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455 一副畫面

阿里走了,乘坐一艘太空戰機,帶著決策層的兩種判斷,飛向不斷變化中的液態物體群,去驗證哪一個才是對的,去尋找全艦生存的希望。
  
  快速戰艦隨即忙碌起來,他們要從各個方面,給阿里最大的支持,協助他完成任務。
  
  弭婭也加入其中,與決策層的其他人一起,向此刻的阿里提供所需要的信息與建議。
  
  阿里以及他的戰機,就像是他們相較于新艦,是他們試探對面的一把尖刀。
  
  新艦那邊仍然一點消息都沒有再傳過來,估計已經到了最為危急的關頭,連與他們通信的時間都沒有了,這一點,從戰艦中仍有人快速第衰老而死,并且越來越多,便可以看出來。
  
  他們此刻在為新艦爭取時間,同時,新艦也在為他們的生命流逝而爭取時間,兩者是關聯在一起,不可分割的。
  
  阿里戰機飛行的速度很快,并無隱藏。
  
  在快速戰艦與液態物質之間的短小距離上,一切遮掩都是無用的,弭婭編織了一個借口,說是先送一個人過去,看看它們是不是真的如它們自己所說,飛向它們,就能救得了自己這邊的人。
  
  如果送過去的人,生命停止衰老,命源停止流逝,那么她才會相信,并認真考慮它們提出來的要求。
  
  并且,她還說戰艦的人不可能無緣故地就相信它們的話,它們連真實的身份都不愿意說出來,就只能用這個辦法來證明。
  
  事實一旦擺在眼前,那么從她而下,全艦的人都無法再說什么。
  
  最后,她為了堵住對方會不同意的可能性,用其之言還其之身,道:“……你們說過,我們怎么做,你們都不在乎的……”
  
  既然幾次都這樣說了,那么送一個小小的人過去,如果被拒絕掉,那后面的那些話,如何再能讓人相信呢?
  
  這是它們前后話語中的邏輯,壞了一環,整體那就無法成立了。
  
  這些話發過去之后,液態物體果然沒有反應,仿佛的確真的不在乎。
  
  這正是弭婭利用它們前后邏輯而送阿里安全過去所想要得到的結果,但同時,她也不由得地擔心,如果它們是真的不在乎,那么阿里就白白犧牲了。
  
  阿里是她的老部下,從冷星時代就跟隨她出生入死,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說,弭婭都希望他能活下來。
  
  不長的星空距離,阿里操控著太空戰機,飛行了一段時間,終于接近到了液態物體邊緣。
  
  他在這里稍稍停留了一下,通過太空戰機上的探測器,近距離地采集盡可能多的信息,給快速戰艦那邊傳過去,即使他死了,這些信息對后面的作戰依然十分重要。
  
  液態物體仍然沒有反應,更沒有攻擊,像是完全無視他的存在,仍舊不斷地變化著各種形態。
  
  “坐標……范圍……距離……。”阿里在通信中,向后方說道。
  
  此刻,快速戰艦里,有大量的人在與他同步通信,收回信息,分析后,再發回信息,與他不斷地通信。
  
  “……戰機最新參數調整完畢。”與他直接聯系的苜苒,像以前做他的副手一樣,精準地說道。
  
  “我要進去了。”阿里看著在自己前方越來越大的液體物質,向后面通信道。
  
  “隊長。”苜苒看著成像系統上,正在一點一滴飛入液態物體中的太空戰機,道:“一定要小心。”
  
  “明白。”阿里打開戰機中攜帶的武器觸發器,緊緊盯著因為越來越接近而不斷變大的波光粼粼的“液態墻”,操控戰機,穿入進去!
  
  這艘戰機中,攜帶著烏怒人制造的寂冷武器,他們雖然自身是低配,但是除了快速戰艦之外,還有武器,卻都是高配。
  
  這也是他們為數不多的信心所在。
  
  阿里的戰艦很快消失在星空液態墻外,隨之而同時消失,還有他的所有信號!
  
  “聯系不上了。”
  
  信號探測員們再連續上百次的嘗試后,向上報告。
  
  但液態物體還在變化,一會是一個巨大頭像,一會又似乎是一個巨大的分子結構,再過一會,又變成其他的模樣,與之前一樣,沒有發生新的異樣。
  
  寂靜而焦急的等待中,全艦上下,都不知道阿里在里面的情況,是已經死了,還是仍然活著,如果活著,又看到了什么……
  
  這一刻,仿佛很久,也仿佛很快,信號探測員在失去阿里信號后的第三十一秒的時候,突然收到一段嘈雜的信號,像是被許多雜音干涉在一起,難以分解。
  
  信息分析員與科學家們立即將樣本提交給快速戰艦自身系統進行破解,他們自己無論知識水平還是能力與反應速度上,都無法盡快將信號解析出來。
  
  戰艦高速地運轉起來,誰也沒想到,這一小段嘈雜的信號分析,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急劇地消耗著戰艦的能源!
  
  “能源消耗2%!”
  
  冰冷的警報音連續地響起
  
  “能源消耗13%!”
  
  “能源消耗28%!”
  
  “能源消耗36%!”
  
  ……
  
  “艦長!”飛船控制員緊張地提醒弭婭:“再繼續下去,全艦就要失去能源了!”
  
  弭婭臉色微微一變,但不為所動。
  
  冰冷的警報還在繼續
  
  “能源消耗41%!”
  
  “能源消耗59%!”
  
  “能源消耗68%!”
  
  ……
  
  “艦長!”大量的飛船控制員再坐不住了,集體道:“戰艦要失去控制了!”
  
  決策層的人們也統統看向她,弭婭的額頭上出現了汗珠,冰冷的警報音還在繼續:
  
  “能源消耗76%!”
  
  “能源消耗81%!!”
  
  ……
  
  “艦長!!不能再等了,立即關閉解析,關閉能源供給系統!”
  
  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不斷消耗掉的數字,再看向弭婭!
  
  而這個時候,一直沉默中的弭婭卻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她將其他人可以切斷戰艦系統解析這道信號的權限一律暫時關閉,堅定道:“繼續向戰艦提供能源!”
  
  “艦長!?不能……”
  
  話語未落,警報音中的消耗已經突破了90%!
  
  眾人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住那跳變的數字。
  
  弭婭也緊緊地盯著,巨大的壓力,以及極度緊張的氣氛下,她的眼睛仿佛動都不能再動一下。
  
  時間快速地流逝,跳變的數字終于在93.561%上停了下來。
  
  眾人尚未來得及送一口氣,戰艦系統便將從雜音中解析出來的,一副不穩定甚至有些模糊晃動的畫面,在投影上展現出來。
  
  然而這個畫面實在不堪入目,即便因為雜音而顯得十分的粗燥,但是仍然能看得出來不堪入目的場景,信號來自阿里,而阿里仿佛在那里十分的快樂。
  
  眾人面面相覷,弭婭瞬間極度的失望,仿佛失去了剛才毅然間的所有力氣,落寞道:“失敗了,還是失敗了……停止一切活動,盡量為新艦拖延吧。”
  
  寂靜中,挫敗感瞬間籠罩在全艦上下,他們唯一生存的希望失去了,他們無法去怪阿里,換了其他人,或許也是一樣,但是那種失望,尤其面對這副畫面……
  
  正如液態物體所說,它們不在乎,不在乎他們做任何事!
  
  只有飛向它,才能獲救,才能獲得像阿里現在一樣的“快樂”。
  
  但他們沒有準備投降,他們將所有自毀武器預設打開,靜靜地等著新艦不論失敗還是成功之前,液態物體對它們的“攻擊”。
  
  同時,他們也很難受,從地球,從冷星,掙扎著飛離了銀河系,熬到了仙女星系,九死一生般地逃過了三靈追殺,闖入了暗域,希望就在對岸,他們卻倒在了腳下。
  
  那種不甘,是無法言表的,也是無人能懂的。
  
  “不對!”
  
  一個聲音突然道:“艦長,我們可能理解錯了,我回來的時候,阿里隊長已經將這些東西自己刪干凈了,在受訓的空間,我們幾乎每次能看到他,如果他現在是快樂的,傳回來的一定不是這個畫面!
  
  它在欺騙我們,讓我們以為它說的沒有錯,我們已經失敗了,我們不管做什么,都是沒有用的,只有飛向它,才能獲得“快樂”,才能獲救。
  
  是假的,我敢肯定是假的,等等,我明白了,艦長,這應該是阿里隊長發現了可行的戰機,在利用它想讓我們看到的方式,聰明地向我們傳遞的信號,我們只要根據他現在的情況,就能讀懂阿里隊長在這副畫面背后的真正含義它在騙我們,而需要騙我們就說明……艦長,下令攻擊吧!”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刷地望向聲音來源,這段話中的邏輯雖然有些復雜,但是能站在這里的人,都是佼佼者,很快就能明白過來,尤其是對阿里近況了解的人,一下子就能理解這段話中做出的判斷。
  
  弭婭也緊緊地盯著聲音的來源,道:“苜苒,你能確定?”
  
  聲音的來源正是苜苒,她與阿里配合得太久了,太默契了,所以其他人還在短暫的失望的時候,她便已經發現了其中的問題。
  
  弭婭并沒有真正是要問她能不能確定,只是這么一問,也不需要她再做回答,她對阿里的情況再了解不過了,隨即就果斷道:
  
  “全艦準備,按原計劃,開始進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