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490 動靜兩分態

楚云升一直都在戰艦沒有離開,為了確保合生命創造出來的那段數字安全,他將隨戰艦一起返航,期間德斯來過兩次,楚云升只見了他一次,給他解釋了一些命源上的疑惑。
  
  還是那一個艙室,圖圖依舊在艙門外值守,作為臨時的助理。
  
  艙室里,銀色武器靜靜地懸浮在楚云升的身邊,黑暗中顯得十分的清冷。
  
  這一次回去后,新艦功能完備,三大族大概也完全恢復了,將要嘗試對它進行一次徹底的重置,如果成功了,或許從此之后就不再是戰艦的標配了,楚云升考慮將它交給浮尊者使用。
  
  新艦那邊還有另外一件武器,來自班里路的飛船,曾起到壓制睥邁的效果,至今尚未進行詳細的研究,而這一次也將一并解析,但由誰來使用,將交給戥去決定。
  
  新艦未來的路還很漫長,無論是三大族還是三十七艦,無論戰場上投降的星空生命還是底層包括地球人在內的生命群,其實都是拼湊起來一個個殘軍,家底都不豐厚,或許連偽霸的一個零頭也比不上,如果不是在小蟲子和那么笨的協助下搶了偽霸的一艘寶船,和其他橫渡暗域的幾方比起來,新艦與楚云升可謂窮得叮當響。
  
  即便楚云升有著假靈的靈蘊以及從本體帶出的黑氣,與真正的真靈比起來,依然微不足道,無論是他的靈蘊還是黑氣,都遠未達到成熟的地步,更多的時候只能起到自保的作用。
  
  但他更希望于宏科技的突破,這是他們唯一有可能超越其他人的領域!
  
  楚云升和戥以及卓爾人烏怒人,都清楚他們不可能是唯一想要攻破宏科技的人,宇宙的年代太久遠了,誕生了無數偉大的生命,他們能想到的出路,前人也必定想到過,更肯定地為之實踐過。
  
  就像他這一次交鋒遇上的襲擊者,雖然從它對靈蘊的不解析上可以看出它們也沒有攻破宏科技,但通過那面鏡子可以看出它們顯然嘗試過,或許早已失敗而放棄了,或許仍在努力。
  
  然而至今也未見有人成功過,可見多么的困難,甚至前路不通!
  
  但這正是楚云升與三大族選擇它的原因,只有打通這條路,攻破這條路,看看這條路的后面到底是什么,星空生命的路才能真正出現希望!
  
  襲擊者的鏡子也不會動搖楚云升的決心,只要一天沒有被攻破,那么大家的起跑線位置都相差不大,無非前后而已,甚至別人都已經放棄了,但比起其他領域上,比如在生命誕靈的領域上,這里卻是新艦與其他強者差距最小的地方。
  
  盡管如此,這一次交鋒下獲得的情報信息,依然十分重要,襲擊者確實很厲害,也有許多值得新艦參考與學習的地方。
  
  除了那面仿佛要過濾星空的鏡子,襲擊者的那艘飛船也體現出了強大的先進性。
  
  靜止時,它仿佛一根巨大的金屬針,運動時,完全變了一種樣子,仿佛一個高速旋轉的天體儀。
  
  動靜兩分態!
  
  這正是完整形新艦即將使用的頂尖端技術之一,但這一技術是在整合了三大族知識體系后,才第一次真正地用于實際運用,而對方顯然已經很成熟了。
  
  這一技術十分重要,尤其是對星際航行來說,極為關鍵,許多達到一定層次的星空生命都將之作為一種先進的理論假設,但很難很難實現。
  
  從星空觀的思維上,一艘飛船的形態不是造出來什么樣子永遠就應該是什么樣子,也不是靜止的時候什么樣子,加速高速的時候就是什么樣子的。
  
  那種一艘飛船或者一艘戰艦模樣始終不變的觀念,或者僅僅只是外形表面變化一下,不僅是地面生命的想法,許多低層次的星空生命也是這樣認為的。
  
  但這種觀念卻是錯誤的,靜止時的時空,與運動加速時的相對時空,兩者是不同的,不同的時空就應該有不同的結構形態,用來最佳地適應兩種時空下的物質與能量不同的表現性質。
  
  靜止時的時空,物質、能量與空間、時間相互之間是一種性質,加速運動的相對時空,又是另外一種物理特性。
  
  這就需要一艘真正星際航行的飛船應該具有兩種穩定的物質結構形態與能量存在形態,前者穩定在靜止坐標系時空中,后者能穩定在加速運動的坐標系時空中。
  
  但理論假設是一回事,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真正能夠做到的幾乎沒有。
  
  它極為尖端,不僅需要一個星空生命種族能夠長時間地處于加速運動的相對時空中,進行各種基礎實驗與嘗試,需要盡可能地去接近光速去求得極限穩定值,還需要一個星空生命種族具有海量的各方面信息知識,以支撐它們推導出符合需求的必要的基本公式。
  
  烏怒人曾希望利用自己在物質領域的優勢從暗物質上突破,跳過這一難題,直接達到更高的層次,而卓爾人與戥的種族,分別以能量與擬態的方式彌補這一不足,但都不是真正地解決問題的辦法,算是一種取巧的方式。
  
  根據三大族的分析,同樣通過取巧方式的還有那個無殼飛船,而安德魯的紀子戰艦未知,它就像是黑匣子,那幾個靈主都看不透,但那色銀色戰艦很可能具有這一技術的,從用老神尊功法交換而來的一個部件上,三大族發現其組成結構竟具有三種穩定態,第三種到底是什么現在還不知道,但第二種很可能就是加速運動的相對時空中的穩定態,可惜,似乎至今它似乎因為什么原因都未能展現出來?
  
  新艦在簡化形的時候,始終是同一種形態處于靜止與加速航行時空中的,戥擬化改變的不過其外表,而完整形的新艦則集中了三大族各自尖端優勢,成功突破了這一難題,這也是當初電與五序為什么堅決反對簡化的主要理由之一。
  
  簡化與完整的新艦,遠不是字面上或者某些功能強弱的區別,而是兩種落后與先進技術之間的差別。
  
  如果再加上其他一些頂尖技術,可以說完全是兩種不同的飛船,只不過仍叫一個名字罷了。
  
  比如還有一種電堅持以烏怒人的技術主導弄出來的全船全息技術,對許多星空生命都是一個傳說中的科技,只存在于想象當中,但它硬是用三大族的各領域優勢整合而突破出來。
  
  將來新艦即便遭受重創,被打得只剩下一小角,也會根據這一角艦片的全息屬性,在這種技術下還原而不止徹底滅亡。
  
  這一技術最難的還不是船體原貌的全息還原,而是對飛船中生命體的還原,以及零維的再移植等等,有了卓爾人的信息世界與戥的生命技術,才能解決這一難題。
  
  當然還遠不是真正的全息,那基本是不可能的,那需要獲得整個宇宙的信息才能實現,電只是做了一個簡化的微縮版。
  
  但這正是如今新艦的優勢,有著三個領域各有特色的三大種族,是那個肢解巖星的襲擊者也比不了的地方。
  
  新艦所缺少的是時間與空間,未來一旦成長起來,必然迅猛之極,不可限量。
  
  也正是因為這樣,楚云升不想剛逃離銀河仙女星系群來到這里,便四面樹敵開戰,與襲擊者的交鋒也顯得十分慎重。
  
  對方主體不在這里,派來的一個飛船就已成熟使用動靜兩分態技術,而且還有一個源體使用技術,新艦已經在研究但還未有更大的突破,需要小蟲子將那些自然源體帶回來才可以。
  
  源體很稀少,只有銀河系熄滅的那一次才遇到過大規模的源體出現,之后基本沒有再見到,赤人甚至利用地球人人工制造這東西,不知道襲擊者是從哪里弄來的源體,而且能夠運用在飛船航行之中了。
  
  這些都是新艦將來需要學習的地方,楚云升將這一次交鋒后的情報一一整理出來,未來,這里一旦成為前線,必定還會有更強大的生命出現,帶來更不可思議的信息,這也正是他選擇戰斗這里的原因信息累積的速度最快!
  
  不過此時新艦重建完畢了,楚云升更期待烏怒人在這片星系團的一次信息匯聚,雖然電與雷都表示會很配合他說服匯聚點的其他烏怒人,但是依然是一個艱巨的挑戰。
  
  戰艦的另外一側,在他整理這些情報的時候,幾個嗷卡人終于找到了合生命。
  
  但它們很快有些失望地出來了,失望的原因并不是合生命不理睬它們,反而合生命認真地接待了它們,并且答應了它們的所有要求,立即派出了一個教育隊伍,針對它們現在的情況重新制定教育計劃,并派出教員……但是,但是整個過程中,合生命并沒有它們原先想象中的那么熱情與激動。
  
  更像是不愿意得罪它們,而不是急切抓住它們這根主動伸出來的友誼之稻草。
  
  “一定有原因!”領頭的嗷卡人握緊拳頭道:“查,回去就查!”
  
  它們的大樞機刺惡與拔異交好,與海國大殿主關系也不錯,在大樞機的影響力下,很快它們就調查清楚了。
  
  “無恥!無恥啊!”幾個嗷卡人又聚集在一起,領頭的那個憤恨道:“竟然是它,竟然是它,我們真的那么蠢嗎?我們怎么沒想到?它竟然先散布傳聞謠言,讓別人熄了對合生命拉攏的心思,自己私底下偷偷地去見合生命!無恥,無恥之極!”
  
  它旁邊的一個年輕嗷卡人也揮舞著它巨大的嗷卡掌道:“我呸!德斯這個小人,還驅猛日的樞機呢,有本事它怎么不敢以類荑族人的身份去見合人?為什么要用苜苒隊長的名義?就它們類荑人,驅猛日的,我一個巴掌掐死倆!”
  
  末端的一個年老嗷卡人嘆息一聲:“算了,算了,這是我們的命,靠誰也不如靠我們自己,合人不是還是派人來了么?算了吧,讓孩子們好好學,這一次不能再浪費了。”
  
  領頭的嗷卡人點點頭:“老渾魯說的對,現在只能如此了,哼,等我們回去后上報大樞機,有這個無恥之人倒霉的時候!”(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