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83 靈蘊異常

彌婭戰艦的核心庫中,其中一個從未啟用過的晶白模塊體,其邊緣線在黑暗中閃爍了一下,線上跳動起的紅色數字預示著它第一次被開啟。
  
  戰艦系統立即將它啟動的消息送入戰艦的指揮艙,同時,這個模塊體打開,一個卓爾人生命備用體直線彈射出來,接著它又迅速地閉合,光線暗滅下去,隱約可見里面存放著一列列一模一樣的生命備用體,整整齊齊地排列在黑暗之中。
  
  晶白模塊體有一個自毀的觸發裝置,而且只能從里面打開,即便是戰艦的艦長彌婭,也無權限從外面打開它。
  
  它里面的卓爾人生命備用體,凝聚著卓爾人超高的生命技術,如果讓諸如合生命之類的星空生命得到,足以“回答”它們至今尚未解決并困惑了無數年的重大科學問題。
  
  楚云升通過零維氣泡世界達到這里,進入備用生命體,接管感官的第一時間,還需要回答他自己曾設置在所有備用生命體中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問題,作為校驗程序,以防其他生命意識冒充降臨。
  
  這種可能性很小,但一旦發生,危險性極大。
  
  從模塊體中出來,楚云升首先查看戰艦的航行記錄,并聯系上彌婭:“一切照常運行,不要表現出任何異常。”
  
  他通過戰艦系統快速地翻看所有航行紀錄,包括細節部分,迅速地了解戰艦遇到的一切情況,以及此時此刻的處境。
  
  弭婭對楚云升的突然到來并不驚訝,在她采用苜苒的建議后,不向新艦方向發射任何信號,便考慮到了這種情況,而這種情況的背后又意味著新艦覺得事情嚴重,也不能給她們發射任何信號指令,而要通過楚云升的特殊方式取得聯系。
  
  這讓她心中頓時沉了沉,恐怕戰艦外的聲音說的是真的,襲擊者的確存在,而且也的確非常強大,以至于新艦三大族也很忌憚。
  
  沒用多久,楚云升來到指揮艙,見眾人都在這里,徑直道:“我已經看過記錄,并巡查了戰艦內部所有地方,船內沒有疑點,那個聲音的確在外面,等會你們給我留一艘小飛船,我要去巖星肢解現場看看,順帶觀察一下它是怎么回事。”
  
  看到楚云升,許多人都松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么,楚云升每次以卓爾人備用生命體的模樣出現,總能讓他們感到安心,雖然這個模樣同樣也會造成距離感。
  
  弭婭想了想道:“我們是否繼續保持現狀?”
  
  楚云升道:“對,我同意你們的判斷,你們先跟它走,去另外一支合生命那里,我會及時回來,肢解巖星的人的確不是合生命,戥已經觀察到肢解時的輻射圖,另有一個強大的襲擊者,身份神秘且很危險。
  
  戰艦保持現狀繼續前往合生命安排的方向,一是為了新艦的重建拖延時間,二是根據船外聲音的描述,我推測另外那支合生命手中應該保存著它們曾發現的那個殘骸,和作為實驗室成功品的那個聲音分別保存在兩支艦隊里,以求穩妥。
  
  我想去看看到底那個殘骸是什么東西,或許將來有大的用處。”
  
  他沒有告訴弭婭她們到底有什么用,不是不信任她們,而是在極端情況下,比如遇到靈生命,她們無法保守任何秘密,不受她們自己所控制。
  
  根據船外聲音的描述,楚云升初步感覺對那么笨可能有用,但具體的情況,還要等他出艦詳細觀察之后才能知道。
  
  交待完之后,大家立即分頭行事,此時不是交談的時候。
  
  弭婭仍按原狀航行,楚云升則以戰艦釋放探測器的名義,乘入一艘小飛船,被戰艦釋放出來,理由由弭婭去解釋。
  
  為避免泄露卓爾人的信息,楚云升換用了與地球沒有什么關系的黃星人生命體,而海族冷星人等等都不能使用,它們或多或少都與地球有過關聯。
  
  一出戰艦,他便以靈蘊探索艦外一寸寸的艦身材料,搜索那個聲音的位置。
  
  弭婭從旁協助,與它再度進行交談,使得它處于激活狀態,楚云升很快找到了它。
  
  靈蘊之下,纖毫畢現,但奇特的是,它存在的形式的確十分的巧妙與獨特。
  
  正如它自己所言,它只是一段數字,一段代碼,但這些數字卻不是編織好始終存在于那里的,而是由物理微觀世界中,數不清粒子的運動狀態中,截取的一個個部分而組成,神奇地從純粹的自然無意義物理值,變為非自然的有意義的物理值。
  
  而當它處于非激活態的時候,幾乎觀察不到它任何存在的跡象,除非等到它重新被“激活”。
  
  難怪它可以從肢解巖星的襲擊下逃脫出來,如果它非激活,楚云升都難以發現它。
  
  不過,它被成功創造出來的關鍵之處,便是“激活”,如何激活它,如何從無數無意義的純物理運動中,選取出可以表達它形式的一個個組成片段,這一點極為困難。
  
  不要說合生命,就是新艦的三大族也難以做到,它們一定從那個殘骸中直接使用了什么東西,否則根本不可能成功。
  
  想要徹底知道真正的原理,除了找到另外一支合生命,找到那個殘骸,別無他法。
  
  但它的形式與那么笨多一維生命的某個高等形態有相似之處,楚云升便有些懷疑那個殘骸會不會某個古老而死去很久很久的類似多一維的高形態的神秘宇宙生物?
  
  那么笨被小蟲子帶的整天以為自己是蟲子,一心想要成為一個被典主認可的合格的蟲子,如果這個殘骸真如他所猜測的話,將來倒是可以幫助那么笨進入到更高層次的形態。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弭婭那邊先要找到另外一支合生命才行,而且還要等到小蟲子回來,他也要先去巖星肢解之地看看,了解一下襲擊者的詳細情報,為未來做好準備。
  
  楚云升不想驚動合生命弄出來的這個試驗品,短暫地靈蘊接觸后,便立即離去,與戰艦分向而航。
  
  為抹掉他所乘坐的小飛船出發點痕跡,楚云升頻繁使用靈蘊改變航跡,直到再無疑點,才漸漸接近巖星方向。
  
  這段航行距離不是太遠,比起暗域的航行算不得什么,航行許久后,楚云升首先接近到距離巖星原位置的八十光年處,停留了一會,采集了一些數據,繼續向內部深入。
  
  他飛來的位置與當時弭婭等人已經不同,從另外一個空間角度切入,因而沒有見到弭婭等人發現的那艘合人空船。
  
  但一進入八十光年內部,他便感覺仿佛有一個“眼睛”在暗中盯著他,卻沒有任何動作。
  
  楚云升此刻有靈蘊有黑氣,也隨時能夠通過氣泡世界離開,而黃星人的生命體雖然等級不高,但是也有它們的另類之處,在禁地入口的時候他就曾發現,黃星人的生命體隨著樞機源門的上升會隨之而發生一些改變,能省卻不少改造時間與精力,因此他仍然繼續深入。
  
  那個聲音提到的“余量”始終沒有出現,巖星肢解后的碎片卻漸漸地多了起來,都是在肢解中被拋出引力范圍的物質,成為游蕩在恒星與恒星之間的星際物質,或許很久很久之后,它們又會重新回到恒星周圍,也可能越來越遠,被其他星體俘虜。
  
  在距離大約十光年的位置上,楚云升終于看到了一艘合人飛船,和弭婭她們所看到情況的一樣,里面一片的寂靜,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
  
  他登船搜索了一遍,確如船外聲音所言,所有已經凍成硬塊的合生命都保持著最后一刻工作的神態,毫無防備,在光速的瞬間中被殺死。
  
  從合生命的飛船中出來,他又一次感覺到那個眼睛緊緊地盯著他,并在接近他,但他一搜索,便又消失不見,星空依然寂靜無聲。
  
  既然已經深入了,又被盯上了,楚云升從進來的一開始就沒有再掩飾行跡,對方不出現,他就繼續深入。
  
  直到他接近巖星所在行星系邊緣,那個“眼睛”終于出現在他所乘小飛船之前,阻擋住他進入行星系內部。
  
  看起來像是一道波紋,如頻譜般地跳動。
  
  它選擇了楚云升之前進去過的合生命語言警告道:“未知靈者,請離開這里……”
  
  它只是一個“余量”,并沒有生命,楚云升剛準備仔細地分析一下它,忽然感覺到先行的靈蘊異常地跳動了一下,立即果斷地從小飛船中彈射而出,瞬息拉開時空徑跡,以黑氣以攻,刺穿它的阻攔!
  
  下一刻,眼前的星空場景仿佛頓時為之一變!
  
  原先弭婭等人觀察到的巖星行星系安靜的場景,和他的小飛船探測到的行星系殘景,此刻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在無數環繞恒星的巖星碎片上多出來一圈由數不清類似數字組成的宏偉殿堂,仿佛在大規模地推演著什么。
  
  楚云升此時到達這里已經遲了,推演已經結束了,正射向遙遠的星際深處。
  
  但他看到了推演的結果
  
  是另外一個牢籠行星的坐標!
  
  他曾經去過,所以記得。
  
  第二個牢籠行星,即將被襲擊!(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