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89 第一次交鋒

如果沒有從本體帶來的黑氣,俘虜合生命的那支主體艦隊后,楚云升就會讓戰艦返航,而不會去追擊帶走殘骸的那艘合飛船。
  
  沒有新艦只有這艘倉促建造的戰艦,與有備而來且勢在必得的襲擊者交鋒爭奪,是不明智的。
  
  有了黑氣,不一定能擊敗對方,但起碼有安全撤退走的能力。
  
  楚云升的生命體已經快要貼到了戰艦的最前沿,能夠繼續觀察的時間被壓縮到極限,此時的時間在極小的單位中飛奔,但若以星空為背景,戰艦、楚云升以及飄逸的“鏡子”都在高速的相對運動之中。
  
  黑氣聚集,但首先射出的卻不是它,依然是楚云升的靈蘊。
  
  在靈蘊的裹挾下,兩者于下一刻與“鏡子”相遇。
  
  一如先前,鏡子中馬上涌現出一道靈的力量,瞬息地抵消楚云升的靈蘊。
  
  但這個時候,黑氣在靈蘊的掩護下,成功地闖入鏡子之中。
  
  楚云升對黑氣沒有做任何變化,僅僅是一道最為簡單的黑氣。
  
  但它剛一進入鏡中,鏡面卻突然便有了變化。
  
  原本無影無蹤般的鏡子,忽地劇烈震蕩起來,不用拉開時空徑跡,楚云升甚至戰艦中的弭婭等人都能看到鏡中無數的結構顯露出來,瘋狂地運轉,像是一個極度興奮的生物,全速集中全鏡的力量,對它遇到的黑氣進行全力解析,極速間便達到運行的巔峰狀態!
  
  數不清的符號在原本看見的鏡面中高頻閃耀,仿佛美麗的星光,密密麻麻,出現又消失,消失又出現,速度快到無以復加。
  
  但黑氣還是那道黑氣,不論它在鏡面中被多少微小能量機構體包圍分解,都始終巋然不散。
  
  可越是這樣,鏡面便愈加地“興奮”。
  
  沒有新艦的支持,沒有拉開時空徑跡,楚云升的速度也是慢于它全速下狀態至少半拍的,但楚云升對黑氣的掌控程度極高,尤其是純凈后的黑氣更是如此。
  
  黑氣不僅僅是一道能量,它還帶有著強烈的攻擊性。
  
  當鏡面全力對黑氣進行瘋狂解析,黑氣的攻擊隨即開始!
  
  它無物不破,無堅不摧。
  
  星空中,此刻閃耀著無數符號的鏡面,頓時出現一道道黑色的裂紋,那是黑氣攻擊蔓延而形成的。
  
  但僅僅幾瞬之間,鏡子又快速地發生了更新的變化,放棄了對黑氣解析的可能,改為記錄它的狀態信息。
  
  楚云升怎會給它這樣的機會?
  
  他再次加大靈蘊與黑氣的數量,形成更加猛烈的攻擊。
  
  靈蘊依舊抵消,黑氣卻瞞天過海!
  
  剎那間,無數的黑色裂紋撕裂,鏡面破碎,黑氣凌厲射穿鏡面!
  
  無窮般的微小碎鏡片在星空中自消融,戰艦跟著楚云升與黑氣之后,高速中一一穿行而過,前方露出它鏡面后的真實宇宙。
  
  黑氣仍然一往無前地向前射去,攜帶殘骸的合飛船卻早不見了。
  
  虛空中,遠遠的地方,只有一個隱約在黑暗中的奇異飛船,它似乎對鏡面的破碎與黑氣的出現也感到吃驚,但它卻沒有再前進,顯得極為警惕。
  
  它原本像是一根巨大而細長的金屬針一樣地懸停在那里,鏡面破碎后,針立即彎曲起來,并又從中間延伸出一根針來,兩根針似金屬又非金屬一般地如流光各自旋轉成圈,又正相交在一起,如同一個高速旋轉中的精妙天體儀。
  
  而在它的中心,出現了一個令楚云升都感到驚訝的東西一個源體!
  
  它如流光旋轉成圈的兩道懸臂在與中心源體的能量交互中,瞬息便加速到恐怖的繞圈速度,再下一刻,便仿佛成了一個光點,遠離而去,直到徹底消失。
  
  這是楚云升第一次見到將源體運用到飛船技術之中的情形,只是距離太遠,不知道它中心的那個源體是自然的還是非自然的。
  
  但毫無疑問,攜帶殘骸的合飛船就它里面,但無論是戰艦還是楚云升,除非是完整形態的新艦親臨,否則不可能再追上它恐怖的速度。
  
  它仿佛連加速的過程都沒有,直接跳入到高速的狀態之中。
  
  楚云升的靈蘊與黑氣就是追上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它的速度太快,而且并不弱小。
  
  楚云升與它之間的第一次爭奪交鋒在雙方的謹慎中結束,各有勝負,各有失得,楚云升沒能奪到殘骸,而它也沒有搶回那段數字,楚云升了解到了它的鏡面一角,而它也看到楚云升的一道黑氣。
  
  如果真的打起來,甚至開啟靈戰,楚云升此時也沒有絕對的把握獲勝,而且動靜太大,靈戰一旦開啟,必將驚動很多地方。
  
  雖然最終還是沒能得到殘骸,但是窺視到了襲擊者的一絲情況,而且那段數字還在戰艦這邊手中,根據合生命提供的資料,殘骸是死物,那段數字卻是“活物”,將來還有機會靠它找到襲擊者。
  
  楚云升返回戰艦,合生命顯然有些失落,它們的殘骸不但沒能找回,并且從種族生命本身到所有“財產”都被兩大“惡棍”赤裸裸地瓜分干凈,巖星人被它們擊敗的命運精準地降臨在它們自己的身上,卻只能無可奈何。
  
  對方離開了,這里卻不能久留,楚云升回來后,戰艦也迅速返航。
  
  巖星被肢解的輻射已經擴散出去很久了,他在這里又與襲擊者小規模地交鋒了一次,信息都已暴露,很有可能會引來其他生命。
  
  襲擊者的那艘奇異飛船速度太快,即便有強大生命發現,也未必追得上,但戰艦卻像是相對跑得慢的那一個,要追也只會追他們。
  
  楚云升不想節外生枝,他與新艦拼了性命穿過仙女星系,歷經千辛橫渡過暗域,不是為了過來就馬上四面開戰的。
  
  為新艦拖延時間的目的已經達到,此時新艦應該已建造完畢,甚至已經起航前來接應他們。
  
  另外,還要安全地將那段數字與合生命運送回新艦,襲擊者那邊可能不會將飛船中的合生命全部殺死,此時說不定也有辦法搶奪對那段數字的控制權,為防止意外,楚云升堅守在戰艦中,在自己這邊的合生命配合下,再次封閉那段數字,并始終與他保持在一起,嚴密看管。
  
  戰艦中老冷星艦隊生命群對新來的合生命早已見怪不怪了,隔上一段時間,總會有一個兩個新來者加入,以至于有些人終于能夠理解三大族的煩惱“垃圾”越來越多。
  
  新來者都是沒有什么地位的,戰艦里的原生命群跟隨了新艦這么久,甚至還有楚云升的關系,依然也熬了很久很久,直到暗域的那一戰,才真正獲得了認同。
  
  但這一次新加入的兩個種族卻有些不同,合生命本就是星空生命,還有更為重要的那段數字保身,未來要找到襲擊者與那個殘骸,還需要用到它們,而巖星人的飛船在黑暗中新艦最為絕境的情況下,挽救了所有人的命運,加上它們的來歷神秘,于情于理都是要救走它們的。
  
  但是他們這些老人們萬萬沒想到,在暗域中進來的那些巖星人竟然不認同新來的巖星人!
  
  它們拒絕將自己歸類到新來的巖星人一族中,堅持認為它們已經生于星空的生命,而不是星球生命。
  
  更讓他們大跌眼鏡的是,肢解巖星的真相弄清楚后,新來的巖星人竟然主動與合生命和好,雙方大有以結盟求得在戰艦中生存空間的架勢。
  
  新來的巖星人放棄戰爭之仇而圖什么,大家能理解,畢竟新來的巖星人也進入星空很長時間了,戰爭平息,真相了解后,不會再死死地糾結于過往,反可以利用合生命對它們造成的“傷害”,而現在又同處于一個戰艦之中又不得不做出歉意的機會,與遠比它們先進的合生命靠近到一起,起碼能學到許多知識。
  
  而合生命圖什么,就令人費解了,最后還是德斯跟下面人一語戳破:“它們不安,它們孤獨,需要一個被戰艦認可的種族做盟友,你們就看著吧,要不了多久,一旦合人在新艦中站穩了,就會遠離和它們不在一個層次上的巖星人。”
  
  不管是不是真的是這樣,兩者現在的確關系密切。
  
  德斯的話在戰艦的下面人員中廣為流傳,傳者無意,聽者卻有意。
  
  幾個嗷卡人聚集在一起商議道:“庫勒大法鬃走后,刺惡大樞機沒日沒夜地催促我們學習知識,但是其他生命都被我們煩夠了,不愿意再耐心地教我們,要不是大樞機的關系,地底小人教師怕是早撤了。
  
  現在機會來了,新來的巖星人怎么也比不過我們,我們要趁合人剛來還沒有搞清楚情況,不知道我們嗷卡人落后的根底與愚笨程度之前,主動向它們示好,它們豈能不全力教習我們?”
  
  另一個嗷卡人道:“好辦法,不怕新來的合人不上當!這一次一定讓孩子們好好學,不學好就往死里打,我就不信我們嗷卡人天生是蠢笨的嗎!?這一次回去,一定要大樞機感到欣慰,我們嗷卡人不是注定的垃圾!”
  
  又有一個嗷卡人嘆息道:“是啊,自從大法鬃離開后,大樞機就沒笑過,它以前是一個那么愛笑的英俊嗷卡,如今……如今……唉!”
  
  那個似是這幾個嗷卡人頭頭的主持者,狠狠地握緊了拳頭道:“事不宜遲,今天就行動,我先過去……”
  
  戰艦中原生命群或許發現了著許多出乎自己預料的事情,但是新來的巖星人是真的沒有想到,它們可憐到這個地步了,成了最底層最底層的存在,還不被自己的同胞認可,就這樣了,居然,居然還有“人”要搶它們可憐巴巴的“飯碗”!
  
  戰艦在返航,幾個嗷卡人悄悄地行動了起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