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435 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家伙

“四靈”穿過浩蕩擴散的粒子之星,即便有靈蘊籠罩,一個星球散成粒子后釋放出來的能量,也將它們仿若戳得千瘡百孔。
  
  似乎是這顆行星在死亡后的報復,是這顆星球上生命的怨恨。
  
  但也僅僅如此,靈終究是靈,除了楚云升還要靠超級戰體抵擋,其他三靈僅靠靈蘊便順利地通過。
  
  生命行星的崩散并非超星體的爆發,也不是物理轟擊所致,就像是一座宏偉而堅固的大廈,從外部轟塌它造成的破壞性極大,但從內部結構中抽走一個關鍵點,它便如同一個物理“積木”一樣崩塌了。
  
  那顆第一個突兀地從原物理規則的世界線中飛出的粒子,便是它這座大廈的關鍵點,繼而造成整個“大廈”所基于的物理運行系統崩潰,但要做到這一點很難,只有靈,才能從這樣的更高領域中做到。
  
  “尸體”卻很郁悶,它都沒來及享用這顆星球上生命命源,星球就被毀滅了。
  
  原本,它是要在走前抽走這些命源的,現在卻什么都沒有了。
  
  而這一切的根源都在楚云升,如果楚云升不過來,億靈主與綸靈主絕不會主動找它麻煩的。
  
  不過現在再說這些已然沒有用了,它沖出粒子之星,便不斷地調轉方向,努力地試圖擺脫楚云升以及后面的兩靈。
  
  楚云升的靈蘊已然不多了,速度大大下降,但三靈也劇烈消耗了天文的靈蘊,想要立即截住楚云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廢儲,我知道你這樣做是為了大幅消耗它們的靈蘊。”尸體一邊全力加速,一邊向楚云升“苦口婆心”道:“但是,沒有用的,在你的靈蘊消耗干凈之前,它們剩下的靈蘊都足夠殺死你了,所以,不要再跟著我了,你反正都是死,遲早而已,跟著我只會讓你再多一個敵人,死得更快。”
  
  “廢話!”楚云升道:“如果你不準備幫我,就趕緊專心逃命吧。”
  
  尸體楞了一下,一下子有些摸不著楚云升這句奇怪的話的意思,自己為什么要幫他?為什么要逃命?
  
  它是在逃,但不是逃命,真要掉頭對抗,它也未必戰敗。
  
  更重要的是,楚云升怎么看也不想是一個善類,就憑剛才連他自己都殺的狠辣,怎么會好心提心它逃命?
  
  見楚云升依舊跟著它,“尸體”實在弄不懂楚云升到底想干什么?若非楚云升還有靈蘊保護,它都想搜一下楚云升的腦袋。
  
  在它看來,楚云升根本沒有活的希望,除非它出手幫忙。
  
  但顯然是不可能的,“尸體”便不再多說,全力加速,漸漸與楚云升他們拉開距離。
  
  三靈之中,它的消耗最小,綸靈主其次,億靈主消耗最大。
  
  因而,現在依次追擊的次序,便稍微變化了一下,綸靈主超過了億靈主,排在了第三,并且與靈蘊越來越少的楚云升越來越接近。
  
  經過剛才的一戰,億靈主已經拉不開時空徑跡,綸靈主不精通于此,而尸體不管哪一邊都不想摻和。
  
  靈音的襲擊,頓時成了楚云升此刻最大的威脅。
  
  他與綸靈主越來越近,雖然綸靈主在時空徑跡上不精通,但那是相對于其他真靈而言的,它本身的靈層次力量比起楚云升來說,不知要強多少,若非楚云升此刻還有靈蘊,早就瞬死了。
  
  一道道九階封獸符文在楚云升周圍展開,再收縮回戰體,堅強地阻塞著綸靈主靈音襲擊,而“尸體”已經漸漸飛遠了,他的速度越來越慢,再跟不上了。
  
  終于擺脫楚云升的“尸體”,在星空中繞了一個大圈,又回到了粒子浩蕩的那個恒星系,其實,現在整個矮星系都沸騰著,每一處都是地獄,比起這里,基本都沒有什么安穩的地方。
  
  那艘竟然還在努力擺脫恒星引力的破爛飛船,仍然“緩慢”地拼命加速著。
  
  “尸體”的目標就是它。
  
  這一次,“尸體”虧太大了,整個生命星球的命源都沒得到不算,還在剛才的四靈交戰中,損失了大量的靈蘊,最終什么也沒得到。
  
  相比破爛飛船的龜速,它的身影就像是一道光線,瞬息便沒入到飛船之中。
  
  ……
  
  瑞爾幕親眼看到布蘭星毀滅,浩蕩開來的粒子流差點將它們的飛船“吹散”,好在粒子流的方向朝向四面八方,它們飛船只是承受與它們面積體積相等的一塊區域,但即便這樣,也堅持不了太久,后續更大規模的粒子流與強烈的能量輻射,終將擊穿它們的飛船。
  
  對布蘭星來說,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末日大難,然而即便它們頂住了自己星球毀滅后的沖擊,離開了自己的行星系,又能怎樣呢?整個外星系仍舊是一片的沸騰。
  
  它們能逃到哪里去?
  
  瑞爾幕不禁有些后悔,如果當初將妹妹留在星球上,或許她也不會遭受更多的折磨,就那樣瞬間地死掉了,毫無痛苦,也許最好。
  
  最不至也不像現在這樣,要東躲西藏,常常連食物都沒有,孤獨地藏在黑暗的角落,聽到聲音都害怕的要死他不得不嚇唬地告訴妹妹,一旦她被發現了,就會被人丟出飛船喂怪物。
  
  他沒有辦法,妹妹一旦被發現,在目前形勢不清的情況下,他也可能活不了。
  
  布蘭星的瞬間毀滅,對整個飛船中的布蘭人刺激極大,除了像他一樣冷漠的人外,許多人都是心生愧疚的。
  
  這時候,一件意外的小事,就有可能發生不可預料的動蕩,瑞爾幕不想碰這個火山口他私帶了妹妹上船,其他人會此刻會怎么想?
  
  從自己的配給食物中,瑞爾幕又分了一半出來,放入他積累幾天的盒子中,準備今天找機會給妹妹偷偷送過去,按照布蘭時間,他已經有五六天沒有機會去送食物了。
  
  在陰暗的通道中,他剛漂浮了沒多遠,就見到一個影子晃了一下,撲通地狠狠地砸在他面前。
  
  瑞爾幕嚇了一跳,暗中掏出武器。
  
  這里距離妹妹藏身的地方不遠,最近他也發現了其他一些也被藏在這里的孩子,但是成人之間卻很有默契地沒有“相遇”。
  
  如果不是其他來送食物的人,他必須盡快處理掉這個人,不能心慈手軟。
  
  但當這個撲通撞擊下來的人影,晃悠悠地站起來的時候,昏暗的光線中,他幾乎魂飛魄散:
  
  “師兄!?”
  
  尸體掃了他一下,仿佛自言自語道:“不用靈蘊,這個生命體的降臨還是失敗啊,什么都控制不好……小東西,我好像見過你……算了,說了你也不懂,一邊去……”
  
  瑞爾幕驚呆在那里,手里還握住武器,尸體卻看都不看一眼,四下打量了一下,道:“好好一艘船,被你們造成這破樣子,當時,我明明通過這家伙,把圖紙都給你們的,一群廢物……”
  
  說完,不等瑞爾幕有所反應,它也沒有離開通道,就見到無數虛擬的投影飛入它的身邊,再下一刻,整個飛船都轟鳴起來。
  
  震蕩之中,瑞爾幕親眼看到他身邊的飛船結構在飛速地改變,一道道內壁被拆開,一個個通道被消失,在漂浮的空間中迅速地重組。
  
  他的妹妹也被“趕”了出來,害怕地望著周圍的變化,不知道是不是驚嚇過度,竟動都不動,緊緊抱著一個食物盒,可憐兮兮地漂浮在那里。
  
  瑞爾幕很冷漠,更冷靜,他并沒有過去,甚至兇惡地瞪著眼睛不準妹妹認他!
  
  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死掉的師兄突然出現,還說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話,但在事情沒有明確之前,他不能承認那是自己的妹妹,否則兩人都可能活不下來。
  
  很殘酷,但卻是現實。
  
  妹妹很聽話,在他兇狠的目光中,不敢認他,雖然他是這艘船,或者說是這個世界中,她唯一可以信任的親人了。
  
  此時,這艘破爛的飛船外部,也仿佛地球上的變形金剛般地,快速地翻動變化著,重新組合。
  
  整個飛船中的布蘭人都驚恐到了極點,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飛船脫離自己的控制,也眼睜睜地看著周圍的結構重新地變化著。
  
  不多一會,在冷寂的黑暗星空中,粒子流與輻射沖擊中,原先的那艘破爛飛船,仿若鳥槍換炮一般,“變”成了一艘嶄新的強大戰艦。
  
  瞬時間,它的加速度便比原來提高了無數倍,在粒子洪流中,十分穩定。
  
  尸體一個念頭,全船的布蘭人便被關進了飛船中的一個空間艙中,然后更加郁悶自語道:“又浪費了靈蘊,當初都給了這些廢物圖紙……”
  
  瑞爾幕被掃入了空間艙,他是唯一知道飛船變化原因的布蘭人,但他什么都不能說,甚至此刻,連與妹妹相認都不能。
  
  變化了的飛船,輕松地擺脫了原先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也沒有擺脫的恒星引力,在星空中漸漸消失。
  
  在半路上,尸體差點又遇到了陰魂不散的楚云升,不過也是必然的,楚云升飛逃的方向也是朝向暗域一側,此時矮星系中星際浩劫,能夠通行的星路很少,他們之間本就距離不遠,走到一條道上也是正常。 br/
  
  經過長時間的消耗,楚云升與雙靈的速度,已經遠遠不及它了,在它靈蘊加飛船自身驅動下,它首先遠離而去。
  
  它不可不想被楚云升發現,并再次偷搭它的飛船。
  
  它也不想再去看楚云升此時與雙靈的戰爭過程,它此時仍然一無所獲,但它最大的目標還沒有出現。
  
  時間飛快地流淌著,戥與新艦終于抵達了一號矮星系,但一時之間卻找不到楚云升具體位置。
  
  而另外一邊,二號星系,巋靈主率領下的戰艦群,終于將一艘很先進的飛船攔截住,并順利地攻破,卻發現里面除了一些無關緊要的生命,什么都沒有!
  
  戥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首先發現的不是楚云升,竟然是一個龐大的艦隊群,仿佛拖家帶口一般,容形糟糕到了極點,即便是三十七艦中的任何一個種族,也不會選擇如此的方式逃亡。
  
  一看就知道是最垃圾的星空生命,但凡有點常識的,在眼下的危險處境中,都不會選擇搞出這么多的飛船一起行動。
  
  然而,五序一眼便看穿了來者的身份:“是偽霸,除了它不會有其他人了。”
  
  戥不能理解,五序有些懶得解釋道:“你會以為它用一艘先進的飛船逃亡?它偏偏不,當然它本就是低級生命,喜歡這種浩大的陣勢,你看吧,不僅你被它騙了,那幾個靈生命,也統統被它騙了,誰會想到一個靈,沒有乘坐最先進的飛船離開,而是待在一群仿佛簇擁著它的飛船中?”
  
  五序說得有些不盡然,因為還有一個靈竟然沒有被騙。
  
  “尸體”乘坐它改變過的戰艦,出現的時候,便終于卸去了郁悶:“我就知道它會這樣!”
  
  它從神戰前線逃到這片星系群,幾次接近失敗的降臨,也讓它對這個自稱霸主的野靈,有所了解。
  
  此時,若綸靈主知道,對巋靈主沒有在二號矮星系抓到偽霸失望的同時,大概也會稍稍有些安慰,億靈主并非算無遺策,而那個“尸體”也并非是簡單被它們所騙而待在這里不動。
  
  沒有一個是簡單的家伙。
  
  即便是此時已經明顯快要不行的左旋廢儲楚云升,誰也沒想到他竟能堅持這么久!(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