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86 可怕的敵人

相對于新艦的水平,合生命本身并不強大,發現它們就能抓到它們,難就難在如何找到它們,只要它們潛伏靜止不動,誰也沒辦法從浩瀚無垠的宇宙中將渺小的飛船找尋出來。
  
  現在它們終于出現了,跨越上千光年的航行也到達了終點。
  
  楚云升迅速離開艙室,接管戰艦,馬上向靈蘊捕捉到的異動方向發射卓爾人能級控制武器。
  
  控制住它們的能級遷躍,便等同于將它們困死在目標范圍之中,無法逃脫。
  
  跟著就是對它們飛船系統的入侵,一如合生命曾對巖星飛船做過的事情一樣,以三大族更加先進的技術奪取它們對自己飛船的控制權。
  
  再接著,便是一些欺騙信息。
  
  整個過程并不復雜,楚云升操控地行云流水,站在一邊的弭婭等人卻發現楚云升似乎太心急了,還沒等合生命飛船完全進入探測器范圍,或許會驚動船外的聲音。
  
  無論如何,船外聲音的信息傳遞速度是以光速進行,戰艦的攻擊卻要延后一些。
  
  這個時候,果然,船外聲音發現了戰艦的異常,迅速地逃離了。
  
  弭婭等人可不敢說楚云升太心急而打草驚蛇了,剛剛也在探測器上出現一絲跡象的合生命飛船,沒過多久也跟著消失了,應該是發現了異常,果斷地逃走了。
  
  它們可是要拿著生命來獲取戰艦技術的,由不得它們不緊張與謹慎。
  
  這是楚云升第一次在弭婭等人面前直接操控戰艦,上一次與班里路之戰,楚云升只借用了戰艦的系統。
  
  誰也沒想到楚云升竟然失敗了……
  
  原本,應該是萬無一失的,只等著合生命完全出現就好了。
  
  為防止接來下楚云升的尷尬,弭婭甚至連臺階都找好了。
  
  岐沉一如既往地很嚴肅,看不出什么心理,而圖圖則有些擔憂地看著楚云升,幾個地底小人科學家更是擔心等會自己會揪出來當做替罪品,忐忑不安,黃星人大氣都不敢透一口,它們的身份終究還是不高,親眼艦隊新艦大老板出錯的場景,實在不如不見……唯有吉特的血族依然是一副我王永遠都是對的傲然表情,仿佛壓根就沒看到楚云升出錯,或者,不管如何,錯的肯定不是他們的王。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楚云升一動未動,像是真的沒法下臺了,尷尬在那里。
  
  弭婭作為艦長,別人能躲掉,她是躲不掉的,總要給楚云升找個臺階下來,她也做好了準備,就要上前滴水不漏地化解掉尷尬。
  
  但她剛向前微微一動,一側的阿里就悄悄地碰了碰她,但也不是很確定地小聲道:“老隊長,再等等,我有種感覺……”
  
  他的話還未說完,楚云升忽然再次動起來。
  
  而這一次,動作變得極為迅速,比之前的攻擊整整提高了幾十倍,令人眼花繚亂,整個戰艦的控制室中全是戰艦系統的變化,地底小人的科學家徹底無法跟上這樣的速度,只能待在一邊看著。
  
  一道信息剛剛出現,它們還未看見,便已經處理完畢,并且速度越來越快,幾秒鐘之后,它們連信息流都看不見了,形成“信息失明”狀態。
  
  深空遠方,一艘合飛船正在瘋狂加速逃走,來自弭婭戰艦的攻擊,緊緊地跟著它們,但奇怪的是,戰艦自己卻沒有跟上,反而是調轉了方向。
  
  艦內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戰艦“嗡”地一聲,外殼外形似乎在做著某種改變,而戰艦內的系統也滿負荷運轉到最高等級!
  
  下一刻,星空中,戰艦完成改形,陡然間迅猛再加速,流光般地沒入黑暗之中,一改之前小心翼翼的航行狀態,以強大的速度飛行于星路。
  
  速度到了極致,船外的星光也變得跳躍與拖延起來,不再是是靜止不動,而更像是一個個抖動而拖著尾巴的蝌蚪,這是極度高速的標志,一旦進入這樣的速度,飛船中的時間效應便會急劇變大,能量消耗也指數級地上升,甚至命源也會出現神秘消失現象。
  
  這樣的速度注定不能維持太久,但它卻是恐怖的。
  
  這時候,楚云升才向弭婭等人道:“合生命在騙我們,我也在騙它們而已,它們派過來的不過是一艘準備以犧牲換取技術信息的飛船,成功了,這艘飛船會在被俘前將獲得的技術信息發射回去,失敗了,它就是吸引我們追逐的目標,保護潛伏在暗中的主體部分,那段數字被驚動后逃走的方向才是它們主體的真正位置所在。”
  
  此時,船外星光之處,看不見的微觀世界中,一段數字正在以光速掠過,仿佛跳躍的精靈,蹤跡飄忽。
  
  它也不是始終運動著的,有時候也會潛伏下來,像是消失不見了一樣,完全沒有了跡象。
  
  但有一道靈蘊始終如影如隨地跟著它,它到了哪里,那道靈蘊也跟到了哪里,它潛伏下來,靈蘊也停下來,覆蓋四周,等待它重新出現,然后再繼續追蹤。
  
  而在它們之后,是以極高速度飛行的戰艦,飆速而進。
  
  那段數字似乎很聰明,在星光形成的世界中一直兜著圈子,時而出現,時而消失,并不著急,如有必要,它甚至可以潛伏很久很久不出現。
  
  楚云升控制著戰艦進入極高的航行狀態不能持久,也時而減速,時而再加速,在它潛伏的時候靠近,始終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依靠靈蘊死死地追著它。
  
  另外一邊,那艘合飛船還在逃命,但它的速度已經大大下降,卓爾人能級控制武器已經生效,隨之而來的系統入侵加上各種欺騙,它很快就會徹底地成為了“俘虜”。
  
  而在它成為俘虜之前,楚云升故意給它一絲機會向星空發射一道“任務”的信號,連它們想要通過對高層次生命接觸來獲得技術信息的內容都給它們準備好了,用來麻痹合生命正在潛伏中的主體部分。
  
  那段數字依舊在兜著圈子,或者說召回它的合生命在設計時便十分的小心,逃亡中它始終動動停停,出現消失,消失再出現,非常的謹慎。
  
  楚云升控制著戰艦也跟著一動一靜,同時發射大量的欺騙信息,做出已經俘虜了那艘犧牲飛船而離開的樣子。
  
  但即使這樣,也過了很久很久,那段數字才真正地返回。
  
  它繞著星空幾乎兜了一個巨大的圈子,七繞八繞,如果沒有靈蘊,早就不知道它運動到哪里去了。
  
  當它真正返回之時,在靈蘊的掩飾下,楚云升控制著戰艦持續航行著,終于見到了潛伏在黑暗中,距離發現那艘犧牲飛船大約三百多光年外,合生命那一分支主體。
  
  它們關閉了飛船所有輻射源,靜靜地漂浮在宇宙中,距離最近的恒星也十分的遙遠,也就很難從微小的引力變化上發現它們,更不可能從輻射上找到它們的痕跡。
  
  它們太小心了,一絲一毫的大意都不敢有。
  
  作為星空種族,它們深知被更先進的敵人找到的下場。
  
  但它們想不到楚云升是一個擁有靈蘊的假靈,當戰艦出現在它們探測器上的時候,它們極度的震驚!
  
  像是無比的不可思議,整個艦隊都有些呆住了,不知道對方是怎么找到它們的?
  
  但它們還是很冷靜的,沒有再試圖逃跑,在這個距離上,一旦雙方相互發現,落后的一方永無逃走的可能。
  
  不過它們卻決定犧牲自己。
  
  它們給那段數字再次做了修改,試圖讓那段數字自行離開,而它們自己準備被俘虜,以及犧牲掉。
  
  它們小心到令人發指的程度,那片殘骸竟然也不在它們這里,而在它們準備“偷取”弭婭等人戰艦技術的之前,就將殘骸讓另外一艘飛船帶走。
  
  而現在,它們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怎樣找到它們的,但卻不準備再讓那段數字與殘骸匯合,讓那段數字先寄放在這片星系的一個角落中,等待未來許久之后再招回其他飛船中。
  
  作為星空種族,只要分散的足夠多,想要真正地滅絕很難,但比滅絕更可怕的是知識的喪失,一旦主體部分被消滅,那些零星的分支以不完整的知識,很容易在星空中被其他生命陸續消亡,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有時候,下場比一次性滅絕更慘,每一個到了它們這樣程度的星空種族,其生命體都有被研究的價值。
  
  但它們相信只要那段數字與殘骸在,它們的同類仍有希望重新崛起。
  
  可楚云升卻將它們的這絲希望在它們的面前無情地斬斷!
  
  當那段數字再次改變軌跡,試圖第二次逃走的時候,楚云升向弭婭等人交待完后續的任務,他自己則立即被彈射出戰艦,來到星空。
  
  雖不是靈戰,但他依然拉開了時空徑跡!
  
  趁著那段數字逃走時必須出現的痕跡,在世界線上將它一段段地搜尋出來,并迅速以黑氣封鎖它,同時再以靈蘊形成符文,一層層地封閉它。
  
  在等待被俘虜的那些合生命“眼中”,對方戰艦中彈射出了一個極美的生命體,而這個生命體以它們已經無法理解的知識范疇,快速地星空中變化著各種奇異的能量。
  
  沒過多久,它們便再度震驚與絕望發現,那段數字與它們失去聯系了,被緊緊地封鎖在一團神秘的黑氣之中,隱約中,似有一道道符文出沒閃現。
  
  &nbp;這是誰?是什么生命?
  
  它們沒有見過靈,甚至連巔峰源門都沒有見過。
  
  但它們知道這一次,無論它們如何小心,它們都遇到上更加可怕的敵人。
  
  封鎖完那段數字,楚云升直接將它射入戰艦,然后飛臨合生命依舊沒有啟動的飛船上方,用靈蘊,以合生命語言,再用偽霸的語氣,直接在它們的腦袋中響起聲音:
  
  “我為靈主!你們有兩個選擇,一從此跟隨于我,我要你們的那片殘骸,二我將號令星空,將你們合生命斬盡殺絕!”(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