用那個異族吧?”
  
  洛紗沒想到阮曉葒竟然如此狠毒,讓自己去模擬一個快死的人,這可不是說說玩的,必定是真正的死亡模擬!
  
  如果是為了救楚云升那邊的一個重要人物,洛紗也認命,甚至也愿意,只要楚云升將她的天羽族契約以及天羽族人帶走,帶回新艦就行。
  
  他們曾經做過“叛徒”,付出代價再回去也是應該的。
  
  如此一想,她倒平靜下來,向楚云升道:“楚先生,我愿意。”
  
  阮曉葒松了一口氣,目光隱晦地看了洛紗旁邊的阮落一眼。
  
  楚云升看著洛紗問道:“你真的愿意?”
  
  洛紗點點頭:“是的。”
  
  楚云升看了她一會,卻搖了搖頭道:“你的心意不錯,可惜你不行,太弱了,做不了模擬體。”
  
  對面的阮曉葒聞言立即大驚,莫無洛也反應過來,卻來不及了,楚云升已經看向阮落道:“他勉強可以,就他了!”
  
  這次不用阮曉葒提醒,莫無洛自己就趕緊道:“楚先生,小阮身具疑似靈體,零維也獨特,對我們將來很重要,不能讓他現在涉險啊。”
  
  楚云升似乎剛才的好脾氣用完了,轉身怒道:“莫無洛,你幾次三番地這不行那不行,推三阻四,到底什么意思!?你剛才說的那些話都是騙我的不成?你應該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
  
  莫無洛當然知道,以前楚云升最恨的就是騙他的人,合他對楚云升的了解,看看,剛才還是“小莫”,現在又變成了“莫無洛”,可見此為逆鱗,誰犯誰死。
  
  但阮落又不能不救,只好硬著頭皮道:“楚先生,小阮的情況真的是難得一見,不可多得……”
  
  楚云升冰冷道:“住嘴!我沒有當場將阮家的人斬盡殺絕,已經是最大容忍限度了,莫無洛你真的要為他們跟我作對嗎?”
  
  莫無洛果然不敢再說什么,他深深知道這一位一旦發狠起來,什么都不顧,什么大局,什么未來,統統不管,殺之而后快。
  
  不管怎么說,他的心底對楚云升還是有一絲畏懼的。
  
  他不敢再說什么,阮曉葒卻必須說什么,要不然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楚云升用阮落來模擬,模擬完了別說受傷,極有可能都活不下來。
  
  “楚先生。”她急忙道:“當時我們也是沒辦法,都是那個烏怒人逼迫我們這么做的,沒有烏怒人,我們連地球都飛不出去,當時的情況,誰也不知道留在地球上會是死還是活,我們只能聽它的。”
  
  她說的是第三個烏怒人,在她想來,楚云升重新掌控烏怒飛船之后,這個烏怒人肯定被楚云升殺了,如今便是死無對證。
  
  但她絕想不到,第三個烏怒人不但沒被楚云升殺掉,還活得好好的,甚至為新艦度過暗域還做出過貢獻。
  
  楚云升不會跟她說這些,只向莫無洛越發冰冷道:“莫無洛,你們太讓我失望了,我再次選擇相信你們,但你們呢?”
  
  莫無洛頓時一震,這個時候楚云升是很可怕的,一旦再次質疑,便前功盡棄了,孰輕孰重,他要決定了,一咬牙道:“楚先生,您放心,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楚云升道:“好,不過口說無憑,用行動證明給我看!”
  
  說完,他身體未動,阮落在驚恐中被一道力量打上了空中,頓時便昏厥過去,死活不知。
  
  阮曉葒驚道:“小落……”
  
  莫無洛將她拉出來,道:“這時候說什么都沒用了,趕緊救人!”
  
  阮曉葒也明白楚云升不可能放過阮落了,趕緊啟用已與她融合的靈魂之鏡,配合木元氣迅速擴散快來的莫無洛,搶救向昏死的莫無洛。
  
  一面奇妙的鏡子,隨即出現在上空,倒影著另外一個阮落,而莫無洛的木元氣也使出特殊的源門之法,在鏡面上進進出出。
  
  楚云升則飛臨起來,向巋靈主道:“借用一下你座艦的系統。”
  
  巋靈主終于有點明白楚云升到底想干什么,道:“沒問題。”
  
  此時不管是莫無洛還是阮曉葒,都必將毫無保留地拼命展現一切能力,以及發揮靈魂之鏡的一切功能去救阮落,再無一絲隱藏,甚至還要努力表現給楚云升看。
  
  而楚云升在這邊只是借用系統,信息部份隔離斷開就行,不是什么大事。
  
  它同意之后,楚云升的靈蘊也大規模地出現,完全籠罩在昏死的阮落周圍,將他此刻的情況,靈魂之鏡的反應情況,已經莫無洛的源門之法情況,統統迅速采集為數據,重新一個個變化的建立模型。
  
  但似乎仍然不夠,靈魂之鏡的層級較高,分析起來極為困難。
  
  這時候,楚云升終于向巋靈主道:“到你了,過來幫忙吧。”
  
  巋靈主似乎很奇怪地道:“我為什么要幫忙?為什么需要我幫忙?”
  
  楚云升道:“別裝了,你沒看到你座艦的那些星空生命現在都極度興奮起來了嗎?而且,我還覺得,對你靈蘊模擬演化能力很有好處,我就是不說,你現在難道還會走?”
  
  巋靈主:“……”
  
  它的確看到楚云升名為模擬實際是在演化分析靈魂之鏡與莫無洛源門之法的時候,就開始動心了,還沒等到它開口,就被楚云升拆穿了,不過倒也省了它再找借口了,也不用擔心怕被楚云升拒絕。
  
  不過,它接著又聽到楚云升催促它道:“快點,這邊弄完,還有一個地方要你幫忙。”
  
  巋靈主忽然感覺自己一開始的預感沒錯,真的被楚云升坑了,可偏偏,它還愿意,沒法拒絕。(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