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438 楚還活著

新艦還在飛逃著,他們的任務就是找到楚云升,協助楚云升突破多維封鎖,最后接應楚云升離開,最后進入暗域。
  
  現在前兩個已經完成了,結果卻還不不知道,楚云升是否還活著,是否還能夠回來,都是未知之數。
  
  全艦上下都在緊張地翹首以待楚云升能夠創造奇跡歸來。
  
  然而,靈襲之中,存活下來的幾率太小了,誰也不能確定。
  
  焦急的等待中,還是有一些區別的,三大族中,戥與五序等卓爾人,也許還有雷,是希望楚云升活著而希望楚云升活著,烏怒人是為了未來的宏科技希望楚云升活著。
  
  三十七艦隊此時則反而是最希望楚云升能夠活下來的,倒不是因為他們對楚云升本身感情有多深,而是楚云升如果逃出來了,便代表著他們一起創造了一個奇跡!
  
  從第一階段作戰開始,它們便被戥送入戰爭之門,全程參與并竭盡所能。
  
  如果楚云升沒有活下來,那種打擊是不可想象的,未來將重新變得昏暗與沉悶起來,看不到希望。
  
  它們沒有經歷過三大族經過的歷史,此一戰,對它們的影響極大,尤其是心理上的影響。
  
  楚云升如果能夠活著歸來,對它們面對未來的信心,將是無可比擬的巨大提振!
  
  而最底層的網格世界中反而“單純”一點,楚云升如果沒有逃出來,以卓爾人與烏怒人對它們的態度,即便還有戥,未來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等待總是最為折磨人的,楚云升一刻沒有回來,即便新艦安全了,整個作戰也是失敗的。
  
  楚云升是否能夠逃回來的意義,早已超出他是否活著的本身意義。
  
  一號矮星系的劇變,新艦暫時還觀察不到,楚云升那邊已經一圈圈地收縮于虛無之中,他們這邊看到的仍然是原先那個混亂的星系。
  
  需要許久之后,新的信息才會通過漫長的時空,“刷新”他們的探測器。
  
  因此,他們此刻也的確一無所知,唯有枯燥地繼續等待。
  
  不過,現在不需要特意地留在某個星空坐標附近了,楚云升如果活著,會直接侵入新艦的備用生命體之中。
  
  自全力發出膜定位攻擊之后,新艦便一直在全速地飛航之中,重新回到了暗域的大邊緣,并越來越向里面深入。
  
  艦內的數次階段作戰已經結束,三十七艦種族陸續返回自己的網格位置,作為參觀的底層十人組,也被遣送返回底層。
  
  排著隊,經過一道道“門”,大家都沒有說話,顯得很沉默。
  
  最后,還是弭婭打破了沉悶的氣氛,向岐沉說道:“怎么樣?有什么感觸嗎?”
  
  岐沉大概沒想到弭婭會主動與他說話,慎重地想了想道:“楚先生與戥配合的很好、很默契。”
  
  三大族及三十七艦都不能判斷楚云升此刻的生死,他自然也無法判斷,而這場戰爭的其他方面,尤其是技術領域方面,他們又看不懂,更不好胡亂評價。
  
  弭婭贊同卻似更有深意道:“是啊,但如果沒有信任的話,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岐沉立即明白弭婭話中的意思,太過直白了,甚至還有些冠冕堂皇的嫌疑,可誰叫她官大一級呢,可以自由地用任何的方式說話,不過道理卻是正確的,他并非不明事理之人,便只能說道:“是的。”
  
  其他八人,能夠有資格站在這里,都不是愚蠢之輩,都聽出了兩人交談中弦外之音,而十人組走在最前面的弭婭,特意停下來,站在最后一道即將進入底層的門外,擋著眾人說出這些話,肯定也不僅僅是向距離她位置最近的岐沉說的,而是對這里所有人說的。
  
  “我是認真的。”弭婭大概聽出了岐沉語氣中的不自然,重新說道:“我們再不能像以前那樣了,我們落后的太多太多了。”
  
  岐沉皺了一下眉頭,不是對弭婭,而是對他自己,他這才發現自己心態的確出了點問題,老團長說得一點都沒錯,自己太心急了,而心急之下目光就會變的短淺起來。
  
  他看向身前的這個冷星人女子,是一個和他一樣心中有著很大抱負與理想的人,而他剛才竟然將她的語氣一不留神歸咎為是因為她今時今日獲得的地位,就太幼稚了。
  
  重新考量弭婭的話,岐沉便迅速地領會到她另外一層意思,他并不排斥與弭婭緊密配合,甚至都不排斥作為她的副手,他若真有能力,總有一天能夠實現自己胸中的抱負,這并不沖突,只有目光短淺之人才會覺得是別人擋了自己的道,因此他立即再次說道:“是的。”
  
  還是同樣的話,卻賦予了不同的語氣與含義,瞬間便仿佛有了力量,讓其他八人也感染在這股力量之中。
  
  他們落后,并且落后得太多了,若非戥,他們可能連機會都沒有,即便是岐沉一系背后的烏怒人,也是因為戥在前的原因,才會插手進來。
  
  以前,楚云升只是保證了他們的尊嚴不受踐踏,不會成為烏怒人三十艦之類的低等實驗生物,而戥卻給了他們前進的機會,未來的希望!
  
  一個是活著,一個是活著的意義,兩者都很重要,沒有前者,自然就不可能有后者,而沒有后者,前者也沒有任何意義,猶如行尸走肉,但在一定程度上,后者更加重要與寶貴。
  
  這一次的戰爭學習,就是明證,對他們的觸動也非常之大。
  
  自苜苒回來之后,阿里便一直不怎么說話,而那兩個地底小人與唯一的黃星人,恨不得在離開前的最后一秒,都能多看到一些那里的東西。
  
  十人組來自底層的不同種族,雖然不全,但基本代表了地底幾個最大的勢力,尤其是綜合勢力最強的地球人,越來越突出的冷星人,以及知識水平最高的地底小人,三者合在一起,便基本能夠決定底層的發展格局與方向。
  
  弭婭點點頭,與其他人目光接觸后,便走入那道最后的門,離開第二層網格世界。
  
  或許未來一定還會有許多矛盾沖突,或許今天這番交談也仍有些浮于形式,有些空大,但說出來總比不說出來的好,總會起到一些作用,萬事開頭難,只要開始了,沒有路,也可以闖出一條路來。
  
  這段時間,將是身處底層中的他們最為寶貴的一段時間,外面的事情不需要他們擔憂操心,里面的事情都井然有序,正是他們加速前進的時候。
  
  ……
  
  在他們依次離開后,另外一批人也出現隨后出現在這里。
  
  剛剛傷愈不久的悶老三,興奮地道:“我怎么像是做夢一樣?我們真的有自己的戰隊了?”
  
  他當時昏倒了,醒來就知道了這個消息,還真是像做夢。
  
  一旁的德斯挺看不上他這副興奮的樣子,這才哪到哪?現在還需要到底層受訓,未來的星空才是真正的廣闊世界,幸虧他不是隊長,否則就他這點抱負,德斯早離隊了。
  
  不過,他是不會表現出來的:“隊長,這次受訓,我建議給所有人設置最高標準,當做真正的戰爭去打,三十七艦能累癱在戰場上,卓爾人能累死在計算序列之中,我們本就落后,再不狠點,哪里還有希望?”
  
  與他們同行的,還有也是從安德魯紀子飛船中被放回來的,曾經也在新世界叱咤風云過的當時一代精英,如今卻被拋出很遠的血族等人。
  
  他們沒有跟隨吉特回去,而是選擇了新組建的,成員層次與他們相差不太遠的苜苒隊伍。
  
  大家都在安德魯的紀子飛船待過,都被艾希爾的人折磨過,算是同路之人了。
  
  他們失去的時間太多了,吉特那邊的血族當初連給他們提鞋都不配,而如今比起他們,他們反而如同野蠻人。
  
  沒有人會比他們更加迫切地想要重新找回失去的時間,失去的驕傲!
  
  他們的老隊長肖納自從回來后,傷勢稍微好一些,便進入訓練學習之門再也沒有出來過,而他也是被楚云升當時特許可以留在里面不用出來的,據說戥為此還抽空給他定身做了一套訓練學習程序。
  
  這是對肖納忠誠的最大肯定,同時,也讓他們再次燃起信心,王仍沒有放棄他們,并且永遠地記住了他們的忠誠!
  
  悶老三與德斯說話的時候,他們便顯得很沉默,仿佛在沉默中蘊含著一股壓抑已久與曾經驕傲的力量。
  
  苜苒點了點頭,分配任務道:“荒星人還在等著我們,老三訓練一直極為刻苦,但這次你要挑選出一個學生來,不要一直一個人作戰,德斯,你來做這次受訓的監督……時間到了,下去吧。”
  
  在他們進入門之后,第三批人跟著出現在這里,以意意斯為首的安全部,顯然壯大了不少,陸續進入下去。
  
  它們到哪里都是不受歡迎的人,因此,基本都落在最后面,人不知鬼不覺。
  
  如果陳參謀在這里,就會發現安全部的這批新人中,出現不少一直很信賴與感恩意意斯的黃星人……
  
  ……
  
  下層的動靜,絲毫影響不到上層。
  
  戥從最新的巡天圖中,忽然發現一絲異常:“奇怪,偽霸那邊怎么又打起來了?已經有兩個靈攻擊過它了,現在會是誰?”
  
  五序不在,它忙著去檢查備用生命體的狀態了。
  
  電看了一眼道:“這個靈選擇的機會倒是很好,偽霸這回恐怕真的是撐不住了,要倒大霉了,,,咦,似乎不是靈生命?”
  
  戥忽然道:“我知道了,不是靈,是楚!他還活著!馬上傳令,全艦調向,全速趕到偽霸艦隊群的后面!”(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