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47 天體信息

楚云升停止了追溯,在氣泡海洋上空靜靜地懸浮著。
  
  首先,這個牢籠針對的對象不是他,而應該是包括他在內的所有經由人類這條線追本溯源的人,并不是因為他個人而出現的,他還沒有那么大的影響力,但正是因為如此,才顯得更加地恐怖與神秘。
  
  其次,建立在這條追本溯源線上的巨大牢籠,并非空間意義上的牢籠,在他觀察記錄下的星圖上,這些星球相距都極為遙遠。
  
  它所鉗制的是無論怎么追溯,都始終只能在它的“世界”之中,由許多都存在火源體與金屬體的相似行星組成的龐大的牢籠世界,相同世界,永遠掙脫不出去,局限住了人類這條線上的追溯。
  
  第三,除了追本溯源這條線上動過鬼斧神工般的手腳,那些牢籠行星上的布置反而很簡單,科技萌芽的封鎖也很容易解開,如果追溯過去,耗費漫長的時間,最終也能促使當地人類達到能飛入星空的程度。
  
  雖然并沒有什么用,追溯過去的只是意識而不是本體,終究還是得回來,而且本體一旦死亡,意識不管在哪,也會隨之消失,但卻仍然是一種對牢籠自身的矛盾。
  
  讓人弄不清楚它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倘若這樣想下去,永遠都想不通,更談不上破解,楚云升的意識微微一動,上一個火源體使用后暫時穩定下來的狀態又開始“晃動”了,形勢十分緊迫。
  
  但他并非無計可施了,旋即便準備再次追溯。
  
  他可以追溯的不止只有人類這條線,還有卓爾人與火蟲,可以繞過這個牢籠。
  
  只是用處不大,他是要找回本體,在之前的追溯分析中,他便感覺到,只有與他有關的各條線都追溯成功了,補齊了條件,才能最終追溯到自己的本體。
  
  現在人類這條線被牢籠困住,也就無法知道這個條件到底是成功獲得了,還是失敗了?
  
  這就是純靠摸索與經驗的劣勢之處,如果有追本溯源或者氣泡世界層面上足夠的的理論基礎知識,根本不用這樣猜來猜去,以致難以精準判斷。
  
  追溯的過程很快,有過十幾次經驗的過程更快,沒過多久他便再次回到氣泡世界。
  
  依然是一個牢籠行星,依然存在一個火源體與金屬體。
  
  火源體也再次讓他意識暫時獲得平靜。
  
  追溯的過程中,他無法分辨哪個方向的聯系是人類這條線,哪個又是卓爾人或者火蟲。
  
  回到氣泡的世界,又有了一點時間,楚云升便繼續開始分析,這一次,他將所有去過的行星位置,在意識中演化的星圖上標注出來。
  
  起初,彎彎曲曲,雜亂無章,相互之間跨度也極為遙遠,看不出來什么。
  
  等到越標越多,漸漸地形成一條長長的“巨龍”,中間有缺失的地方,他追溯的基數還很小,不可能完全。
  
  如果沒有參照坐標,這些牢籠行星形成的蜿蜒長線平淡無奇,沒有什么實質的意義。
  
  但他隨之一動,將星圖的觀察點選擇到地球的位置上,立即就發現它們漸漸遠離地球,遠離銀河本星系群,如利劍一般插向宇宙的深處!
  
  如果再將這些行星的運動軌跡,在歷史長河上動態起來,便能震驚地看到似乎有一道波動蘊含著某種含義向遠處而去。
  
  這是信息!
  
  竟是留在浩瀚星空里宏觀天體運動之中的信息!
  
  也只有能夠追溯到許多牢籠行星的人,從星圖上經過綜合分析才能得到的信息,而不是在其中一個行星上就能看的。
  
  楚云升追溯的數量還太少,暫時分析不出這道信息的含義,但他卻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如果將現在的情景,思維局限在某一個人所為上,便很難想得明白到底是為什么,但如果擴散開來,就不同了。
  
  有人制造了牢籠,而后又有人將牢籠“運走”,使它們漸漸遠離地球,分散出去,并留下天體信息。
  
  前者與后者必定不是同一種人,而后者可能是一個人,也可能是一群人世世代代所為。
  
  它們無法破解追本溯源線上的牢籠,但卻有辦法可以將牢籠“運走”,并且以火源體與金屬體鎮壓科技萌芽,以保護牢籠行星不被發現,等待追溯而來的人。
  
  而在牢籠行星上能獲得的信息被減少到了最低程度,幾乎沒有,即便被其他生命發現,也沒什么用。
  
  只有將這些行星追溯下連貫起來,才能發現隱藏在動態天體運動之中的信息,避免了信息的外泄。
  
  這樣,便似乎可以解釋牢籠本身的嚴酷與牢籠行星上的反常簡單布置之間的矛盾了。
  
  到底是不是,楚云升追溯到的行星還很少,不能完全獲得后者留下的天體信息,也就無法真正的確定。
  
  現在沒有時間了,只能留在以后再來探索。
  
  不過弄清楚了這一點,對他還是很有幫助的,首先,他便意識到戥那邊的新艦危險了!
  
  巋靈主是他們離開銀河仙女本星系群的第一關,但億靈主與綸靈主絕不是最后一關。
  
  連追本溯源的線都被困死了,他與新艦中的人類怎么能夠輕松離開?
  
  一切才剛剛開始,巋靈主億靈主等不過意外的關卡,真正的攔截還未出現。
  
  暗域,必將充滿殺機,而且是絕殺!
  
  但楚云升現在卻不能回新艦,回去也沒用,找不到本體,回去就是死,眼下全靠火源體維系著,才能拖得時間。
  
  必須加快速度了,不管人類這條線上有沒有獲得追溯的條件,都要盡快轉入到卓爾人與火蟲的線上,做一次完整的嘗試。
  
  第二十一次從一顆牢籠行星中回來,楚云升做好準備,將全部的黑氣調集出來,倒置追溯的主體,將黑氣的聯系第一次冒險地作為追溯的主體。
  
  只有這樣,才能避免去亂碰運氣。
  
  但也可能直接被卡住,再掙脫不出來。
  
  好在他還有三大族的知識作為基礎,以及之前二十一次的經驗積累,可以做一些局部的微調,將風險降低到能夠降低的最小程度。
  
  然后,發動!
  
  腐朽的世界中,他仿佛看到了一個巍峨的門,便立即死了。
  
  接著回到氣泡的世界,意識劇烈震蕩!
  
  是蟲子,剛剛追溯到了一個蟲子。
  
  但瞬間就死了,原因未明。
  
  時間越來越來不及了,還剩下卓爾人這條線,而這條線有可能追溯回新艦,也可能追溯到散落在星空中的其他卓爾人中去。
  
  前提是他能找到這條線。
  
  楚云升將黑氣換下,直接用他此時的意識作為主體,再次急促地發動追本溯源。
  
  他的意識已在劇烈的震蕩之中,再遲就真的要死了。
  
  但這一次,他卻失敗了,差點在追溯中直接消失。
  
  人也開始模糊起來,仿若即將熄滅的微弱之火,但剛才的那一次,至少讓他有過一次走卓爾人追溯線的經驗。
  
  第二次發動,他將所有與卓爾人有關的東西,能用上的全都用上了。
  
  明暗之中,他恍惚看到了一個戰火紛飛的世界,數不清的生命在戰死,一道無比強大的力量,直接抹滅掉他所在范圍的一切生靈。
  
  不是新艦!
  
  這是他快速死亡后,唯一的念頭。
  
  再回到氣泡的世界,極度模糊混亂之中,他終于發現自己與本體之間的聯系越來越清晰了。
  
  ……
  
  黑暗中的一個角落里,楚云升的本體中,幼稚的聲音說道:
  
  “它就要回來了,小石頭,我們說好了哦,你不能告訴它我在這里啊。”
  
  “別動,我知道你的生命邏輯不能對它說謊,我也沒讓你說謊嘛。”
  
  “它不問起來,你可以不主動說啊。”
  
  “怎么這么死腦筋呢!”
  
  “算了算了,我來想辦法。”
  
  “嗯,這樣好了,我給你加一條邏輯,嘿嘿。”
  
  “別跑,就一條!”
  
  “你以為容易啊,不是簡單加一條邏輯就行的,和你的其他生命邏輯不但不沖突,還要相互融合,成為一體,它和你自己都發現不了,難著呢。”
  
  “哎呀,忘了怎么加了,等等,別動,讓我想想……”
  
  “別跑,我快要想起來了。”
  
  “嗯,大概就是這個了!”
  
  “小石頭啊,為了邏輯完美,加上去的同時,我就會沉睡消失,你別給我搗亂,聽話,我給你加!”
  
  “零維小隔離法……靈度調整……”
  
  ……
  
  ……
  
  “終于好了,我要睡了。”
  
  在它的聲音即將消失的時候,它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微弱地迷迷糊糊道:“哎呀,忘了一件事,這下完了……”
  
  隨即,它便在郁悶中徹底地消沉下去。
  
  許久后,楚云升本體的眼睛,在黑暗中,緩緩睜開。(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