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506 公事與私事

巋靈主讓楚云升去它的座艦主要是為了節約靈蘊,精打細算地用靈蘊的也不至楚云升一個,像偽霸那樣在銀河星系里憋了無數歲月攢出雄厚靈蘊的人不多,而且看樣子,巋靈主也還沒有徹底地恢復過來,橫渡暗域被逼鉆偽霸老鼠洞的時候的確吃了一個大虧。
  
  但兩個靈生命正常都是不直接本體相見的,沒有必要,也很危險,甚至會產生不可測的意外。
  
  帶著楚云升的梭機到了座艦的一端平臺,便不再往里進去,在這個距離上,雙方已經距離很近了,再近就有可能出問題。
  
  不過楚云升并不是以自己的本體過來,巋靈主也知道楚云升有類似億靈主能力的情況,所以才敢讓他靠近到自己的座艦上的一端,否則,即便是同屬于一方陣營,也不會靠得這么近,通常都是隔著遠遠的距離以靈蘊進行交流。
  
  雖然楚云升到了座艦一端,巋靈主依然也是用靈蘊與它交流,涉及到一些秘密的事情,用飛船信息系統的話,不保密也不安全。
  
  只有用靈蘊,才能確保沒有第三個可以聽到,也不會留下任何證據與痕跡。
  
  巋靈主首先就問起綸靈主的下落:“當時我追過去,它已經不見了,后來我搜集到了一些消息,它有可能落在了銀河霸主那個野靈的手里,當然也有可能已經死了,你當時也在那邊,可不可以告訴我,它是死還是活?”
  
  楚云升也不能肯定地確定綸靈主被偽霸活捉了,不過為了阻止偽霸的恐怖計劃,他只說了一個事實:“我最后發現它的時候,它還活著。”
  
  巋靈主似乎也只需要楚云升這個答案,它還有自己可信的其他消息來源,得到了楚云升的這個回答,便足以讓它可以進行判斷了:“我明白了,這件事等會再說,你來找我的目的我也明白,我這里沒有什么問題,我們可以先商討出一個基本的合作方式,但如果你有什么條件,我也實話實說,就是我這里答應了也沒用,等我這邊的其他靈主聚齊,能做主的肯定不是我。”
  
  它不知道楚云升是出了意外才到了這里,還以為他是專門過來的,楚云升自然也不會主動告訴它,就讓它誤解為他有這個強悍的自由能力好了。
  
  能力越強,合作的底氣就越足,討價還價的能力也就越強,否則他一個假靈,憑什么和它們談條件?
  
  他的確有左旋前儲的身份可以混亂左旋一方,但那也是雙方能夠合作的最基本條件,沒有這個,合作都根本無從談起,而討價還價則是還要看其他方面的。
  
  楚云升在與固尊者的靈主接觸后便想好了一些安排,此時便說道:“沒關系,我這次過來,一是與你說好合作,定下雙方將來在星空遭遇時秘密校驗的方式,以免互傷,其他方面的事項,等到你們準備好正式開戰的時候,我需要做什么,你們需要做什么,我們再談,那時候,你們這邊能做主的靈應該也到了,大致的計劃也應該有了,這時候說的確為時尚早。”
  
  巋靈主對此并無異議,現在靈主尚未聚齊,情報也未完全集中,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行,便問道:“第二呢?”
  
  楚云升繼續道:“在來之前,我已經遇到過你們的一個靈,和它我也講好了合作,我讓它幫忙護送我的一個艦隊去一個地方,它則要求我在它護送到達之前,先來見你一次。”
  
  接著,他將固尊者靈主的情況向巋靈主大致地說了說,但卻沒有提起對方讓自己也為它們做些事情的那段話,他已經意識到,固尊者靈主很有可能不是讓他來做什么,而是故意這么要求,實際里是想看看他能不能在它將尊者送到之前出現在巋靈主這里,以此了解一下他的特殊能力的情況。
  
  巋靈主卻楞了一下,沒想到楚云升在它之前已經與它們的另外一個靈主接觸過了,有些詫異,不過它也沒有再問下去,只說道:“我會給它發出確定你已經來過的信號。”
  
  顯然它也意識到固尊者靈主的真實意圖。
  
  楚云升這個能力很重要,尤其是如果億尊者還活著的話,自己這邊沒有這樣一個相似能力的人,未來在戰略上很容易吃大虧。
  
  接下來,它與楚云升秘議好雙方星空遭遇時的校驗方式,將初步的合作確定下來。
  
  最后,它提醒楚云升:“左旋在這片星系的力量很強,曾遠超我們,你自己小心,不過只要你能堅持過這一段時間,等我們有一個強靈回來,加上的你因素,左旋必滅。”
  
  它沒有說這個強靈是誰,現在在哪里?又在干什么?楚云升沒有問,它也沒說,這是它們的秘密,不過得到這個情報,對他也有些警示。
  
  楚云升想了想問道:“我們發現兩大神國在這里的靈正在滅殺星空生命,是怎么回事?”
  
  巋靈主道:“我已經聽說了,但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要等其他靈主回來。”
  
  楚云升沒有繼續再問下去,這個問題涉及到他和新艦的目的,必須小心,巋靈主與他交談到現在都滴水不漏,心思縝密,大意一點就會露出馬腳,接著他便轉而問道另一個兩人都關心的問題:“億靈主呢,它還活著嗎?”
  
  巋靈主回憶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感覺它沒死,它是個大麻煩。”
  
  至于什么大麻煩,兩人都心照不宣,在暗域的對面,銀河仙女星系,巋靈主可是與億靈主合作過的,現在到了這邊,雙方勢力涇渭分明,自然要站回自己的位置。
  
  億靈主一天不死,楚云升一天就不放心,它固執地要殺死自己,只要活著,必然還會出現。
  
  既提到了億靈主,而且“公事”也說完了,便到了“私事”的時間,巋靈主嚴控靈蘊道:“那個銀河霸主……”
  
  楚云升心領神會:“你放心,該說的我會和你們其他靈說,不該說的,我一個字也不會說,但我有一個條件。”
  
  巋靈主很干脆地:“你說。”
  
  楚云升道:“將來你和我可以利用靈級大戰的力量順帶攻下它,它的東西我們一人一半,這個很公平沒什么說的,但你必須想辦法保證它聚攏起來的星空生命安全,那些生命里面有我的人。”
  
  巋靈主考慮了一會,才說道:“沒問題,攻打它的時候,我會請戰在第一線。”
  
  楚云升淡淡一笑:“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巋靈主道:“希望如此。”
  
  公事與私事的合作與交易都談完了,楚云升便看向梭機中的阮落與絡紗。
  
  ……
  
  巋靈主與他在商議的時候,外面也在議論紛紛。
  
  那些想來看看左旋廢儲到底長什么樣子的生命還好一些,不過是好奇,而有些人卻不怎么好了。
  
  安德魯聽到楚云升到來的消息,便直接將紀子飛船的大權交給艾希爾,躲在他的“牢房”里不出來。
  
  當然,他想出來也出來不了,而紀子飛船的大權本來也不在他手上,只不過做了姿態罷了,末了,還沒人理他的姿態,白表演一會。
  
  但這段時間,他拼命地修煉楚云升的功法,就等著與艾希爾決戰的哪一天,不想出任何意外。
  
  當然他現在也很怕,楚云升給他的壓力很大,總擔心楚云升也來找他的麻煩。
  
  紀子艦已經一級戰備,全艦的人都人心惶惶。
  
  而在另外一邊,阮家人焦急地等待在一個艙門外面,里面的一個觸手生物還沒有出來見他們。
  
  觸手生物旁邊,還有一男一女兩個人類,那女人正在說道:“舅舅,你剛才不是說原來一切都仍在城主的計劃之中嗎?您為什么……?”
  
  那觸手生物先是如釋重負,接著又振作起來道:“是啊,城主怎么會算錯呢?我們只要執行就行了。”
  
  那女人皺眉道:“這不是好事嗎?我們和楚先生原本不就是一家人么?”
  
  觸手生物沒有說話,一旁的男人正是當初進入老冷星艦隊的新神使盧合,那時候,他不明白為什么要讓自己去說那些話,而現在他卻有些明白了。
  
  也正是因為明白,他才會理解觸手生物此時的擔憂。
  
  當時,他說的那些話,原以為上面是為了要在左旋那邊撇清與楚云升的關系,以中立自保,但后來感覺沒那么簡單,相反是要將楚云升身邊再次聚集起來人拆開,讓他孤掌難鳴,而在星空中,他又是那樣的身份,要活下去,就不得不來找他們。
  
  兩個目的,必定有一個可以達到。
  
  但這個步驟卻出了問題,沒想到在那種神國威壓的形勢下,仍有那么多人寧死追隨楚云升,甚至那個天才橫溢的指揮官也是假投靠。
  
  因此,后來當新艦沖殺二號矮星系的重圍,他們心中是灰暗與失落的,沒想到楚云升已經不需要他們了,竟有那么多人、那么多高等的生命誓死追隨于他,并且極為強大。
  
  再后來,他們按照城主當初的交待,到了新神國這一邊,秘密商量了一些事情之后,已經不再指望已經度過暗域,徹底自由且手握強大力量的楚云升會再來找他們尋求依靠了。
  
  但現在,楚云升卻真的來了,一如城主當初的交待,他終究還是要靠新神國的力量生存下去,又回到他們預先設定的軌道上了。
  
  只不過,盧合又隱隱覺得有哪里不對,卻又說不出來。
  
  他隱隱感覺城主的意圖并不只是簡單地要讓楚云升回來,而是原就想將楚云升放在新神國這邊,不管楚云升愿意還是不愿意,也不管楚云升的人有沒有被拆散,都是他最好的選擇,也是最符合第六紀利益的排……這種感覺讓他很害怕,這是一種利用,再好聽也是一種利用!
  
  而讓他更害怕的是,他覺得楚云升已經洞穿了城主的心思。
  
  那,他們怎么辦?
  
  這時候,觸手生物沉聲道:“讓阮家人進來吧,我也要去見楚先生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