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444 卷兩個視角兩個世界

楚云升四下觀察,發現這里“無知無覺”,一片的空寂,顯然是哪里出了錯,否則要么他還在氣泡的世界里,要么已經到了多維的時空之中。
  
  他馬上想到了一個靈,以及一個詞
  
  他可能被“卡”住了!
  
  億靈主當時被逼說出來的追本溯源之法必定是不完整的,雖經反復試驗,但終究不能完全,即便他做了許多其他方面的準備,依然出現了問題。
  
  現在的狀況很像是被卡住了,但究竟是卡在什么地方,很難判斷,會卡多長時間也無從知曉,或許是一會,也可能是永遠無法擺脫。
  
  氣泡的世界太過神秘,對這里的一切了解與知識積累都基本為零,若不是必須找回本體要進行冒險嘗試,楚云升即便在六階段作戰中,也只是“行動”于自己探索出來的范圍限定之內,小心翼翼,從不越界半步。
  
  他在嘗試追本溯源之前,便考慮到了會失敗的情況,想一次性就能成功,是不太可能的,即便億靈主將完整的追本溯源之法說出來也不行,它的追本溯源之法很可能只適用于它自己,并不具有普遍性。
  
  如果時間足夠,楚云升也能想各種辦法,在氣泡的世界中,一點點地將億靈主追本溯源之法解析開來,重新形成更好、更有適應性的方法來,但那需要的時間太多了,莫不說現在,就是放在六階段作戰之前都不夠。
  
  被疑似地卡在這片黑暗之中,楚云升反倒不著急了,結果無非兩種,一種是找到辦法出去,一種是在這里自然死亡。
  
  他的時間被限定在生命的終點上,以及此刻意識逐漸模糊的速度之下。
  
  黑暗中,他開始一遍遍地重新發動追本溯源,嘗試步驟中一個個可能,以排除法嘗試成功。
  
  這很危險,弄不好或許會卡得更深,甚至直接死亡,但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細微之中,他感覺到追本溯源發動時,隱隱有許多“源向”,遍試之后,卻一一都失敗了。
  
  問題出在“源頭”。
  
  換句話說,就是追本溯源的定位出了問題,億靈主在這部分內容中做了手腳,而表面上是看不出來,只有追本溯源之法發動了,它才會顯露出來。
  
  如果說億靈主的追本溯源之法是一組黑匣子中的公式,楚云升目前還沒辦法將后半段的公式推演出來,根據現在的情況看,最后定向的“公式”很可能是由前面發動后才會根據實際的情況產生,具有不確定性,每一次的形式可能都是新的。
  
  億靈主不能進入氣泡世界,自然無法了解得這么深入,楚云升能弄明白一些,但卻無基本的知識來破解。
  
  不確定性,便意味著有無數的可能,但不是每一個可能都能順利將意識投射過去,涉及的面太廣了,不但是氣泡世界,還有多維時空中的物理基礎。
  
  中間,稍稍差錯一點,便無法得出正確的“解”,只能卡死在這里,不得動彈。
  
  楚云升能做的依然是不斷地嘗試,無法修改溯源的目標需要的必要條件,最好的辦法就是嘗試找到本身具備必要條件的目標。
  
  他已放棄了對本體的追溯,以現在情況,再繼續下去也是徒勞。
  
  上千次的嘗試之后,楚云升選擇其中十個有微弱反應的方向,再進行反復嘗試,直到最后剩下兩個可能性最大的方向。
  
  他幾乎沒有停留選擇了其中的一個,開始加入一絲黑氣,再次發動追本溯源。
  
  這一次,似乎成功了,他被拋出了黑暗!
  
  一絲光芒出現在他的視覺之中,起初他聽到的是哭聲,接著是尖叫,以及外面轟鳴般的嘈雜聲,再后來,他極度衰弱的意識昏沉下去。
  
  那絲光芒中,他看到了一個人類,于是在昏沉下去的前一刻,意識到了一個可能,他現在溯源到的是人類,或許還要溯源到卓爾人,甚至還有火蟲,等等,這些條件加起來,最終才能完備條件,溯源到自己的本體。
  
  億靈主給的方法不完整,更可能動過手腳,他沒辦法精確定向,只能隨機嘗試尋找到本身具備條件的目標。
  
  甚至,哪一次追溯到哪一個種族,他都控制不了。
  
  不過,這也是楚云升目前唯一能找回本體的辦法了,只要能追溯成功,每次的經歷都是極為寶貴的知識,不斷補充到億靈主給的追本溯源之法中,最終一定能夠成功。
  
  只是不知道他現在還有多少時間了。
  
  昏沉中,楚云升不知過了多久,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進入黑夜,顯然是一個星球,可以看到天穹上的星空,并且是一個適合人類生存的星球,很大可能是被“人”改造地理環境而成的。
  
  他首先檢查了一下意識的情況,很糟糕,更加的不穩定,再有一絲波動就要熄滅一般微弱,直接導致他無法立即再度進入氣泡世界,進行追本溯源。
  
  這簡直就是一種矛盾,他沒有時間了,卻不能擅動。
  
  接著他檢查了一下生命體的情況,的確是一個人類,被人打個半死,骨頭斷了好幾根,幾乎要一命嗚呼了。
  
  周圍的環境也很惡劣,一個土筑的破落棚,地上一堆干草,還有一些地球上沒有的小動物爬來爬去。
  
  意識不能再有波折,他便簡單地給自己用治愈符文處理了一下,以三大族的生物知識,接好骨頭,恢復肉|體,是再簡單不過得的事情了。
  
  從干草上站起來,稍稍適應一下重力,將帶血的衣服整理整理,楚云升便推開破門,準備出去看看。
  
  留在這里沒有什么用,盡快找到穩定意識的辦法才是正途。
  
  剛才醒來的時候,他就發現大約東南方向上,有一道若有如無的波動,與他曾見過的源體十分相似,如果說還有什么東西有希望的話,那就是自然源體了,可惜從銀河星系得到的源體除了用掉的,都在小蟲子那里。
  
  不管是否有效,都要試上一試。
  
  楚云升剛推開門,外面便進來一個和他這具身體年紀差不多大小的男人,一樣穿著簡陋的衣服,見到他竟然站起來走路,十分的震驚,粗糙的面孔上露出不敢置信的樣子,結結巴巴用古怪的語言道:
  
  “你,你?”
  
  楚云升自然是聽不懂的,出了門,便凌空飛起,化作一道曲線,射入天空,再消失不見。
  
  那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瞪大了眼睛,許久才驚恐萬分地喊人道:“不得了,不得了!快來人啊,來人啊,土三成仙了!土三成仙了!”
  
  不多久,一群人舉著火把亂哄哄地跑了過來,當頭一個衣著干凈的一個男子,皺眉道:“河人,你吼什么?土三呢?”
  
  叫河人的那男人還坐在地上,雙腿癱軟,驚恐萬分地道:“管頭,土三成仙了,成仙了,真的成仙了。”
  
  男子冷聲道:“什么成仙了!你再胡說,當心打斷你的腿,說,到底怎回事?”
  
  河人顫抖著嘴唇,比劃著道:“管頭,是真的,我親眼看到的,土三從我面前這樣,這樣,就這樣飛走了!”
  
  那管頭男子上來便給了他一巴掌,怒道:“再胡說!我看就是你放走的!你一向和土三交好,說什么成仙,想要蒙混過去,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
  
  叫河人的年輕人見眾人根本不相信,呆在那里,百口莫辯。
  
  只聽管頭又道:“把河人抓起來,私放走了土三,明天老爺問起來,拿他頂罪,成仙?就土三那樣?我都成”
  
  后半句話,卻怎么也說不下去了。
  
  楚云升又回來了,從天空中射線般地直接落在土房上面,似乎在重新感應什么,接著又迅速地離去。
  
  底下的人群像是被使了定身法,一動不動的瞪著眼睛,片刻之后,才有一個聲音小聲顫抖地問道:“真,真是土三?”
  
  另個一個結結巴巴道:“是,是吧?”
  
  那管頭火把不知道什么時候掉落在地上,雙腿打著哆嗦,驚魂未定地混亂嘟嚕著:“完了,完了,老爺完了,山家完了,土三真成仙了!土三真成仙了!”
  
  楚云升折返一次后,才重新找到準確的方向,意識衰弱的厲害,以至于他對波動的感知與判斷都下降了不少。
  
  他的時間不多,必須盡快找到穩定住意識的辦法,重入氣泡世界,追本溯源。
  
  黑暗籠罩大地,巍峨的宮殿群,在星光下燦爛,無比的輝煌。
  
  楚云升的目的地便是那里,他抬頭看了一下星空,順帶對照記憶中的星圖尋找自己的位置。
  
  此時,在漫天星辰之中,新艦靜靜地航行在對楚云升此時而言,只是漫天星光中的一小片黑暗區域里,而對戥等人而言,卻是在無邊的暗域之中,遙無邊際,極其漫長。
  
  兩個視角,便是兩個世界。
  
  其中,一道“妖異”光芒,漸漸逼近了他們。
  
  但不管是正在暗域中航行中的他們,還是此刻站在地上望著星空尋找他們位置的楚云升,都無法知道它的臨近。(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