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479 反常

弭婭等人所率領的戰艦起航時并不怎么強大,與已經在暗域中被拆毀成物資的快速戰艦比起來,更像是一個臨時拼湊起來的半成品,剛剛搭建完外殼與引擎部分便立即起航,星路之上,一邊趕往巖星,一邊繼續在新艦以光速傳輸信息的控制下,一點點地修建。
  
  因此,如果將航行的時間縮短后再去看,它就像是一艘不斷變化中的飛船,根據距離它越來越遙遠的新艦所發送來的修建信息,并在其控制下,持續不斷地從半成品向成品變化。
  
  包括歌林人在內的一起出航的所有底層生命,都無法也無能力干預這個由三大族構架的戰艦建造過程,全部過程都由新艦發送來的信息全程遙距控制,再由戰艦自身基礎系統自行完成。
  
  當他們乘坐戰艦距離巖星大約兩百多巖星光年單位時,戰艦的外部構架已經全部完成,剩下內部還在繼續完善中,但此時與新艦相距已十分遙遠,從新艦傳遞來的信息不再及時,都是過去很久的歷史信息,此刻遇到的所有實時情況,都要戰艦里的他們自己判斷與臨機決定。
  
  深遠的星空中,在靜謐的世界里航行仿佛是一場神秘的探索之旅,在陌生的宇宙,陌生的星系,發現任何生命都有一種探尋宇宙詭秘的感覺。
  
  即便在戰艦出發之初,弭婭等人都已經知道巖星人的存在,但當真正地遇上,真正地在這片距離銀河星系極為遙遠的世界發現它們,發現類人的生命,依然讓人覺得一種說不出的奇異之感。
  
  “巖星二號球體飛船正在向我們靠攏,狀態正常,控制正常,時空正常……”曾入選觀戰十人族的那名地底小人科學家,如今成了新戰艦的首席科學官,向弭婭匯報戰艦剛剛獲得的控制信息。
  
  基于三大族構架的戰艦,許多原理他們仍不可能弄明白,就是三十七艦種族也不行,他們主要的任務與目標是學會使用,而不是了解其原理。
  
  歧沉看了默不作聲的弭婭一眼,道:“根據新艦發來的最新信息,新艦那邊早已完全掌握了浮尊者等源門捕獲的那艘飛船情報,正在向我們傳遞所有我們與它們遭遇后可能出現的情況,以及我們應該做出的正確反應,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不久后,我們就會接受到戥發來的窮盡敵人戰爭手段的信息,沒有突發情況的話,我們在戰爭方面的作用不會太大。”
  
  那名地底小人科學家肯定地說道:“浮尊者它們捕獲的飛船應該能夠代表敵人的科技水平,新艦三大族完全能夠做到對它們進行由點推面式的全方位剖析,以此為基礎,繼而窮盡它們的戰爭能力與策略,并向我們的戰艦輸入完全的應對模型,不會有問題,所以歧長官說的沒錯,一旦輸入完畢,沒有突發的情況下,敵人便永遠擊敗不了我們,因為它們已經被新艦窮盡了。”
  
  雖然這不是他們底層世界生命自身力量而取得的優勢與勝利,但他們屬于新艦,對外部而言,三大族對敵人的碾壓式強大,與他們自己的勝利也沒什么太大的區別。
  
  “但是,突發的情況已經出現了。”弭婭終于開口道:“從我們剛剛救回的二號球體飛船中找到巖星被肢解的信息,出現了一些詭異的信號,如果不是信息欺騙的話,那么對新艦一定很重要。”
  
  巖星的情況他們是知道的,在他們渡過暗域醒來后,便漸漸知道楚云升從巖星上制造出了一艘飛船,闖入暗域,與新艦匯合,最終才能將新艦活著帶出了暗域,如果沒有那艘巖星飛船,新艦恐怕再也飛不出來了。
  
  楚云升與戥果斷地讓他們出發起航前往巖星救援,也正說明巖星也的確非常重要,個中的詳情其他人或許知道還不十分的詳細,但作為戰艦的領導者們,臨起航前,楚云升與戥都向他們交待過。
  
  在最初的計劃里,戰艦如不能在星路上建造到一定的程度,就猝遇到敵人大規模艦隊的時候,十分危險,立即就要向新艦方向逃回,將它們吸引到新艦那邊,但一路航行過來,始終沒有遇到這種可能的危險情況,敵人像是集體后撤了一般,從巖星人口中的千古航道上消失了。
  
  一直到他們抵達距離巖星兩百多光年的位置上,才遇到被他們編號為二號的第二艘球體飛船,而敵人依舊沒有出現,除了它們留下的“捕捉網”,一艘飛船都沒有。
  
  這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浮尊者等源門捕捉敵人那艘追擊飛船過程很嚴密,諸多源門之法疊加在一起,又是突然發動,還有新艦作為后盾,不會泄露信息出去,它們撤退的原因不太可能是因為新艦,必定另有隱情。
  
  巖星的原位置在這片星系旋轉面的下方,弭婭等人的戰艦與二號球體飛船相對靠攏之中,又整體地像是朝著下方星空的無底深淵持續掉落。
  
  很快越過了兩百光年的空間距離線,仍然沒有見到敵人的蹤跡。
  
  一百八十光年線,
  
  一百五十光年線,
  
  一百二十光年線,
  
  依然沒有發現敵人!
  
  當戰艦繼續向下墜落般地航行越過一百光年線時,弭婭突然下令戰艦停止航行,開始反向加速,減速戰艦,直至戰艦漸漸與巖星原位置形成相對靜止。
  
  她感覺到一種強烈的不安,不止是她,許多人也越來越不安!
  
  戰艦最終相對靜止在八十光年線上,他們竟然仍然沒有遇到任何一個敵人的飛船。
  
  而根據兩個球體飛船的描述,那個星空生命就盤踞在巖星的周圍,始終沒有離去。
  
  很矛盾,也很反常!
  
  弭婭召集歧沉苜苒等人,一遍遍地看著巖星被肢解后出現的詭異符號,這道信號他們已經在第一時間發回新艦,但星空遙遠,此時新艦還不可能接收到。
  
  敵人始終沒有出現,到底是一個信息陷阱,還是真的出了什么詭異的反常事件?
  
  兩個球體飛船中記錄的星空生命怎么突然都神秘的消失了?
  
  黑暗中,戰艦與肢解前的巖星原運動位置靜靜地保持著八十多光年的距離,一動不動。
  
  ***
  
  今天回來了,穩定更新。(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