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473 你們過不去的

暗域里,漸漸有一些飛船由加速狀態變成了勻速,船體損壞到無法彌補的程度,失去了動力。
  
  它們當中,有的飛船中生命已經死寂,有的仍在勻速中等待死亡。
  
  它們都是孤單的零星飛船,生命將永遠地留在暗域,直到很久很久之后,它們留下的飛船或許會以勻速漂浮到某個星系的邊緣,被引力所捕獲,成為環繞星系的無人空船,飛船主人的歷史與痕跡將湮滅在歷史之中。
  
  就連幾個聚集在一起的艦隊,飛船的數量也越來越少,大量的飛船被拆成物質補充入其他飛船,巋靈主的艦隊,除了安德魯的紀子飛船,加上無殼飛船,也只剩下三艘了。
  
  另外一個方向上,偽霸的船群也在減少著,比起原來的龐大陣容,已經瘦弱不少。
  
  但它的各種資源依然是最為充沛的,除了自然死亡的生命,竟沒有落下任何一個人。
  
  小蟲子早已醒來,但那么笨還在沉睡。
  
  它已經試著偷跑幾千次了,都被偽霸又抓了回來,偽霸是靈生命,又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寶貝”,小蟲子每次算好的計劃,都被偽霸巧妙地破壞。
  
  一蟲一霸一路上勾心斗角,你跑我抓,你騙我詐……比起孤獨中的楚云升,倒也不算寂寞。
  
  偽霸艦群中的生命已經漸漸麻木了,起初它們還認真對待它們之間的每一次交鋒,到了后來,誰也不關心了,常常聽到小蟲子從偽霸那里“吃飽喝足”后說道:
  
  “老家伙,我走了。”
  
  有時候,它是真走,有時候,又是假的,誰也摸不清楚下一次會是真是假,不過霸主總能將及時地將它抓回來。
  
  開始的時候,它們對霸主如此縱容小蟲子很不理解,每次抓回來還要優待它,“給吃給喝”,要什么有什么,下一次,它好像壓根就沒這回事一樣,掉頭就又偷跑了。
  
  后來,尤其是到了現在,它們才明白霸主的英明,它們能活到現在,除了霸主自身的原因,便是這個小火蟲了,它竟能夠源源不斷地從暗域中轉化出生命之源。
  
  要不是小蟲子每次要價都太狠太毒,它們都要發自真心地當成寶貝一樣優待它了,可惜,小蟲子每次一開口仍然是漫天要價,不給就沒有命源,恨得它們無名怒火起,“好吃好喝”跟祖宗一樣供著它,也什么用都不管,而它給的命源都是從暗能量中轉化而來,壓根就是無本生意。
  
  每到這個時候,小蟲子便振振有詞道:“技術不要價嗎?要不然,你們自己轉化試試?”
  
  它們的霸主每一次都要與小蟲子激烈地討價還價,一蟲一霸折騰的筋疲力盡之后,才勉強達成一次命源供給協議。
  
  有人建議霸主以死威脅它,小蟲子冷聲道:“我們火蟲從來都不怕任何死亡威脅。”
  
  偽霸則一巴掌將那人扇遠:“殺了它,你們還活不活了?”
  
  但即使有小蟲子的命源提供,偽霸的飛船也漸漸減少,宇宙的無情,本身的嚴酷限制,無解可破,即便它再做多少準備,也是無用的。
  
  宇宙仿佛本就是要將所有生命扼殺與隔絕在暗域之中,所有試圖挑戰的生命,都必將凄慘無比,偽霸也不例外。
  
  而只有當小蟲子一個蟲獨處的時候,它才會顯露出焦急萬分的內心:
  
  “怎么辦,怎么辦,再逃不走,典主會生氣的,那個記性不好的笨船也會死光的……”
  
  ……
  
  在它們的前方,所有橫渡暗域飛船的最前方,依然是昂然向前的銀色戰艦!
  
  它曾在墻里面受過損傷,但現在竟一點都看不出來了,將所有飛船繼續甩在身后,一船當先,霸氣無雙。
  
  唯一能與它相比的,只有仍跟著巋靈主的安德魯紀子飛船,甚至比它還要完整無缺,但氣勢卻不知道弱了多少倍。
  
  不過,所有逃離銀河仙女星系群的飛船之間的夾角距離,已經在漫長的航行中漸漸拉開,如同散開的煙花一樣,分射向各個遙遠的星系,并且相距越來越遠,再不可能相遇。
  
  新艦也是煙花中一支,它也是唯一沒有通過偽霸故意留下的老鼠洞而破墻而出的飛船,依然在戥的第二備用航道上,楚云升回來后,又將它稍作調整,改向巖星飛船方向,而其他飛船則因為老鼠洞都不得不改變了許多。
  
  如果將暗域縮小到一副畫面中,再將它們所有飛船的航跡標注出來,可以看出,相對于室女超級星系團,它們各自散開而飛向星系,仿佛水滴落入大海,渺小的不能再渺小。
  
  不過,也有一艘飛船正在與它們方向相反地飛來,在散開的一道道煙花痕跡中,它的痕跡則畫向新艦飛行的前方。
  
  它們也不知已經過去多少代了,或許一百多代了,或許更多。
  
  遼闊無邊的暗域給了它最好的保護,零星的逃離飛船,巧合遇上它的幾率無限接近于零。
  
  但只要一遇見,被俘虜的幾率也一定是百分之一百。
  
  楚云升在星空中眺望它飛來的方向次數越來越多,新艦快要撐不住了,即使他想盡了一切辦法,修修補補,拆東堵西,能用的一切資源都快用完了。
  
  而他的命源也漸漸稀薄,越來越見底,球體飛船再不來,新艦必亡。
  
  艦中仍沒有任何人蘇醒,也不能蘇醒,必須保持著最低的消耗水平,靜靜地等待著,或生,或死。
  
  第三次攔截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現,楚云升才稍稍放心一些,重新回過一次氣泡世界,但很快就退了回來,如今的新艦殘破到了極限,沒有他的維持,下一刻就可能散架。
  
  他隔著層層的壁障看到了球體飛船中的人類,越來越近了,生的希望觸手可及。
  
  可是新艦卻不行了。
  
  它漸漸失去了加速能力,再無法修復,接著殘破的艦體物質缺少到了極點,結構無可挽回地崩塌,紛紛地肢解,然后,在內部干擾下,無規則地偏離航線。
  
  它將再不可能與巖星球體飛船相遇,將在暗域中徹底分解,散落成無所的碎片,飄向星空的各個角落。
  
  航行將失敗,希望破滅,所有人都將死亡!
  
  暗域仿佛在獰笑,那無數道早已遠離的墻仿佛也在冷漠地注視著,而仙女銀河星系仿佛也在遙遠的黑暗中冰冷看著。
  
  曾經試圖帶走快速戰艦的疑似人類,也仿佛在說著:看,你們過不去的!
  
  看,多么的愚蠢!
  
  看,多么的不自量力!
  
  所有的冷笑、冷漠、注視、嘲笑……都匯聚成冰冷的預言:你們過不去的!
  
  楚云升也在冷笑,冷得深入靈魂,他飛入搖搖欲崩的新艦,無情地殺死十個卓爾人,取它們最頂級的生命體為己用,換掉那具絕大部分已經壞死的備用體,爆發靈蘊,爆發符文,將新艦以一己之力死死束縛住,然后兇殘而慘烈地以一己之身,推動新艦,使它回到航線,重新沖向巖星球體飛船!
  
  已經到達極度高速運動中的新艦動態質量遠超靜止質量,極為恐怖,楚云升不是真靈,還要花去大部分力量束縛艦體使之不能崩散,每推移它一點,都要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他渾身黑氣繚繞,神情冰冷,一次次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力量,一點點地推移新艦,繼續加速新艦。
  
  他的生命體在力量的爆發中,化作灰燼,意識飛蕩,再換一具,繼續爆發。
  
  沒有聲音,沒有吼叫,沉默中,冷血而殘忍地堅持著。
  
  新艦內最后的警報已經響起,三大族同時“最后蘇醒”,但它們極度地虛弱,只能看著,震動地看著楚云升慘烈地一次次爆發,一點一滴地推移新艦。
  
  它們迅速地看完楚云升回來后的漫長無比的孤獨航行記錄,看著楚云升飄若戰仙的生命體在沉默的一次次爆發中扭曲成團,一次次撕成了碎片,看著他決不放棄的堅持。
  
  它們都知道,楚云升自己是可以離開的,通過零維的世界,去往任何他可以達到的地方,但他卻沒有走,即使到了現在,也沒有走!
  
  漫長無比的孤獨航行中,他接替了它們,寸步不離,始終堅守著新艦!
  
  十具卓爾人生命體很快用完,楚云升抬起頭,便看到一具具息體從新艦彈射出來,一個個極度虛弱的卓爾人,在沉默中自殺,將自己的身體交給楚云升。
  
  沒有語言,沒有聲音,前赴后繼的卓爾人以沉默的托付而震撼著星空。
  
  戥在平面的信息世界中落下眼淚,他掙扎自己最后一絲力量,操控起飛船,電與雷,甚至是第三個烏怒人,以生命為代價,拼命地計算出推移新艦所需的數據,向楚云升和卓爾人傳遞過去。
  
  其他種族還在封閉當中,它們沒有權限醒來,將來也沒有權限見到此刻楚云升與三大族沉默中的犧牲,更看不到此刻的震撼。
  
  楚云升的生命體再一次再爆發中化作灰飛,新艦終于被以血的代價推回原航道,并繼續向前一點點地加速。
  
  巖星飛船已經能在黑暗中看到它輻射的閃爍,它沒有減速,而是按照設定,繞過了一個弧度,飛在前方,最終將被新艦同向追上。
  
  楚云升奮盡全力地推著失去動力的新艦向前,向前,繼續向前!
  
  巖星飛船越來越明亮,越來越耀眼!
  
  那仿佛不是飛船的輻射,不是輻射的閃爍,而是無邊無際黑暗中亮起的那絲希望。
  
  它的影子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雖然它的樣子很丑,很粗燥,然而,此時,在三大族的眼中,它那樣的美麗!
  
  美到令人窒息!
  
  終于,已經能看到它補丁般丑陋的球形外殼了,楚云升阻止了五序繼續向他填命的行動,殘破的身體脫離新艦。
  
  靈蘊與符文還在束縛與維持著艦體,但新艦馬上就要與巖星飛船相遇了,新的物質補充即將到來。
  
  已破破爛爛的新艦漸漸遠離楚云升生命體而去,他回身,望向那已經遙遠的仙女銀河星系,望向那不見的一面面墻,冷冷的冰漠神情中,死去殘破的生命體。
  
  那一眼,仿若隔世。(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