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1453 不服從皆盡死

曾經,在烏怒人的大飛船中,黃星人用這樣的話送別它,今天,意意斯也用這句話來送別它們以及陳參謀。
  
  每一次的離艦,即使沒有其他的危險,單單是時間的相對效應,就能讓底層世界中的兩個同齡人,這一生不得再相見。
  
  何況這一次,大家都知道,怕是永遠回不來了。
  
  因為時間緊迫,只能簡單揮別,一切盡在無言之中。
  
  快速戰艦一飛出新艦,便打開所有探測儀器,準備好所有武器,進入戰爭的狀態。
  
  戰艦里,在弭婭的命令下,匯聚了底層網格世界中所有最為優秀的人,從士兵到科學家,都是他們在每一領域中,最為卓越的人。
  
  陳參謀并不算多么卓越,但他還是上船了,岐沉便沒有阻止,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也無力回天了。
  
  不過,作為助手,陳參謀還是稱職的,相關事務處理的都井井有條,為岐沉分擔了許多事情。
  
  弭婭將所有人都明確地分了職責,士兵、戰隊、科學家、分析者、信息處理者、樞機、中部指揮層、決策層……等等,都在很多短的時間內歸置就緒,陳參謀暗暗覺得,弭婭這個冷星人還是下了很多功夫的,如果不是在新艦的那段時間中早作準備,實時了解各種各樣領域優秀者的資料,此時一定抓瞎,手忙腳亂。
  
  在這一點上,他還是很心服的,當時很多人都認為快速戰艦要被拆毀了,不會再有出艦的機會,對這方面便減少關注。
  
  作為岐沉的助手,陳參謀列在決策層的外圍,便看到旁邊最近異軍突起的悶老三,以前這個位置應該是阿里的,那個叫苜苒的冷星人也到不了這里,就是弭婭,和岐沉一樣,只能在里面列席而已。
  
  如今老人們都不在,當初風波后的掌權者,都列在決策層的議室之中。
  
  弭婭卻不在這里,她在第一線的指揮平臺,決策層里的人不是來開會商議爭執的,根本沒有那個時間,而是向她提供決策建議的,最終如何選擇,這里人也要服從艦長。
  
  說穿了,就是艦長的一個臨時智囊團,而他則是智囊們的助手,下面還有信息分析員,探測情報匯總官,等等,許多部分,千頭萬緒,最終匯聚到這里,再經過決策建議,達到艦長弭婭手中,供她快速決定與指揮。
  
  盡管陳參謀和自己的主官岐沉意見一致,認為將所有優秀者一網打盡,是自斷希望的不妥之舉,但此刻,他也不得不承認,比起以前的快速戰艦,整體的效率與準確率,明顯地提高了不止一倍!
  
  快速戰艦還是那個戰艦,控制它的人卻變了,陳參謀也期望能在他們和自己的手中,出現一個奇跡。
  
  后方的物體波散出來的能量輻射,在他們出發之前,便到達了新艦,現在,他們只要打開全部探測器,便能很快找到對方的蹤跡。
  
  投射到成像圖上,在距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星光泛泛,像是無數道波紋有規律地擴散,擾動著那片的星空。
  
  列在決策層最邊緣的勢紗,忽然道:“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
  
  這段時間以來,他可謂磨難重重,因為身世被“揭穿”,差點被當成了內奸,雖然他自認自己沒有問題,但其他人總會用異樣地眼光看著他。
  
  最后,反而是人人談之變色的安全部還給他清白,據說還是安全部頭子烏怒人親自處理的。
  
  他當時以為自己會死在安全部,卻沒想到,還能活著出來。
  
  而更讓他意外的是,弭婭卻沒有和其他人一樣排斥他,依然在決策層中給他保留了位置,但是他主動地列到了邊緣。
  
  經他這么一說,地底小人圖圖立即道:“我想起來了,是在離開銀河星系的戰場上獵殺伏希的一只艦隊,好像,好像也是地球人?”
  
  論起其他方面,地底小人圖圖或許不如排名最前面的幾個人,但是在記憶上,卻非常突出,在做楚云升第二任助理的時候,就從未沒有記錯過事情,這一點,是意意斯那時候遠遠比不上的。
  
  在列的人中,除了岐沉當時還未回來,其他人基本都經歷過,馬上便想起來的確有過這么一件事。
  
  這時候,星光波動的地方,出現了一道凝聚如液態的實質體,在星空中扭曲變化著。
  
  同時從它那里射來一道信息波:“你們逃不掉的,把東西交出來吧,我們帶你們離開。”
  
  弭婭穩住艦內,馬上向它回應:“你們是誰?”
  
  它道:“我們的身份不能暴露,相信我們,你們不跟隨紀子,離開不了的。”
  
  弭婭再問道:“你們是地球人紀子?”
  
  它沒有回答,繼續冰冷道:“把東西交給我們,我們可以帶你們離開。”
  
  弭婭道:“什么東西?”
  
  它扭曲著道:“一件重要的東西,我們不能告訴你們是什么,但現在的確在你們那里,相信我們,那東西對你們沒有好處。”
  
  弭婭道:“我們為什么要相信你?”
  
  它道:“難道你們相信那些異族嗎?”
  
  弭婭道:“你們難道不是異族?那你們又是什么人?為什么都不敢說出來?”
  
  它道:“果然是可憐的被遺棄之人,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們的身份不能暴露,否則……你們只能選擇相信我們,也只有選擇相信我們,你們才能活。”
  
  弭婭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并不介意再與它多說一會,起碼也可以讓快速戰艦中的其他人更多一點地了解對方的信息:“你覺得正常的人會相信一個陌生的人,而不相信自己的戰友嗎?”
  
  它仍舊那般地冰冷道:“相信我們,我們沒有騙你們,沒有我們,你們離開不了這里。”
  
  接著,它又道:“我們知道你們在為那些異族拖延時間,但沒有用的,不跟我們離開,你們和它們都會死在這里,任何反抗都是可笑的。”
  
  弭婭試著道:“為什么?”
  
  它冷冷道:“跟隨我們,是你們唯一生存下來的機會,大黑暗就要來臨,你們必須跟隨紀子,才能活下來。”
  
  接著,它再次補充道:“不服從,皆盡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