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84 千年一艦

襲擊者殘余的余量始終沒有攻擊楚云升,只是阻攔他,阻攔無效后,便如波紋般地向巖星行星系環繞而去,彗星般弧光閃爍,一圈圈地快速降低軌道,最終如小行星一般撞擊在浩蕩無際的巖星碎片環帶上,泯滅上方一切計算與推演的能量,在撞擊中消失一空。
  
  許久后,行星系恢復了平靜,只有那些數之不盡的星體碎片,仿佛在述說著它們曾經遭遇的一切。
  
  落在楚云升身后的小飛船,在阻攔消失后,漸漸追了上來,懸浮在楚云升黃星人生命體的下方,像是與楚云升一樣在眺望著這個殘破的行星系。
  
  它的“眺望”是在自行地采集數據,將來以此評估襲擊者的科技力量層次,而楚云升則在默默地思索著。
  
  襲擊殘余的余量始終沒有向他主動進攻,并且判斷他為一個靈生命,說明對方此時還不想直接與其他靈生命開戰,早在襲擊的一開始便設定好了,所以才不會攻擊他,而實際上,如果不是楚云升,而是換做其他靈生命強行闖入進來,也看不到什么
  
  最后推演出的坐標,在其他靈生命眼中,不過是無盡星空中的一個無人知曉的角落而已,只有楚云升才明白它代表的意義,以及襲擊者還想要做什么。
  
  但他仍有一個巨大的疑惑,為什么襲擊者對巖星的襲擊正好出現在他們渡過暗域剛剛達到這里的時候?
  
  楚云升一直感覺還有一次攔截第三次攔截,但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出現!
  
  所以,這個問題他一定要弄清楚。
  
  在余量向巖星碎片環帶撞擊而去的時候,楚云升已經想到了三種可能
  
  第一種,巖星人進入到星空,科技帶來的各種強輻射再也無法掩飾它們存在的跡象,即便巖星所在的星空位置很隱秘,但時間過去太久了,輻射早將它們存在的痕跡送入星系的深處。
  
  這也是當初封鎖科技的“人”之所以要封鎖著科技的原因之一,讓它們世世代代地處于蒙昧時代的同時,也不會被其他星空生命發現。
  
  這個推斷雖然最為正常與合理,但是楚云升他去過的牢籠星球不止一個,每一個他曾去過的牢籠行星,火源體都被他取走了,科技封鎖也就不在存在,新艦橫渡暗域的時間過去太久了,其它的那些牢籠行星基于同樣的原因也應該被發現了。
  
  或許是巖星有他留下的三大族科技,從一開始便跳躍式地加速發展,畸形地膨脹,使得它們存在的輻射痕跡被送入宇宙更遠更深的緣故,但仍然無法解釋為什么會正好是在新艦到達的時候?
  
  第二種猜測可以解釋這一點,暗域中第一次攔截出現的時候,戥曾在新艦中記錄過,似乎新艦被什么東西標記了,而他又用了巖星人來制造飛船,反向進入暗域救援新艦,等到新艦和他們熬過了暗域,某種標記便被帶入到了這里,巖星同時被發現了。
  
  這一解釋,可以解決為什么襲擊會發生在這個時候,但仍有一個漏洞,它成立的基礎要建立在與暗域攔截相聯系上的關系上,那么,為什么不直接襲擊新艦,反而是襲擊巖星?
  
  以襲擊者展現出的力量,新艦剛剛抵達的時候極為殘破與虛弱,很有可能都抵抗不住,對方為什么要放棄如此好的機會?
  
  第三種猜測可以補上這一漏洞,也可以解釋巖星為什么此時遭受到襲擊,但現在卻無法證實。
  
  巖星遭受襲擊的原因可能與合生命有關,巖星首先被合生命發現,然后經過合生命被襲擊者知曉確切位置,進而進行了打擊。
  
  這一猜測需要證實兩點,要么合生命與襲擊者有所關聯,要么襲擊者在它們飛船上潛伏了一些東西,利用與借助合生命等等這些星空種族散布在星系的巨網來搜集具體星空中的信息。
  
  兩種情況都有可能,前者可以解釋弭婭戰艦外聲音真正逃脫的原因,而后者更像是更高層次生命的手法。
  
  到底是哪一種,將來見到了另外一支合生命就能弄清楚。
  
  楚云升希望是第三種猜測,第一種猜測雖然最為符合宇宙常理,但是可能性最小,而第二種猜測最為可怕,意味著他與新艦一切的努力,都仍在當初布置者的推演之內,連他借助巖星飛船的可能性都考慮到了,算無遺策!
  
  他感覺到還有第三次攔截,但絕不是希望被人推演到自己用巖星人飛船而渡過暗域,那樣不過仍是在網上掙扎而已。
  
  不過,即便是,楚云升也并不絕望,更不畏懼,他很清楚地明白,新艦一日不破宏科技,他與新艦便一日不可能真正地掙脫與自由不論是這張網,還是兩大神國,或者其他。
  
  巖星碎片上空的能量在襲擊余量的撞擊下消失一空后,楚云升乘坐小飛船進入碎片環帶,近距離地采集數據,并以靈蘊仔細地搜索了一遍。
  
  襲擊者為什么要摧毀巖星也是值得探尋的疑點,但此刻,他顯然不可能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應該早就被襲擊銷毀了,而且當初他來過幾次也沒有發現什么,原因可能并不在星球的本身。
  
  隨后,楚云升也沒有停留太久,從小飛船看完數據并記憶住,便再次彈出,反身將之摧毀,任何可能泄露新艦信息的東西,他都不會留在這里。
  
  同時,他也銷毀了這具黃星人生命體,隨即進入氣泡世界,謹慎地在里面繞了許久,才回到弭婭等人的戰艦,而沒有直接回新艦。
  
  在新艦未重建完畢前,最大限度地降低它被發現的可能,是楚云升此次過來的第一任務。
  
  戰艦的航行速度比他的小飛船快得多,已經從原位置離開很遠了,但艦內的時間卻比他在小飛船中度過的時間要短很多,回來的時候,戰艦內與之前的情況差不多,船外的聲音還在,艦內的系統也仍在一遍遍搜索以防它悄然入侵進來,全船的船員都處于高度的戒備狀態之中。
  
  見到弭婭等人,楚云升將情況簡單地講述了一遍,仍道:“繼續按照原計劃執行。”
  
  此時,找到另外一支合生命就顯得十分重要了,不但為新艦拖延世界,也為證實三種猜測。
  
  為避免船外聲音發現異樣,戰艦仍由弭婭做指揮,楚云升只待在暗中不動。
  
  枯燥的宇宙航行沒有太多的樂趣,星辰如永恒般地充滿宇宙,點綴與黑暗之間,戰艦默默地航行,周圍無生靈,無聲音,偶爾遠處出現一顆巨大恒星,旋即掠過,繼續一片的寂靜。
  
  寂靜是宇宙永恒的主題,絕大部分地方都是安靜的,靜到仿佛生命根本不存在。
  
  航行變得越來越漫長,戰艦里的人以前要么是跟隨新艦一起行動,要么單獨的時間并不算太久,最長的一次,也是在從仙女星系逃離遇到班里路的那一次,那一次也單獨航行了很久,而這一次,因為有楚云升在,艦內的人心安定不少,起碼不用擔心被一個源門生命打得奄奄一息。
  
  也因為有楚云升在,艦內的警戒也交由他來負責,其他人可以暫時從這種緊張的氣氛中脫離出來,不用時刻擔心船外的聲音突然入侵進來,可以將精力全部投入到難得一次的獨自航行經歷之中,以此來提升自己。
  
  和熄滅的銀河系,戰亂的仙女星系,亂糟糟的矮星系不同,這里的星系十分的平靜安定,如果不是巖星被襲擊,僅僅從這段航行的路程上來看,與他們當初設想的情況是十分一致的。
  
  這里與暗域對面的仙女銀河星系群仿若兩個世界,一個紛雜混亂,一個寧靜安然,是一個可以安心下來攻克宏科技的好地方。
  
  戰艦穿梭掠過一個又一個各式各樣的恒星,一個又一個形態各異的行星系,生命的稀少在這里被完美地詮釋著,一路上,已經航行了一千多光年的星路,仍然沒有發現一個具有生命的行星。
  
  到處都仿佛是洪荒般地荒涼,沒有生氣,沒有生命,只有一個個巨大而磅礴的星體。
  
  到了這里,才能感受到生命出現的艱難,一千多光年的星路上,仿佛只有他們這個外來者在探索一個遼闊無邊的寂靜的無人世界。
  
  合生命仍然沒有出現,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看到它們,仍在黑暗中觀察,還是還沒有跨越過漫長的星空,到達位置。
  
  楚云升也不著急,時間拖得越久,對新艦越有利,此時新艦的重建恐怕已經接近尾聲了,一旦完成,戥就會帶著完整形態的新艦到另外一個坐標上與他們匯合。
  
  千年一艦!
  
  不僅是他,戰艦里的所有人,都非常期待耗時恐怖的完整態新艦會是什么樣?
  
  上一次簡化后的新艦,也只是用了幾十年的時間,便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影響,尤其是在一號矮星系的霸氣,鋒芒畢露。
  
  而這一次,即便不算上前后一些零碎時間,也耗費了起碼上千年的時間了。
  
  當然,這是地球人的時間單位,對于三大族而言,地球人的一千年實在不能算是太長的時間單位,就是建造新艦用的一些特殊物質,有的都需要橫跨十幾光年的距離才能輸送達到。
  
  楚云升估算著新艦重建完成的時間,也估算著第二個牢籠星球將被打擊的時間,他準備利用追本溯源再過去一次,觀察打擊出現的準確時間點,以及其他一些重要數據,以此來初步定位襲擊者的大概位置。
  
  但現在還有一點時間,先要見到另外一支的合生命,而且他還需要想好如何回來,否則一去不能回反而麻煩了。
  
  在楚云升跟隨戰艦航行的時候,星空的另外一端,偽霸的第一支艦隊在所有渡過暗域的勢力中,率先出發了。
  
  它龐大的身影下,浮現著一副星圖,指著其中的一個星體,向它的屬下道:“……達到這里,然后按照我交待的去做……”(未完待續。)
  
  (記住本站網址,Www.XS52.la,方便下次閱讀,或且百度輸入“xs52”,就能進入站)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