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39 戰偽霸

電愣了一下,反應過來急忙道:“不可,偽霸如果仍在隱藏,我們過去就是自斷楚的后路,十分危險!”
  
  戥卻興奮道:“不,我的判斷和楚一樣,偽霸這次是真的撐不住了!它一定與我們一樣認為楚能活下來就不錯了,不會想到楚竟然還會去襲擊它。”
  
  電仍然不同意:“攻擊它的生命是不是楚,只是我們的猜測,未必就一定是。”
  
  戥分析道:“不是更好,從巡天圖上看,攻擊它的生命的確不是靈,可以排除此生命比偽霸更能威脅我們的可能,等它們兩敗俱傷,或者再度消耗偽霸戰力之后,我們便可以發起最后一擊.”
  
  電馬上找到他話中的漏洞,反擊道:“如果攻擊偽霸的生命不是楚,那么就無法確定楚是否還活著,而楚的生死此刻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事情!”
  
  戥果斷道:“但我們現在能做的只有等,偽霸那邊的機會卻稍縱即逝,小蟲子還在它手上,必須救回來,我們等不起!我是軍事指揮官,我有權……”
  
  電堅決不同意,道:“現在戰事已經結束,你無權調動星艦去冒險!”
  
  這時候,五序終于回來了,冷哼一聲道:“這一戰,偽霸才是幾個靈的真正目標,它卻拿我們替它擋在了前面,現在既然有機會,就一定要它付出代價,至少從它手中獲得我們該得的戰利品。”
  
  兩票對一票,電也無回天之術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戥下令調轉方向。
  
  因為是突發事件,等它找來第三個烏怒人,也已經遲了。
  
  新艦在星空中轉出一個巨大弧度,向偽霸艦群所在的方向高速而去。
  
  此時,楚云升已經攻到了艦群之中。
  
  偽霸憤怒的聲音連連波動而出:“95827!我們是盟友!你在干什么!?”
  
  楚云升不理會,仗著偽霸此刻極度虛弱而無法阻止他隨時進入氣泡世界的優勢,層層突破它的戰艦群,快速地深入進去,逼近它的核心艦隊。
  
  他與小蟲子超級戰體融合出來的靈蘊早已用盡了,現在的生命體又是遠比卓爾人備用生命體更低的生物,即使通過假靈強行產生的一點靈蘊,也顯得微不足道。
  
  若非偽霸虛弱,他決計攻不到這里。
  
  楚云升從一艘戰艦,飛掠到另外一艘,遭受著猛烈的阻擊,幾個源門生命合力在一起,將同樣虛弱的他也“殺死”好幾次了。
  
  他的生命體再次破裂,旋即,通過氣泡的世界,仍然出現在他剛剛要去的那艘戰艦之中。
  
  這是他的優勢,偽霸拿它也沒辦法,源門生命就更沒辦法,他打得過就沖,沖不過就通過快速采集附近戰艦中生命特征信息,再經過氣泡世界“繞道”前行!
  
  可令人吃驚的是,偽霸的屬下們極為“忠心”,竟不懼與他直面死戰,好幾次都幾乎是以同歸于盡的氣勢將他逼迫入氣泡的世界。
  
  剛剛這一次也是,他擠出來的一絲極小的靈蘊只來得及與夠得上瞬殺兩個源門,以及毀滅一艘戰艦,但剩下的偽霸屬下們卻毫不畏懼,甚至不為所動,仍死死地當在他前進的道路上。
  
  楚云升在剛剛侵入的這艘飛船中,稍微停歇了一下,他也很疲倦,意識越來越不穩。
  
  利用停歇的片刻時間,他通過飛船的信息系統,馬上發現偽霸艦群中的生命強者,都快速地向核心區域集中,即便他已經斬殺了不少,似乎也阻擋不了它們誓死守衛偽霸的決心。
  
  再過一刻,這艘飛船的信息系統便被切斷,同時飛船自爆!
  
  是偽霸親自出手所為,楚云升不得不被逼出飛船,休息中斷,再次直接面對星空中越來越多的源門生命,以及一些較為先進的戰艦發出的打擊。
  
  偽霸大概終于感覺到了一點安全,它與楚云升都基本失去了靈層次的戰斗能力,反倒要靠靈之下的層次來比拼對殺。
  
  望著從四面八方終于集中起來的源門強者,以及一道道掠空而至的各種打擊,偽霸便似恢復了原有的底氣與霸氣道:“95827,我不與你計較,你走吧,再打下去,你必死無疑。”
  
  這番話下,楚云升倒仿佛成了不講理的人,而實際上,他與新艦才是真正的冤大頭,除了億靈主,沒有一個靈是沖著他們來的,但他們卻接連與所有的靈一一交戰血拼過,成了它的“高級打手”。
  
  “把小蟲子交給我。”楚云升似乎也沒有什么氣憤不平,依舊平靜地說道。
  
  偽霸頓時大笑道:“95827,你以為我傻嗎,那火蟲如果現在交給你,再弄出一個超級戰體來,還怎么擋你?”
  
  楚云升臨時入侵的這具生命體,此時有些慘不忍睹了,到處都在冒著仿佛即將死亡的“血水”,甚至連“眼睛”之類的器官都沒有了,不知道是本來就沒有,還是被打沒了,完全像是一個怪物。
  
  但他冰冷的氣息鎮撫著躁動的暗能,卻仿佛有著一股強大的氣勢,劍臨在對面越來越多的源門生命頭頂上空。
  
  貫空掠至的打擊很快就要到了,在對面源門生命身后快速地飛掠,偶爾閃爍出一道道暗弱的光芒。
  
  當它們越過源門,向他一起攻擊的時候,足以將楚云升這具慘不忍睹的生命體撕成碎片,化作灰飛。
  
  楚云升通過暗能的波動,觀察著它們臨近的“腳步”,仍靜靜地說道:“那就分個你死我活吧。”
  
  這是一句很平常的話,而且楚云升的語氣也很平靜,但卻不知道戳中了偽霸哪一個曾經不堪回首的人生痛楚,也許它的確很衰弱了以致有些迷暈,像是被踩了腳一樣,竟似乎有些控制不住地突然怒了起來,仿佛混淆著它曾經激動說出過的一些話在其中,混亂道:
  
  “95827!你在恐嚇我嗎?&%¥,你以為你還能嚇住我嗎!?你們永遠都是這副嘴臉,好像只有你們最高貴,其他生命都是垃圾,好啊,你來啊,我看你怎么死!”
  
  楚云升冷哼一聲,道:“神尊劍式!”
  
  他人未動,只波動出一道音,便將對面的源門生命齊齊震動,但它們并沒有后退,只流露出將死的悲戚,以及,在偽霸的那句話之后出現的滔天恨意,死死地盯著楚云升。
  
  偽霸卻一下子“驚醒”了,毫無臉皮地迅速將剛才憤怒的語氣為之一改,竟然又變成對楚云升苦苦的好言相勸:
  
  “楚,快停下,不要再打了,那火蟲的確不能給你,給你我們就危險了,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的,那么,我想,你想要的無非就是幾艘寶船罷了,算了,我給你!給你幾艘,還不行嗎?
  
  這都是好東西,銀河系里的東西每一個都是寶物,你我沒有必要你死我活,要不然我當初也不會幫你歸位,更不會向你提供靈蘊提供武器,你說對嗎?”
  
  接著它話鋒一轉,像是已經定下了這樁“買賣”,直接道:“你要哪幾艘?我挑給你。”
  
  它好話說盡,也舍得下本錢,外圍旮旮旯旯的破飛船都直接略過了,將它核心中的一艘艘飛船展現出來,任由楚云升挑選幾個,來平息這場戰爭。
  
  但楚云升卻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堆爛肉。
  
  “小心!”
  
  偽霸只來來得及提醒屬下一聲,楚云升縱橫交錯的能化“劍氣”,便頓時如瀑布般地出現在眾源門群之中!
  
  帶著一絲靈蘊的五劍式一連殺,雖然級別層次大幅下降,竟然再次出現了“劍氣”,但其相互激發與攀升的氣勢卻絲毫不弱。
  
  仿若君臨天下一般,將一眾源門生命層層向后掀去,殺得七零八落,瞬間便死傷半數以上,剩下的還是靠著偽霸拼命抵擋才得以存活。
  
  它怒道:“95827!你欺人太甚了!我都已經愿意給你幾艘……”
  
  楚云升的影子淡淡地在星空再次顯露出來,打斷它道:“是嗎?那么,那是什么?”
  
  順著他波動的方向,他留下的那堆爛肉,從中心四射出一道道靈蘊之芒。
  
  偽霸竟將自己剩下的那點靈蘊一部分,悄悄地混入到眾多的飛船打擊之中,神不知鬼不覺。
  
  “是什么?”偽霸氣極道:“又不是能真殺死你,你能進入零維,不過是趕你走而已,你要船我給船,你要寶我給寶,你還想怎樣?”
  
  楚云升似蠻不講理道:“不用你給,我要的自己去拿。”
  
  偽霸語氣又變得冰冷起來:“有病吧你?楚,你不用裝,我知道你也衰弱到了極點,無非就是依仗你能進入零維的那個傳說世界罷了,火蟲不可能給你,你真要死在這里,就來吧,這么多年了,我還沒怕過誰!”
  
  楚云升也不再與它廢話,再起劍式與一道道符文,凌厲地沖殺過去。
  
  剩下的源門生命如臨大敵,但卻沒有一個再后退。
  
  偽霸龐大的暗物身影在終于出現在它們的身后,似乎已經決定,與楚云升不計代價地血戰一場,分出生死。
  
  它大概知道楚云升不可能被它“勸走”了,因為即便它本體出現了,楚云升仍然毫不猶豫地攻殺進來!
  
  星空中,一道道能線飛劃,一個個生命飛起。
  
  陡然間,便極度地激烈起來!
  
  楚云升越沖越深入,偽霸一直未動,它在等待最佳時間,集中它所有力量給楚云升致命的一擊。
  
  無論之前打成了什么樣,只要這一擊成功就行,便能定下勝負與生死。
  
  時機終于出現了,楚云升也的確如它所說,經過一號星系的靈戰,早已疲倦不堪,更虛弱到了極限,此刻沖入到偽霸屬下們誓死節節抵抗的核心腹地,便不斷地露出遲緩與反應不及的地方。
  
  偽霸剛要出手,楚云升卻突然又消失了!
  
  它的攻擊全都落了空。
  
  它很想罵人,罵卓爾人,罵地球人,罵楚云升!
  
  這時候跑了算什么?純粹是來惡心它的嗎?
  
  是的,它是用楚云升來頂在幾個靈的正面,楚云升或許不爽,要發泄一下,來惡心它?
  
  這叫什么事?太幼稚了!
  
  偽霸漸漸冷笑起來,甚至又開始想哈哈大笑,它怎么可能會被惡心到?除了剛才一瞬間想要罵人的沖動,也是它虛弱下的混亂所致,其他什么都沒有。
  
  楚云升居然寧愿選擇惡心它,也不愿意得到幾艘飛船的實惠,反讓它有些失望了。
  
  嘆息一聲,偽霸準備收兵回船休息,盡快地恢復過來,但剎那間,它猛地震抖起來,神情大變,在星空中,屬下們的不解中,怒吼道:
  
  “無恥,卑鄙,小人!”
  
  “我要殺了你!”
  
  “我的寶……”
  
  ……
  
  在它收回的一道靈蘊中,發現了一道來自它核心深處的細微波動,是小蟲子向楚云升悄悄發出來的:
  
  “典主,我和那么笨都很好,沒有事,只是現在出不來,不過你放心吧,我們會逃出去的,你別再冒死進來了。
  
  對了,還有,你們都被這個老家伙給騙啦,它真正的寶貝沒有一個在核心艦群里,反而都藏在外圍的飛船里,那么笨都悄悄地偷看過,它睡著之前,把那些藏在真正寶貝的飛船信息都留給我了,我都標記出來了,按照艦隊分列圖,第一圈第11號,第二圈26號,37號……”
  
  望著戰艦群外圍,被楚云升已經通過氣泡世界加上三大族的技術破解,裹挾而走的一艘飛船,偽霸心疼得直滴血,卻無力再去追。
  
  它傷心欲絕,那可是它孤獨歲月的航行中,奔波銀河星系無數年,歷經生死,嘔心瀝血,耗盡力氣,才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真正寶物,就這樣被楚云升這個無恥小人偷走了一船!
  
  它心中有一股憋屈卻無法說出來的極度郁悶之情,最終都化作一聲無奈的嘆息:
  
  “這兩個吃里扒外的小東西,要不是我拼死保護你們,你們哪里能活著到這里?唉……”
  
  “咦,,對了,那艘船里面,好像有一個被第三紀子從地球帶出來的古怪東西,哼,95827,我的東西不是那么好拿的,等著瞧吧。”(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