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45 卷仙人指路

戥不知道楚云升此刻正在漫天星辰中的一個上,仰望著天空,也再尋找他們的位置。
  
  他著了魔一樣地將全艦所有能夠減少消耗的東西都清理了,但在警覺上還是清醒的,雖然關閉了所有主動式的探巡設備,于戰備上,仍一刻都沒有松懈過。
  
  為了減輕新艦自身消耗的負擔,戥使用源門生命作為戰備一線的警戒者,并且讓它們輪班值守。
  
  浮尊者作為巔峰源門,自然是當頭的第一個,對于這一點,它還是很樂意的,至少原來這個位置應該屬于金甲源門,而現在,經過一系列的戰斗后,它的地位越來越鞏固了。
  
  尤其是抽取命源的那一戰,它不但威風八面,而且順利地完成了任務,通過命源罰牌抽集的大量命源,如今存滿了烏怒人與卓爾人共同制造的“生命倉庫”,以及楚云升帶回來的那些高傲的源奴之中。
  
  暗域星航之中,第三個烏怒人說過命源最重要,作為獲取命源的人,它的功勞自然也是最大的。
  
  目前,它還不準備升入更上一層的信息世界,它是巔峰源門,又不是星空種族,對信息世界的升級渴求度沒有它們那么高,再者說,到了上一層,孤家寡人的,哪里有現在這般威風?
  
  戥讓它做第一班值守,浮很重視,剛剛脫離一號矮星系邊緣,仍處于十分危險的階段,最高軍事指揮官讓它值守第一班,未嘗沒有考慮到它的源門能力是最強的因素。
  
  它將自己的源空之地散布在新艦的周圍,上下左右,立體地環繞著,一有風吹草動,就可以立即還擊,并將第一手信息資料,帶回艦內。
  
  因此,它下面還有一個小小的團隊,由三十七艦種族抽調而組成,負責協助它計算與收集信息。
  
  它與這些星空種族沒什么好交流的,以它們的層次,如果它還是當初的那個非巔峰源門,或許對它們還會很重視,而今,它已是巔峰,眼中就只剩下三大族。
  
  這是它的驕傲,也的確是它的驕傲!
  
  成就一個巔峰源門,一個生命要付出的代價不可想象,要獲得的機會也如同奇跡,但凡能夠達到巔峰的,都永遠是驕傲。
  
  浮尊者雖然不與三十七艦種族交流,但也不是沒有可以交流的對象,比如和它一起值守的十幾個樞機生命,其中的那個頭頭,就是它愿意交談的對象。
  
  在戰爭之門后的星空戰圖中,浮尊者結束了上一個關于海國大殿主的話題,道:“拔異兄弟,你真的不能修煉了?一點辦法都沒有?”
  
  周圍其他樞機們都見怪不怪了,擱在以前,還會羨慕拔異的待遇,一個巔峰源門都要叫他拔異兄弟,如今卻都習慣了。
  
  拔異沒什么變化,境界還是老樣子,已經停止很久了,坦言道:“沒辦法,實在不行,我也只好學海國大殿主了。”
  
  浮尊者便笑道:“它學了那么久,我感覺也沒你學得快,它熱情是有的,但是天賦不夠。”
  
  拔異搖頭道:“不能這樣說,大殿主主要是基礎差,但興趣這個東西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
  
  浮尊者就感慨道:“興趣……我都不知道自己當年的興趣是什么了,后來只剩下突破突破再突破,修煉修煉再修煉,只夢想著有一天能夠破開源門,能登上巔峰,現在回頭想想也挺無聊的,有時候,還真是懷戀以前的日子啊。”
  
  這樣瑟的話,也只有已經成為巔源門的它可以故作感慨地說出來,實際上,壓根就是在秀優越,無恥得很。
  
  真讓它回去試試!?
  
  打死它也是不愿意的。
  
  十幾個樞機心中暗罵一聲,拔異也直接略過了它的瑟,道:“老浮,金甲托我個事……”
  
  浮尊者大氣地一擺動它的飛須,打斷道:“你不用說,我知道是什么事,你回頭告訴它,讓它放心吧,本尊如今早沒有了與它爭源門之首的興趣。”
  
  星空戰圖中,它的虛擬本體凌空而立,巔峰源門的氣勢飄逸出塵,眺望浩瀚星辰,這一瞬間,仿佛真有了那么一點無視俗名的世外高人的韻味。
  
  拔異心中暗罵一聲:“你|媽|的不裝老板的樣子會死啊?”
  
  別人不知道,他還是知道的,這家伙如今已然看不上那些源門了,尤其是當時還是主艦隊的他們遭遇源門武裝集團那一次之后,更是如此。
  
  其他樞機們心中也是一片大罵:“在我們面前就裝清高,掉過臉,還不是跪舔戥大指揮官了。”
  
  罵歸罵,反正巔峰源們不是靈,也不是卓爾人,看不到它們心中所想,要是換上五序或者楚云升,這會它們就要擔心人頭滾滾了。
  
  嘴上的漂亮話還是要說的,拔異與金甲源門關系還可以,要不然也不會幫它來傳話,便代謝道:“老浮,你不計較就好,金甲最近日子也不好過,一直沒辦法再進一步。”
  
  修煉何其之難,別看浮尊者現在意氣風發的模樣,時間再往回倒退,倒回它未到巔峰之前的歲月,它也一樣與此時的金甲相似沉悶、冷漠、殺伐、苦尋進階之道。
  
  浮尊者聽出了拔異的弦外之音,頓了頓道:“也罷,就趁著一起值守的緣分,本尊就給你的這些樞機小兄弟們講講如何破入源門……”
  
  十幾個樞機立即緊張了起來,生怕接下來錯過了一個字,剛才罵歸罵,現在卻必須要仔細的聆聽好,出了這里,到哪里去找一個源們來給自己談經驗?
  
  而且還是一個巔峰級別的!
  
  浮尊者在一干樞機“崇拜”的目光下,正要發表自己的見解,神色突然一變,刷地消失了。
  
  再出現時,已經到了星戰圖中標注它源空之地最邊緣的一個點上,三十七艦星空種族也隨之紛紛出現。
  
  “有東西闖進來了!”
  
  ……
  
  楚云升的目光從滿天星辰中移開,人已經來到巍峨宮殿群的上空。
  
  做好初步的星圖標記,他便沒入殿群之中,搜尋細微波動的來源之處。
  
  這些波動都在高能領域內,普通的生命根本感覺不到,即便使用外部設備,不到一定的科技程度,也難以發現。
  
  楚云升一邊微調著改造這具身體的感應部分,一邊穿梭一座座宮殿,如鬼魅之影般,出現,消失,再出現,再消失。
  
  意識不穩,生命體改動的幅度不能太大,否則一旦破壞了生命體承載零維的某處地方,便是萬劫不復,瞬時崩潰。
  
  但他飛掠的速度卻很快,外部能量的運用,相對對意識穩定的影響要小一些。
  
  不過,因為他的判斷水平下降,不斷地走錯路線,逐漸驚動了越來越多的侍衛。
  
  宮殿之外,此時也是謠言轟傳!
  
  等楚云升終于找到確切來源的時候,整個宮殿內外,都已經沸騰起來。
  
  一批批騎著如馬一樣生物的騎兵披甲四出,一條條長龍般的禁衛軍著甲開赴宮城,傳遞消息的無數家將馳騁在街道上縱掠如飛,城民打開家門相互竊竊私語,而土家已然水泄不通!
  
  “那位軍總,出什么事了?”
  
  “不干你們的事,速速回家。”
  
  “算了吧軍總,東街那邊都傳開了,說是山家的土三成仙了!”
  
  “真有這樣的奇聞?哎,軍總別走啊?”
  
  “那還能有假?我一親戚就在山家做事,他親眼所見!”
  
  “快說說,怎么就成仙了?”
  
  “這說起來話就長了,那土三我往日我也曾見過,前些天因為……唉,這回山家怕是保不住了,這一世的繁華算是到頭了。”
  
  “因為什么啊?你倒是說啊,真是急死個人!”
  
  “不能說,不能說,土三已是仙人了啊,豈能冒犯仙威。”
  
  ……
  
  楚云升飛入一座宏偉的宮殿,外面的侍衛見他凌空而來,早已嚇得跪在了地上。
  
  進入殿門,便是一條長長的通道,燈火通明。
  
  兩側墻壁上雕刻滿了浮像,栩栩如生,楚云升一眼望過去,從第一個浮雕開始,便是一個手持類似尺子一樣的人,被烈火焚燒而死時的痛苦景象。
  
  在它周圍,人們臉上浮現出驚恐。
  
  第二個浮雕,刻畫著一個望著星空的人,被破開心腹而死。
  
  第三個浮雕,伏在地上,似乎在計算什么,被人群以石頭壓死。
  
  第四個,第五個……
  
  兩側通道墻壁雕滿了各色各樣的死刑時場景,楚云升的速度極快,很快走到了壁畫尾端,尾端上的浮雕又有些不同,受死者周圍的人群雖然依然驚恐,但卻多了一絲很隱晦的憐憫,大概是雕刻師故意所為。
  
   而死者的刑罰也不再是之前那樣的火燒挖心之類,而是一道神秘的“力量”,直接將比如最后一個浮雕上似乎正在試圖尋找電存在的人殺死。
  
  這些場景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類荑族人的歷史,被卓爾人的程序員一次次滅絕在大炮時代之前,而他們則仿佛被一股神秘力量封鎖住一切科技萌芽。
  
  它們沒有大滅絕,卻永處于愚昧時代。
  
  而到如今,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
  
  在通道的盡頭,楚云升很容易地便看到了他此行的目的物體一個火源體。
  
  幾乎沒有任何掩飾,也沒有任何阻隔,火源體直白地懸浮在一個長條形立起,同樣懸浮在空中的特殊金屬體上。
  
  靠近那金屬體,楚云升便瞬息明白,它實際上是一個很先進的探測器,這顆星球上任何人為有規律的電磁現象出現時,便會觸發它啟動,利用火源體的能量,將其徹底消滅,化作灰飛。
  
  但它自身卻沒有任何防護,不過這個星球上的人類,被封鎖在愚昧時代,便永遠無法靠近它,正常的生物接近它就會被火源體的能量殺死,更無法解開它的謎題。
  
  火源體的能量阻擋不了楚云升,他將火源體從金屬長體上取下來,金屬體內的運行便自動停止。
  
  它里面沒有存著歷史信息,也沒有觸發出什么新的東西出來,仿佛當初建造它的人匆匆忙忙,或者故意等著這一天,有人將火源體取下。
  
  “沒有將它們一次次滅絕,也不像是儲備命源的生命星球,但卻阻止電磁現象的出現,什么意思?”楚云升沉思片刻,似乎有些明白了
  
  建造它的人,或許是為了“隱藏”這顆星球,在兇險四伏的宇宙星空之中,“隱藏”這顆星球上的人類,不讓它們到達科技時代,杜絕任何人為輻射信息流出星球的可能。
  
  在黑暗無邊卻有著無數繁星的宇宙之中,想要找到一個“無聲”的生命星球太難了,幾乎不可能,除非是巧合。
  
  但同時,這也是一種變相的囚禁,極為殘酷,這顆星球上的人類只能世世代代地處于愚昧時代,永生永世不得寸進。
  
  破壞懸浮在空中的長條金屬體與火源體并不難,達到一定科學程度就能成功,但科學進步的第一個關卡就被鎖死了,后面的一切都是空中樓閣,都是幻想。
  
  可在楚云升取下火源體之后,也沒有出現人為的末日災難。
  
  因此,也很難判斷建造它的人,到底是為了保護這個星球上的人,還是為了永生永世地囚禁它們以及它們的后代?
  
  取到了火源體,楚云升在沒有發現有其他動靜之后,便按照以往小蟲子加烏怒人,以及他自己對源體的研究,開始嘗試穩定零維。
  
  時間一點點流逝,外面也漸漸從夜晚到了天明,無數的人在傳遞消息,整個城市都在沸騰之中。
  
  楚云升從這座大概是直接建造在金屬體與源體之上的宏偉宮殿中出來的時候,恒星初出的光芒已經照滿大地。
  
  他的時間不多,一晚上消耗掉火源體,也只暫時穩住他的情況,必須馬上再次進入氣泡世界,追本溯源。
  
  不準備停留,他也未對這具身體其他部分做也許會節外生枝的其他任何生命體改造,飛出宮殿,他便以元氣手招來他昨晚搜索時發現的一處類似圖書館中的書籍,準備了解一下這顆星球人類的歷史或者神話傳說,看看能否找到有關它們來自哪一紀的信息。
  
  他的身影剛剛出現,宮殿之外,一個巍顫顫的老者,在兩個侍從的攙扶下,跪拜下去。
  
  在它的身后,早已密密麻麻地跪滿了人群,一路延伸過去,從宮殿群,一直到巨大城市中央,烏泱泱的人頭,不計其數。
  
  隨之而來的,便是成千上萬的人發出的,震耳欲聾的山呼海嘯之聲:
  
  “仙人指路!”(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