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503 靈級護衛

從宇宙的大尺度來看,本超星系團如同一個永不沉沒且巨大無比的宇宙飛島,亙古翱翔在無際的宇宙之中,不知茫茫飛向何方。
  
  這艘巨型飛島之船又由至少兩千多個與銀河星系類似的星系組成,這還不包括尚未被發現的部分,而整個島中所包含的恒星行星等等各種天體,更是不計其數,動輒以萬億計。
  
  這就是楚云升與新艦在將來要與偽霸、與兩大神國、與各種勢力的戰場!
  
  它極為遼闊,以至于絕大部分地方都不可能被涉及,若非要找一個比喻的話,就像是幾小群螞蟻開戰,而戰場卻夸張地擺在了整個歐亞大陸上。
  
  聽起來很可笑,但卻還不是最可笑的。
  
  宇宙之中,如本超星系團這樣的宇宙飛島還有很多很多,所包含的像銀河系這樣的恒星系更是數之不盡,千億都不止,從距離他們最近的大約六億多光年外的武仙超星系團,到烏怒人目前最遠可觀測宇宙邊緣處距離他們幾大百億光年之外的遙跡超級星系團,已經發現的,還沒有發現的,加在一起早已達到一個天文數字。
  
  哪怕是兩大神國的左旋老神尊也曾說,即便有彩虹橋,依然有許多許多的地方無法達到,就不要說其他星空生命了,耗盡一個種族從誕生到滅亡的時間,也不過是在宇宙中蠕動一小段而已。
  
  巨大的空洞,將一個個超級星系團隔絕開來,如果說銀河仙女星系與這里之間的千萬光年暗域已經令人絕望,那么動輒幾億光年且還在不斷膨脹中的空洞級暗域,便是仿佛不可逾越的天塹,絕少星空生命能夠將其飛穿!
  
  若非有彩虹橋,全面的神戰甚至打都打不起來。
  
  如今彩虹橋崩塌,不論是楚云升,偽霸,還是殘留在此地的兩大神國的生命,以及其他晦暗不明的勢力,都被本超星系團外的巨大空洞隔絕在這里,猶如同在一個封閉的龐大飛船里,要在“船”中數以千計的一個個星系“巨艙內”你藏我躲、你追我伏……最終你死我活。
  
  到現在為止,速度極高的新艦也只“爬行過”三十一個恒星系,連對方所在的確切“船艙”都未能找到或遇到,而這樣的“船艙”還有至少兩千多個,甚至有可能高達七八千個。
  
  就像尊者這邊,由于“船艙”數量太多,相距又太遙遠,它們還未收到過不論是來自偽霸部下還是戥所偽造的信號,甚至還不知道靈生命開始滅殺星空生命。
  
  不過,這里爆發過靈戰,說明這里要么距離巋靈主所在之地不遠,要么距離左旋勢力不遠,兩者中必定有一個帶來了有關銀河仙女星系異變的消息,才會出現變故。
  
  俘虜尊者的巔峰源門背后的靈主來自新神國,楚云升追溯過來后,第一時間便調閱了座艦的系統,查到與它一起來的那個星空生命向星空定向發射過一道信號,內容提到尊者的星艦群不是它們之前所追找的一支左旋艦隊,再加上其他一些描述,基本可以斷定它們的身份。
  
  楚云升只需要知道這些就夠了,其他他想知道的,諸如這個靈的能力特點等,這個巔峰源門也不可能知道。
  
  尊者僥幸不死,受傷卻很嚴重,但它這時候不敢離開,也不知道楚云升在想什么,小心地問道:“尊,尊上,您不去看看它們封住您船艙的那個東西?”
  
  在它看來這應該屬于楚云升的戰利品了,靈的東西,即便不知道是什么,但也絕對是好東西。
  
  楚云升道:“不用,等會還要還給人家。”
  
  尊者楞了一下,驚慌道:“您,您是說它們的靈主還是要來?”
  
  它現在越來越懼怕楚云升,剛才楚云升只片刻的功夫便斬殺了固尊者,連多余的動作沒有,聯想到當初在命源供給平臺上它與楚云升的交手過程,它才意識到自己當時多么的可笑,楚云升那時候真要殺它,它哪里還有逃的機會?
  
  它此時的腦袋轉得也不是一般的快,既然那東西還要還給人家,為什么還要殺掉那個巔峰源門呢?
  
  是靈的威嚴不容侵犯?還是同時也在威懾他與沒骨氣的那些座艦原生命?
  
  楚云升卻說道:“現在計劃出了一些變化,我要給你們找一個護衛,否則你們到不了計劃中的地方。”
  
  尊者再次一怔:“護衛?”
  
  它感覺跟不上楚云升的思路了,但前后聯系下,心頭突突地跳起來,不可思議地看著楚云升不會,不會是想找固尊者的靈主做它們的什么護衛吧?
  
  靈級護衛?
  
  這,這太夸張了!
  
  怎么可能呢?
  
  且不說楚云升剛剛殺死它的一個源門,就說對方的身份,可是一個靈啊,怎么會給自己一個小小源門和這些亂七八糟的星艦種族做“護衛”?
  
  讓一個靈主來保護它們……這樣的事情,尊者都沒那個膽子去想一下,更覺得如荒誕的夢境。
  
  難道是自己受傷太重,聽錯了,產生幻覺了?
  
  果然又聽到楚云升說道:“你先去養傷吧,我和對方談好之后,你再出來。”
  
  尊者有些稀里糊涂了,不過看看自己身上的垃圾部位,只剩下幾個了,再不修養一下,它也撐不住了。
  
  別人不知道它的那些垃圾部位可是它的一個秘密。
  
  楚云升丟下它一人在船艙中修養,來到座艦外面。
  
  周圍三百多個星艦仍在瘋狂逃亡之中,它們逃的是兩大神國飛船被滅的靈戰戰場,害怕被波及,還不知道座艦這邊發生了新的變故。
  
  楚云升也沒有去一一通知它們,這些事自有座艦的原生命去做。
  
  許久后,一道靈蘊波動終于來了。
  
  楚云升的靈蘊在艦群的邊緣與它相遇,情況不明下,對方也沒有更激進的舉動,然后就是長時間的對峙,直到它所乘坐的飛船達到可觀察的距離之內。
  
  在這個距離上,雙方已可以及時的交流。
  
  收到楚云升以靈蘊形成的信息后,對方驚訝地道:“你是左旋廢儲?”
  
  尊者雖然有楚云升給的修煉之法,但卻沒有告訴過它來自哪里,那固尊者發回的信號里也沒有提及。
  
  楚云升不動聲色地道:“不錯。”
  
  對方沉默了片刻才說道:“沒想到你已經誕靈了。”
  
  楚云升道:“你的消息已經過時了,或者巋靈主還沒來得及和你們說到我的詳細情況。”
  
  能看出楚云升假靈的生命不多,很少很少,至今也只有卡在冷星大神山下的虛假之間的靈,尸體之星的靈,以及禁地入口的源奴之主,而這三者都是極為強大的靈,更知道許多秘密。
  
  或許偽霸因為一些原因也知道,但除此之外,即便是掠命艦主人也沒有看出來,巋靈主就不要說了。
  
  它們一直以為楚云升大約剛剛誕出靈沒多久。
  
  對面靈蘊的盡頭,一艘偏圓形飛船中,固尊者的靈主再次沉默了一會道:“你也應該誕靈了,,,既然如此,我明白你表明身份的目的,你們走吧,我不會再攻擊你的艦群。”
  
  不論它有沒有收到過巋靈主的消息,有一點是不會變的,楚云升的存在對左旋很不利,是它們所希望看到的。
  
  但它們又不能將楚云升抓走,否則左旋的內訌瞬間就會消失,變成先一致起來攻擊它們,要么想奪回楚云升,要么想在大戰中就地滅掉楚云升。
  
  楚云升就是算到了這一點,所以才站在這里,但卻沒有結束這次談話,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有什么打算,想要將我的位置信息帶回去,想辦法送到左旋一方手中,但你想錯了,我能來這里,也能遠遠地消失。”
  
  固尊者的靈主冷冷道:“那和我就沒什么關系了,你還想說什么?”
  
  它敏銳地發現楚云升還有其他的話想說,知不知道他的位置信息不是此次談話的重點。
  
  楚云升道:“左旋那邊有人想我死,但你們卻不想,所以我們就有了共同的敵人,為了我自己,也為了你們,我們可以暫時的合作,先將我們共同的敵人消滅。”
  
  固尊者一眼便看穿楚云升的真實想法:“你知道即便這里的左旋全滅了,我們也不會殺你,因為其他地方還有更大的戰場,我們仍需要你來混亂左旋,直至左旋徹底滅亡的哪一天,所以,你有恃無恐,想要不斷地借助我們的力量保存你自己,甚至你還想整合不想你死的那部分左旋勢力,壯大你自己。”
  
  楚云升淡淡道:“你說的沒錯,但你有選擇嗎?”
  
  固尊者靈主冷笑一聲:“沒有,你說吧,想要我幫你做什么?”
  
  楚云升指著身下的艦群,道:“你幫我護送它們到一個地方,送到了,就說是我讓你送來的。”
  
  固尊者靈主也很干脆:“什么地方?”
  
  楚云升道:“一個自稱銀河霸主的靈,它距離這里最近的一個部下坐標我會給你,但比較遙遠,如果半路上你發現更近的,也可以交給它們,但你必須確保沒有其他靈襲擊它們。”
  
  固尊者思索了片刻:“可以,但我也有一個要求。”
  
  &nsp;楚云升道:“說。”
  
  固尊者道:“在我將你的人送到地方之前,你要去見一次巋靈主,放心,它不會抓你,但既然是合作,你也需要為我們做一些事情。”
  
  楚云升也很干脆道:“如你所愿。”
  
  他不知道億靈主到底死了沒有,如果沒有,仍然對他對新艦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億靈主是可以追溯的靈,危險度極高,楚云升比對方更想早一日消滅它。
  
  另外,一旦他參與到兩大神國之戰中,就可以利用別人想利用他的想法,影響整個戰爭的進程與速度,而他的最終目的是為新艦創造安全的空間與時間。
  
  正如他之前所想,鹿死誰手為未可知!
  
  交談到此為止,楚云升將偽霸最近一處的坐標傳遞給它,再讓座艦原生命通知全艦群,跟在它的扁圓形飛船后面。
  
  得到消息的時候,尊者的腦袋幾乎短路了!
  
  楚云升竟然真的說動了敵人來保護它們,而整個過程提都沒有提到固尊者的被殺問題,仿佛它的死無足輕重,正是一個靈該做的事情,不殺反而不對。
  
  它一邊在震撼著回不過神來,這要說出去,誰能相信?居然有一個靈護送它們,而且之前還是敵人!
  
  它活到現在,之前都算是白活了,絕大多數源門到死也沒見過一個靈主,而它不但見過兩個,而且一個成了它的靈主,一個居然還護送過它。
  
  這經歷,足以讓它傲視其他所有源門生命,成為一輩子的談資。
  
  而另外一邊,它竟然有些為固尊者的死而感到自身的悲戚,源門,是那么多生命崇拜與敬畏的對象,但在靈的眼中,什么都不是,殺了就殺了,提都不提!
  
  大約對靈而言,源門和樞機沒什么區別,不過都是契約保存者而已。
  
  相比尊者的震撼與悲戚交織的復雜心思,其他星空種族則在震驚之后,無比的興奮,靈果然出現了,但它們不但沒有被波及,反而被靈護送,簡直是死里逃生……
  
  望著三百多艘星艦集體爆發出能量閃耀,改變航線,如雁群一樣跟著固尊者的扁圓形飛船遙遙而去,楚云升以死進入氣泡世界,準備前往本體。
  
  不知道偽霸見到有一個新神國靈主打著他的旗號護送尊者艦群過來,將是什么表情?
  
  它的那些部下,那些收攏來的星空種族,又是怎樣的反應?
  
  交鋒,混戰,爭奪,,,從戥偽造信號的那一刻起,便已經開始。(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