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48 為它而戰

新艦!
  
  戥對浮尊者的發現極為重視,從五序那里調集了卓爾人讓它們親自去查看,但結果卻很奇怪,什么都沒有發現。
  
  “我敢肯定!”
  
  浮尊者生怕戥和卓爾人以為它說謊了,急著道:“當時肯定有東西,我感覺到了。”
  
  戥倒不是不相信它,慎重問道:“會不會沒有進來?接觸后就離開了?”
  
  事關重大,浮尊者仔細地回想了想道:“這個我不能確定,當時只感覺到有東西出現了一下,之后就消失了,有,有三十艦可以證明。”
  
  戥知道它是怕自己不相信,安撫住它后,向五序那邊詢問:“怎么樣?檢查出異常了嗎?”
  
  事出詭異,五序已經帶著其他卓爾人對全艦上下掃描,連雷的安全部都動作起來了。
  
  “沒有。”五序很快回答道:“到現在為止,沒有任何發現。”
  
  戥心中頓時有種不太好的感覺,連接向電問道:“你那邊情況怎樣?”
  
  電此時負責對外的監控,雖然主動式的搜索被關閉了,但是被動式的接受還在,只要有波動或輻射,一定能夠發現蛛絲馬跡。
  
  但它依然失望道:“沒有,什么動靜都沒有。”
  
  戥隨之沉默了一會,將五序與電召集在一起道:“有兩種可能,一種它與我們接觸后就離開了,沒有發現它來去的蹤跡,說明它以光速運動,而以光速運動的事物,如果不是靈襲,都可以看做是一種信息,我們也無法追上它。
  
  第二種,它進來了,我們卻找不到,不太可能是靈,如果是其他信息的話,那么它現在需要一個載體,否則運動中,依然會被我們捕捉到,可是沒有。
  
  現在的問題是哪一種?”
  
  電想了想道:“不知道,但不太可能是攻擊,但它的層次應該高于我們的水平。”
  
  五序像是想到了什么,道:“會不會是像仙女星系中的宏碎片?”
  
  它剛才已經緊急地去查看過睥邁的狀況,那是它最放心不下的地方,見與之前一樣,沒有任何異常才放心下來。
  
  這時候,經過電的話,它便又聯想到了這上面。
  
  戥想了想道:“宏碎片跟著我們干什么?而且,它一出現,便是大范圍的動蕩,可能性不大。”
  
  五序也沒了其他推測,三人又商量了一會,但暫時也商量不出什么有意義的結果,一切都要等隨后的動靜來觀察。
  
  它離開后,便死死地盯住睥邁那邊的情況,它始終有些不放心。
  
  但睥邁的情況絲毫沒有變化。
  
  安全部一個接著一個生命進行排查,做各種各樣的測試,尤其是從紀子飛船中回來的那批人,被它反復拉出來檢測。
  
  新艦仍在空無一物的暗域中默默航行,周圍如亙古未變般地寂靜。
  
  一切都似乎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仿佛是虛驚一場,或者是浮尊者謊報軍情。
  
  為此,剛剛獲得一點地位與威信的浮尊者郁悶不已,更百口莫辯,它敢發誓,當時自己的的確發現了什么東西。
  
  可惜,全艦上上下下,折騰了一個遍,也一無所獲,什么東西都沒有找到。
  
  有些生命看它的眼神就不對了,尤其是被安全部折騰來折騰去的人,更是私下抱怨它,說它總想立功,立大功之類。
  
  這話并沒有說錯它,它的確一天到晚地想要立功,而且毫不掩飾,到處瑟。
  
  不過抱怨歸抱怨,還是都很配合檢查的,事關全艦上下前途命運,沒人敢掉以輕心,也沒人敢不重視,只是浮尊者感覺很委屈。
  
  好在,它的委屈沒有持續太久,異常出現了。
  
  當然,對于新艦,以及新艦中的人,就不是“好事”了。
  
  最先出現的異常,是一個老邁的地底小人科學家,突然死亡了。
  
  放在平常,除了地底小人內部,其他人都不會太關注一個底層生命的生死,雖說是個科學家,但不要說是三大族,就是在三十七艦的眼里,那些科學家也是很可笑的。
  
  可是現在卻不同,全艦的警備還沒有撤銷,所有地方都高度的緊張,地底小人老科學的突然死亡,馬上經過底層安全部層層上報,很快到達雷的手中。
  
  雷行動迅速,立即抽調一支隊伍,對這個地底小人老科學家身前與死后數據進行分析,卓爾人的信息世界便有這個好處,所有生命信息都記錄得十分完整,可供隨時查閱,只要權限足夠。
  
  分析的結果,經過再三確定,立即被雷封鎖消息,帶入道頂層世界之中,放在戥等人的面前!
  
  “命源消失?”
  
  戥看著雷帶回來的分析報告,沉聲道:“高速航行中,會有命源流逝的現象,它們有沒有將這個因素考慮進去?”
  
  雷很嚴肅道:“有,已經算入在內了,但這個地底小人的命源消失速度依然超過標準很多。”
  
  戥立即下令:“馬上檢查全艦所有生命的命源流逝情況,包括三大族,所有數據以最快的速度匯總。”
  
  不僅是他,同在這里的所有人,都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
  
  命源神秘消失,是最為棘手的事情。
  
  尤其是還是找不到根源的情況下,如果控制不住,一船的生命,很快就會變成一艘神秘的死船。
  
  前有浮尊者的神秘發現,后有地底小人老科學家的突然死亡,兩者聯系起來,基本可以確定,那東西就在它們的船上!
  
  雷馬上行動起來,卓爾人與電以及第三個烏怒人也立即跟進,進行再度的細微檢查。
  
  浮尊者得到了正名,但它一點也高興不起來,比起全艦此刻的危機,它寧愿當時什么都沒有發現。
  
  它命源深厚,但也十分主動配合檢查。
  
  自巔峰以來,除了在快速戰艦的那段俘虜日子,到主艦隊以及現在的新艦之后,它一天比一天過得舒坦,漫漫的修煉掙扎之路上,從未有今天這般舒心過,更對未來充滿希望。
  
  楚云升向它說過,即便它未來誕不出一靈,也有辦法讓它體驗一次靈的感覺,它便覺得在這里的日子與未來是最好的。
  
  它很擔心新艦出問題,它不想再流浪在冰冷的宇宙之中。
  
  因此,它十分的配合。
  
  給它檢查的卓爾人很快走了,結果沒有告訴它,但它看得出來,那個卓爾人的神色不太好。
  
  浮尊者心中便咯噔一下,不知道該怎么辦,只能等著消息。
  
  三大族的動作很快,配合以信息世界的體系,再度的細檢很快結束。
  
  大量的數據被收集上去,無數的生命在不安地等待之中。
  
  浮尊者越等越心急,越等越擔憂,沒過多久,拔異給它帶了第二個壞消息。
  
  一直蟄伏著的源奴,主動出來了,據說已經去找三大族了。
  
  必定是出大事了!
  
  要知道,從新艦尚未建造的時候起,一直到殺出銀河仙女星系群,楚云升與烏怒人帶回來的源奴,都沒有真正參戰過一次,而這一次,卻主動出來了。
  
  拔異在新艦中人脈廣泛,比它還要廣,帶來的消息一定不會錯的。
  
  浮尊者的心沉了下去,它很怕新艦沒有了。
  
  和它一樣擔心的人還有很多,三大族的人全都撤了回去,聚集在頂層的世界中,不知道在激烈的討論著什么,它們只能從信息世界中頻繁的信息調動中,窺視此時的緊張形勢。
  
  “老浮。”
  
  拔異也一改往日的隨意,慎重道:“是戥讓我過來的,他現在很忙,沒時間下來,你做好準備,我估計戥有了初步的想法,你可能是被寄予厚望,當然也很危險,不過,這才是真正的戰功,挽救全艦于危難的真正之功,以后再不會有人說你半句閑話。”
  
  浮尊者立即愣住了,道:“我?要我干什么?”
  
  拔異搖頭道:“還不知道,三大族估計還在激辯對策,但肯定是出大事了,估計和命源有關。”
  
  浮尊者哆嗦了一下,它一直都沒有太穩的安全感,畢竟它是半路外來的,立即就想到了一種可能,它是不想新艦沒了,可是,可是,不是犧牲它自己啊,心亂如麻:“拔異兄弟,它們難道要抽我的命源?”
  
  拔異哪里知道,但安慰它道:“這個我敢肯定不會的,你不要慌,我相信戥不會這樣做。”
  浮尊者都想逃跑了,哪里還能聽得進去?神情又變了變,隨即頹然苦聲道:“算了,它們要抽,我也跑不了了,本體在卓爾人手上,它們要殺我太簡單不過了,拔異兄弟,我這一生過的……”
  
  它還準備說下去的時候,就突然看到戥的投影出現在它們的面前。
  
  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它好歹也是一個巔峰源門,就是死也要死的有尊嚴,也要有一次像樣的抗爭。
  
  但戥接下來的話,卻讓它終于回到了現實:“浮,已經決定了,你和源奴將作為此次戰斗一前一后的絕對主力,我以及三大族,以及全艦,都將配合你們。”
  
  浮尊者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什,什么?”
  
  戥快速道:“時間不多,我簡單一點給你說明情況,你發現的東西的確存在,當時我們也的確沒有任何發現,直到現在才出現異常。
  
  你可以將你當時發現的那個東西看做是一種“標注物”,給我們做了“標注”,現在外面的暗域像是一頭“蘇醒”的野獸,正對我們進行某種神秘攻擊,導致我們全艦的命源越來越快地流逝。
  
  在我的堅持提議下,決定以你為主體,執掌命源罰門,全艦配合你,與外面爭奪命源,全艦上下的生死存亡,都將系于你一身!”
  
  基于浮尊者的知識水平,戥對此時的危及局勢做了通俗的比擬說明,實際情況要復雜得多,它的重點在于最后那一句。
  
  浮尊者天人交戰:“我,我……”
  
  戥道:“浮,你可以選擇不去,因為的確非常危險,我曾對底層的弭婭說過,這艘船,是我們的希望,也是你們的希望,船中它所小心承載的每一個生命,都有責任為它而戰!”
  
  浮尊者看了看戥,又看了看拔異,一狠心道:“我去!”
  
  ***
  
  第二更,還有黑血vip讀者訂閱群:73628655,晚上飄火在線,歡迎大家一起來聊聊。(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