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62 你是誰

沒有龐大的氣勢,也沒用驚人的能量爆發,卻仿佛世間萬物此刻盡在此人掌握之中,比之前兩者,更加讓人驚懼。
  
  尊主此時意識中只有一個呆滯的念頭:它竟是靈主,它是靈主,它竟是靈主,它是靈主……
  
  它雖沒有見過真正的靈主,但卻聽說過靈出現時的那種可怕場景,與此時十分相似,在它一生的認知里,也從未見過這樣的場景,即便巔峰源門也沒有,不是靈,還會是什么?
  
  它想過楚云升可能是敵人,也想過楚云升可能是個超級大騙子,但怎么也沒想到,楚云升竟是一個靈!
  
  靈有多么強大?有多么恐怖?那是瞬間就能將這里整個戰場抹滅的頂級生命。
  
  為什么見過的靈的生命很少?因為絕大多數見過靈的生命都死了。
  
  這些,它都無比的清楚。
  
  那一瞬間的周圍暗淡,它分明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差點隔絕了它與外界之間的感知,楚云升要殺它,吹灰之力都不用,或許僅僅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什么騙子,什么恥辱……它在驚懼中,羞愧并極度后悔著,那可是一個靈啊,它竟被一個傳說中的靈主接受投降了,這被該是何等的榮耀!?
  
  可恨它居然懷疑,居然置疑,眼睜睜地親手將其他源門幾生幾世都得不到的天大機會,就這樣葬送了。
  
  它恨不得立即殺了自己!
  
  它的運氣也真是背到了極點,竟犯下如此之大的錯誤,哪怕是源門,一生當中能有一次這樣的機會,就已經是極度幸運了,可它……它真想殺了自己。
  
  前方的戰場已經肅靜下來,靈的出現,讓戰爭上所有的生命都緊張與恐懼,即便是來自兩大神國的那兩艘飛船,也是如臨大敵的樣子。
  
  尊者看不懂靈的世界,只能通過戰場上的變化,來體會靈的威力,剎那間的靈主出現,便是剎那間的靈襲!
  
  以光速掃蕩戰場!
  
  尊者親眼看到與它相近的一艘艘飛船中,許多生命被殺得浮飛起來,血淋淋地一片。
  
  它的這艘飛船中,也有生命被攻殺,基本都是與它之前積極密謀的那些生命,令它神魂劇顫,陷入了死死的絕望。
  
  攻擊是此刻表明立場最快的方式,但圍攻立方體的眾多戰艦,卻仍然不敢亂動亂飛,靈襲之內,光速之殺,誰能跑得掉?
  
  死寂與可怕的殺戮中,它們沒有抵抗,只能忍受,忍受靈的肆虐與暴怒,默默地等待著死絕,或者等著靈自己殺夠了。
  
  寄希望于靈的仁慈,是可笑與不現實的,它們能做的只有等待靈的平息,默默承受著。
  
  尊者也默默地等待著,它心中一遍遍地重復默念楚云升離開飛船前的那幾句話,一個字都不敢差地默念著,它聽說靈是能夠聽到生靈心中所想的,便將求生的希望寄托在這些話上,這是它唯一的自救辦法了。
  
  然而即便這樣,看著與它密謀的那些飛船原主人被殺掉,它仍然絕望了,它不覺得一個靈主真的會在意它什么,它不過是個小小的源門,算什么?
  
  那瞬間,仿佛永恒的漫長,戰場上所有的生命都在默默地承受著,并準備更大程度地承受,直至全滅也不會反抗,它們不想給自己在其他地方的種族同類,招來靈的持續報復,只希望用自己的死,來換回靈怒的平息。
  
  但靈襲來得快,去得也快,剛才的一波攻擊向所有飛船的靈襲,仿佛僅僅只是為了向每一艘參與圍攻的飛船表明立場,并沒有再進一步胡亂的殺戮。
  
  眾多種族在如天之幸般的存活下來后,立即明白過來,這里還有來自兩大神國的戰艦,靈大概不想得罪它們背后的兩個神國,那顯然太不理智了。
  
  一艘艘戰艦緩緩而退,連加速都不敢,雖然兩者之間對于光速的靈襲來說都沒有區別,但誰也不想刺激這位很講道理的靈主,它完全可以將其他飛船戰艦全部殺光,只留下兩大神國的飛船,對一個靈來說,就算很不錯了。
  
  現在,連兩大神國的戰艦也沒有肆意離開,雖然它們或許心中有所不甘,但要與一個靈對抗也是不理智,依然小心而退,其他飛船戰艦更是不敢。
  
  尊者感覺自己還活著的時候,周圍一艘接著一艘飛船正在從它的飛船附近緩緩掠過,那種活著真好的感覺,無法向人表述,也無法形容。
  
  船里的原主人被殺了一些,其他還活著的十分緊張,靈襲已經過去,它們卻還要面對尊者對它們同類之前建議的怒火!
  
  但尊者卻沒有拿它們怎么樣,心有余悸地向它們道:“楞著干什么?快離開這里啊。”
  
  它并不怪飛船中的生命,它覺得那是它自己的錯誤,倒不是它有多么的仁慈,而是它一直以此為生存之道,勇敢地面對自己的錯誤,只要自己沒死,下一次才能不會再犯,才能有所長進。
  
  “別亂飛,跟著大部隊。”它急忙又提醒了一句,道:“好好跟本尊者做事,將來大家說不定都有機會。”
  
  楚云升沒有殺它,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一遍遍的默念起了效果,但它很清楚,不想死的話,就趕緊弄清楚云升交待的事情,這也是它唯一的機會了,只要能做好,說不定楚云升又愿意接受它的“投降”了。
  
  一想到這里,它心中就隱隱作痛,如果沒有之前的置疑與舉動,一份來自靈的修煉之法就到手了,結果被自己弄沒了不說,還差點死了。
  
  現在誰要說楚云升是騙子的話,打死它,它也不會信的,因為是靈,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它做靈的打手都是它一生的榮幸,怎么還能指望靈親自出手去解決飛船一路上遇到的那些破事?
  
  這才是靈,也只有靈,才能預謀久遠,騙來這艘飛船不叫騙,而叫高超的布置。
  
  那么,只要它弄清楚楚云升交待的事情,那份修煉之法,一定還是它的。
  
  靈的修煉之法,想想都讓人激動。
  
  飛船在它的命令下,跟隨大部隊緩緩而去,可是,尊者萬萬沒有想到,等著它的,楚云升的修煉之法,是一個更大的騙局!
  
  ……
  
  有些暗弱的立方體對面,楚云升靜靜地懸浮著。
  
  “你是誰?”立方體中,一個卓爾人的波動傳出。
  
  作為早已成熟的卓爾人信息交流體系,一直與第三大序在一起的楚云升,很容易能剔除其中的細微差異,了解其中的含義,以同樣的體系反問道:“你們是第幾大序的卓爾人?”
  
  立方體中的那名卓爾人發現楚云升對它們的信息體系很熟悉,沉默了片刻,道:“你了解我們?你是靈,我們現在的情況也逃不掉,但如果你不說明身份,我們即使全死,也不可能向你透露半點信息。”
  
  楚云升道:“我可以入侵到你們的立方體中自己了解。”
  
  那名卓爾人也道:“如果有用的話,你已經這么做了,但你卻沒有,說明你的確很了解我們,知道我們有辦法在遇到靈襲入侵時,緊急摧毀所有信息庫。”
  
  楚云升雖有一定的卓爾權限,但沒有接口,強行入侵進去的話,卓爾人一定會按照程序摧毀信息庫,便說道:“我是誰對你們來說很復雜,我要找到第三大序的人,需要確定你們的身份,你們可以不告訴我,但是我也一樣可以殺光你們,造成你們的任務失敗。”
  
  那名卓爾人再次沉默了許久,像是自己覺得猜到了楚云升的身份,他對卓爾人太了解了,對卓爾人而言,死不可怕,任務失敗才可怕,最終長然嘆息一聲:“沒想到,你們當中竟然有人真的誕靈了,可是誕靈又有什么用?你們當初不能理解我們的想法,如今可見更加不能,只是沒有想到,末日實驗之后,還能再遇到你們。”
  
  楚云升從它的話中聽出了一些東西,奇怪道:“你們是第四序?”
  
  那名卓爾人冷笑一聲:“你難道還沒有猜到嗎?”
  
  楚云升言簡意賅道:“我以為是第十三序。”
  
  那名卓爾人反倒奇怪了:“為什么?”
  
  楚云升依舊簡單道:“所以說,很復雜。”
  
  那名卓爾人便沒有再問下去,說道:“你幫助我們脫離圍攻險境,想要得到什么?”
  
  它的語氣很冷漠,即便認為楚云升也是一個卓爾人,甚至是一個誕靈的卓爾人,也絲毫沒有任何的激動,像是對陌路人一樣。
  
  楚云升道:“我要通過追溯之法回到第三大序,卻始終追溯到你們這里,因此,需要確定你們的身份,找出辦法。”
  
  那名卓爾人帶著一絲嘲諷的語氣道:“你的意思是你還是我們老第四序的人?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但我們會以大幅度地減少人口來幫助你不再追溯到這里,這是你幫助了我們,而我們能為你做的犧牲。”
  
  說穿了,它的意思就是它們將自殺以減少它們的數量,聽起來很冷血,但它說起來好像和平常一樣,不知道它們曾經歷過多少更加殘酷的絕境。
  
  楚云升雖然有第四序的“頭骨”,但那東西在本體那里,他有的只是此物帶來的權限,拿不出這東西,僅憑嘴證明不了什么,便說道:“那也不需要,我還有其他辦法,另外還有一件事,剛才兩大神國的戰艦,其中一艘,想要將你們徹底殺死,為什么?”
  
  那名卓爾人道:“不知道,你們應比我們清楚才對,而且你是靈,想要知道比我們容易。”
  
  楚云升不是真靈,但這里的人不知道,也很難分辨出來,他自然不可能像某些強大的真靈那樣能夠觀察到生命的思維,兩大神國的戰艦也像是很默契地沒有與他做任何交流,沒有透露半點有關神國的信息,與尊者的說法一致,僅是小心地退走。
  
  但他也沒有向它們解釋的必要,只說道:“我們曾在銀河外的暗域中的一顆久遠前的補給星球上,發現了一些事情,你們知不知道?”
  
  那么卓爾人第三次沉默了許久,然后深深地嘆息一聲,沒有任何回答。
  
  楚云升估計再問下去,它也不會說什么,除非他將骨骸六序給的頭骨帶來,否則它們什么都不會說。
  
  但它們肯定知道許多五序不知道的事情。
  
  卓爾人的這條路是走不通了,新艦里面沒有火蟲,唯一的希望便是人類,但卻有一個牢籠,需要先破解這個牢籠。
  
  在他要離開的時候,那名卓爾人忽然道:“你對我們的善意,我們能感覺到,或許你是當初的同情者……我們老第四序的人不是無恥之輩,你的事情我們如果幫不了,我們可以提醒你另外一些事情,大黑暗就要來臨了,即便你已經誕靈也不行,遠離那顆罪惡之星,遠離那里。
  
  這些年,我們一直在找真正的希望,不管你們當初與現在是相信不相信,我們如今都有了一些重要的線索,發現了一些從未有人發現過的地方與東西,雖然不能告訴你,但如果大黑暗降臨后你遇到了危難,可以去找我們的主立方體,這里的我們不過是一個分部。
  
  你能追溯到我們這里,是因為我們的立方體受到了重創,有些防御的東西已經失效了。
  
  至于哪一個神國要殺我們,你們的確應該比我們更加清楚,當年老一代十三死的死,失蹤的失蹤,它們一定發現了什么,可惜我們也不知道,希望你們能早日明白,我們卓爾人也不過是被人利用的可憐的棋子。
  
  當然,或許你們明白,只是你們選擇了與我們不同的道路,而且,據我所知,你們當中也還有不同的道路區分,末日實驗之后,卓爾人便徹底地四分五裂了,但如今看來也未必全是錯……”
  
  它說了很多,有些重要,有些則普通一些,但有一點,卓爾人的確四分五裂了,這里的老第四序,楚云升那里的第三序,都分散在星空之中,不知道新第四序,還有很有嫌疑與古怪的第十三大序,在哪里?
  
  它最后道:“也許哪一天,所有序列都回來的時候,真相就能找到了。”
  
  楚云升離開時,道:“不會有那一天了。”
  
  它嘆息一聲,仿佛也明白那是一個奢望。
  
  楚云升回到氣泡的世界,思索了一會,便開始準備追溯人類,這是唯一的路徑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