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451 緊要關頭

楚云升加快重置物子碎片與純化黑氣能量的時候,新艦已經到了緊要的關頭。
  
  浮尊者終于頂不住了,它戰若癲狂,也只能稍稍延緩一點點的時間。
  
  如果暗域是深厚與遼闊的大地,那么新艦大概不過是一粒渺小的有機體,在無垠的土地中,無力抗爭于降解中迅速消融。
  
  無論浮尊者如何掙扎,如何拼命,它要對抗的都是無邊無際的暗域,是生命歸還宇宙的定律,結果便注定是悲劇的。
  
  它的生命幾乎到了盡頭,還是看不到勝利的希望,它不知道自己是贏不了的,它以為是自己輸了,卻不知道它永遠都不可能贏。
  
  英雄夢也好,靈之夢也罷,一切就要隨之破滅了。
  
  死了的人,是沒有未來的,所以很多底層的人選擇自身盡快地強大起來,不愿只為種族后代的未來默默無聞地奠基。
  
  它的種族,它的母星,它早記憶模糊了,便談不上為它們的未來而奠基,而新艦中的生命對它而言都是異族,也就更加地談不上為它們的未來奠基了,即使它最終死了而新艦卻幸存了,人們也會很快忘記它的存在。
  
  即便沒有忘記,對它而言也沒有任何的意義。
  
  輸了便輸掉了一切,一切都不再有意義,它的一生無人知曉,它最后的努力也無人記得。
  
  浮尊者有些落寞地四下尋找,希望能找到一個可以讓它看上一眼的人或事情,在它臨時的時候,讓它覺得自己不會那么失敗,但卻什么都沒有看到,所有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三十七艦種族,卓爾人,等等,都在各自的崗位上忙著。
  
  它微弱中感慨了一聲,這不是它以前流浪時對自己生命未來終點的構想,也不是一個源門生命該有的死亡情形,它背叛了源門生命的生存法則,所以它的確該死。
  
  意識越來越模糊,戰力越來越消弱,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彌留之際了,它竟下意識地向卓爾人發去一道信息:“我不行了。”
  
  說完,它就覺得有些可笑,怎么就鬼使神差地還記著該死的流程呢?明明自己都要死了,還被這些流程所影響,自己這是怎么了?
  
  還是一個純粹的源門生命嗎?
  
  還需要熟悉信息世界的規則嗎?還需要時刻記住新艦的制度嗎?還需要擔心安全部嗎?還需要……
  
  正想著,它忽然覺得自己還在想這些“還需要”都是可笑的,然而,下一刻,它就“笑”不出來了,甚至瞬間地感動了這種情緒也是不應該出現在一個純粹的源門生命生涯之中,但卻偏偏地出現了。
  
  流程就是流程,冰冷而無情,但卻蘊含中一種強大的力量。
  
  當它說出自己不行了之后,它便看到金甲源門帶著剩下的那些源門尊者,冒死上來替換它。
  
  那個海國大殿主也在里面,它是最弱的源門,也是三十艦最重視的源門,卻依然出現在這里!
  
  那一瞬間,它仿佛不是一個打輸了的失敗者,而是一個凱旋的英雄!被四面八方隨著十幾個源門尊者后面沖上來的上百樞機生命搶了下來,一道一道……上百道的命源向它輸送而來。
  
  它看到了拔異,向它笑著說:“你死不掉的,作惡多端的源門怎么會那么容易死呢?卓爾人已經想到辦法了,我們會贏的。”
  
  從它身邊匆匆而去頂上它原來位置的金甲源門,以及其他十幾個源門尊者的影子,都距離它仿佛越來越遠,而它卻越來越下沉,像是要沉入到無底深淵一般,終于失去了意識。
  
  最后的那一刻,它看到一小隊的卓爾人向它飛快而來,從拔異等樞機的手中將它搶救過去,這一切都讓它很感動,這些人仍沒有放棄它,仍沒有拋棄它。
  
  只是它沒有聽到,在它失去意識后,一個烏怒人的聲音向搶救它的卓爾人道:“這也是一個研究巔峰源門瀕死時生命特征的機會,我等會就過來……”
  
  新的源門生命頂上去,源奴卻還沒有撤下來,它們仿佛十分的堅韌,像是一個硬骨頭,天生就是為了命源而生,想要消融它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正是有它們在,那些頂上去的,差浮尊者太多太多,遠無法以數量彌補的十幾個源門尊者,才能在接替中暫時站住陣腳,掌控住命源罰牌。
  
  三十七艦中的星空生命也傾巢而出,一個不剩地全都出現在戰爭門外的星圖戰場上,接替此處的所有卓爾人。
  
  它們的水平遠遠比不上卓爾人,對十幾個源門與源奴新組成的結構體的支持,就要弱上很多,但沒有選擇了,卓爾人馬上要抽調走,去實施五序的計劃。
  
  暗域還是那個暗域,新艦中的戰場卻一分而二出來,一邊由源奴、金甲源門率領的十幾個源門尊者以及三十七艦種族組成,為可拖延住時間,另外一邊,則是以戥、電與卓爾人組成,對“暗域”進行反擊。
  
  說是反擊,也并不確切,新艦的外面并沒有可得見的敵人,只有生命歸還宇宙的定律,而且還是電假設的。
  
  他們要做的就是破壞“歸還過程”,使暗域恢復“平靜”。
  
  五序首先開始,將他們所掌握的“武器”暗能量產生命源的一些過程分為幾十個有獨立關節的小部分,分散到幾十個卓爾人序列陣中。
  
  戥調度與協調兩邊戰場,電則負責觀察暗域動靜,給五序提供情況參考,隨時找出有效的“武器”部分,進行有力破壞。
  
  如果楚云升此時在的話,拉開時空徑跡,在世界線上對艦外暗域形成的“歸還過程”機制的破壞,效果可能更好,但他不在,一切就得從最基本的物理上展開。
  
  暗能量是首先調動的元素,接著是以暗能量屬性,組合五種基本形態,影響到空間的特性,再深入到維度的計算,加入反擊信息,一點一滴地觀察艦外的變化,隨著調整策略與方向,放入一個個拆分開來的“武器部分”……
  
  像是進行一場外科手術,對象是新艦、新艦中的所有生命、以及他們所在的暗域時空,小心翼翼地解剖開來,尤其是一個個生命體所占據的時空,生命物質與空間交雜的世界,都要纖毫畢露地展現出來,深入到基本粒子的層面,觀察它們運動異常的地方,使用“武器”將其試著糾正過來。
  
  從生命體中最為簡單的生物部分開始,取得數據,反復驗證,形成結果,再層層推進到漸漸復雜起來的地方,最終達到“腦部”或類似的區域零維、命源,多維時空等等極為復雜的領域世界。
  
  工作量之大,是以卓爾人都有些撐不住了,一道道信息飛速傳遞
  
  ……
  
  “發現編號212型異常!”
  
  “19次糾正失敗!”
  
  “嘗試組合式調整。”
  
  “發現異常變異!”
  
  “生命體死亡!”
  
  “三次異常捕捉,多態共振,警報。”
  
  ……
  
  “發現591233型異常,正在解析。”
  
  “323次糾正失敗,一次糾正成功!”
  
  “生命體死亡!”
  
  ……
  
  “異常變異,捕捉動態中。”
  
  ……
  
  “十次變異模型建立失敗。”
  
  ……
  
  “發現兩處糾正持續正常!”
  
  ……
  
  “警報,生命體瀕死!嘗試761號模型重建。”
  
  ……
  
  “13292號模型正常!”
  
  ……
  
  ……
  
  大量的信息在新艦中飛來飛去,信息世界體系全負荷運轉,就連第二層球狀網格內部,都五顏六色地一片絢爛。
  
  頂層的網格,更是如此,整個信息世界都像是在一片電閃雷鳴之中。
  
  金甲源門那邊也要頂不住了,它們本就弱于浮尊者太多,即便有十個,也于事無補。
  
  三十七艦種族機會累死在戰圖上,而卓爾人那邊已經換了幾十次的備用生命體。
  
  電本來就很疲倦了,現在更是虛弱得連與五序之間的交流都出了問題。
  
  戥傾盡全力地協調兩邊的資源,他的消耗雖然不大,但卻是全艦最為至關重要的工作,兩邊戰場的平衡一旦失去,哪怕只是一個微小的失衡,后果就是全艦覆滅。
  
  好在都還在堅持著,五序那邊的成功次數越來越多!
  
  希望就在眼前,這個時候一點岔子都不能出,兩邊都到了緊要關頭了。
  
  只要一個地方出現紕漏,全都已經到了極限的新艦,將會瞬間崩潰。
  
  戥緊張地來回切換兩個戰場,還要兼顧艦外的警戒。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在新艦的后方,出現了一個不明物體,暫時還不知道是隕石之類的純物質體,還是一個小型的飛船。
  
  新艦上下已經沒有精力去弄清楚它到底是什么了,他們剛剛矮星系沒有久,有什么東西追過來也不是沒有可能,隱匿不是絕對的。
  
  放在之前,新艦是不怕的,只要不是靈生命,但眼下卻不行。
  
  戥在電光火石之間,向底層的世界,果斷地下了一個寄予重望的死命令:“弭婭,你們馬上登艦出發,飛行過去,不管過來的是什么,你們戰死到最后一人,都要誓死拖住它!不能讓它接近!”(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