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487 兩強爭奪

星空之中,源門生命是流氓,從不講理,極為陰險狡詐,而靈生命是傳說,極少有生命見過,見過的基本都死了。
  
  前者,合生命親身體會過,它們曾遇到過一個陰險并讓它們損失慘重的小源門生命,后者,它們只聽說過,也僅僅是聽說過而已。
  
  楚云升的聲音直接在它們感官腦海中響起,便驗證了傳說傳說這是靈所特有的特征。
  
  它們放棄了任何反抗,遇到了靈,等同于命運的終結,不管是愿意的,還是不愿意的,都沒有了選擇,除非像當初的烏怒人那樣,靠著極其遼闊的種族分散,靠著強大的技術力量,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也只能逃出一線生機,而直接反抗依然是不可能的。
  
  它們遠沒有達到烏怒人的水平,傳說中的靈要滅絕它們,不是訛詐而是現實,且不費吹灰之力。
  
  作為靈的附庸而存在,是所有遇到靈的星空生命最為幸運的結局,不是每一個生命都能有這樣的好運氣的,就是靈的附庸也是傳說中的一類生命。
  
  它們沒想到一個小小的巖星,竟如同一個潛伏的超級炸彈,先是出現未知而可怕的襲擊,接著又遇到一個靈!
  
  簡直聞所未聞。
  
  仿佛其他星空生命從誕生到消亡的漫長歷史中,從未遇到過的精彩,今天被它們集中在一起都遇到了。
  
  好在,它們還算是極其幸運的,它們遇到的靈并不像傳說中的好殺與嫌麻煩,給了它們成為靈之附庸的機會。
  
  殘骸是保不住了,在楚云升展現靈的力量之后,它們便斷絕了最后的念頭,只能將種族的希望寄托在靈主的“仁慈”之上,或許以對方靈以及強大的科技力量,破解殘骸之謎后,能給它們一些照顧靈之附庸也許很威風,同樣,也很悲哀。
  
  然而,它們并不知道,楚云升展現的靈的力量,并非是真正的靈的世界,他不是真靈,剛才直接在所有生命腦海中響起聲音的能力,也是靠著三大族尤其是卓爾人生命技術為基礎,借用了靈蘊,通過他自己對零維與多維世界的理解,“模仿制造”而成!
  
  少了一些神秘,多了一些科學的原理,但對楚云升以外的人來說,依然極度的神秘莫測。
  
  不要說合生命分辨不出來,就是比它們再高幾個層次的生命也無法察覺。
  
  它們投降了,楚云升卻沒有讓它們直接進入戰艦,這一舉動讓合生命緊張不已,以為楚云升在控制它們后又改了主意。
  
  源門生命在星空中是出了名的出爾反爾,靈雖然是傳說,但靈留下的一些死亡廢墟雖然難得一見,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
  
  但它們連后悔的能力都沒有,只能任由人家的處置。
  
  膽戰心驚地等待中,它們感覺到楚云升似乎在用靈的力量,一遍遍排查它們的飛船以及它們的生命體,像是在尋找著什么。
  
  直到在它們的飛船系統中被查出一段隱藏極深的陌生程式,它們才愕然地發現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監控”了。
  
  如果不是楚云升將它找出來,它們根本就不會知道。
  
  這或許僅僅是星空中所蘊藏的巨大危險中露出的一個小角,但依然讓合生命們感到可怕,不知不覺中,它們的一切活動都纖毫畢現地暴露在更先進的生命視線之下,而它們至今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
  
  楚云升不理會它們,緊接著又查看了它們之前的航行星路,以及最近的計劃,馬上回到戰艦,向弭婭道:“向坐標1.32123861方向加速,那艘帶著殘骸的飛船沒有離開太遠,但具體位置還需要進行調整,它現在估計已經不受飛船中的合生命控制,被奪取控制權了,一定會改變航向,我會讓這里的合生命利用那段被我封鎖的數字重新找到殘骸的位置,給你們帶路。”
  
  不需要詢問合生命,在它們開放飛船系統后,楚云升也不用強行入侵,就能一清二楚地了解有關它們的所有情況。
  
  襲擊者應該是以向星空擴散病毒般的方式向其他星空種族飛船中悄悄植入標準的監控程式,利用它們來迅速獲得巨量的信息。
  
  植入合生命飛船中的程式之所以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主動出現并搶奪走這支合生命對自己飛船的控制權,應該是在等待合生命將那段在外的數字召回。
  
  植入程式不但通過合生命發現了巖星,也發現了合生命的最大秘密,但擴散出它的襲擊者不在這里,它只是程式,控制不了合生命的主觀意志,那段數字只有合生命自己才知道怎么召回,只有它背后的襲擊者出現才能直接辦到。
  
  但植入程式雖然控制不了那段數字的運動,卻能控制合生命的飛船,只要那段數字順利地返回,并與殘骸在實驗室中匯合,它就可以瞬間奪走飛船的控制權,將合生命或全部迅速地殺死,或徹底封閉,切斷它們與那段數字之間的任何聯系方式,使之無法再逃走,將兩樣東西通過合生命自己的飛船都帶回去。
  
  現在情況出現了變化,楚云升忽然插入進來,它以正常的程式邏輯運行,必定會優先放棄那段數字,選擇直接將殘骸所在的飛船控制權奪取,然后帶走。
  
  即便是楚云升也承認,肢解巖星的襲擊者在病毒式擴散植入程式上的造詣十分高超,戥判斷的沒有錯,即便除去它們當中有可能存在的靈生命,僅僅憑借這一點,也已經十分的強大。
  
  他在搜尋合生命飛船的時候,它已經在自毀痕跡地擦除自己,如果不是他的靈蘊速度夠快,可能最終連一絲的蹤跡都查不到。
  
  而將它搜索出來,也只能通過它在合生命飛船中留下的數據痕跡中判斷它進行過的可能動作,新艦不在,根本無法破解它的內部信息。
  
  合生命的飛船被統統放棄,戰艦畢竟不是新艦,帶不走這么多的飛船,也沒有必要,更為了防止還有什么潛伏更深的程式在里面,楚云升讓阿里與苜苒帶隊過去,只帶走里面的合生命。
  
  在戰艦里面,迅速地建造了可供合生命使用的空間,楚云升放開對那段數字的控制,這時候,他也將攜帶殘骸飛船的情況告訴了合生命,在實證面前,更在楚云升這個靈的面前,植入程式的襲擊者都已經成了它們如今的敵人。
  
  那段數字與殘骸有秘密的聯系,而這一次和之前不同了,上一次,戰艦極速地追它,這一次它卻成了戰艦的帶路者。
  
  在合生命的控制下,它不再走走停停,但速度也不會快到戰艦追不上,像是一個在微觀世界中跳動的精靈,跳動在戰艦的前方,始終指引著戰艦前進的方向。
  
  從離開巖星范圍開始,一步步一環環,到了現在,其中與合生命爾虞我詐,步步相逼,環環相扣,反復利用……楚云升的整個計劃才浮出水面。
  
  望著楚云升冰冷的卓爾人生命體,弭婭仿佛早已不認識當初那個始終不拔劍的塞斯比亞,底層世界中,很多人不認同卓爾人生怕別人不知道天天宣傳的楚云升是它們的95827的事情,但或多或少都聽說過95827的冷酷……
  
  “讓其他人做好返航的準備。”楚云升似乎察覺到弭婭在注視他,說道:“這里已經很危險了,肢解巖星的襲擊者可能已經到了附近,會提前來接應,但應該不會是它們的主力量,它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可能會是一艘飛船,或者其他什么東西,我們這艘戰艦建造倉促,不一定是對它們的對手,越早與新艦匯合越好。”
  
  巖星遭受到了襲擊,說明那段植入程式已經將合生命飛船中的信息早已發回襲擊者那邊,它們即便距離很遠,還有其他事情要完成,也一定會派出一艘飛船或者什么東西前來接應,以確保在合生命飛船中發現的殘骸與那段數字萬無一失。
  
  如今距離巖星已經有一千多光年的距離,時間也過去很久,該來的也應該快要到了。
  
  楚云升頓了一頓,又道:“它們一旦出現,你們先走,盡快與新艦匯合。”
  
  弭婭點點頭,她不用為楚云升擔心,且不說楚云升戰力強大,就是遇到了危險,他也可以通過零維世界離開,她們反而是累贅,并且,戰艦將要攜帶合生命所擁有的重要殘骸,必須要安全地帶回新艦,任務艱巨。
  
  戰艦前方的那段數字還在微觀的世界中跳躍指引星路,通過合生命自己的方法與它產生微妙的聯系,再將方向信息傳遞向戰艦的控制艙。
  
  許久后,那艘攜帶殘骸的合生命飛船輻射閃耀第一次出現在探測器的監察之中。
  
  “它”似乎也知道靠躲藏是躲藏不了的,正瘋狂加大速度飛行,完全不顧因此而產生的強烈輻射。
  
  楚云升冰冷的目光越過它遺留下的輻射痕跡,順著它瘋狂前進的方向延伸,望向那里的黑暗之處。
  
  在那里,“它”的主人必定正在加速趕來!
  
  這將是兩個強者之間的爭奪,爭奪合生命這個重要的戰利品!
  
  發現了它的輻射痕跡,戰艦陡然間加速到極致狀態,以一個巨大的弧線,彎曲地切向根據它輻射計算出的它此時的位置點,同時,楚云升再次被彈射出去。
  
  而這一次,他手中多了一個旋轉的銀色武器。(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