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504 腐朽斷橋上的影子

楚云升回本體時的運氣不錯,沒嘗試多少次便成功了,估計有新艦對小長羽研究進展的功勞。
  
  但接下來卻很失望,他的本體竟然還保持著他離開時的奇葩姿勢,一動未動,原似石頭般現如小光點的封印生物也仍在一絲不茍地忠誠地守衛著。
  
  可身體中的那個聲音卻始終沒有出現,任憑楚云升怎么威逼利誘,怎么保證,它都毫無回應,都仿佛下定了決心,只要楚云升回來,它就躲得深深的,裝作不存在。
  
  楚云升也沒了辦法,它不出來,就沒法詢問它。
  
  在零維中搜索了一會,骨骸六序給他的頭骨也被翻了出來,卻沒有找到骨骸六序所說的那道讓曾它活下來的能量。
  
  他將這段時間聚集起來的黑氣一起凈化,再與封印生物交待一番之后,沒有再多停留,立即離開。
  
  這里的時間相對外面要慢很多,新艦中的電支撐不了多久,他還要出去找其他辦法。
  
  返回新艦的追溯卻出了岔子,連續許多次都不能成功追溯到巖星人,直到他又一次出錯追溯到火蟲身上,再被瞬間殺死,來到氣泡世界,準備放棄追溯巖星人,改為再去尊者艦群等待小長羽的時候,忽然看到橫跨蒼穹的斷橋上,有一個影子一閃而逝。
  
  他每次進入氣泡世界,都會例行地觀察巨橋,已經形成了習慣,但這還是他第一次在已經崩斷的巨橋上看到活動的東西。
  
  是什么生命,還是其他什么東西?
  
  楚云升心中一動,飛移向這座腐朽般的巨橋橋底。
  
  他現在在氣泡世界中位置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但絕不是在新艦或者尊者附近,這里是從火蟲所在地方進入氣泡世界的位置,周圍都十分的陌生。
  
  巨橋仿佛腐朽了很久很久,但卻又仿佛無處不在,從任何一個地方似乎都能靠近它,這種感覺反過來就像在星空中站在任何一個位置上看去,周圍的所有星系都在遠離自己一樣的神奇。
  
  但是能從任何地方靠近它,卻永遠無法達到它。
  
  楚云升也只能頂著重重的重壓,向它再接近一點點。
  
  他想看得更清楚一點,看看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在這里,沒多久果然他又一次看到那個影子,在腐朽之橋對面的斷面上又出現了一次。
  
  而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楚云升接近了腐朽之橋的緣故,它仿佛也感應到了楚云升,竟然向楚云升這邊“看”了一眼。
  
  只是平平無奇的一眼,卻差點讓楚云升的意識直接潰散。
  
  是一個生命!而且是一個極為恐怖的生命!
  
  楚云升迅速地從腐朽之橋的橋底退回到氣泡海洋上,遠遠地離開。
  
  這期間,它又出現了一次,依舊是在橋的斷面上,似乎在修復巨橋?
  
  楚云升不清楚,那一眼太恐怖,他不敢再接近巨橋,自從他擁有假靈靈蘊之后,很少再有這種瞬息便瀕于死亡的感覺,而對方只是平平無奇的一眼,并且中間還隔著一個斷橋!
  
  它要強大到什么地步?
  
  這里是火蟲氣泡世界的附近,詭異莫測,楚云升不敢大意。
  
  而且屏障之多幾乎重疊在一起,若不向巨橋飛去,其他方向寸步難移,十分的兇險。
  
  他又遠遠地觀察了片刻之后,便悄悄地離去。
  
  這一次,他追溯到一個牢籠行星上,但可惜不是第二個牢籠行星,在這里也沒有停留多久,以死回到氣泡世界再去觀察斷橋,卻發現在這里竟然看不到那個影子了。
  
  接著,他一連換了好幾個牢籠行星,換了好幾個氣泡世界位置,結果都是一樣,似乎只有在火蟲那邊,才能看到斷橋面上的影子。
  
  到底是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橋,還是觀察角度的問題,楚云升奇疑卻不得而知,但橋依然是那個橋,甚至連斷面都一模一樣,十分的古怪。
  
  他現在的能力還遠上不了那橋,也就無法知道橋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通過最為穩定的老第四序備用體這條線,楚云升追溯回尊者的座艦,但為避免與正在護送它們的靈產生誤會,他一直留在備用體船艙沒有出去,一邊想著剛才看到的斷橋面影子,一邊等著小長羽利用他老第四序的命源追溯過來。
  
  如果沒有小長羽,他這一次可能又很難回去了,唯一的辦法只剩下嘗試追溯到第二個牢籠行星上。
  
  但不論是巖星人,還是其他牢籠行星,都是人類的這一條線,很難區分到底會追溯到那一個行星的人類上去,幾乎都要靠碰運氣、碰概率,想要真正弄清楚,大約只有在對小長羽追溯能力的研究再次取得突破性的進展之后了。
  
  許久后,到了約定的時間,黑暗中的備用體船艙中,一個備用生命體突然一動,楚云升掌控著這里的一舉一動,馬上發現,跟著便是對它的校驗。
  
  校驗的內容都是說好的,很快完成,那備用生命體在楚云升控制它生命體中說了一聲:“是我。”
  
  是小長羽到了,她幾乎沒有什么多少麻煩地便出現在這里。
  
  但她能夠維持的時間不多,很短暫。
  
  楚云升只再次與她交待了一句:“如果失敗,你再過來。”
  
  其他需要注意的事項,在楚云升出發前便交待得很清楚了,只要小長羽沒有被億靈主控制,就不會出太大的問題。
  
  下一刻,楚云升迅速地來到氣泡的世界。
  
  小長羽已經脫離了備用生命體,她能維持的時間很短,馬上在氣泡的世界中出現一道光影,一掠而逝,與當初楚云升觀察到億靈主出現時的情景極為相似。
  
  不過這些小長羽是不知道的,她和億靈主一樣,無法進入與觀察到氣泡的世界。
  
  在她形成的光影出現的一刻,楚云升馬上根據之前在新艦中反復對她追溯過程的試驗觀察得到的經驗,立即跟著發動追溯。
  
  瞬時間,小長羽的那道光影,在追溯的五光十色世界中,演變著一道道快若閃電的關系,旦極為的流暢,比楚云升自己追溯要自然與和諧不知多少倍。
  
  這才是真正的追溯!
  
  楚云升跟著演變那些關系,但它消失的太快,轉眼即逝,以至于楚云升還未追溯完成,它已徹底的消失了。
  
  于此同時,新艦的那一邊,小長羽睜開眼睛,卻發現楚云升沒有跟來,跟丟了……
  
  她只好再次追溯過去,以她現在尚未達到源門的層次,最多只能追溯三次,如果三次之后,楚云升仍然跟丟了,那就要等上許久,等她恢復過來才能再次進行追溯,將楚云升帶回來。
  
  過了一會,兩人又在尊者的座艦備用體密封船艙中相見,倒是沒有再說什么。
  
  小長羽能維持的時間不長,她怕楚云升此時尷尬,便抓緊時間主動說道:“這次我想辦法慢一點。”
  
  但慢與快并不是她能夠控制的,追溯的原理一天不弄清楚,一天就沒辦法讓它快還是慢。
  
  再下一瞬,楚云升依舊來到氣泡世界,小長羽也再次形成一道光影。
  
  五光十色的世界中,一道道的關系極速演變。
  
  當小長羽再次睜開眼睛,卻仍然沒有看到周圍同樣是卓爾人備用生命體有任何的動靜,應該又失敗了,又跟丟了,她馬上再次進行最后一次追溯。
  
  但這一次,在尊者的備用體船艙中,她卻吃驚地沒有見到楚云升。
  
  楚云升似乎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不見了。
  
  她能維持的時間很短,沒辦法去尋找,跟著便迅速脫離。
  
  第三次睜開眼睛,小長羽馬上向一直留在這里的烏怒人雷詢問:“楚回來了嗎?”
  
  雷一直緊緊地盯著她,防止出任何的意外,聞言頓時一驚:“沒有,尊上現在在哪里?”
  
  小長羽不敢隱瞞,將三次的情況都說了一遍,緊張道:“他已經不在那邊了,如果也沒有回來,可能,可能,走丟了。”
  
  雷冷冷地看著她,仿佛要將她解剖開一樣,充滿了極度的警惕與敵視。
  
  小長羽自然明白她此刻的處境,極為的危險了,雷已經在懷疑她了,下一刻可能就會殺死她,但她還是坦然地道:“我沒有問題,但我的確不知道楚現在到哪去了。”
  
  雷一直在盯著她,各種儀器也顯示正常,但它仍不敢大意,守在這里不動,立即聯系上戥與五序,告訴它們這里的情況:“尊上跟丟了……準備執行尊上預備的二號計劃吧……”
  
  ……
  
  楚云升還未睜開眼睛,就知道自己對追溯關系的最后演化出了問題,或者也沒有出問題,是出了不可控的意外,可能是他脆弱的追溯被小長羽更完整更自然的追溯所干涉影響了。
   br/
  他的追溯改變了方向,到了一個他從未追溯到過的地方。
  
  這是一個很危險的過程,也是一個很奇妙的體驗,當時他觀察到許多之前沒有觀察的關系變化,但現在,的確跟丟了。
  
  他快速地接管這具生命體的感官,打量四周,以及他此時自己的生命體。
  
  首先是一個透明的容器,他被關在容器之中,在他周圍,還有許多一模一樣的容器,關著形形色色的各種生命。
  
  楚云升見過許多各式各樣飛船內部結構,不用再看便知道這里應該是一個試驗體倉庫。
  
  而他的后背蜷縮著一對羽翅,潔白無瑕,****著沒有衣物,但這個生命體他很熟悉天羽族生命!
  
  看來,他的猜測沒有錯,在第二次追溯的最后,他的確被小長羽的自然追溯強行干涉影響,小長羽返回的是她自己的天羽族人路線,他也被帶過來了,出現在一個天羽族人的身上。
  
  新艦上幾乎沒有幾個天羽族人了,這里的容器里倒是有不少,楚云升立即想到當初離開戥所率領的原冷星艦隊的那些五族人,除此之外,這片星空不應該還有其他天羽族人。
  
  當初艦隊再次分裂,很多人離開了原冷星艦隊,后來就漸漸失去了消息,不知道它們是死在了星路上,還是最終也逃了出來。
  
  看現在的情形,應該是逃出來了,但僅憑它們自己的能力肯定不可能,必定依靠了強大的勢力。
  
  它們既然逃出來了,其他離開的人也應該和在它們一起,梅爾蒂尼甚至阮家都有可能在這里。
  
  楚云升估計小長羽還會再追溯一次回去找他,三次追溯已經用完,暫時也沒辦法再進行追溯,而他既然已經到了這里,順帶看看到底是誰帶它們到了這里,如果阮家在這里,在她們手中的那面鏡子或許也能救到電。
  
  堅固的容器擋得住天羽族人卻擋不住楚云升,他輕松地便悄悄里離開容器,順著通道飄出艙庫。
  
  但在門口,卻聽到一個壓低的聲音緊張地道:“洛紗長羽,我們已經試過無數次了,這道門打不開的,您也來過很多次,每次都是一樣,今天也不會有奇跡,放棄吧,它們都已經是試驗品了,不可能被再放出來,我們都是卑微的低等生命,自己還能活著就已經不錯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