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61 靈主

緊緊看著楚云升的源門生命,其實沒有眼睛,它是一種很有意思的生物,可能是始源星球光線環境的緣故,進化的方向沒有選擇眼睛之類的器官組織,而是有一個類似超聲波探測的生命體構造部位,不過現在也早被它棄之不用了,到了源門的境界層次,有許多辦法可以讓它更清楚地觀察這個世界。
  
  除此之外,它還有許多廢棄的生命部位,像是垃圾一樣“掛”在身上,早就不使用了,若用卓爾人與烏怒人的眼光遠遠看去,它就像是一個收破爛的,到處掛著這些廢棄的部位,走哪帶哪。
  
  不知道它為什么沒有找一個星空生命種族,將這些部位全處理了,但它是修煉而成源門的,僅它一代之內,是沒辦法進化出更適合的生命體。
  
  見到楚云升以散碎物質組成的兩幅圖影,它身上的那些破爛便上下劇烈的抖動起來,像是隨時要掉一兩個在地上一樣讓人擔心不已,頓時結結巴巴道:
  
  “上,上尊,您,您,,,”
  
  楚云升看它的反應便明白了,道:“不用管我是誰,你就說能不能帶我找到它們吧?”
  
  源門生命差點想掉頭再跑了,最終還是忍住了,實在是跑不掉,剛才就躲了一次,結果也沒用,還是被找到了,它直覺得自己的運氣背到了極點,先前還想過楚云升會不會潛伏到這里的敵人,這會就真的靈驗了!
  
  雖然楚云升說不用管他是誰,但是一看楚云升就認識這些來歷不明的種族,顯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它很想說“不能”,可楚云升那冰冷神情似在告訴它,如果它沒什么價值,一定活不成,只得小心回答道:“能,能,可,但是,上尊,接近它們太危險了,我怕還沒過去,就被它們無差別地攻擊了。”
  
  接著,它提了一個建議:“上尊,我看不如這樣,兩大神國對它們的攻勢如今正盛,等它們應付不暇,快不行的時候,我們再過去?反正,我們現在都被困在這里了,沒有飛船過來,只能等著。”
  
  倉促之間,它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但的確被困在這里了,恰恰又是最好的理由,它實在不想冒險單獨接近那些來歷不明的種族,太危險了,被它們殺死的生命如今數都數不過來了。
  
  楚云升的確比它厲害,但它不認為楚云升就能在那片最激烈的戰場上活下來,同樣也是比它強大的源門生命都死了好幾個了。
  
  只要沒有飛船,它想楚云升就是再怎么逼它,也沒有用,難不成靠自己本體飛過去?
  
  那得飛到戰爭結束,估計也沒飛出這片區域。
  
  見楚云升不再說話,大概也知道不現實,它便暗自得意,也松了一口氣,然而,它今天的運氣真的糟糕到了極點,這口氣還沒有松完,黑暗的星空上,一個光點閃爍了一下,顯然是一艘宇宙飛船,正在反向減速,接近這里。
  
  它當場便愣了一下,然后想罵人,想詛咒誰……那種郁悶與沮喪之情,哪怕用盡它的廢棄器官,也無法灌滿。
  
  楚云升向上空飛起,淡淡向它道:“是我騙來的,走吧,這次別讓它們也跑了。”
  
  他沒有告訴它是怎么騙的,源門生命也不想知道,它很怒,很郁悶,卻不得不跟著楚云升向上空騰起。
  
  對方還在減速之中,是沒辦法立即掉頭逃走的,相對而飛,源門之法一旦再打開,它們就鐵定逃不掉了。
  
  它見楚云升沒有自己出手的意思,便只好主動地擔當起打手的角色,施展出自己的源門之法。
  
  出乎它的意料,飛來的飛船,既沒有驚慌,也沒有躲避,反而向它發射一道它這邊陣線的統一信號:“你抓到了一個命源突變體?跟我們走吧,我們探測到了,夸族人太膽小了,情況沒弄清楚之前,它們丟下你就逃走了。”
  
  源門生命瞬間真的想殺人了,來船發來的還有一段信號影響,是它們偵測到的輻射波動,畫面也是真實的,的確是之前發生過的事實,但讓人郁悶就郁悶在這里
  
  畫面中,它與楚云升并未分出勝負,夸族人就丟下它逃走了,然后過了一小會,是它試圖投降的期間,再之后,楚云升直落下去,像是被它擊敗了,而它則飛去追夸族人,楚云升沒有阻攔,但是它沒追到……
  
  它被楚云升算計了,或者說,也不是算計,而是楚云升利用了它,然而,讓它感到可怕的是,從它試圖投降的時候起,楚云升竟提前那么久,就已經安排好了這場“騙局”!
  
  在外人看來,首先楚云升這個箱籠生命有問題,能夠反抗它,其次,楚云升疑似被它擊敗,墜落下去,最后,最有力的證據出現了
  
  它如果沒用贏就去追夸族人飛船,楚云升要么可以攔住它,要么可以在它背后偷襲,但都沒有,鐵證如山地證明了楚云升已經被它擊敗,它才能馬上去追夸族人飛船,而且無人阻礙。
  
  郁悶之后,源門生命便深深地感到自己背后的這個家伙太陰冷、太可怕了!
  
  可以作為源門生命生存規則的典范了。
  
  楚云升就在它后面,它可不敢亂說話,隨口應付過去,便帶著楚云升,像是勝利凱旋者一樣飛向趕來的飛船之中。
  
  沒多久,飛船到了它與楚云升跟前,雖然仍有高度的戒備,但是在這個距離上,它們已經跑不了了。
  
  這時候,楚云升卻說道:“你去控制它們吧,不管你用什么辦法,我只要以最快的速度接近那個立方體種族。”
  
  源門生命還是有些害怕,遲疑著試圖道:“上尊,太危險了,要不再考慮一下……”
  
  楚云升道:“放心,我保證你的安全,而且,事了之后,我會教你一點源門修煉之法,你的源門之法剛才至少有一百二十六個錯誤之處,首先便是高能操控在運動上的失衡……”
  
  楚云升在說什么,它其實都聽不大懂,便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雖然源門修煉之法很稀缺,但它也不怎么熱切,類似的騙局太多了,沒有哪個高層次的源門生命會輕易地將自己辛苦總結出來的經驗說出去,不過是利誘它罷了。
  
  但楚云升既然這么說了,它也很配合地表示感激,心中怎么破口大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控制住這艘飛船中的種族,對它而言不是什么難事,楚云升既然不想參與,它便繼續充當打手,好處便是可以私下與這艘船中的種族暗中商議逃跑的辦法,它可不想真的去送死。
  
  飛船掠過平臺,漸漸遠去,在箱籠之下的那些見過楚云升的生命們的羨慕目光中,再次在黑暗中變成了一光點,消失于星空之中。
  
  一路上,楚云升都沒有出現,飛船還算安穩,這片地帶都是自己陣線一方的安全區,但越往前航行,便越來越危險,周圍的飛船戰艦,也越來越多了。
  
  源門生命和終于知道自己上了當的飛船主人們,小心翼翼地穿梭在各個強者之間,向深空飛去。
  
  它們暫時還沒有找到辦法,但再往前走,就是找到了,也活不成了。
  
  前方激烈的交戰輻射也一波波地傳來,空前的慘烈。
  
  數不清的飛船逃回來,數不清的生命也戰死在那里。
  
  兩大神國強大的戰艦,竟合力在一起,圍攻越來越暗弱的一個立方體。
  
  楚云升一直在船舷邊緣,看著從戰場上傳來的輻射,似乎發現了一絲不同之處,轉向源門生命問道:“它們的攻擊重點是不是一直都不同?其中一個只是想將立方體截下,或者是想將立方體可能得到的東西截下,而另外一個,則不再只是為了那個東西,而是要將立方體中的生命全部消滅在這里?”
  
  源門生命一邊在暗中與飛船中原主人商議,一邊應付道:“是的,它們來了之后,發現立方體之后,就是這樣攻打,一個只是要搶回可能被立方體找到的武器,一個不僅要搶回武器,還要殺絕它們,誰也不知道為什么。”
  
  楚云升又問道:“哪一個是新神國的飛船,哪一個是左旋的?”
  
  源門生命實話實說道:“我們也不知道,它們從沒告訴我們。”
  
  楚云升便不再說完,繼續沉默地盯著戰場波及來的輻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這時候,飛船的原主人暗中向它道:“尊者,一路上,飛船遇到各種危險,它都沒有出戰,始終讓您應付,會不會,它本身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強大?”
  
  源門生命此刻也泛起了疑惑,自從在源體那里與它交戰過一次,楚云升的確沒有再出手過,很是可疑。
  
  飛船的原主人又道:“根據我們這些時間里對你們當時的交戰情形,仔細地再分析,發現它一直都沒有出現過其他領域的能力,也沒有用過任何源門之法,我們會不會都被它騙了?”
  
  尊者頓時警覺過來,發現似乎真的有可能,尤其是楚云升利用它提前布局騙了這艘飛船,難保不會仍是在騙它。
  
  再想想,楚云升還利誘過它,嫌疑就更大了。
  
  真要是這樣,它第一個就將楚云升抓起來,以發泄它被騙的怒火與恥辱。
  
  于是,它想到了一個辦法,與飛船的原主人商議后,決定試探一下。
  
  此時,飛船越來越接近核心戰場,到處都是危險,想要找到一個危險境地,試探一下楚云升再簡單不過了。
  
  飛船的原主人,故意將飛船靠近向一道散開的攻擊,尊者,如常地以源門之法竭力對付,同時向楚云升道:“上尊……”
  
  它本想要楚云升幫忙,如果楚云升不幫,飛船陷入死地,那楚云升就真的是什么本事,只是在命源領域上特別一點罷了,小心應付就不會有事,活捉楚云升還是十拿九穩的,它不想殺掉楚云升,更想研究一下楚云升的秘密。
  
  此外,它對楚云升的騙術,還是很佩服的,也是它想要學習的。
  
  然而,它的話尚未說完,楚云升便看了它一眼,道:“本想給你修煉之法作為答謝,現在沒有了!”
  
  它心中頓時一驚,楚云升原來早已經看出來了,知道它與飛船原主人暗中的密謀,但它此時反而不慌了,想看看楚云升到底騙到什么時候,或者怎樣語不驚人死不休?
  
  果然,又聽到楚云升大言不慚般地道:“記著,我離開之后,你們繼續回去,想辦法弄清楚要殺光立方體中生命的一方,到底來自哪一個神國?我會回來找你的,如果你能弄清楚,修煉之法仍然可以給你。”
  
  聽了這番像是逃走之前的狠話,還不忘再騙一下,尊者心中暗自不屑,雖然仍沒有表現出來,但它基本已經能夠斷定楚云升就是一個十足的大騙子。
  
  然而,下一刻,楚云升真的走了,并且在他轉身走的那一瞬間,整個世界仿佛在那一剎那間變得暗淡起來,它驚懼到了極點:
  
  “靈,靈,靈,靈,靈主!!!”
  
  ***
  
  感謝竹影清風的新盟主,感謝耗子的飄紅千賞!
  
  本來想今天補昨天欠更的,現只能一更了,明天想辦法補上。(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