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442 亙古靜謐

楚云升終究還是離開了,五序回到卓爾人自己特有的信息空間中,有些心緒不寧,卻不知道源自于哪里。
  
  它先是去看了看沉眠中的冷星人睥邁,自從上一次意外開啟末日實驗的絕密序項,跟著發現那道宏碎片神秘失蹤之后,五序便經常心事重重地去觀察睥邁的狀況,就像它原來經常去檢查核心庫一樣。
  
  睥邁當初混亂的狀態,已經穩定下來,雖然還沒有蘇醒,但生命特征上各項指標都恢復了平靜,老赫爾還在照顧著他,但赫爾越來越老了,如今不管是誰再看到他的面容,都能無師自通地領會“歲月流逝”的含義。
  
  五序每次過來,都不會與他說話,它們就像兩個世界的人,一個行走在上空,一個老邁在地下。
  
  看了一會生命監控數據,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五序仿佛例行公事般地再檢查了一遍,才松了一口氣,但也越來越不疑惑。
  
  睥邁能活到現在是一個奇跡,沒有回新艦之前,就應該死掉的,但他卻倔強地活了下來,烏怒人電有過幾種推測,并將其列為新艦研究課題中較為重要的一個。
  
  快速戰艦回到新艦之后,意外地觸動了卓爾人末日實驗中的絕密序項,消耗了全艦百分九十以上的能源,最后連宏碎片都失蹤了,五序一直懷疑消失的宏碎片可能進入到睥邁的身體之中。
  
  但它對沉眠中的睥邁做過無數次的各種檢查,都一無所獲,始終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除了睥邁本身在那次意外中由混亂而漸漸穩定下來。
  
  有時候,五序甚至準備殺掉他,做最徹底的檢查,如果那道宏碎片真的進入了睥邁身體,便再無所遁形。
  
  但不管是烏怒人,還是戥,都不會支持它,睥邁不過是源門生命,新艦中不差他一個,但他現在的狀況卻極具研究價值,都不用楚云升與戥來阻止,首先會跳出來反對的一定是烏怒人,電。
  
  五序再次無所發現后,便準備離開,這時候,這處監控睥邁的虛擬空間入口門處,進來了一個人。
  
  這么多次在這里來來回回,五序雖然沒有與這個人有過什么接觸,但也早知道是誰,烏怒人電的一種推測模型中,就有這個叫做赫爾的老冷星生物對睥邁所起的作用。
  
  通過調閱快速戰艦的記錄,電發現這個冷星老生物始終沒有放棄睥邁,哪怕最為艱難與氣餒的時候,它都堅持安撫時而混亂時而暴虐中的睥邁。
  
  到了現在也是一樣,這個冷星老生物依然堅持著,哪怕它已經老得就快死了。
  
  五序像往常一樣,沒有與它接觸,它是看不到卓爾人的,只有卓爾人能看到它,對赫爾而言,此時的虛擬空間中,除了睥邁,再無其他人。
  
  不管它的堅持有沒有起到作用,五序也不準備干涉,它還要去檢查類荑族皇族的情況。
  
  逃離仙女銀河本星系群,進入了更大的暗域,卓爾人的戰斗任務也就隨之結束,航行上有戥負責,五序與其他卓爾人便有了時間,對一直都沒有來得及深入分析的類荑族人做進一步的解析。
  
  事關老,以及卓爾人自己的秘密,這項工作烏怒人自然不能插手,都掌控在五序的手中。
  
  從類荑族人星球上,它與楚云升一共只得到了兩個皇族后裔,第一個曾與方明成一起冷封休眠,后來進入主艦隊后,楚云升一直安排她學習知識,而第二個則曾經因為孤獨地在宇宙中一個人生存太久而意識錯亂,分不清現實與虛假。
  
  但這些情況與五序要對他們進行的解析毫無關系,很早前卓爾人便已經提取出了他們生命體中的遺傳因素,一直在破解之中,因為戰爭的關系,也一直斷斷續續,如今又重新撿起來。
  
  并不是簡單地破解他們遺傳信息,以三大族的能力,以及類荑族的生命層次,那很簡單,卓爾人要破解的是藏在他們遺傳信息中的某種密碼
  
  一種它們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的密碼,但肯定就在它們眼皮底下的密碼。
  
  難度非常大,它們幾乎將兩個類荑族皇族的生命遺傳信息解了一個遍,如同書本一樣一清二楚地完全打開,所有數據都清晰明了,卻絲毫找不到密碼存在的痕跡。
  
  五序從睥邁那里通過一道門便出現在了這里,依舊例行公事般地再看了一遍分析數據,仍然毫無特別的地方。
  
  它也并不沮喪,對一個先進的星空種族而言,尤其是像電那樣的生命,未知的難題才更有價值,預示著一旦攻克就會獲得許多新的有用信息,不但不會沮喪,反而會興奮起來。
  
  五序不會興奮,它與楚云升一樣,都想盡快弄清楚密碼是什么,是以什么樣的形式隱藏在類荑族生命遺傳之中,還留下了什么,等等,一系列對卓爾人十分關鍵的謎題。
  
  它翻閱數據的速度極快,片刻后,向旁邊的一個卓爾人道:“看來一時半刻,以現有的知識體系攻克不了,你們做一個繁殖計劃作為備用,從其他類荑族人中選擇一對一雌一雄體,在你們認為它們生命中最為合適繁殖的時期進行繁殖。”
  
  那卓爾人奇怪道:“原始繁殖?”
  
  五序肯定道:“是,就用原始繁殖,它們原來怎樣繁殖,現在就怎樣繁殖,一切都要保持原樣不變。”
  
  那卓爾人道:“明白了,我會仔細挑選繁殖對象。”
  
  五序又想了想道:“為了防止偏差與遺漏,可以順應它們的生物情緒,你不要從外界干涉太多,造成外參數變量復雜化,,,多選擇兩對吧,一對讓它們不喜歡,一對讓它們喜歡,各種因素都考慮到。”
  
  那卓爾人聽了最新的命令,頓時欲言又止的樣子。
  
  五序語氣一沉道:“有什么問題嗎?”
  
  那卓爾人尷尬地說道:“那只雄性皇族沒有什么問題,雌性皇族……”
  
  見它又吞吞吐吐,五序不滿道:“說!”
  
  五序的話中帶著序命了,那卓爾人立即嚴肅地道:“根據我們的觀察,那只雌性皇族,它喜歡的對象疑似是您與95827!”
  
  五序頓時愣了一下,然后冷哼一聲道:“胡說八道,從今天起,你的序列自降三位,作為你任務出錯的懲罰。”
  
  ……
  
  五序送走楚云升,忙著重新布置卓爾人任務的時候,戥全神貫注地操控著新艦,在暗域邊緣中飛行。
  
  物質越來越稀薄,再過一段時間,等他們完全進入暗域,周圍的空間中,除了暗能量,以及微弱的光子,將幾乎一無所有,每單位空間中的粒子數會少到可憐的地步。
  
  但那也是安全的象征,在他們離開原地不久,巋靈主率領的艦隊果然到了。
  
  它們此時還沒有隱藏痕跡,不需要,為了加快速度不得不大幅度地加速宇宙廢儲,形成的輻射與波動極為強烈。
  
  巋靈主的靈蘊或許可以掩飾住,但沒有必要,偽霸要在,靈蘊的波動一樣會被它像之前那樣通過它獨特的辦法發現,不在的話,掩飾就是浪費。
  
  原地空間中,只有銀色戰艦來過的痕跡輻射,楚云升與偽霸都像是消失了一般,讓人猜不透到底是銀色戰艦沒有找到它們,還是已經趁著靈戰后的絕佳機會將它們消滅。
  
  前者意味著徹底的失敗,而后者則必須選擇去追殺銀色戰艦。
  
  巋靈主麾下的戰艦群,一艘接著一艘地橫掠此處星空,沒有停下,保持著高昂的速度。
  
  “去追上遺艦!”
  
  巋靈主第一次說出了銀色戰艦的名字,不過聽起來并不是它原本真正的名字,而更像是后來擁有者所起。
  
  同作為新神國的一方,巋靈主知道這艘戰艦的一些來歷,本不想與它糾纏,但綸靈主以及銀河霸主也許就在它手上,巋靈主不得不追。
  
  先進的艦隊群,繞過曲線,再次加速,向銀色戰艦消失的輻射痕跡方向,一艘接著一艘地飛掠而去。
  
  在黑暗的星空,仿佛一道又一道絢麗的光芒。
  
  它們離開不久后,又一艘戰艦出現在這里,赫然是那艘無殼飛船,仿佛一座在星空中移動的“城市”一般,打開折疊,顯露艦體。
  
  跟在它身后的,是更為龐大的艦隊群。
  
  幾乎與巋靈主的先進艦隊一樣,它們也沒有停下,橫空縱掠而過,然后又一艘接著一艘地消失。
  
  它們離去的方向,也是銀色戰艦消失的方向。
  
  在它們都走干凈之后,又有幾艘形狀各異的飛船,快速地出現這里,然后消失。
  
  同樣,都是不停留。
  
  許久之后,當最后一艘飛船出現并快速離去后,周圍漸漸地寂靜了下來。
  
  萬籟無音中,此時星空仿佛又回到了亙古般的歷史長河,歲月在黑暗中無人知曉的靜靜流逝。
  
  一道“妖異”的光芒,仿佛從遙遠的仙女星系搜尋而來,掠過這里,繞著巨大的圈,飛行了許久,然后竟向隱匿了蹤跡的新艦追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