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498 生死存亡的時刻

隨著最后一道信息的過去,戰爭之門外的星空世界漸漸恢復黑暗與寧靜,整個曲面之墻上中下三層卻全都寂靜無聲,仿佛有一種力量來回地回蕩,尤其是烏怒軍艦沖出重圍的那一剎那時。
  
  是堅持,是不甘,是不屈,還是夢想,危機……或者都是,或者又都不是。
  
  滅亡的是烏怒人信息匯聚點,也是星空種族共同的生存希望;沖出來的是烏怒人軍艦,也是所有星空種族于苦難與黑暗中的吶喊。
  
  看到了烏怒人的此刻,便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靈,眾人之大敵,死敵!
  
  不需要戥再說什么,所有生命都明白了為什么要將全艦所有生命都送到這里觀戰。
  
  靈在全力滅殺星空種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它們都是新艦的老成員了,一起拼死血戰過,一起橫渡過死亡的暗域,此一刻,唯有全艦上下所有星空種族空前地凝聚起來,團結一致,奮命拼搏,才能在此生死存亡的關頭,將靈生命威壓與籠罩的黑暗鐵幕擊穿出一道縫隙來!
  
  也才能保住大家如今唯一的依靠新艦。
  
  烏怒人是強大的,它們沒有楚云升的假靈力量,沒有偽霸的靈蘊與武器幫助,憑借的僅僅是自身的知識力量,卻做到了這一步,幾乎沖出了雙靈的重圍,令人震撼與敬佩。
  
  而新艦卻是大家的夢想,唯有新艦全力支持的宏科技突破,才能讓大家真正傲立于星空之中,可與靈四面開戰!
  
  星空種族一個接著一個被滅亡,它們將孤立無援,不再有援軍,它們能依靠的只有曲面強上中下以及左后的戰友。
  
  能陪它們走到最后的,無論最終是絕路,還是血路,也只有這些人。
  
  或許新艦有一天會被攻破,它們也必將是一起赴死的人。
  
  生死存亡的時候到了,每一個種族都要做出最大的努力,無論是研究別人的,還是被別人研究的,既然存在于新艦之內,都要體現出自己能夠有的最大價值。
  
  戰爭之門在全艦寂靜中打開,所有種族一一迅速返回,繼續之前中斷的任務,直到只剩下最上方的三大族。
  
  電看向幾人道:“我也回去了,五序,還請你將新艦的信息核心連接到我們的懸錐主體,我去把匯聚點信息保存的地方推算出來。”
  
  五序看了看雷與第三個烏怒人,見它們沒有說話,便慎重道:“電,你們此刻的感受我能理解,但你不能進去,你的情況……即便找出來了,你也活不了了。”
  
  電道:“我本就活不了了,讓我做完這件事吧。”
  
  五序見雷與第三個烏怒人還是沒有說話勸阻,便看向了楚云升,它很不希望電為此而加快死去。
  
  楚云升沒有看任何人,移動上前道:“我知道我勸不了你,但不管是對我們,還是對新艦,你遠比匯聚點備份的信息要重要的多得多,所以這不是勸阻,是命令,我命令你們放棄信息備份。”
  
  電道:“楚,我明白你的好意,但我是烏怒人的科技權限者,這是我作為烏怒人的使命,也是我的任務,我不去找,也會有其他尚未趕到匯聚點的烏怒人去找,它們的情況還不如新艦,如果被它們先找到,最終還是要落在其他靈的手中,而我仍然要死,就算是我死前的愿望吧,也是我唯一能為我們烏怒人,也是為新艦做的最后一件事。”
  
  戥此時提出一個辦法,插話道:“不如這樣,讓五序領頭,全艦運算去找。”
  
  電道:“不行的,匯聚點說了只有烏怒人才能想到,五序你們很厲害,但肯定不符合我們烏怒人的思路,不但可能找不到,還會浪費大量攻克宏科技的時間與資源,不僅是五序,就是雷它們都不行,作為烏怒人,我比任何都清楚那道信息背后的含義,只有作為科技權限者,才有一定的幾率推算到。”
  
  楚云升還要說什么,這時候,雷忽然道:“尊上,讓它去吧,否則它會在遺憾中死去,它活不了多久了。”
  
  第三個烏怒人依舊沒有說話,似乎第一次認同雷的說法。
  
  楚云升目光凝沉起來,看著電,片刻后向它道:“好,你去吧,我會讓五序和戥調動新艦全力配合你,但無論如何,你都要活著出來,我們一定會找到辦法救你。”
  
  電微微一笑:“好,楚,我答應您。”
  
  說完,它轉身進入戰爭之門。
  
  那兩個“好”仿佛一種相互的承諾,然而看著它的背影,所有人,包括它與楚云升自己,心中都明白,它這一去,幾乎不再有可能活著出來了。
  
  五序嘆息一聲,帶著其他卓爾人隨后離去,雷與第三個烏怒人也和它一起離開,它們要配合電進行最后的推算。
  
  星空世界里,只剩下楚云升與戥。
  
  戥沒有說話,看著虛擬的無盡星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楚云升與他并列站在一起,也看著那些遙遠的星辰,道:“在擔心你的族人?”
  
  戥說道:“是的,雖然我們屬于左旋一方,但新神國的靈生命依然會滅殺他們,甚至,我擔心,左旋的靈生命也會這樣做。”
  
  靈在滅殺星空生命已經被烏怒人匯聚點的滅亡所真實地證實了,同為星空生命的戥,不可能不擔心自己的族人,不僅是他,三十七艦種族也有同樣的擔心。
  
  所不同的是,三十七艦雖然也是殘軍,但它們是主體殘軍,而且生命數量足夠,而戥只有他一人,兩者之間的擔心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一者僅僅是其他族人的生死問題,但即便死亡了,也沒有多大問題,而另一者則是種族的滅絕問題。
  
  楚云升在得到離液生命消息時就想到這個問題,繼續道:“想到辦法嗎?”
  
  戥道:“還沒有,沒有任何辦法,我原本想與你商議,向星空發射一個匯合的坐標,讓它們和其他接受到信號的星空種族前去匯合,但看到烏怒人之戰就被我否決了,新艦即便加上你,目前遇到靈的強襲,也只能逃,如果遇到兩個靈共擊,甚至需要你冒險斷后阻攔,才有一定的機會才能逃掉,它們過來也是送死,因為靈一樣可以收到我們的信號,它們可以設伏,一網打盡。”
  
  楚云升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不過還需要一點時間。”
  
  戥早已不將楚云升看做以前的楚云升,聽到此言,頓時一動道:“什么辦法?”
  
  楚云升看著星空,快速地調出曾經航行暗域的信息,在星空中展開,道:“找到偽霸的下落,讓它們去與偽霸匯合。”
  
  “偽霸?它恐怕……”戥先是一怔,然后迅速地反應過來:“好辦法!它一身寶貝,遠比我們強悍,而且我有辦法讓它接收我們的族人,甚至還有其他星空種族,你的這個辦法,怕是要氣死它了。”
  
  楚云升卻搖了搖頭,道:“未必……”
  
  ……
  
  戥很快去忙碌,執行計劃去了。
  
  楚云升還在戰爭之門外,此時,要救的人不止是戥的種族,還有散布在星空中的其他烏怒人,新艦要壯大起來,僅僅靠五序的卓爾人遠遠不夠,既然烏怒人已經成為了新艦的三大族之一,而它們的信息匯聚點也被滅亡,將它們救回來,對雙方都有好處。
  
  還有老第四序的艦隊,如今的形勢下,靈都在瘋狂地滅殺星空生命,它們一樣逃不掉。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先進的星空生命,它們手中或多或少都掌握一些三大族未知的信息,匯聚它們也是當初的計劃,此時卻是要提前了。
  
  等到靈將它們都滅殺了,就什么都遲了。
  
  現在是救人搶人的時刻,但新艦還沒有強大到足夠與靈無所顧忌地開戰的那一步,所以必須要先找到偽霸!
  
  而要找到偽霸,就要從當初暗域中的微弱輻射信息中搜尋,它肯定活著逃出來了,當時大家都是從一號二號矮星系出發,即便中間星路發散,渡過暗域后達到不同的遙遠星系,但也不可能遙不可及。
  
  在追蹤與搜索方面,戥自然是最為拿手的,楚云升相信他一定能夠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蛛絲馬跡。
  
  而他則在考慮進入氣泡世界,回本體一次,再追溯到尊者源門那邊一次,如果它還沒有遇到襲擊,現在估計已經聚集起一個超級大的星空生命群了。
  
  等戥找到偽霸的下落,楚云升要安排它們去投靠偽霸,為后續的計劃做準備。
  
  但不論是回本體,還是追溯到尊者那邊,都有可能不再能夠回來,風險很大。
  
  唯一的指望是巖星人,靠追溯人類這條線追溯到巖星人身上,但如今巖星毀滅,他也拿不準是否還能夠追溯到巖星人,弄不好就追溯到其他牢籠星球上去,還得再來一次星際航行才能回來。
  
  這里面不可控的因素太多,是他遲遲沒有決定的主要原因。
  
  他還在等,等新艦對小長羽追溯能力的研究進展。
  
  之所以有這么多的不可控因素,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對追溯的原理不懂,只有搞清楚其中的機制,才能真正地掌控。
  
  時間對楚云升對新艦而言都非常緊迫,每耽誤一點,或許就有一個有價值的星空種族被滅亡,每遲一點點,或許就有烏怒人、戥的種族以及老第四序乃尊者被消滅。
  
  但他現在只能等,不能擅動,一旦他離開,失去假靈的偽裝,新艦也將被打擊。
  
  他重新回到宏技術試驗的平臺中,一邊重復著一次又一次的錯誤,一邊等待著。
  
  好在戥的能力與新艦完整態的能力非常優秀,沒有讓他等太久,在根據戥分析暗域蹤跡后的判斷,改變航向航行到121號恒星系的時候,終于發現了偽霸部下的一絲蹤跡。
  
  “與其說是我們發現了它,還不如說是它在找我們。”戥立即找到楚云升道:“這個“我們”,不是我們新艦,而是其他星空種族,你看,這是它的一個據點,它有一支艦隊在這里應該有段時間了,向星空發射了很多信號,已經有一個疑似走投無路的星空種族前去試探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