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471 必殺此野靈

楚云升如今絕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了氣泡的世界。
  
  時間耗去的太久了,新艦越來越危險,再拖下去,等他回去,恐怕里面真的空無一人了。
  
  巖星的球體飛船已經深入暗域,正朝著戥的原航線的方向飛行,中間隔著遼闊無疆的暗域,即使不算上新艦可能的航線調整,兩船相遇也仍需很久很久的時間。
  
  楚云升不能坐等這段漫長的時間,巖星進入暗域后,他就開始頻繁地在氣泡世界中搜索新艦的下落。
  
  氣泡世界看似永遠都是一樣,無數的氣泡沉浮其中,實際上卻是動態的,比如他的位置,看似始終沒變,周圍無形的屏障壁壘卻都在悄然地變化之中。
  
  這是他連續長時間在氣泡世界中的觀察所獲,除此之外,他成功地以黑氣安全地破開過一些較弱壁壘,可供他穿行。
  
  不過返回來的時候會出現誤差,讓他想起很久遠的迷霧之城,再原路退回去的時候,將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而非原來的出發點。
  
  當然,它要比迷霧之城要龐大與復雜的多得多,位置變化的算法也不可同日而語,以他現在的情況,遠遠不可能計算得出來。
  
  為了防止“迷路”,楚云升始終用黑氣作為壁壘兩邊的聯系,使黑氣形成一道長線,一端留在出發點,一端隨著他穿過壁壘,回來的時候,不以壁壘為方向,無視它們,按照黑氣的路線與聯系,哪怕要連續穿行幾個其他方向上的壁壘,也始終走黑氣這條線,雖然很費力費時,但最終卻能安全地回來。
  
  以前他都是亂闖,現在有了黑氣,在氣泡世界中的行動就有序與精致了許多。
  
  不過,一旦穿行壁壘,他就要記憶住越來越復雜如迷宮般的路線圖,稍稍差池一點,就會像以前一樣迷失在氣泡之海中。
  
  這就需要意識的強大,在意識體中能夠建立極為復雜的迷宮模型,而且還不能忘記。
  
  達到上限的時候,就是他安全穿行壁壘活動范圍的極限。
  
  這個上限由兩者決定,一是黑氣能夠延伸的極限,二是意識體對復雜模型的維持極限,兩者之間取最為短小的一個為總極限。
  
  為了盡快找到新艦,楚云升幾乎不斷地在安全的范圍內穿行,擴大可以觀察的區域。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行動越來越熟練,一開始還是小心翼翼地生疏穿行,如今只要不達到極限,已嫻熟無比。
  
  但新艦還是沒能夠找到,時間卻越過越久。
  
  直到有一天,他剛剛從很久沒有回去過的球體飛船中回來,連續穿行壁壘,達到極限位置,正要換到其他方向繼續穿行,突然感覺到一絲熟悉的異樣。
  
  起初他心中一動,以為終于找到了新艦,再仔細感觸卻又發現不是,反復再細致感觸幾次后,將那絲若有若無的熟悉感漸漸清晰,才發現原來是他曾籠罩在偽霸氣泡上的透明罩體。
  
  發現它便意味著發現了偽霸,而發現了偽霸,就意味著他在氣泡世界中已經快要接近從銀河仙女星系逃離出來的諸多生命了,新艦必然也在其中。
  
  不過星空的位置與氣泡世界的位置是不對等的,有時候偏差十分巨大,明明就在飛船跟前,氣泡中的位置卻很“遠”,不過有一點是已經被楚云升所證實的,星空中距離不太遠的位置,在氣泡中相互之間很少有壁壘阻隔,即使有,也很微弱。
  
  他在六個階段的作戰中,就是靠著壁壘的強弱作為判斷依據,攻擊一個位置上附近的所有生命。
  
  偽霸零維的氣泡位置,楚云升還看不到,只能通過透明罩體感應到它與自己的相互聯系。
  
  而這里又是他的極限位置,再往前就回不去了。
  
  楚云升立即返回飛船,更改飛船的飛行航線,再返回氣泡世界,根據他與透明罩體之間聯系的強弱,來判斷飛船的方向正確與否,并以此為根據,不斷地調整飛船。
  
  他本體中的透明罩體與大腦袋的透明半罩結合起來,在節點里,也曾有過類似的聯系作用,當初與赫爾就是通過它們聯系的。
  
  過了一段時間,楚云升找到了準確的方向,但仍然看不到偽霸零維的氣泡,與透明罩體聯系增強速度也很緩慢。
  
  此時,已經距離他離開新艦很久了,什么情況都不知道了,如果早一刻回到新艦,或許就能多一點希望。
  
  楚云升最后一次回到巖星的球體飛船,將航線重新改為新艦航線反向并再次鎖死后,回到氣泡世界,找準與透明罩體的聯系方向,決定冒險橫渡層層壁障!
  
  這一去,肯定回不來,但不去,或許等回到新艦,里面早沒有人了。
  
  破開壁障的過程,楚云升已經熟悉,黑氣在這上面被他運用了很久很久。
  
  越過極限范圍,他繼續向透明罩體方向穿行。
  
  透明罩體與他聯系類似于他使用黑氣作為橋梁的效果,影響的范圍卻要遠得多,缺點是無法像黑氣一樣和他一起移動。
  
  順著相互聯系的方向,有的壁壘很弱,有的則非常強,消耗楚云升許多精力,但仍在快速地推進。
  
  許久后,他終于看到了偽霸零維的氣泡,依舊如上一次看到的那樣昏暗,不過他的目的不是偽霸,而是尋找新艦。
  
  它們都是從一號矮星系出發,即便角度不同,此時也應該不會相差太遙遠。
  
  但他首先找到的卻不是新艦,而是一個奇怪的氣泡群,仿佛被一張大網統統網住,掙脫不得,并且看樣子,它們鉆入到這場大網中也已經很久很久了,一直在想盡各種辦法擺脫。
  
  氣泡的世界只能看到零維,看不到星空的實際情況,不過楚云升對這里已經有所了解,根據它們與偽霸周圍的壁障協調一致的變化,可以判斷出偽霸似乎在拉著這張大網,像是打魚的漁夫,吭哧吭哧地吃力地朝前面“拖著”。
  
  之所以說是“吃力”,是因為它零維的氣泡反應很劇烈,根據楚云升的經驗,這是生命體在高能量活動中的現象。
  
  網里面大部分生命已經停止反抗了,大概是絕望了,或者耗盡了力量,無力再掙扎,又或者被困得太久太久了,漸漸死去,不過仍有極少的生命在反抗,而且它們都十分的強大。
  
  偽霸吃力的原因也在這里,其中至少有兩個,楚云升可以確定是靈生命!
  
  不過楚云升也不吃驚,偽霸一向極為貪婪,而且陰險計算。
  
  稍稍靠近一點,看得更清楚一點后,他便否決掉最初的猜測,兩個靈生命不是仙女族靈主以及綸靈主,而竟然是他同樣見過的尸體靈以及巋靈主。
  
  偽霸竟將它們也捉住了?而且看情形,已經捉住很久了。
  
  難不成,它真如五序所說,要建立一個大大的靈國?
  
  在這之前,它已經捉住了起碼兩個靈主,藏得嚴嚴實實,楚云升也看不到,應該是被什么壁障遮蔽了。
  
  他繞著大網轉了一圈,偽霸自然不知道他已經回來了,還在那里埋頭吭哧吭哧地拉著它的大網。
  
  楚云升沒看到人類的氣泡,新艦不在里面,安德魯的紀子飛船也不在里面,不知道是偽霸沒能網住,還是不想網它。
  
  不過,他也陰險一動,射出黑氣,切向偽霸的大網。
  
  巋靈主與尸體靈,和億靈主不同,它們本質上不是他的敵人,達到暗域對面后,與他再為敵的可能性也很小,但它們都是偽霸的敵人,而偽霸又是他的敵人,如果讓它在這里將幾個靈主一網打盡了,對他對新艦都是很不利的。
  
  他需要一個平衡,能破壞偽霸的企圖就暗中破壞一下,不能的話,也至少延緩一下。
  
  偽霸的大網的確堅韌無比,不過楚云升直接在氣泡世界動手,黑氣更是無堅不摧,終于將它尾部切開一道口子。
  
  里面的生命一個接著一個地從后面漏了出來,偽霸還在前面奮力地拖著,后面漏出來的氣泡卻越來越多。
  
  等它反應過來的時候,楚云升已經離開了,他已經找到了新艦的方向!
  
  在這里,他已經能夠感覺到與分辨出現今還關在新艦中的小長羽零維氣泡上籠罩著的剩下的那一點點透明罩體部分。
  
  再破開一些屏障后,就能達到新艦!
  
  黑暗的星空中,群船簇擁的一個偉岸的黑暗身影,極其憤怒地道:
  
  “是誰壞我好事!?”
  
  ……
  
  “95827,我知道是你!”
  
  然而,怒歸怒,罵歸罵,網破了,它可再捉不住兩個靈主,趕緊逃走。
  
  另外一邊,兩個筋疲力盡的靈主也沒力氣再去追它。
  
  巋靈主嘆息道:“原以為就是有陷阱,以我們兩個也沒什么問題,誰想到……”
  
  尸體靈冷哼一聲:“如果不是有人將我們弄出來,我們死了,它也活不了。”
  
  巋靈主卻說道:“我覺得它的目標原本就不是我們,應該是可能還活著的億靈主。”
  
  尸體靈早已郁悶到了極點,之前是被楚云升粘著不放,倒了大霉,接著又搶了個破爛寶船,外面防得嚴嚴實實,里面卻什么都沒有,這些也就算了,可是跟著再遇到無形墻的封鎖,好不容易找到銀河霸主留下痕跡,結果還真的中了陷阱。
  
  和巋靈主一樣,原以為就是陷阱也沒什么大不了,誰知道竟然掙脫不了,如果不是被人弄出來,只差要與銀河霸主同歸于盡了,它可絕對不會臣服于一個野靈的。
  
  它沒好氣地道:“自然是它,它要還活著,一定最為虛弱,最好捕捉,可惜我受傷太重,要不然早殺了這兩個煩人的東西。”
  
  巋靈主微微一怔,心道你要沒有受傷,我豈不是也早被你殺了?
  
  不過,說要殺一個靈這么大的口氣,那它原本是什么層次?
  
  它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說,轉而道:“這一次被銀河霸主榨走了大量的生命之源,還有許多靈的信息,唯一的好處,就是擺脫了那該死的墻,如此算來,也不算太虧。”
  
  尸體靈顯然不這么想,冷著聲道:“先讓它逃走好了,等我傷愈歸來,必殺此野靈!”
  
  巋靈主聞言不再說什么,與尸體靈分道而飛,它們之間也不可能再開戰了,否則就是同死的下場。
  
  離開的時候,它在心中疑惑,到底是誰將它們弄出來的?
  
  要么是億靈主,要么是左旋廢儲,它們都能夠進入那個神奇的世界,不過前者自身難保,后者卻很有可能,有動機,也有能力。
  
  想必尸體靈也想到了,不過它們都心照不宣地沒有說出來。
  
  它們迅速地散開,重新飛向遙遠的對岸。
  
  跟隨它們的大小飛船,流星般地一閃而逝。
  
  而此時,楚云升輾轉曲折,費盡心力,耗去漫長的時間,終于回到寂靜而殘破不堪的新艦。(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