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91 最后的神諭

嗷卡人還在忙著教育問題的時候,冷星人、地底小人以及地球人已經在會議艙討論戰艦的決策。
  
  原冷星艦隊生命群沒有意識到,或者已經意識到了,只是都不想說出來,畢竟活到現在的每一個種族都曾在最困難最絕境的時候并肩血戰過。
  
  但現實就是現實,不為感情所改變,原生命群中的各個種族之間的差距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拉大到了一個分水嶺的位置。
  
  以前,雖然它們之間仍有層次不齊的差距,比如地底小人與嗷卡人之間,遠在新世界時代便是先進與落后的代表,但那種差距仍在一定范圍之內,仍處于同一個層次之下,不管是其他高等生命,還是它們自己,都認同是同一類型層次的生命種族,無非一個文明一點,一個落后一點罷了。
  
  簡單來說,嗷卡人當時也是可以與地底小人進行戰爭的,雖然戰爭的結果基本是輸。
  
  而現在,經過來到星空后的漸次演變,本質性的差距終于出現,諸多的種族被拉開并分散在高與低不同的層次上,最前面的與最后面的之間的距離,已經變得格外清晰,就像當初伏希種族與它們之間的差別一樣,各自位于了兩個不同的世界。
  
  地底小人、冷星人以及諸多勢力組成的地球人排在了第一梯隊,遙遙領先,甚至將有可能向真正的星空種族開始發起沖擊了。
  
  而黃星人通過拼命地努力,雖然歷史資格仍然不足,但已經奇跡般地處在了第二梯隊位置,與新來的巖星人位列在一個檔次上。
  
  巖星人比第一梯隊缺少的不是星空經驗,而是來自三大族給予先進知識系統的優勢,以及戥與烏怒人的兩大系統優勢,這是它們所沒有的。
  
  海族人也勉強位列在第二梯隊,主要是因為它們大殿主對此極為重視,并且親自帶領它們參與各種實驗的原因。
  
  只是它們種族數量越來越稀少,和五國其他種族一樣,如今越來越邊緣化,大部分都處于第三梯隊,與烏怒人墜落之艦中,跟隨許可的那些雖然也很努力但基礎太差的怪人們位列到了一起。
  
  而嗷卡人還要更加靠后,屬于第四梯隊,庫勒在的時候,也不斷地努力過,想要改變這一情況,但到它死去也未能如愿。
  
  如今比它們更落后的幾乎沒有了,有也是一些試驗體形式存在的生命,或者新來的零星小種族。
  
  只不過正是因為新艦總還會加入一些諸如類荑族人,這樣水平層次不太高的生命種族,才顯得它們落后的不是那么明顯。
  
  但庫勒對此極為焦急,深知這是將被淘汰的跡象,所以才會在臨死前,交待刺惡一定要改變,一定要!
  
  相比起當年,現今的嗷卡人平均水平大約只有原來的冷星人在地面時代的程度,而如今冷星人幾乎達到當初伏希種族的高度,可以向真正的星空種族沖擊了。
  
  渡過暗域來到這里后,已經有傳言說三大族正在選擇安全的行星系,來安置那些沒有太大希望的種族,不再讓它們跟隨新艦。
  
  跟不上的,必定要被淘汰,這是星空的殘酷法則。
  
  未來新艦將面對的是更加殘酷的世界,跟不上的,沒有希望的,進步緩慢的,留在新艦還不如留在某個隱蔽的行星系。
  
  但它們這些原冷星艦隊的老人,歷經了各次危機,存活下來的都是各種種族中的堅定者,見過星空的精彩,又見過方明成在類荑族星的經歷,都不想離艦。
  
  一旦離開新艦,即便新艦會照顧地留下一些先進的知識儲存,但未來也就被局限了,再也沒有留在新艦的絕佳機會。
  
  然而現在各個種族之間的分水嶺已經出現,并且越來越大,或許不久后,底層世界的“小三大族”或許就會晉升入上一層新艦信息世界,徹底與它們脫離,而它們則仍在下面徘徊。
  
  這一切的一切,即便刺惡不步步逼迫,也不由得它們不緊張。
  
  “出來”的時候,大家還是同一個星球上差不多的智慧生命,同一星球人,而經過一次次戰爭,一次次遠航,到了這里,大家卻已漸漸“形同陌路”,將成為兩個世界的高低生命。
  
  刺惡不在的時候,戰艦的有關重要決定,嗷卡人參加不了,即使參加了也無任何用處,而戰艦的戰爭,它們可參與的程度一樣很低,漸漸無用。
  
  在歷經貴族革命,原艦隊分裂,以及后來的新老一代的交替變革,戰艦中,原冷星艦隊生命群里,正悄然地拉開了第四次變化,一種必然要出現且大勢不可擋的層次上的“分裂”。
  
  就像現在,會議艙中正在討論的重要戰情,它們都一無所知。
  
  “熾武的意思是不用去管它們。”弭婭將探測器最新發現的情況,向參會的人說了一遍后,道:“它們要跟著就讓它們跟著好了。”
  
  在戰艦的后方,發現了一艘宇宙飛船。
  
  它既不接近,也不離開,就這么跟著,不知道想干什么。
  
  岐沉道:“應該是巖星肢解的輻射,以及楚先生與襲擊者交鋒后產生的痕跡引來了它們,但還敢跟過來,而且能跟得上,實力必定不容小覷。”
  
  他只是例行地根據弭婭的要求發表了一下意見,不過依然嚴肅。
  
  探測器的情報楚云升比弭婭還先一步知道,弭婭已經問過楚云升,楚云升也給了意見。
  
  但岐沉知道弭婭的想法,楚云升在是一回事,他們正常的商議依舊要進行,哪怕商議的結果不實際執行,也要獨立地進行一次,一如以往楚云升不在時候。
  
  一是為了保持狀態,二是為了一點一滴地提高自己。
  
  在這一點上,岐沉是贊同的,而且弭婭一視同仁,并沒有只顧著冷星人,對其他種族也是一樣的嚴格要求。
  
  岐沉發言后,勢紗、圖圖以及苜苒都繼續發言,模擬楚云升不在的情況,商議決策,然后再由弭婭選定,最終交由戰艦系統推演,得出成功與失敗的幾率。
  
  如果楚云升不在,此時絕對是很緊張的時刻,但楚云升在,或多或少都會影響到模擬的氣氛,想要弄得跟真的一樣也不現實,但因為可以在推演中失敗,各種各樣的想法也可以創造性地提出來。
  
  不管推演的結果如何,是慘敗逃亡,還是徹底滅亡,都一一嘗試。
  
  楚云升也沒有干涉他們的做法,并讓圖圖過去開會,以示支持。
  
  根據戥的預定計劃,戰艦還需要航行三百二十一個光年距離才能與新艦匯合,那艘飛船要跟著就讓它跟著好了,新艦完整形態別人也不認識,一旦與戰艦匯合,足以俘虜它,或者直接嚇走它。
  
  此時新艦需要的是時間與空間,而不是戰爭。
  
  ……
  
  與戰艦反應平靜相比,跟在后面的宇宙飛船里,卻正在地極度激烈地爭論著。
  
  它們是一種液態形的生命,時而分開,時而匯聚在一起。
  
  此時,相互之間正在以高度的信息交換速度進行爭辯
  
  “我反對接觸它們,它們當中也疑似存在靈生命!”
  
  “但它們更像是與我們一樣的星空生命,我們沒有時間了,必須接觸它們。”
  
  “如果真的存在靈生命,我們還是一樣會滅絕。”
  
  “即便有,也未必是兩大神國的勢力,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
  
  “未必是機會,如今兩大神國的靈生命發了瘋一樣地滅殺所有星空生命,它們或許也自身難保。”
  
  “它們的科技先進于我們,我敢肯定,因為我判斷這艘戰艦不是它們的真正戰艦!”
  
  “這只是你的判斷,沒有更確鑿的證據,這可是決定我們種族命運的時刻!”
  
  “一定要再這個時候做決定嗎?我認為還沒有到那一步,或許是因為兩大神國主力前線曾經出了什么事情,才會有傳聞中那兩道最后神諭,或許再過一段時間,有新的神諭出現就平息了。”
  
  “不可能,我們遇到的那些靈襲遺地不會有假,這樣大規模地靈襲滅殺,還有那些星空生命在死前發出的警報也不會有假,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始終沒搞明白,靈生命怎么突然開始大規模地靈襲所有星空生命?”
  
  “會不會與我們上次遇到的靈襲死地中發現一段殘留信息里提到的大黑暗有關?”
  
  ……
  
  “諸位,你們偏離討論議題了,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要不要與對方接觸?”
  
  “我仍堅持我的觀念,證據就是它們肯定已經發現我們了,但并未攻擊,即便它們有靈生命在,也不會是兩大神國的勢力。”
  
  “我仍反對,從它們與另外一個神秘勢力交戰留下的痕跡來看,那個神秘勢力肯定有靈,而它們卻能不敗……”
  
  ……
  
  就在它們激烈爭論的時候,遼闊星系的另外一邊,偽霸的艦隊群,一邊仍在大量地如小蟲子所說的垃圾般地制造著,一邊漸漸匯聚了許多新來的星空生命……(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