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52 我決定我負責

弭婭接到命令的時候很意外,原本,底層的人都以為自己幫不上忙,就像之前的突圍之戰一樣,能選出幾個人去參觀一下便是極限了,他們差得太遠了,與其說去幫忙,還不如說是去添亂。
  
  而這一次,他們連參觀的機會都沒有,上至三大族與源門尊者,下至三十七艦種族和眾多樞機,都“忙”瘋了,完全顧不上他們,他們仿佛被徹底遺忘。
  
  他們只能在底層的世界中,默默地期待著三大族能夠打贏。
  
  但即便不去戰場參看,誰也都能看得出來,新艦輸了,一直在輸!
  
  因為他們身邊的人不斷地死亡,所有人越來越衰老,越來越多的人死去,并且速度越來越快!
  
  不僅他們在死,三十艦星空種族也在死,樞機在死,源門在死,卓爾人也在死!因為來不及更換生命備用體,一個卓爾人直接消融死亡。
  
  如今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全艦上下,卻只有他們一點忙都幫不上,一點用處都沒有。
  
  戥的命令一下來,弭婭馬上就向它道:“我保證!即便我們全部戰死,也不會讓它靠近半步!”
  
  但弭婭向下再傳遞命令的時候,大家心中都明白,這是一個必死的任務。
  
  弭婭也知道,他們太弱小了,而能出現在這里的“敵人”,必定十分的強大,這一去,恐怕再也回不來了。
  
  如果是靈生命,或許過去的瞬間就會被滅殺,浪花都不會有。
  
  但真的是靈生命來了,留在這里,又有什么用?
  
  “讓我的人去吧。”岐沉上前,語氣低沉道:“一個戰艦要不了那么多的戰士,把希望留下來,我的人從接受烏怒人系統的那一天起,就明白他們是為了今天而存在。”
  
  他說的很冷血,卻很現實,哪怕血淋淋地呈現在眼前。
  
  他們是消耗的,那就消耗在今天!
  
  弭婭堅毅的目光仿佛穿過新艦,望向后方黑暗的星空,與她性別似乎不相稱地氣魄道:“不,傳令吧,所有精銳全部出戰,畏戰者就地處決!”
  
  “弭婭!”岐沉猛地抬起頭:“回不來的!”
  
  弭婭笑了笑,道:“我知道,但我不想到時候會出現只差一點點卻不能成功的情況,讓我們在無限的遺憾與后悔中死去。”
  
  她的聲音忽然提高幾分,有力道:“要戰,就傾力而戰,我們的后代才會懂得希望!”
  
  “可是!”岐沉試圖再勸道。
  
  “岐沉,不用再說,我是艦長,我決定,我負責!”弭婭目光堅定道:“沒有時間了,我相信我們的人。”
  
  岐沉嘆息一聲,不再勸阻。
  
  這是要一網打盡所有精銳與希望啊,他們積累到今天,經歷了多少苦難,才有如今的一點點成就,就這樣全部葬送在今天。
  
  但是他們有理由不去嗎?三十七艦種族,三大族,都在犧牲中,他們有什么資格不去?
  
  只是會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出戰?
  
  岐沉不知道,弭婭其實也不知道,他們只知道肯定會有,但不知道會有多少。
  
  而弭婭的對策便是不愿出戰者,無論是誰,皆殺!
  
  軍令,就是軍令。
  
  雖然她并不希望看到這一幕,所以她說她相信那些老部下。
  
  命令下達下去了,第一個名字和第二名字幾乎同時跳出在弭婭的數據門上,讓她有些欣慰,是她的老部下,苜苒與阿里。
  
  接著,無數的名字與編號,潮水般地出現!
  
  她笑了起來,驕傲地向他們道:“準備出發!”
  
  名字與編號還在不斷地增加之中,有冷星戰隊的隊員,有銀色軍團的戰士,有地底小人,有血族退化人,甚至連黃星人都有!
  
  遺言如雪片一樣飄向他們要留給人,堆滿了底層世界
  
  “如果我死了,不要難過,等肖納出來做你們的首領……”
  
  “如果我們死了,告訴拔異,我們沒有給他丟臉,還有一件事……”
  
  “爸爸如果回不來,會在另外一個世界看著你,不要害怕,你是……”
  
  “……你要記住,你是冷星人,永遠都是……”
  
  “不知道要向你說什么,死人沒什么了不起,我們已經死得太多了……”
  
  “活著!”
  
  “活下去!”
  
  ……
  
  一個個息體彈射出來,飛向船塢。
  
  被戥簡單修補過的快速戰艦,他們的“老戰友”,早已在那里等著他們。
  
  后方的物體越來越逼近,新艦沒有時間了,他們也沒有時間了!
  
  他們的意識從信息世界脫離,息體卻變成了宇航戰衣,依然包裹著他們,整裝待發。
  
  他們排著一個個縱隊,魚貫而入快速戰艦。
  
  直至最后一個人消失在船塢,弭婭道:“出發!”
  
  這時候,又有三十多個息體彈射而來,皆是樞機生命,帶著銀色長槍,與從班里路飛船得來的武器,登上快速戰艦。
  
  其中就有前不久剛被調上去參戰的新樞機,類荑族人德斯,它其實不想來的,但是戥的命令一下,不由它做主。
  
  只是,他沒有想到無數的底層生命竟紛紛應命出戰,毅然赴死。
  
  就連他現任直接上司,也在其內,在他看來是很不明智與理智的行為,但當他看到苜苒的眼神時,便覺得,他的這位新上司身上和他有一些不同的東西,而就是這點東西,決定他與他的上司腳下不同的路。
  
  三十多個樞機,德斯自然不是領頭的人,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新樞機,領頭的是拔異,又是一個讓他沒想到的人。
  
  拔異的出現讓許多人都很吃驚,尤其是退化人。
  
  他輕描淡寫地和他們打招呼道:“老子在上面幫不上什么忙了,戥這家伙就把我打發到這里來了。”
  
  接著又向同樣吃驚的弭婭道:“你該怎么指揮還怎么指揮,我負責樞機戰隊,服從你的指揮,這是戥的命令。”
  
  他著重說了最后一句,便帶著兩件武器,進入快速戰艦內部。
  
  后方的不明物體越來越近,弭婭也沒時間與拔異再客套什么,立即回復平靜,再次道:“關閉艙門,出發!”
  
  震動著,快速戰艦猛然脫離新艦,射向茫茫的黑暗宇宙。
  
  此時,筋疲力盡的新艦上下,三大族默默看向它們飛向黑暗的影子,三十艦種族也默默地看向它們消失的軌跡。
  
  第一次,第一次對它們寄托重望!
  
  這些底層世界的生命將以生命為代價,為它們贏得時間,為它們勝利而拖著敵人。
  
  它們默默地看著,戥也默默地看著,看著快速戰艦帶著全艦的希望,沒入黑暗之中。
  
  孤零零地一個人影,站在空蕩蕩的船塢上,許久后,默默地行了一個軍禮。
  
  它是意意斯,戥不準它登船,安全部的人都不準。
  
  黃星人和陳參謀與它道別的時候,它只說了一句:“珍重!”(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