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37 偽霸的算計

綸靈主離去,楚云升壓力頓時大減,億靈主兩次重傷后再重傷,情況也只比他好一些罷了,要追上他也不是那么簡單的,起碼在他靈蘊消耗干凈之前,雙方還能保持著相對的距離。
  
  億靈主雖然堅決地要殺掉他,但楚云升已肯定它不會以它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實現這一目的,否則在生命星球的時空徑跡之戰中,早與他以及另外兩靈一起,同歸于盡了。
  
  當然,它也不需要拼上性命,只有弱勢者才會拼命,億靈主從來不是弱者,即便三次重傷之后,也不是。
  
  看綸靈主沒有襲擊它,而是去追擊逃跑的偽霸便知道了。
  
  億靈主只要追到楚云升靈蘊消耗完畢,便水到渠成,一點力氣都不用多費,付出的無非是時間而已。
  
  楚云升恰恰需要的也是時間,但他現在卻越來越“飄迷”,明明神智清醒著,卻像是困到了極限之人迷迷糊糊的狀態,周圍的星光似乎離他越來越遠,星際浩蕩的嘈雜波動仿若與他隔世,他好似處于脫離這個世界的過程之中。
  
  這種感覺很奇妙,不是從多維進入零維,也不是直接的死亡泯滅,而是似如靈魂出竅般地一點點偏移出周圍的世界。
  
  意識通過零維經由生命體與多維空間的復雜映射關系,在這一刻展現得十分瑰麗,他擠出一絲靈蘊,用來“觀察”這些奇妙的關系,便仿佛一下子進入了物理世界與意識世界交界處的宏偉殿堂,各種各樣的“現象”層出不窮,“五光十色”地令人眼花繚亂。
  
  即便有靈蘊,也無法捕捉住它們,忽暗忽明的奇妙多彩世界中,更談不上認知它們,三大族的知識加在一起,只怕也無用武之地。
  
  顯然,以現有的層次與高度,遠遠不足于看清它們的規律,楚云升此刻看到的一切眼花繚亂的“變化”與“多彩”,僅僅是它們映射向低層次的表象。
  
  唯有綸靈主剛才的那一擊,勉強能夠看到一些影子,它也的確像是陰影一樣,在它們映射的低層次表象上阻隔遮蔽,從而讓楚云升產生偏移。
  
  由此可見,綸靈主的這一戰法的確沒有成熟,或者還并不高端,要不然應該是在更高的領域,楚云升根本觀察不到的領域,產生作用。
  
  但是,會有那樣的戰法嗎?
  
  楚云升自然不知道,他推測綸靈主的這一戰法,很有可能最初來源于某個它的前代靈主,也曾觀察到他現在所觀察到的奇妙世界后,受到了啟發而創造出來的。
  
  黑暗尸星中的靈就曾說過,只從戰法或靈之術上來說,靈生命發展到今天,遠比它當初的時代要成熟、安全與細膩,也更加豐富多彩,古老的禁術,即便當初曾極其強大過,曾綻放過奇跡般的光輝,也都是應該被淘汰的粗糙品,而不會是只要是上古之法就如何不得了之類。
  
  越古老,便意味著當時認知積累的水平越低下,時代在進步,認知也在不斷地積累進步之中,即便在經驗堆積之下,各種方面都會越來越強盛與完善。
  
  若非楚云升遇到了綸巋二靈主都是不精通于時空徑跡的靈生命,而億靈主又多次重傷,不論是左旋,還是新神國,必定會有遠比楚云升禁術要完善與成熟的時空徑跡之法,而其中來一個,就不會是現在的局面了。
  
  神戰前線的強大、激烈與高端,是不可想象的,所有最為完善成熟的戰法以及高層次的靈之術,都會在那里相互碰撞,一較高下。
  
  也只有在那里,才是兩大神國英才與精華綻放璀璨與驕傲的地方。
  
  這里,說到底,仍然是偏遠的一片荒蕪之地罷了。
  
  楚云升的靈蘊不多,不能持續“觀察”太久,不到瞬息,便又退回到“飄飛”的恍惚迷離感之中。
  
  綸靈主的這一擊,像是將死亡的瞬間過程無限拉伸長,被生命所無可奈可地體會著。
  
  但楚云升本就是要準備“死”的,并沒有無可奈何之感。
  
  靈蘊越來越少,億靈主便越來越近。
  
  不知過了多久,楚云升仿佛自己隨著戰體要徹底地“飄走”了,消失在一片虛無與空落落的世界中時,終于等到了一道遲來的“攻擊”。
  
  這道“攻擊”大約跨越了太為遙遠的距離,在浩蕩的矮星系末日中,也顯得搖搖欲墜。
  
  好在,它還堅持著,堅持到到達它要攻擊的目標位置。
  
  億靈主逼了上來,它并沒有發現這道幾乎是以光速而來的攻擊,即便此處靈蘊密布,反饋也有一個時間差。
  
  但它仿佛感覺到楚云升到了最后的關頭,于是率先發起了攻擊。
  
  在這個距離上,不是它三次重傷下最好的攻擊距離,可是綸靈主已經走了,它必須親自出戰,解決楚云升。
  
  楚云升沒有理會它的攻擊,甚至都不知道,接近光速的打擊從來無法預知,他將自己最后一點點的靈蘊,保護著自己的零維,迎著向遙遠而來的“攻擊”。
  
  剎那間,無聲地攻擊之后,億靈主的打擊迅速跟著出現。
  
  而在冰冷的黑暗星空中,卻仿佛出現了兩個楚云升!
  
  兩個重疊在一起的楚云升,如果僅從視覺上去看,甚至還是一個,但卻在物理上,它卻是很分明地兩個。
  
  前一個,是楚云升遭受遙遠而來的攻擊之前所留下,是當時他在宇宙之膜上的實時投影,而后一個則是在攻擊之后,重新定位的新投影,兩個投影之間,只微微錯開了一絲時空。
  
  兩者之間沒有真假之分,都是楚云升在膜上的投影,但億靈主攻擊時的對象卻是前一個,而不是后一個。
  
  下一刻,前一個“楚云升”原地消失,消散在星空之中。
  
  再下一刻,后一個“楚云升”也原地消失,跟著消散在星空之中。
  
  一道柔和的光芒體,卻被留在了原地。
  
  “這東西竟然真的存在……”
  
  億靈主僅看了它一眼,便飛快地驚逃!
  
  瞬時之間,那道柔和的光芒體仿佛打開了另一世界的大門,那里面什么都沒有,只有恐怖的質量,剎那間便扭曲時空,造成無比巨大的引力!
  
  億靈主模糊的生命體只一瞬便被吞噬,它的靈蘊仿佛也無法對抗。
  
  緊接著,距離稍近的一顆恒星,也硬生生地化作一道物質長流,以極快的速度被吞噬進去。
  
  此時,楚云升從第一個息體中“醒來”。
  
  新艦的膜定位攻擊,終于幫助他在大量消耗兩大靈主靈蘊之后,將多維封鎖破開,但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只能迅速進入最近的一個備用生命體,搶時間休息。
  
  息體不再是新艦中的模樣,像是宇航護體一樣包裹著他的生命體,向他持續地提供大量的能量。
  
  但他沒能休息太久,偽霸的那個武器第一波爆發,便出現在他的空間中。
  
  那道已經暗滅下去的光芒體,仿佛像是一個無窮的黑洞,吞噬著星空的一切物質!
  
  第一波,它周圍所有的事物,都消失一空,光子物質流刻畫下它吞噬的過程與路線,仿若無數光芒向它匯聚,直至歸于黑暗。
  
  緊接著第二波出現,楚云升的第一具息體備用生命體已經死亡,再次回到氣泡世界,他準備直接回到空間距離此處更遠的新艦,但卻發現仿佛有一股力量,讓他無法脫離太遠!
  
  他不得不緊急進入距離外面不遠的第二具息體備用生命體,短暫的休息后,便又被那道武器的第二波爆發消滅。
  
  一波接著一波的巨大引力吞噬,整個本就處于浩劫中的矮星系,便仿佛被它一波波地拉入進去。
  
  恒星,行星,乃至光,都無法逃脫。
  
  但它卻并不是黑洞,在它的中心位置,一切物質與能量都湮滅消失歸于零了。
  
  楚云升目睹著這一切,生出一個念頭:
  
  “偽霸口中制造出它的強大生靈,難道是在臨摹學習數億光年外的巨引力源?而那個巨引力源又是在模擬反推宇宙歸于最初誕生之前什么都沒有的狀態?”
  
  雖然一波波的吞噬速度,仍然桎梏在光速之下,但楚云升離它太近了,一次進入息體,便緊接著瞬息被滅,再接著進入下一個,再被滅!
  
  新艦發射的息體數量極多,否則他都有可能逃不掉。
  
  不到萬不得已,楚云升不想在氣泡世界中強行冒險突破未知的束縛。
  
  那里是他意識最直接暴露的地方,而他此時又十分虛弱,在那里冒險強破束縛遠比這里更加兇險。
  
  一波接著一波的引力大吞噬,仿佛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息體背后,產生一道道向內快速收縮的光圈,一環套著一環,冰冷而磅礴地吞噬著矮星系的一切事物。
  
  兩個息體距離太近的時候,楚云升剛剛進入下一個息體后,都能明顯地感覺到生命體被拉扯成無數的物質揮發流,像是長長的影子,被拉入到正不斷縮小的新形成光圈之中。
  
  一次次死亡,一次次進入新的息體,直到快要抵達矮星系的邊緣,楚云升在新的息體中,發現一道大概來自已經到了暗域之中的綸靈主,發回來的一些信息波動。
  
  信息的目標自然不是向他,而是向億靈主。
  
  但此刻的億靈主,不知道已經死了,還是冒死利用追本溯源經過氣泡世界逃走了,總之自身難保,哪里還能理會它發來什么信息?
  
  再過一段時間后,楚云升便能觀察到一些漸漸出現的靈戰波動,應該是綸靈主與偽霸之間的激戰。
  
  大約出乎綸靈主的意料,之前被“尸體”打得都快死的偽霸,竟然生猛起來,與被楚云升消耗了大量靈蘊與戰力的綸靈主居然不相上下,并且越打越“精神”!
  
  “果然是這樣。”
  
  楚云升冷笑一聲,加速“跳躍”一個個息體逃亡。
  
  再往前逃了一段,便接觸到又一道綸靈主焦急的信號,目標自然也是億靈主,大概是一個人攻不下來了。
  
  這都在楚云升的意料之中,但跟著,就有些意外了。
  
  在他即將逃到矮星系邊緣的時候,與雜亂的各種輻射波動之中,分明地感覺到綸靈主吃驚地連續波動:
  
  “這是什么!?”
  
  “你竟想活捉我?”
  
  “怎么回事?”
  
  “它是誰?里面怎么還有一個靈……”
  
  ……
  
  之后,所有波動都消失了,綸靈主的一切存在跡象都沒有了。
  
  讓楚云升意外的是后幾次信息波動,當他又以一個息體漂浮穩在星空之中時,身后的引力吞噬終于衰弱下去。
  
  大半個矮星系,在他的身后,在一道道光圈之中,消失為虛無。
  
  雖然經過六個階段的長時間連續艱難苦戰,終于死里逃生,造就了星空種族眼中不可思議的奇跡,但楚云升卻來不及回頭去看一眼,立即根據被綸靈主打散的霸主飛船中生命,在它傳回的靈蘊波動中形成的特征,對比他曾在氣泡世界中標記過的生命,找到一個目標群,迅速地殺了過去!
  
  他料定,偽霸肯定會認為他已經虛弱到了極點,即便沒有死,僥幸逃得一命,不可能也絕不敢再找它的麻煩,給他那個武器不是簡單的幫助,偽霸算得很清楚,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所以,楚云升便斷定它經過兩個靈的襲擊也到了最脆弱的時候,正是打擊與掠奪它的最好時機!(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