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59 浩如煙海

一切準備妥當,楚云升帶著物子碎片與黑氣從被標記出的那根分叉線再次沖出去。
  
  但馬上就有一道無形卻鐵壁般的壁壘將物子碎片阻隔下來,任憑他想盡各種辦法,最后也只有無堅不摧的黑氣隨著他來到氣泡的世界。
  
  他略一思索,立即順著原路返回去,想要再試一次。
  
  和上次不同,這次來到氣泡世界他有所準備,細微地控制住了力量,出來后,離開自己的氣泡沒多遠。
  
  然而卻竟然失敗了,他無法像入侵其他生命氣泡一樣“侵入”自己的氣泡!
  
  這就有些奇怪了。
  
  他在原地沒有動,雖然驚訝,但也絲毫不亂。
  
  三大族都沒有關于氣泡世界的信息,這里的一切知識與了解,都需要他自己去摸索與總結。
  
  仔細地從頭到尾,將他當初如何離開,后來又如何回來,以前與本體的聯系感覺,此刻就在本體氣泡邊上的新感覺……梳理了一遍,楚云升便漸漸發現了一點問題。
  
  原路返回不了,說明出來的方式與回去的方式肯定是不同的,分別對應著兩種關系規則,氣泡的世界并沒有“路”,有的基本是映射關系。
  
  他從出來的這條映射關系上離開本體進入氣泡世界,就不能再用這條映射關系返回去,事實上,他之前回來的方式也的確是從億靈主那里摸索來的追本溯源,而不是原路返回。
  
  接著可以再進一步推斷,真正回去的方式與他曾入侵其他生命氣泡的方式也是不同的。
  
  后者又代表著另外一種映射關系,是一種破壞性地入侵關系,事實也證明,被他入侵過的生命,最終都是以死亡為結局。
  
  由此,再回到他不能原路返回的推測上,便可以相互驗證了
  
  他的零維極為強大堅韌,通過原路返回這個辦法,實際上就是與他入侵其他生命的方式一樣,都是破壞性地進入,面對強大的零維便不能成功:此前,他的確很難侵入到樞機源門層次以上的生命氣泡之中,便是佐證。
  
  但是億靈主卻可以追溯到小長羽,并且她還沒有死,便證明了兩種方式的確不同。
  
  他之前的辦法是簡單與粗暴的,而億靈主的追本溯源之法,卻是符合氣泡世界秩序與規則的,也從側面反映出,億靈主所繼承的追本溯源之法的最初創造者,遠比他厲害得多。
  
  再上升一個層次來說,以他在返回本體時對億靈主追本溯源之法的嘗試與研究,結合現在的情況,應該是要根據新的情況與各種關系,重新映射出一條返回去的映射關系。
  
  這需要大量知識,大量的計算,以及大量的氣泡世界理論基礎,否則就是盲人摸象,像億靈主一樣,只知道這么做,卻不知道為什么要這樣做,也就談不上以此為基礎,發展出更多更廣的運用。
  
  或許,到了一定的層次,和守護者說過的無損降臨都能扯上一點關系。
  
  有時候就是這樣,弄清楚一個點,就能帶出與解釋出許多交錯的問題,變得忽然開朗。
  
  但楚云升暫時還不具備這樣的知識與基礎,不過他卻可以理性地去分析,找到問題所在,然后在經驗嘗試的積累過程中,總結出知識與規則,再反回來去解決它。
  
  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尤其是從無到有地漸漸發現與建立理論基礎,工作量極為浩繁與復雜。
  
  甚至,如果沒有三大族做后盾支撐的話,僅一個生命之力,將永無“完工”之日。
  
  弄清楚了前后原因,楚云升便在自己的氣泡附近移動,之前,他必須保證不能亂動,防止打亂次序,出現更多的干擾與問題。
  
  物子碎片不能帶出來,他也想到了一種可能。
  
  在許久前,他曾試圖融合黑氣與物子碎片,當時他認為在突破意識的第一限級后,可以“凈化”它們,那么突破第二限級后,也許能融合它們,但是卻失敗了。
  
  明顯即便突破了第二限級,依然沒有達到那樣的層次。
  
  現在黑氣能出來,物子碎片卻不能,便證明了層次的確不夠,或許第三限級突破了,才能將之融合,順利地帶出來,但對楚云升此刻而言,仍是未知的領域。
  
  根據老神尊的說法,這是誕出一靈才可以接觸的東西,因此三大族也無法接觸到,無法給與他基礎性的幫助,和氣泡世界的知識一樣,都需要他自己首先去不斷地摸索與總結。
  
  剛才以為可以輕易地原路返回,所以才想要再試一次,更多的是想弄清楚為什么帶不出來,而現在就沒有那個必要了,以防節外生枝。
  
  楚云升在附近觀察了一會,試圖從周圍的氣泡特征上,找到本體所在地方的一些線索,但是沒有太大的收獲,只暗暗記下這些奇奇怪怪的氣泡特征,便開始準備追本溯源。
  
  在他返回本體的過程中,便發現四面危及,他首先要趕回新艦,確保新艦這個基礎之本安全。
  
  相對而言,火蟲自身強大,卓爾人都在星空中存活許久了,他要去卓爾人那里更多的是了解情況,只有新艦,才是最急需他救援的。
  
  但要回新艦,要么走卓爾人這條線,要么走地球人這條線,而地球人這條線又是一個牢籠,怎么轉也出不來,便只剩下卓爾人這條路。
  
  因此,概率之下,不去也得去了,而且也必須去,只有從那里才能找到追溯第三大序卓爾人的辦法,靠概率是去碰是不行,他的意識也支撐不住在短時間內,進行哪么多次的追溯。
  
  有過上次返回的經驗,楚云升發動他改動過的追本溯源之法后,便選定了一個方向,追溯而去。
  
  一次就能成功是不可能的,反復十幾次后,他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當他重新獲得世界感官的時候,果然仍出現在一片看起來寂靜無聲,什么都很平靜,實際上卻步步殺機的遼闊戰場上。
  
  他的追溯也依然有些問題,強行殺掉了一個卓爾人的意識,過程比入侵普通生命的困難得多,才獲得了生命體的控制權。
  
  但他也并沒有活太久,馬上就死了。
  
  他能追溯過來的仍然是一個瀕臨死亡的卓爾人,也只有在這個生與死的時刻,生命與氣泡世界的關系才更清晰一點,他尚粗糙的追溯之法才能追溯到。
  
  不過,雖然死亡,但他卻出現在這一帶的附近了。
  
  上一次,他完全來不及觀察周圍,馬上就再追溯走了,這一次卻可以大致地看一下。
  
  如果能找到卓爾人的生命備用體是最好不過的,但一時片刻卻難以找出來,楚云升便快速地選擇了一個非卓爾人的,看起來要普通一些的氣泡,入侵進去。
  
  他要迅速弄清楚這些卓爾人的身份,然后回到氣泡世界中,在追本溯源的時候將之區分出來,或者找到其他的辦法。
  
  這一次順利得多,很快完成了兩個過程的入侵,出現在一個奇怪的飛船上。
  
  之所以奇怪,是因為它既不是一個行星,也不是一個常規意義上的飛船,而更像是一個無殼飛船那樣的“平臺”。
  
  但它遠沒有無殼飛船那樣先進,不過是一個粗制濫造的東西,不知道被誰發射向戰場的這一側。
  
  楚云升一邊改造著生命體,一邊以暗能波動掃射而去,便看到密密麻麻,仿佛無窮無盡般地“籠子”,堆積如山一般數之不清,里面囚禁著不計其數的各種生命。
  
  但它們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命源充足。
  
  楚云升的暗能波動繼續向更遠更深的星空而去,便再次震撼地看到這樣的“平臺”還有許許多多,布滿星空,密集地擁擠在這一邊,像是朝著一個方向緊急運送。
  
  期間,不斷地有先進的飛船靠近,抽走這些生命的命源,再冰冷地飛向星空深處的戰場。
  
  死掉的生命,立即被處理,當做物質,進入“平臺”的補給循環之中。
  
  在起始點,楚云升甚至看到恐怖數量的各種嬰兒被一批批地“生產”出來,像是流水線一般,充斥向剛剛空出來的一個個生命囚籠。
  
  沒有教育,沒有知識傳授,沒有社會體系……什么都沒有,就像是量化物品生產,以最高的效率,生產出數之不清的“生命”。
  
  根據楚云升的觀察,這些被生產出來的生命本身的生命體層次,許多都達到了新艦三十七艦種族的程度,但是卻像是癡呆的動物一樣,被大量地制造出來,供戰場上的命源消耗。
  
  楚云升還看不到戰場,但可以想象得多,需要如此之多的“平臺”,浩如煙海般的生命作為各種資源的補給之一,將是多么龐大與激烈的戰場!
  
  他加速改造完生命體,周圍的“同類”懵懂地看著他,不知道他這個異類是怎么回事?這時候,它們的一生走到了終點,一艘戰艦從黑暗中橫空掠來,從“天邊”開始大量地抽取命源,排山倒海般地席卷過來。
  
  其中一個生命直接從飛船中降落,大約是源門的層次,來不及等飛船抽取的速度,自己飛行在“平臺”的上空掠奪生命。
  
  它很快就到了楚云升這一帶,箱籠中的生命本能地驚慌,擁向了另外一頭,但是牢固的籠子豈是它們能夠擠破的?
  
  &nbs;這個箱籠中的生命,生命體層次都不低,接近于三十七艦種族,或許它們還有同類此刻正在宇宙中先進的航行,但它們卻被人當做畜生一樣生產制造著。
  
  這或許是一種可悲,或許是它們這一支的祖先遇到了更強大的敵人,后代便淪落至此。
  
  然而說這些并沒有用,它們一生的終點便是此時,和其他箱籠中的生命一樣,誰也阻止不了。
  
  楚云升不想和這個源門生命糾纏,他看上了那艘飛船,想要用它盡快趕去戰場,找到卓爾人。
  
  他的時間耽誤不起,但飛行過來的源門生命卻并不準備放過他,或者壓根就沒有注意到他,直接掠奪殺戮過來。
  
  然后,在電光火石之間,這個源門生命便看到一個影子從下方沖上來,它剛剛驚訝,便又驚恐地發現自己的命源竟然瞬間“倒流”!(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