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95 傳言中的大行動

橫渡六十一萬光年的小暗域花了較長的一段時間,飛船外部時間則過去得更久,足以讓一個生命星球上的統治物種從興起到漸漸滅絕。
  
  星系孤島間的距離太遙遠,如果沒有彩虹橋,天文望遠鏡里看到的東西或生命,等航行過去,或許早已不存在。
  
  詩人與哲學家也許是星際航行中最容易誕生的兩種人,但是對此時的新艦,它們的用處不是很大。
  
  楚云升成了三大族的實驗“工具”,每天要用假靈完成大量的試驗,當然,最后的結果從來就沒有一次對過,但依然不停地重復著,從沒間斷。
  
  電依然一天天地衰弱下去,它的話越來越少,也越來越忙碌,大家也不干涉它,如果堅持不到信息匯聚點,又如果信息匯聚點也沒有辦法,這將是它離開前最好的生活方式。
  
  五序帶領一部分卓爾人控制著無上模型,它還在嘗試尋找失蹤的宏碎片,但始終一無所獲,令它越來越感到不安。
  
  雷與第三個烏怒人似乎達成了協議,至少現在是這樣,而戥的事情則要繁多一些,他一邊需要指揮新艦,處理新艦航行中發現的一切觀察信號,一邊還需要參與宏科技的研究,一點空隙的時間都沒有。
  
  小暗域的航行中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唯一的變化是金甲源門似乎要突破了,讓浮尊者一度很緊張。
  
  而源門的數量也由原先的七八個,增加到了十個,增加的幾個都是從新艦的樞機團中突破而來。
  
  對這些新源門,浮尊者不在意,金甲源門如果突破成功了,那就要逼近它如今的地位了。
  
  而它想要再進一步,就必須誕靈,但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知道為什么,最近,尤其是再度進入到暗域的這段時間,它感覺自己的身體里在孕育著什么,讓它感到很不安。
  
  它有些懷疑是不是在上次暗域的第一次攔截出現的時候,它感染上了什么不好的東西,為此,它偷偷地讓號稱最懂科學的源門海國大殿主,給它做了一次檢查,而結果什么都沒有,讓它既欣慰又感到更加的困惑。
  
  這幾天,它一直在猶豫要不要跟戥說一下,讓三大族徹底地給它做一次檢查,可它又擔心被放到了試驗臺上被大卸八塊如果真的被感染上什么的話。
  
  它也暗自做了決定,如果自己真的感染上了什么,它會主動離開新艦,不影響其他人。
  
  拔異今天找到它,它也心不在焉的,聽說有幾個樞機提升了境界,那個叫刺惡的嗷卡人終于邁入了樞機層次的第三次生命態,也就是老神尊功法上的第六元天,將來也可以沖一沖源門之境了。
  
  拔異還是老樣子,不能修煉,浮尊者倒是挺為他惋惜的,在新艦里,能和它聊到一起去的生命不多,拔異算一個,老相識線體樞機也算一個,海國大殿主因為最近幫助它檢查身體,勉強又算是半個,原先它是挺看不慣這種不務正業的源門的,現在發現也沒什么不好的。
  
  其他源門尊者和它關系只能算是普通,金甲更是它潛在的對手,雖然有過一段時間,它不在乎這個對手了。
  
  等拔異說完了一通話,它才恍恍惚惚地想起一件事來:“聽說那個新樞機修煉速度很快?”
  
  拔異道:“你是說那個類荑族人?”
  
  它道:“是吧,就是上面選的那個。”
  
  拔異道:“是很快,不過可惜睥邁仍舊沒醒,否則可以讓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快,德斯再快也快不過那個不要命的家伙。”
  
  它頓時有些奇道:“還沒醒?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拔異嘆息一聲道:“誰知道呢,已經很久了,老赫爾也去了,等他醒過來恐怕要難過一陣子了,當初沒有老赫爾****夜夜地安撫昏迷的他,他也撐不到今天。”
  
  浮尊者對下層世界的事情不太了解,安慰他道:“聽說你們原來有四大樞機,你、刺惡、海國大殿主和它,如今你不能修煉,海國大殿主癡迷那什么科學,而這個這個叫睥邁的又始終不醒,就剩下那個資質一般的嗷卡人了。”
  
  拔異苦笑一聲,這叫安慰人嗎?不過想想也是,當初的那些樞機,如今都各自陷入了麻煩,刺惡也有,它的嗷卡人越來越落后是它最大的心病。
  
  再往遠想想,當初還有梅爾蒂尼,還有布特妮,都離開了,小長羽倒是還在,不過一直被軟禁與監控,如同坐牢一般熬著日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自由,而天羽族的另外一個準樞機洛紗,也不知道現在在哪里,還活著沒活著,如果活著,應該已經是一個樞機了,但卻不知道會在哪一個陣營里。
  
  如此一想,拔異便有些驚厥,雖然他很早前就意識到了,但今天尤其感到明顯,他們這些人仿佛一個時代般地越來越遠,遠到很多人都記不起來了。
  
  楚云升如今見到他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并不是疏遠,否則也不會專門從巖星人飛船中為他帶回來社會變遷的歷史資料,而是見到了也沒有什么必要的事和話說,反而戥越來越像他現今的老板,許多事都是戥直接交待他去做。
  
  拔異是一個外表粗放內里敏銳的人,嘆息一聲,便不再說下去。
  
  見他情緒不高,浮尊者也不再說話,滿腹心事地又在擔心自己的身體……
  
  下層的世界中,也是一片的熱火朝天。
  
  新艦勘察靈襲戰場不需要用到他們,他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抓緊一切時間進步、進步再進步!
  
  弭婭的艦長職位益發地穩固,就連岐沉也不再說什么,老赫爾走后,她便代替老赫爾成了冷星人的支柱,如今,每隔上一段時間去和睥邁說話的任務也由她肩負,雖然她與睥邁的關系在冷星時代就不好,但這是老赫爾曾經重點交待她的,如今老赫爾不在了,她還在堅持,從未放棄。
  
  苜苒的新戰隊也漸漸成型,但還需要時間與實戰的檢驗。
  
  德斯建議她為了盡快能夠投入實戰,減少新戰隊的知識學習和生命體訓練的時間,增加實戰的模擬練習,但未被苜苒采納。
  
  為此,她不但向德斯說明,還向老隊長弭婭建議:“我們不應該將精力放在現在戰爭的準備上,如今一旦開戰就是靈戰,我們的層次限制決定了我們在靈戰中的用處永遠不大,我們應該為宏時代到來而準備。”
  
  宏時代是多么激動人心的時代,一旦到來,他們或許也可以走上戰場,但是這一天真的能夠到來嗎?
  
  ……
  
  全艦唯一升入第三層信息世界的晷棱族終于做完了三大族交給它們的一份龐大無比的計劃書,送到了戥的手中,戥看完后稍微調整一些地方,隨后他的無數分時身影出現在全艦信息世界的各個地方
  
  浮尊者滿懷著心思,突然看到戥的分時身影出現,驚了一跳,以為是自己的事發了,還未等到它開口,就聽到戥首先向它一旁的拔異說道:
  
  “拔異,你馬上去三十一號空間,三十七艦種族三十一隊組合人員將對你的問題正式展開研究,具體內容等你到了有人會告訴你。”
  
  說著,便有一道門出現在拔異的面前,戥示意他盡快過去。
  
  拔異看了浮尊者一眼,點了點頭,跨入門內。
  
  他走后,戥抓緊時間向心慌意亂的浮尊者道:“你的事情在你找海國大殿主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卓爾人暫時沒有發現任何問題,你自己不要瞎想,如果真的有問題,新艦會想盡一切辦法救你。”
  
  浮尊者呆了呆,沒想到戥早就知道了,聽到戥的最后一句話,有些感動也有些羞愧道:“我,我……”
  
  戥道:“別我我我了,現在有新的任務給你,去二十三號空間,全艦的源門樞機除了個別有其他任務的之外,都將召集在那里,三十七艦種族還會派出一個生命科學總隊,由晷棱族特遣人員和你帶領,對它們每個人進行獨立分析,你負責提供經驗參考,晷星棱族科學部分分析,海國大殿主也會去,你們的任務是盡最大努力將每一個源門至少提升一個生命層次,每一個樞機至少提升兩個層次,如果有樞機在此期間沖破源門層次,將你們的戰功加倍!
  
  而你,你不愿升入第三層世界,楚說過,這次你如果再立下大功,計算在一起,可以給你借用一次假靈。”
  
  浮尊者心頭猛地一震!
  
  來了,一直在傳言中的大行動要來了,新艦要大規模地發力了!
  
  包括它在內,諸多源門樞機加入新艦,不就是為了等這一天嗎?
  
  左旋老神尊的功法,科學的生命分析體系……新艦終于騰出手來,真正啟動這一宏大計劃了。
  
  這一天,它們等待太久太久了!
  
  而對于它,最大的愿望,莫過于體驗一次靈的世界了,哪怕只是借用一次,然后馬上就死了,它也感覺此生值了,再無遺憾。
  
  浮尊者精神隨之一振,道:“你放心,我一定盡我所能。”
  
  卓爾人給它保證它不會相信,烏怒人給它保證它更不會相信,但戥的話它還是愿意相信的。
  
  有了戥的保證,比海國大殿主要可信多了,它心思也就解開了,那種身體中孕育著什么的感覺似乎也沒有了。
  
  但是,之前真的是它的錯覺嗎?
  
  算了,如果下次再出現,直接去找戥吧,它想想還是覺得戥靠得住一些。
  
  &bsp;于此同時,戥的分時身影還在越來越多的地方同時出現
  
  在打著麻將的何團長激動地聽戥的分時向他道:“你馬上去三十一號空間,拔異也在那里,三十七艦種族將對你和他的問題進行攻關。”
  
  從訓練系統中出來的吉特期待地聽著戥的分時道:“你帶血族起三十二號空間,退化人也會在那里,楚可能也會去幾次,將對你們和退化人的兩個生命方向進行總分析……”
  
  從學習中抬起頭的圖圖意外地聽著戥的分時道:“你們派遣一部分人去五十五號空間,藍發人也會召集一部分過去,三十七艦五十五隊將對你們之間的聯系進行正式研究。”
  
  弭婭在模擬艙空間中見到戥的分時:“你馬上帶睥邁去三號空間,他的問題比較復雜,三十七艦種族組成了一個臨時的生命技術編隊,將初步對他進行生命狀態數據的記錄與分析,等以后三大族騰出人手來,再對他進行更深的治療。”
  
  苜苒也接到了命令,戥的分時出現在她面前道:“你和阿里帶著資料,你們也可以帶一些你們的科學家一起前往一十三號空間,銀色武器和班里路飛船中的壓制武器都在那里,三十七艦將對它們進行解析。”
  
  岐沉沒想到他也被戥找到:“你選出銀色軍團一些精英士兵,烏怒人給你們單獨建立了一個實驗空間,不會有生命危險,但必須保密,全艦一級機密。”
  
  德斯在修煉中見到戥,心中微微有些激動:“你立即去二十三空間的隔壁二十二號空間,三十七艦有一支組合小編隊在那里,它們會協助你,你要盡快將楚交給你的生命之法修行到更高的程度。”
  
  許可見到戥的分時的時候,有些驚訝,雖然神色上一點都看不出來,但她的確很久沒有見過上層的權力者了:“你帶著一部分怪人去六十三號空間,一些巖星人以及一部分冷星人,還有荒星人都會在那里,新艦將對它們生命之源的來歷正式進行研究,你負責它們之間的協調工作。”
  
  妮卡兒在見到戥的分時之前,差點已經絕望:“你帶上科里明去三十九號空間,你們唯一的女皇族也會在那里,三十期間的三十九號混合科學編隊,將對他進行首次特殊治療。”
  
  類荑族曾經的少女女皇,見到戥的時候,仿佛期待已久,她也是唯一提出疑問的人,戥的分時道:“……你會見到的。”
  
  如今為數不多的仙女族生命,龐大的身形在信息世界縮小成了普通大小,戥的分時出現在它們的首領面前:“我們目前還不能判斷你們的靈主是否一定在銀河霸主的手中,將來有機會我們會將它救出來,現在我們需要你們的配合,將仙女星系發生的所有事情與信息整理出來……”
  
  就連合生命也見到了戥的分時,它們已經知道戥是誰,十分的激動:“你們派遣精英前往三十號空間,三十七艦將對你們現有的殘骸資料做初步的整理。”
  
  ……
  
  在一個清冷的空間格中,戥的分時見到了一個被囚禁得已經太久太久的人,嘆息一聲道:“從今天起你可以獲得有限制的自由了,為了新艦的安全,安全部對你的監控級別不會降低,甚至更高,我想你能夠理解。
  
  你心中的疑問,以后你會知道,你的靈主如今是我們的大敵,你們天羽族可能都是它的試驗品,而你是唯一成功的試驗品。
  
  楚會見你,我們也需要對你的追溯能力進行正式研究……”
  
  戥見到的這個人就是天羽族的小長羽,此時,她清冷孤寂的臉龐微微一動,落下兩行冰冷的淚水。
  
  囚禁的時間太久太久了,久到她已經快要沖擊到源門的層次,她不怕孤獨與寂寞,她原本就是一個孤獨的人,她怕的是絕望,怕的是心中的疑問永遠無人解答,因此,她才能堅持到今天,才能活到今天。
  
  而今天,戥終于出現了。
  
  ……
  
  全艦上下,戥的分時無數,仿佛是一場規模浩大的******,所有人都在戥發布的一道道命令的震撼中行動起來,龐大的信息世界在下一刻空前繁忙,第一次完全地展現出無比強大的容納能力。
  
  無數信息流在一個個空間中交融匯合又發散出去,一道道虛擬數據猶如壯麗的世界渲染鋪開……
  
  所有的積累,在今天正式開啟!
  
  有很多人已經死去,再也看不到今天的一切,而還活著的,將見證新艦爆發的輝煌。
  
  帶著希望,帶著憧憬,帶著期待,新艦以極速橫掠小暗域!(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