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68 怒張的刺猬

暗域的另外一邊,從仙女銀河星系逃離出來的一艘艘飛船,零星地散落在遼闊黑暗世界之中,孤獨而寂冷地航行著。
  
  銀河霸主的艦隊是最為龐大的,前隊后隊蔚為壯觀,楚云升當初給巖星樹立的敵人,就是拿它們做的藍圖樣板,但它卻隱藏得很好,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
  
  銀色戰艦是飛得最快的,遙遙領先于其他所有零星飛船,深入暗域之中,成了最為前面的飛船。
  
  瑞爾幕所在的飛船是最窮的,尸體靈主在發現自己費盡心機搶來的銀河霸主的寶船里,竟然是一些破爛時,目瞪口呆之后,除了大罵銀河霸主,以及詛咒壞它好事的楚云升之外,便無奈地做起了“無本生意”。
  
  堂堂一個靈主,淪落到要靠靈蘊來打劫其他落在后面的飛船來維持航行。
  
  為此,它幾乎重疊在銀色戰艦留下的軌跡航道上,與隨之而來的巋靈主大戰了一場,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才從對方的艦隊里搶到了一點可憐的補充。
  
  最倒霉的便是無殼飛船了,被尸體靈作為重點而大肆劫掠,要不是巋靈主強力反擊,恐怕都要被它搶空了。
  
  而最為悠閑的莫過于安德魯的紀子飛船了,巋靈主帶它一起飛,尸體靈也沒打它烏龜殼的主意,它安安穩穩地離開矮星系,安安穩穩地進入暗域,又安安穩穩地在巋靈主與尸體靈的大戰中,令人嫉妒地安安穩穩地活著,沒一點損傷。
  
  即便如此,也沒有人打它的主意,和它一起飛行的其他星空種族,雖然傷痕累累,但都與它保持距離,似不屑也似不想惹麻煩上身一樣,離它遠遠的,哪怕它飛船里藏著大量的資源,也是一樣。
  
  最為凄涼的卻是垃圾桶飛船,它們仿佛被整個世界欺騙與拋棄了,當初按照楚云升提供的航線,它們卻與新艦擦肩而過,在星空中,尤其是矮星系當時的極度混亂中,這種無法相互找到的事情太正常不過了。
  
  沒有實力,沒有資源,連命源都很稀缺,當初要是下去補充一下,或許也不會這樣,可惜這個世界如果。
  
  它們能安全地飛入到暗域,是因為它們還有一個“最”的頭銜,它們以及另外兩個飛船,是飛得最慢的,遠遠地落在大家的后面。
  
  它們的飛船很破爛了,沒有資源修復,只能破爛著,仿佛隨時都要散架一樣讓人擔心。
  
  曾負責與楚云升接觸的環形生命,自進入暗域以來,常常發現飛船中的一些儀器會莫名其妙的失靈,但是卻查不到原因,估計是飛船損壞得實在太嚴重了,不過竟然能堅持到現在,也的確是一個奇跡了。
  
  最近,它們開始打起其他兩艘飛船的主意了,只因為大家都損壞到極限,勢均力敵,一時都沒有動手,不過也拖不了太久,它們三艘飛船之間,必定會有一場你死我活的戰爭。
  
  ……
  
  新艦在它們當中,也有一個“最”,那便是命源最為匱乏的,比起垃圾桶飛船都不如,幾乎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兩處矮星系的戰爭,使得絕大部分飛船進入暗域的局面都極為糟糕,只有少數諸如銀色戰艦與銀河霸主,除此之外,都要面對極其嚴峻的死亡航行。
  
  然而糟糕仿佛不過只是一個開始,新艦沒有被“生命歸還宇宙”而殺絕,便如那些疑似人類所言,更加強大的禁錮與攔截出現了!
  
  而這一次,新艦將所有人都拉下水。
  
  電曾斷言絕不可能出現的事情,出現了。
  
  圍繞銀河仙女星系外的暗域星空中,遼闊無邊的黑暗里,仿佛出現了一道道無形的墻,層層疊疊地在暗域中未知地神秘出現,跨度極其龐大地將所有方向都包裹住!
  
  沒有飛船這樣的宏觀物體進入時,它十分的平靜,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旦有任何宏觀物體進入,它立即便如怒張的刺猬,不管是在哪個方向,都是一樣,鐵桶一般!
  
  銀色戰艦首先進入,它立即便發現了異樣,但它的驕傲讓它仿佛孤獨的俠客,剎那間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可是它里面的巔峰源門生命卻不能給予它所需要的支持,剎那之后,便悲鳴般地黯然下去,艱難地航行著。
  
  無數物質,從它艦體內向后方揮發,猶如拖著尾巴的彗星。
  
  隨后,巋靈主,無殼飛船,紀子飛船,尸體靈……都在毫無覺察的情況下,依次進入。
  
  于是,在暗域的各個角落,各個方向上,便出現一條條射線般的物質流彗尾,射向后方,射向已經熄滅的銀河星系方向,仿佛怒張的刺猬,刺出方向卻正好相反。
  
  新艦的身后也拖著長長的物質流之刺,事前沒有一絲察覺,時候也沒有一點辦法可想,因為它形成的原理,三大族也不知道,如同冷星人面對它們的知識世界,除了震驚,也只有震驚。
  
  它并不立即就能要命,只是不斷地將任何試圖離開的物質拉回去,一點一滴,速度也不快,然而積累到大尺度的時空上,哪怕再小的基數,堆積起來,也足以將任何一艘飛船蒸發一空。
  
  戥做了一個簡化的推演圖,將外部漫長的時間,縮小為很短的片刻,可以清晰地看到,一艘正常的飛船,在短短的“時間”內,便被徹底“抽”得一干二凈,一個粒子都沒有剩下。
  
  不過,此時也不是所有飛船都被新艦拉下了水,都在苦苦地掙扎著,安德魯的紀子飛船依舊“悠閑”地飛行著,那一道道無形之墻,仿佛對它視若無睹,任由它在怒張的刺猬群中穿行。
  
  新艦里,戥已經想盡了一切辦法,筋疲力盡,五序勉強提前出來接替他一段時間。
  
  了解完最新的情況,五序久久不語,直到戥要去休息的時候,它才長嘆一聲道:“老曾說的對,如果這是一種詛咒的話,那么當年我們卓爾人也被詛咒了,任憑我們怎么努力,也終究不能飛出去。”
  
  戥恍惚間有些不解,如果它們當初始終不能飛出去的話,那么提升科技到一定程度的重要信息,是從哪里來的?
  
  他太累了,這又是卓爾人的隱私,便沒有問,五序也沒有說。
  
  他也不知道,自己再醒來的時候,新艦還能剩下多少物質,這次的航行是不是將以失敗地死亡而告終?
  
  五序的那聲悲涼嘆息,讓他心中再無一絲的底。
  
  命源沒有,物質資源再沒有,即便是楚云升和小蟲子都回來了,也無力回天!
  
  雖然現在越是艱難,遇到的攔截越是強大到極點,越是不讓他們過去,他越相信,只要闖過去,新艦必將有不可思議的未來!
  
  但是,他們能活著闖過去嗎?
  
  五序之后,還會有烏怒人出來輪流接替,無論是五序的卓爾人,還是烏怒人,到了危急的時候,都一定會大開殺戒。
  
  全船最終還有幾人能夠活著?
  
  他不知道,越來越昏沉,漸漸地封鎖了所有外部感官。(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