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88 宇宙的鏡子

這支銀色武器曾被楚云升重置過一次,但重置的依然不夠徹底,未能改變其形態,仍舊是長槍的樣子。
  
  逃離銀河仙女星系群的路上,楚云升與戥都沒有時間對它再做解析,橫渡暗域的時候,也沒有多余的資源對它進行任何研究,一直都被戥當做原快速戰艦的“標準配置”,跟隨弭婭等人一起“行動”。
  
  銀武中存有浮尊者等源門新補充的源門力量,危及時刻,戰艦中唯一的樞機德斯也可以操控它,形成強大的殺傷力。
  
  楚云升將它帶出戰艦,鎖定攜帶殘骸的合飛船輻射方向,瞬息激發。
  
  一道銀芒匯聚而成,從銀武尖端迸發,破開黑暗,閃耀而去。
  
  它的后面是被高速彈射出來的楚云升,而楚云升的后面又是高速飛行中的戰艦。
  
  它是楚云升的尖刀,楚云升則是戰艦的尖刀,依次形成隊列。
  
  銀芒的速度飛快,轉瞬即逝,將楚云升與戰艦遠遠地拋在了身后,向合飛船光速射去。
  
  楚云升沒準備再俘虜這艘飛船,而是要將它直接擊毀。
  
  這是最快最簡單地攔截它的辦法。
  
  銀芒消失在黑暗之中,卻沒有更強烈的攻擊輻射傳來,像是石沉大海般地悄無聲息。
  
  楚云升微微一動,但沒有減速,向戰艦中的弭婭傳訊道:“小心,它們已經來了!”
  
  銀武被重置之后,附加上浮尊者的巔峰源門力量,又以楚云升親自激發,一次攻擊可達巔峰!
  
  但卻悄然無聲地消失了,除了襲擊者已經親臨,別無可能。
  
  楚云升沒準備轉身就走,而且戰艦曲度的航線也包含了得手后撤退的路徑。
  
  這是他的一次試探,簡潔而有效的一次試探。
  
  時間稍縱即逝,于極速中,他與戰艦很快追上了那艘合飛船的尾影,同時,他的靈蘊也在第一時間擴散追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微微一頓,再次向弭婭道:“前面有東西,飛船早已經過去了,我們之前看到的是飛船的輻射影子。”
  
  短促之間,楚云升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沒辦法向戰艦說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他的靈蘊已經接觸到那個東西,卻在仿佛一層無形的面上被另一股力量抵消而消失了。
  
  第二道銀芒旋即從銀武之尖射出!
  
  如此之近的距離上,楚云升能清晰地看到在銀芒奪空而出的瞬間,對面的黑暗深處,同樣出現了一道一模一樣的銀芒,以同樣的極速,相向而來。
  
  兩道銀芒閃耀而逝,最終高速地相遇于一點上,極為精準。
  
  但它們卻同時消失了,一絲的漣漪波動沒有出現。
  
  “距離821.112……時間單位6.21……”楚云升一邊向快速傳遞訊息,測定那東西的具體位置,一遍翻轉生命體,再度以靈蘊逼近。
  
  第二次靈蘊接觸很快出現,那東西的位置又向前移動了一大段,但依然與之前的銀芒一樣,楚云升的靈蘊被一股力量抵消而消失。
  
  不過其中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區別,第一次銀芒消失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第二次是兩道幾乎一模一樣的銀芒相遇在一個點上,而現在抵消楚云升靈蘊的力量卻不是一模一樣的。
  
  “速度有時接近光速,但時快時慢,測不準確。”楚云升再次向戰艦返回訊息,而這時候,作為戰艦尖刀的他幾乎已經到了那個東西跟前。
  
  那東西仿佛是透明的,或者不存在,穿過它,依舊能看到正在遠離的合飛船,以及浩瀚的星空。
  
  但它卻肯定是存在的,前后銀武加上靈蘊一共四次試探,都確鑿無疑地證明了它的確存在。
  
  靜謐的宇宙,仿佛藏著無邊的殺機,神秘地猶如遠古般地呼吸著。
  
  楚云升已經將自己的速度方向強行翻轉過來,不與它接觸,向后迅速漂移開。
  
  但他可以騰挪的空間不大,戰艦正在他身后加速而來,時間上只相差很小的單位。
  
  弄不清楚它,或者摧毀不了它,戰艦與他就有可能如飛蛾撲火地與銀芒以及靈蘊一樣消失在這里,他或許可以通過氣泡世界遁走,但戰艦卻不能。
  
  而且還逃不掉,它的速度太飄忽了,時而快若光速,時而竟仿若靜止,似乎沒有質量一樣。
  
  楚云升翻轉之后,立即將自己生命體上的一小部分割裂出去,在迅速地錯亂改造后,向它飄來的方向送去。
  
  在這一小部分改造后的生命體與它即將相遇的時間,他立即使用禁術,拉開時空徑跡,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東西!
  
  世界線頓時如書頁般地被打開,快速地翻過。
  
  楚云升卻驚訝地發現,這東西竟然拉不開其內部,仿佛有著極其精妙的結構,每一個結構體都被“人”分入到更小的時間單位中。
  
  楚云升再用禁術,進入到更深一層的時間單位中,但它依舊獨立存在。
  
  連續兩次之后,楚云升第三次繼續深入時間更小的單位之中,這時候,才能看到它仿若一個鏡面一樣,美麗地映射著宇宙的背景。
  
  但神奇的是,它映射的不是它對面世界的樣子,而是映射它后面世界的樣子,而“照鏡子的人”依然是要站在它的前面才能看到鏡子中的東西。
  
  此時它距離楚云升越來越近,距離戰艦也越來越近,楚云升沒時間了,第四次深入更小的時間單位這是他沒有戰蟲之身,沒有偽霸靈蘊等等情況下,能夠深入到的最小時間單位,再深入下去一定會死。
  
  在這一極小的時間單位上,借助剛才送去的那小部分改造后的生命體,楚云升終于能看到它隱藏在一道仿若透明而不存在,薄薄如二維平面般的鏡面下恢弘結構的一小角。
  
  那是由無數精妙猶如符號的一個個微小卻形態可各異的能量結構體組成的龐大而繁忙的世界,他的那部分生命體一進入,便產生數不清的數字與符號,將其的原理與結構精確地在計算中分解與解析,再迅速地重新地組合成一個新的殘缺生命體影子。
  
  看起來這只是一個簡單的過程,但它卻能在此刻時空徑跡的極小時間內完成,并且楚云升雖然錯亂了那段割裂出的生命體部分,但作為卓爾人的備用體,它依然極度的復雜,如果沒有浩瀚的知識作為后盾與基礎,連解析其萬分之一都做不到!
  
  楚云升快速地思考著,生命體但卻沒有停下來,跟著就第三次擴散去靈蘊,再次接觸。
  
  他能維持此時的時空徑跡時間也不會太長,因而動作都極為地迅速,還要跟上思索的速度,換做其他生命體根本跟不上。
  
  尖端之戰,落后生命完全沒有資格參與。
  
  靈蘊的速度很快,轉瞬便與它再度接觸,而這一次,楚云升觀察的極為仔細,之前他就發現了一絲不同之處。
  
  果然,它并沒有試圖解析這道靈蘊,而是直接調用了應該是蘊含在它內部的一道力量,與楚云升的靈蘊相互抵消。
  
  靈的力量!
  
  楚云升立即就可以肯定。
  
  但這東西,卻不像是靈以靈的方式制造出來的!
  
  時空徑跡隨即合上,它是楚云升自己拉開的,自己早有準備,馬上再向后強移一段距離,為了保險,他直接以靈蘊拉走他的生命體,防止被速度飄忽的那東西瞬間中突然撞上。
  
  看到了剛才割裂生命體進入它的那一幕,他本就不打算與它直接接觸的想法,更加地確定。
  
  他已經想到與巋靈主相遇時的那一次情景,在巋靈主的靈蘊范圍中,新艦的前方形成了一個與新艦一模一樣的“新艦”,最后還是靠著無上模型才使得它演化失敗。
  
  電說那是虛空成像,而且極為驚嘆!
  
  但那是巋靈主以靈的本身力量形成,就像樞機使用樞機之力一樣,去演化星空,而現在,他看到的卻是更加可怕的情況。
  
  它或許與巋靈主的演化星空有相似之處,甚至更進一步,但最重要的還不在這里,而在于它以科學的方式實現了巋靈主的一部分能力!
  
  隱藏在它如平面般的鏡面中的宏大世界,仿若是一個巨大的實驗室,具備浩瀚的知識體系,具備任何解析的微小工具,具備自驗算的能力。
  
  但卻仿佛沒有質量,以各種速度飄滑在星空之中,而且那不僅僅是簡單的解析,還是一種信息獲取,將任何進入它的事物以它龐大的知識體系為基礎,以精妙如機器一般的神奇結構,將其一一解析了解,最終成為它的一部分!
  
  它若漂流于星空,解析所有它路過的星光,解析所有它遇到的事物,一點一滴匯聚,形成它鏡中的“世界”。
  
  所以,楚云升他看到的不是它身后的真正宇宙,而是它解析與重新形成的“宇宙”之影。
  
  它若是一面鏡子,便是一面累積宇宙的鏡子! br/
  
  它不是武器,卻勝似武器,任何超不過它知識累積體系的生命,都將成為它的一部分。
  
  而如果超過它,那么也沒有使用武器的必要了。
  
  這樣的奇思妙想,是與新艦三大族都完全不同的方向與風格,再加上之前在合生命飛船中發現的植入程式,便可以發現這個種族的極端可怕驚人的信息獲取能力、速度與欲望!
  
  楚云升思考的同時,繼續在躲避著這面鏡子對他的“濾過”這是楚云升對它行為的最新定義,濾過任何事物,使之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在靈蘊之下,楚云升的速度很快也很迅疾,但它同樣飄逸與靈動,仿佛沒有質量一般地,忽然而動,無論楚云升忽左還是忽右,忽上還是忽下,它都如同神話中的法寶一樣,似一面鏡子般始終都籠罩在楚云升的上空,仿佛要壓頂下來,將楚云升濾出原形。
  
  再往后,距離仍在高速前進中的戰艦越來越近,避無可避了。
  
  楚云升對它雖然還有很多想要了解的地方,但卻沒有時間了。
  
  戰艦馬上就要到,通道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打開。
  
  他將銀武向后射入戰艦,身體的前方,聚集起一層純凈至極的黑氣!(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