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485 云端

楚云升與弭婭等人的戰艦仍在飛航,穿過一個又一個星云,路過一個又一個美麗的恒星。
  
  合生命始終沒有出現,很多人都開始懷疑它們可能已經發現了什么,不敢再來了。
  
  類荑族人德斯卻不這樣認為,作為全艦唯一的樞機,他也是有資格知道外面具體情況的人,只不過他從來不發表意見,一是他覺得自己在宇宙航行領域的知識薄弱,是他的缺項,多說必錯,自取其辱;二是他也清楚自己雖然是樞機,卻是一個新樞機,而且在原冷星艦隊生命群中也沒有影響力,說了也是白說。
  
  許多人認為合生命可能不會再出現了,船外生命雖然還在,但很可能是合生命已經發現自己戰艦背后的力量太強大,已經改變了策略,反過來利用戰艦想利用船外聲音聲音找到它們的想法,巧妙地在不知不覺中讓船外聲音將戰艦引開,遠離了它們。
  
  但德斯卻認為合生命可能已經出現了,只是沒有露面而已。
  
  他這樣想的理由也很簡單不要去猜高等生命。
  
  雖然在新艦三大族眼里,合生命不算是什么,但對于戰艦里的生命群而言,卻先進與發達的多得多,人家可是能夠獨自探索星空并生存下來的生命。
  
  德斯雖然這樣想,卻除了自己的上司苜苒,不敢和其他任何人說,如今楚云升就在戰艦里,楚云升都沒有發現合生命,他要這么說,豈不是在說楚云升的能力不夠?
  
  之所以和苜苒說,他也是有自己想法的,雖然他跟隨這位上司還沒多久,但他已經看準了這條上升通道,那么有什么想法可以不和其他人說,卻決不能不和自己的上司溝通,否則要么就會被認為自己無能,要么就會被認為故意疏遠,成了不了上司的“自己人”。
  
  當然怎么說,什么時候說,也是要講究方式方法的,不能信口胡說,也不能呈聰明地讓人討厭,德斯自信自己在這方面沒什么問題。
  
  不過今天他卻既有些緊張,也有些微微的激動,楚云升竟要見他!
  
  這曾是他夢寐以求的事情,甚至在類荑人星球上時,他就是靠著與楚云升說過話的“事實”嚇唬人,而后來,無論是他試圖參加冷星戰隊,還是自愿加入海國大殿主的實驗項目,包括今天成為苜苒的副手,他一步步攀爬的臺階不就是為了到達這樣的云端?
  
  他秉承不要猜測高等生命的原則,因此不知道楚云升要見他為什么,一路上他都在思索如果能夠最大化這一次見面的效果……
  
  到了楚云升的船艙門口,他神色中的緊張與激動已經消失了,徹底地平靜下來,他已經在巨大的誘惑中冷靜地給自己做了許多人或許會覺得十分可惜的決定。
  
  他清醒地擺正了自己當下的位置,絕不妄圖在這道臺階上猛地夸上一大步,不管楚云升見他是為了什么,他都要堅持這一點不動搖。
  
  因為此時,不是他一步步走上了臺階見到了楚云升,而是楚云升從云端上下來,到了他的臺階上。
  
  苜苒這條路才是他認為最為可靠的路,總有一天能夠走上去,只要不死。
  
  也因此,他將此次見面中正常人都會極力表現自己而獲得楚云升青睞的想法拋棄,更改為如果使得自己仍在現在的位置上效果最大化。
  
  艙門外辦公的人是地底小人圖圖,自從楚云升進入戰艦之后,它便又主動地擔負起楚云升助理的老職務,讓許多人很是嫉妒與羨慕,可是這是楚云升默許的,就是地底小人想再換一個新人,給地底小人再增加一個“前助理”,都只好作罷。
  
  德斯如今也不是當初剛剛入艦的新人了,知道在這個地底小人前面,還有一個地底小人曾做過楚云升的助理,現今那個人已經成為了新艦底層世界安全部的頭子!
  
  他與此人沒怎么打過交道,但一直聽說此人冷酷無情,心狠手辣……連地底小人都一視同仁,毫無優待,比起圖圖,差異很大,不知道楚先生當初是怎么選助理的,這風格相差也太大了。
  
  德斯在圖圖之類的人面前從來沒有一絲一毫樞機大老爺的架子,不知道的人看到還以為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工作人員。
  
  “你來了?”圖圖倒是對他很尊敬,很熟練地打開艙門道:“進去吧,尊上現在有時間。”
  
  德斯道謝一聲,整理了一下衣服,嚴肅地漂移入艙門。
  
  一進門,他便目不斜視,聽說地底世界的生命群以前還在冷星艦隊的時候有很多傳聞,說楚云升的艙室怎樣怎樣的,各種都有。
  
  現在這樣的傳聞早沒有了,但他也不想成為一個新的傳聞者。
  
  艙室里很空蕩,幾乎空無一物。
  
  楚云升就靜靜地懸浮在里面的一側,雖然他進入新艦后也見過幾次卓爾人的生命體,但每一次,都被這種生命體的完美感所震撼,仿佛這種符合什么生物物理規律,產生的生物反應與感覺不受他主觀情緒控制。
  
  他向楚云升行了一個戰艦的軍禮,簡潔而不繁瑣。
  
  楚云升首先開口道:“德斯,拔異應該和你說過為什么要選你繼承契約成為樞機。”
  
  德斯立即恭敬道:“是的,拔異大人告訴過我,是因為我們類荑族人。”
  
  楚云升問的很直接,他回答的也很直接,在他看來,這沒有什么丟人的,他連海國大殿主的試驗臺都不在乎,何況這個。
  
  楚云升繼續道:“今天正好有些時間,一是看看你成為樞機后的生命變化情況,二是我想讓你另外學一套生命之法,但我要和你說明,可能會很危險,甚至威脅生命。”
  
  德斯從一進入這道門,腦袋的反應就到了他的生平之最!
  
  見到楚云升太困難了,就是新艦第一源門浮尊者,平時也難以見到他,除了三大族,其他人根本就沒有機會。
  
  如果將來他上不了臺階,這一生,或許只有這一次能見到楚云升了。
  
  高度高速的反應下,他知道自己絕無選擇,楚云升這樣說,只是隱晦地告訴他,如果他不愿意,契約是要換人的,這是獲得這份契約所必須承擔的代價。
  
  他也沒什么猶豫,拔異早就清楚明白地告訴過他了,當即很有技巧地將這個問題變被動為主動,道:“我明白,但我愿意一試。”
  
  楚云升依舊懸浮在那里,看不出滿意還是不滿意,只說道:“你也不用太擔心,你曾做了一個正確決定,選擇從新艦第二層世界到了底層,和弭婭苜苒她們在一起,對你的這套生命之法都很有好處,有許多相互借鑒學習的地方,如果將來成功了,收獲也同樣會很大。”
  
  德斯知道自己調動到底層的過程中拔異幫了不少忙,手續上順利不少,也曾想過或許還有其他原因,今天才清楚與確定,一定是三大族愿意看到的,否則他根本調不走。
  
  楚云升接著道:“這套生命之法,和常規的不同,我整理修改了許久,初步可以讓你嘗試前三個階段,都與生命之源有關,這也是這套生命之法的主體方向,以生命之源的探索為先,進行的時候,需要注意的地方,我都已經記錄在要給你的信息體中,你回去仔細閱讀,不明白的地方,這段時間我都在這里,可以來找我。”
  
  德斯很快帶著楚云升給他的信息體飛出艙門,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氣,他想的沒錯,楚云升也說他調到底層是對的,至于新生命之法的威脅,他卻一點都不擔心,楚云升親自見他,三大族安排他下去,說明它們都很重視,豈會讓自己隨便就死掉?
  
  不過,楚云升說和弭婭苜苒她們有相互借鑒與學習的地方,令他有些不解,樞機和平常生命完全是兩個領域,怎么會有共同之處?
  
  等到他打開楚云升給他的信息體,仔細地閱讀起前三個階段的內容時,才漸漸明白,弭婭等人所接受的戥的訓練系統,對生命體的提升與楚云升給他的前三個階段生命之法契合度很高,而危險也恰恰來自于這里,相當于讓他在有了契約之后,重新從正常生命開始摒棄其他,首先探索生命之源,將正常的過程顛倒。
  
  唯一能給他保障的是他已經有了契約,以及借鑒弭婭等人的訓練來糾正生命體中將會出現的錯誤。
  
  在他離開后,楚云升看著他的背影,叫來圖圖道:“讓苜苒也過來一趟吧。”
  
  德斯其實不知道,真正的危險并不在于生命之法本身,而是楚云升與五序想要通過他對生命之源的探索,找到有人留在類荑族生命深處的“密碼”,一旦觸及,必定極度危險。
  
  他需要向苜苒交待一些事情,一些很隱晦的事情。
  
  而這時候,他忽然一動,留在艦外那段數字上的靈蘊探查到異動,是一千多光年航行中第一次陌生的異動!
  
  合生命來了!
  
  它們聰明地通過它們唯一的優勢那段“數字”來取得聯系與對戰艦的觀察,神不知鬼不覺。
  
  但可惜,它們不知道楚云升擁有靈蘊。(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