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500 新任雪苑使

一個小型恒星邊緣,浩蕩地掠過一支龐大的戰群,猶如長河一般延綿不絕,遮天蔽日!
  
  此時,一道來自遙遠星系的信號,如孤軍般沒入連綿的戰艦河流之中。
  
  片刻后,艦群之中,一個威嚴無比的聲音波動,憤怒般地咆哮起來,驚得全艦群所有生物膽顫心悸:
  
  “又是這一招!”
  
  “卑鄙,無恥,下流!”
  
  聲音波動的來源于這條浩蕩戰艦之河中央位置的一艘巍峨飛船中,它高大威嚴,巨型三角之門般地正立著,猶如神祗般地散發著神圣的氣息,不可侵犯。
  
  在它的周圍,數不清的小型飛船進進出出,一片的繁忙景象。
  
  一個投靠過來有一段時間了,剛準備前來第一次覲見的上百個橢圓體形生命,在巨型巍峨的三角之門宏偉之艦的空港上,被突然而來的靈之咆哮嚇得集體震抖。
  
  剛剛掠過艦群的那道簡單粗暴的信號它們也收到了,正在驚疑誰是銀河霸主?就聽到了巍峨之艦內的咆哮。
  
  左旋神國前儲倒是聽過,神戰戰場之上,到處都流傳著這位至今可能尚未誕靈的廢物前儲的傳言,而未曾誕靈,在這場浩劫之中又能有多大的作為?
  
  那個自稱銀河霸主的家伙難道腦袋壞掉了,竟然投靠了一個廢物前儲?其智商與勇氣真是令人萬分的“佩服”!
  
  橢圓體生命們正想著,就看到空港前方飛來一個生命,居高臨下的傲然道:“我家尊上沒時間見你們了,回去等消息吧。”
  
  橢圓體生命們一片愕然,但又不敢說什么,飛來傳話的生命已強達源門層次,要殺離開飛船的它們易如反掌。
  
  但就這樣離開了,它們也有些不甘心,覲見是要排隊的,它們好不容易排了許久終于排到了,還沒見到就要被趕回去,下一次不知道還要不要再排隊,還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再次覲見。
  
  只有覲見之后獲得了認可,才能真正得到庇護資格,否則連對方到底是誰都不知道。
  
  其中一個橢圓體生命搖晃著飛出來,恭敬地向傳話的源門生命道:“尊貴的天使,能不能問一下艦群之主到底是那一位尊者?”
  
  那位源門生命高傲地看了它道:“告訴你們也沒關系,但如果將來不被認可,可就沒法活著離開了。”
  
  那橢圓體生命楞了一下,立即想要返回,不敢再問了。
  
  可那位源門生命卻不給它反悔的機會,傲然道:“我家尊上,乃銀河霸主!”
  
  “啊!?”
  
  一百多個橢圓體生命頓時集體呆若木雞,這個消息實在太驚人了,它們剛剛還在腹誹誰是銀河霸主……
  
  見它們全都一副驚呆的樣子,那源門生命自然知道什么原因,冷笑一聲,不再說話,轉身便離去。
  
  等它離開后,橢圓體生命們反應也還算迅速,馬上明白過來,這大概是銀河霸主的計策,利用左旋廢儲的身份來打消投靠者的疑慮,只有非兩大神國的勢力,才有可能不會滅殺它們,而左旋廢儲顯然兩者都絕不可能了。
  
  如此一想,反而讓它們稍稍安心了一些,它們最怕的就是被騙過來再慘遭滅殺,有此說法倒是可以打消疑慮了,這位銀河霸主想得的卻比它們要深遠一些,是它們幼稚了。
  
  只是,為什么剛才會有咆哮波動呢?
  
  難道是突發了別的事情?
  
  “估計是了,安排好的覲見被取消,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橢圓體生命們安慰好忐忑的內心,不敢在空港非法停留太久,匆匆登上送它們過來的飛船離去。
  
  它們不知道,剛才先離開的那個源門生命沒走多遠,一直在空港的暗處看著它們的反應,等它們離開了,才沒入黑暗之中。
  
  沒多久,它來到巍峨之艦的深處,空闊的空間中,任何生命都顯得極為渺小,它就像是飛蟲一般地快速地飛行在這片空間中。
  
  這里看起來像是一個大殿,極其的宏偉,在它進來之前,已經有幾個大小不一的生命懸浮在空闊大殿的中央,但比起這片空間的大小,都如飛蟲一般渺小。
  
  它飛行到這些生命之后,便不再往前移動,停了下來,極為恭敬地向前方道:“尊上,屬下已經讓白暈生命回去了。”
  
  在它的前方,大殿的里頭,一個巨大無比的影子俯視著它們,似還在咆哮之中,十分的可怕。
  
  和它相比起來,大殿之中的幾個生命全都渺小如飛蟲,極具視覺沖擊力。
  
  這位源門生命剛說完,排在最前面的一個比較大一些的“飛蟲”回身道:“雪苑使,你敢擅自做主將尊上的名號告訴它們?”
  
  那源門生命渾然不懼,它聽到了霸主的咆哮,但它卻敏銳的發現咆哮之中卻沒有多少憤怒,不過它也不敢和排在最前面的大“飛蟲”頂嘴。
  
  這時候,那巨大無比的影子出聲道:“是我讓它說的。”
  
  它說話的時候,仿佛有一道靈光從它上空投射下來,籠罩在那些小飛蟲上,顯得無比的神圣。
  
  排在第一個位置大“飛蟲”愣了一下,但馬上恭敬道:“尊上英明!”
  
  巨大的身影不理會,繼續向剛才的那個源門生命道:“雪苑使。”
  
  那源門生命馬上道:“屬下在。”
  
  巨大身影道:“你的前任讓我很失望,希望你不會讓本尊又失望一次。”
  
  那源門生命立即道:“屬下一定竭盡全力。”
  
  它不敢抬頭去看前方巨大的身影,即便有那道靈光籠罩保護,使得靈音波動中不會受傷或死亡,但直視靈體很可能讓它直接死亡。
  
  巨大身影語氣聽不出來是滿意還是不滿意,只道:“你先退下,去做你的事情吧。”
  
  那源門生命道:“是。”
  
  說完,恭敬向后退移,飛出巍峨大殿。
  
  它離開后,排在第一的大“飛蟲”道:“尊上,左旋廢儲那邊發出這道信號,我想無非兩個目的,一是向讓它麾下來不及與它匯聚的星空種族投靠尊上,獲得尊上的庇護,利用我們來保住它們的性命,二是造謠惑眾,讓其他星空生命真的以為您是左旋廢儲麾下,不過星空生命不是傻子,左旋廢儲那邊反而弄巧成拙,那些星空生命最多會認為我們在用左旋廢儲為傀儡而已,而我們卻獲得可以打消那些星空生命疑慮的真正機會,那些神尊生命之法做不了假的。”
  
  如果剛才的那個源門生命還在這里,一定會很吃驚,這個“大飛蟲”的分析,與白暈生命的反應完全一致!
  
  巨大身影此時也道:“不錯,不過,你太小看95827了。”
  
  那“大飛蟲”道:“尊上不是早已對它有所布置了么,當年行、格兩位苑使雖然出了狀況,但任務基本都完成了。”
  
  巨大身影冷哼一聲:“格苑使反省得怎么樣了?”
  
  那“大飛蟲”道:“都在尊上的安排之中,,,不過尊上,左旋廢儲那邊這一舉動,別的沒什么,那些烏怒人要來沒關系,它麾下其他的種族來都沒關系,唯獨卓爾人,它們,它們,當年……”
  
  它尚未說完,巨大身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樣,頓時喝道:“暗苑使!”
  
  冷喝之中,靈光大盛!
  
  那“大飛蟲”立即驚恐地匍匐在大殿空中,它知道自己不小心說錯話了,那段過去,是霸主最不愿提及的,那是逆鱗!
  
  但是它其實也不知道當初霸主到底在卓爾人手中遭受過什么待遇,霸主也從來沒有說起過,它剛才想說的是它們自己這一族當年的遭遇,沒想到霸主依然如此敏感,提都不能提。
  
  方才霸主咆哮,但卻未見得有一絲憤怒與生氣,而現在,大殿中的幾個生命都感覺到來自巨大身影的冰寒。
  
  它們不敢抬頭,否則如果不死的話,此刻甚至能夠看到它們的霸主仿佛回憶起什么,而宏偉的身軀竟然有些瑟瑟發抖的無盡恨意。
  
  ……
  
  那接見白暈種族的源門生命,從空港剛剛出來,它新任雪苑使沒多久,雖然各方面資質極為優異,才被霸主看中,但畢竟資歷尚淺,與老苑使比起來依然太過年輕,因此一直都小心翼翼。
  
  在主艦群之中,苑使的地位極高,處于全力的頂端,掌控諸多種族的命運,但仍有一些人是它不能得罪的。
  
  那些老苑使是其中一部分,還有一個便是它現在迎頭遇上的一道波動。
  
  確切地說,這道波動來源的主人不屬于它們的勢力,但是在主艦群中的地位卻不可動搖,甚至高得嚇人。
  
  竟憑一點,就是它骨子里都不想遇上這個波動主人的原因全艦群,只有這個波動主人敢稱呼至高無上的霸主為“老家伙!”
  
  這稱呼一出來,讓它們這些苑使如何搭話? br/
  
  可偏偏霸主不在意,艦群也需要這個波動的主人。
  
  通常,它都是躲著對方走的,今天沒想到一下子碰上來,躲都躲不掉。
  
  只聽那道波動明明很稚嫩卻老氣橫秋地語氣嘆道:“老家伙,我錯怪你了,原來你早已經臣服我們典主了,難怪典主讓我留在這里,你放心,我以后不逃了,你有什么需要盡管說,我都配合。”
  
  新任的雪苑使先是心中一喜,這位小祖宗要是真的無條件配合那真是太好了,每每想到對方幫忙時的要價,它都感到心疼,要的實在太高太狠了,而它們還不能不答應。
  
  如果這小祖宗不再鬧事不再要價,全力配合的話,那它們的艦群實力很快就會再度大大地提升!
  
  但它也和其他人一樣,都被這小祖宗給騙怕了,下意識地就覺得沒這么簡單,再深入一想,頓時就郁悶到了極點,這哪是什么好事!?
  
  如果以前沒有那么狠那么高的要價,現在也無所謂,不會有什么影響,問題是以前要的太狠,并且斤斤計較,現在突然不要了,還要全力配合,不是明擺著認定它們的尊上投靠了它那什么典主了么?
  
  別人還沒有說服力,但這個小蟲子的說服力太強了,它一不怕被霸主滅殺,二不怕被艦隊拋棄,甚至高興還來不及。
  
  如果霸主只是利用左旋廢儲為傀儡,那么它根本理會都不會理會,更不要說主動配合了,誰能拿它怎樣?
  
  而小蟲子現在居然要主動配合了,如果沒有霸主的交待,雪苑使它都差點有些懷疑霸主背后真的與左旋廢儲怎么樣了……
  
  關鍵還不是它怎么想,是那些星空生命怎么想!
  
  它們一旦起疑,左旋廢儲那邊的陰險目的就達到了。
  
  雪苑使恨不得馬上堵住小蟲子的“嘴巴”,它這一嚷嚷,剛剛離開的那些橢圓體白暈生命估計又要晃動起來。
  
  可它也知道自己打不過對方,也沒那個資格,只好迅速地避開,去做自己的事情,想來自己的霸主已經想好了對策。
  
  對此,它是深信不疑的,至今為止,它們霸主與小蟲子斗智斗勇還沒真正輸過。
  
  但這小祖宗似乎今天又盯上它了,它還沒飛入空港的小型飛船,就被一道漣漪給抽了出來,就聽到小蟲子興奮地道:“雪苑使,你家主子既然是自己人,你也算是了,別走別走,我再來幫你改造一下生命體,嗯,你喜歡什么樣子的?對了,那么笨夢中泡泡里創作了很多造型,你要不要都試試看?沒關系的,都是自己人,不用謝……”
  
  新任的雪苑使欲哭無淚,它從新任的第一天,不知道為什么,就引起了這位小祖宗的特別“好奇心”,經常沒事折磨它,還聽說那位即將蘇醒的多一維對它也很好奇,想想就讓它發抖,它可是見過多一維生命可怕之處的。
  
  當初多一維尚未誕生靈智的時候,它親眼見過多一維入侵一個生命種族的恐怖場景。
  
  現在多一維靈智開啟,它更加驚懼。
  
  奮力地掙扎了一下,卻沒有任何用,小蟲子比它厲害太多,就在它要認命,不知道自己這一次又會被整成什么造型的時候,霸主的力量從三角之門巨艦中透出,將小蟲子控制它的力量斬斷。
  
  獲得自由的它,哪里還敢停留,絲毫沒有剛才在白暈生命面前傲然與冰冷的樣子,一溜煙地鉆入小型飛船,急急忙忙地逃走。
  
  此時,浩蕩的艦隊終于掠過了小型恒星系,向小暗域飛去,而在它們后面遙遠的戰場上,飛蕩著無數的碎片。
  
  許久之后,在另外一個方向上,兩道靈蘊在一個恒星邊緣接觸,其中一個道:“予靈主確定失蹤了!”
  
  另外一道靈蘊道:“是不是那個信號中的銀河霸主所為?”
  
  第一道靈蘊道:“不知道,要不要去查一下?”
  
  另外一道靈蘊道:“沒時間了,以最快速度與巋靈主匯合吧。”
  
  第一道靈蘊道:“左旋廢儲之事,是真是假?”
  
  另外一道靈蘊道:“根據修煉之法,應該為真,巋靈主剛剛從那邊逃出來,去了它那里就知道了。”
  
  第一道靈蘊道:“也好,不過,左旋那邊怕是又要內杠了,而且我們的逍靈尊據說在這里出現過。”
  
  另外一道靈蘊道:“確定它出現過?它真要在這里,左旋這一次一定全滅!”(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