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34 四靈滅星

楚云升主動挑起戰爭,率先進入時空徑跡的層面,不論是他后方的億綸兩靈主,還是前方的“尸體”,都不得不同時參入,落后一步,便意味喪失主動的優勢,一步一兇險,靈戰之中,更是如此。
  
  一場星宇之戰,或許要打很久很久,而一場靈之間的戰爭,則要更久,但當交戰的靈生命本體罕見地出現與相遇在一起的時候,局部戰爭的速度又是非常之快。
  
  作為此戰的唯一旁觀者,那艘從本星球出發的,還在慢吞吞地擺脫恒星引力的落后飛船,沒人管它,也沒人理會它,它們“看到”的也只是四道神秘的波動,其中哪道強哪道弱都分不清。
  
  但時空徑跡的“畫面”上,卻是有它的,不但有它,還有它出發的母星。
  
  一幅幅仿若無限拉開的立體空間中,“尸體”位于最前方,楚云升其次,億靈主再其次,綸靈主最后,宛若排列成一條直線,射向“畫面”中最為巨大的生命星球,而那艘落后飛船,僅僅位于“畫面”的邊緣一角。
  
  時空徑跡上,時間被細分,三靈加上楚云升,一個接著一個,比賽般地快速進入更細小的時間分割之中,誰能進入到能小的時間線,誰便馬上能占據更強大的優勢!
  
  此時,外面的時間或許僅僅是一瞬息,而時空徑跡中,則仿佛過去了無數個時空畫面。
  
  楚云升依舊一人當先,瘋狂地深入更細微的時間線,第二道來自黑暗尸星的禁術被他全力展開,毫無保留。
  
  原本連續不斷的立體空間面,在他瘋狂的深入時間線下,不斷地再拉開,一變二,二變三……
  
  “你瘋了,再深入下去,我們都會死的!”
  
  尸體緊跟在他的“后面”深入下去,它一點也不想這么做,但卻不得不這么做。
  
  楚云升每深入一層更深的微小時間單位層次,億靈主就必須跟入進去,否則它不但不能盡快殺掉楚云升,反而還會被楚云升在它“看不到”的世界中反擊。
  
  億靈主跟隨深入進去,尸體也就不得不也跟進去,即便它不想主動進攻兩靈,但自保也還得立于更深的層次,起碼與億靈主同等,不然,一切都無從談起。
  
  但這樣再瘋狂地深入下去,太危險了!
  
  靈很難死,但不等于不會死,到了極小單位的時間線上,就是生命的禁區,那種仿佛離散與不再連續的世界,傳說中,只有神尊才能窺視的,頂級靈體深入進去了,都是渣渣。
  
  但楚云升視若無睹,繼續一刻都不停地深入下去。
  
  他若停下,馬上就要面對億靈主的絕殺一擊!
  
  此時已經是決勝之時,不會再有什么試探,什么你來我往,一擊必殺,必定是它畢生最強的一道攻擊。
  
  楚云升的靈蘊飛速地消耗著,禁術發動到最巔峰!
  
  在線列最后面的綸靈主已經有些跟不上他們瘋狂地深入速度,明顯地遲鈍了一個節奏。
  
  “停下吧,我對付前面的那個,你對付后面的那個。”
  
  尸體仿佛有些“慌了”,楚云升簡直像是失去了理智,它已經能夠感覺到楚云升從靈蘊到意識,都處于全線劇烈的動搖之中,下一刻就要灰飛煙滅一般,如果不是他的那具生命戰體太過古怪,在時空徑跡中仍然保持著連續的緊湊性,仿佛再細微的時間線都無法將它徹底分割開來,楚云升此時大概早就死了。
  
  尸體沒辦法了,竟同意了與楚云升聯手,只要楚云升停下繼續深入。
  
  它打定主意,只要楚云升一停下,它便立即在億靈主的攻擊下,順勢逃走。
  
  楚云升的生死,于它何干?
  
  然而,楚云升根本不理會它的“好言相勸”,以及表達出的聯手之意,仍舊瘋狂地深入下去。
  
  時間軸上的世界立體空間面,再次被拉出無數,如果時空徑跡剛剛開始的時候,一共只有幾百個的話,現在每一個都起碼再拉伸出上萬個!
  
  數之不清的世界面冰冷地展開在時空徑跡之中,“四靈”的身影,如光影般地穿梭其中,一逃一飛兩追殺,橫向上相繼掠一個又一個世界面的同時,縱向上又拉出更細微的無數世界面。
  
  綸靈主在時空徑跡上最為弱勢,已經從剛才的一個節奏,落后到三個節奏,而楚云升還在氣勢騰騰地深入下去。
  
  它不知道楚云升發了什么瘋,這樣持續下去,億靈主甚至都不需要攻擊,楚云升就會自己而死。
  
  但明顯,不論是誰,不僅僅是楚云升,億靈主和它,此一刻靈蘊的消耗都是極為恐怖的。
  
  它們已經將擴展出去的靈蘊火速召回,聚集在這顆星球的周圍。
  
  楚云升的靈蘊最少最弱,但他始終只維持在他周圍的狹小空間中,一絲一毫也沒有擴展出去,全部用于此刻的“生死速度比拼”,反比它們方便。
  
  忽然,不知道是楚云升的靈蘊不夠了,還是他已經到了極限,“尸體”在麻木地全力跟進中,突地感覺到下一層的時間線楚云升似乎沒能深入進去,剛剛拉開的一幅幅還相互黏在一起的世界面,瞬間又合攏了回去。
  
  這是戰機!
  
  億靈主擊殺楚云升的戰機!
  
  哪怕僅僅是極其微小的一個時間瞬息,對于一個能夠深入到這里的靈生命來說,都足夠了。
  
  “尸體”的戰斗反應極快,馬上調整自己的靈蘊,做出最強的反擊,億靈主的攻擊,在下一瞬必定擊穿楚云升,直達它本體。
  
  在此刻的世界面上,大到生命行星,小到那艘落后飛船,全都仿佛是靜止的,它們的世界線無比復雜地體現在一幅幅無盡展開的世界面,仿若斷開的動畫。
  
  唯一能自由“活動”的,只有能夠深入到這里的楚云升,億靈主以及“尸體”,綸靈主的動作已經遲緩了許多。
  
  億靈主果然沒有讓尸體“失望”,這絲細微的戰機,頓時被它捕捉到了!
  
  它的靈蘊瞬息調整,仿佛一雙無形的手,僅僅拔出它們此刻所處的世界面中的一道“絲”,那一刻,時間仿佛無比的漫長,卻又越來越快。
  
  世界面猶如書頁般地快速地翻動著,它每拔出一點點絲,那道世界畫面便仿佛要崩潰一般地變幻著。
  
  楚云升的戰體在時空徑跡中,如水面般地扭曲起來,尸體恨不得他馬上死了,自然不會對他提供保護,那道絲仿佛時空裂縫般,極快地延伸,終于將楚云升的生命體一分為二,并繼續向前,裂開向“尸體”。
  
  “尸體”立即反擊,它相信楚云升已經死了,這里看起來只是一分為二,實際上,他的生命體世界線已經被改變,下一瞬間,他就會在世界面中消散。
  
  它現在只要逃走就行了,億靈主在時空徑跡中的戰法十分古怪,但它也曾神戰戰場上見過類似的攻擊之法,正面對抗或許很危險,但它只是想要躲開逃走還是沒有問題的,只要改變自己的軌跡就可以。
  
  但緊接著,它吃驚地發現,楚云升竟然沒有消散,不但沒有,還在下一個世界面中重新凝聚出現,并且,仍然極度喪心病狂地還要深入更深的時空徑跡!
  
  這一刻,它想做其他反應也來不及了,它已經與億靈主直接交戰了。
  
  它要逃走,是要建立在億靈主也不會深入到更深的時空徑跡中,它才能安全并放心地離開,否則一旦億靈主深入下去“消失”,它便等同于“失明”,在未知的時空中,隨時都有可能被一個上位靈攻擊,太危險了。
  
  億靈主大概也沒想到楚云升竟然能夠活下來,不過它很快就明白了,楚云升的生命戰體仿佛天生為時空徑跡打造,這里就是天下,也是時空徑跡的克星,但他的戰體還不合格,他自己也不是真靈,也不合格。
  
  綸靈主已經落后了大約五個節奏,但它卻是最為安全的,誰也沒辦法越過億靈主的靈蘊攻擊它,而億靈主如果調過來攻擊它的話,它的位置在最后,隨時可以脫離出去。
  
  億靈主冷然一聲,跟著深入下去,它不信楚云升還能堅持下去,再深入下去,它雖然精通時空徑跡,也很危險了。
  
  剛才楚云升沒有拉開下一層的時間徑跡就是明證。
  
  但楚云升像是就是要挑戰它們神經一樣,絕然地深入了下去!
  
  “很狠,狠奸詐!”
  
  尸體好不容易將億靈主的攻擊擋下,它與億靈主都在這次攻擊與反攻擊之中,耗費了恐怖的靈蘊,此時卻發現楚云升竟然“順利”地深入了下去,明顯剛才是一個騙局!
  
  以自己可能死亡為代價,誘騙億靈主出擊,耗費大量靈蘊。
  
  它已經隱約感覺到,楚云升還有更狠毒更奸詐的陷阱,埋伏在根深的時空徑跡之中。
  
  但這并沒有什么用,它已經發現楚云升的靈蘊不夠用了,很快就會消耗一空。
  
  不過此時,它還得繼續跟下去,沒辦法。
  
  但很快它發現自己猜錯了,楚云升的靈蘊的確快沒了,但他簡直仿佛完全喪失了理智,極度瘋狂地不顧巨大的危險,持續深入,不斷地深入!
  
  不知道過了多久,或許是瞬間,或許很長時間,尸體感覺周圍拉開的世界面忽然一絲不穩的動蕩。
  
  猛然間,它驚道:“停下,快停下!我們全都會死在這里!”
  
  而此時,億靈主也似乎感覺到了危險,楚云升再下去必死無疑,那具特別的生命體也保不住它,但他自己死了不要緊,反而正合三靈此刻的心意,可連同它們三個也要一起毀滅,就不行了。
  
  億靈主這時候,展現了一道尸體與綸靈主從未見過的“絕學”,集中靈蘊,硬生生地將楚云升從正在進入的更深時空中“抽”了出來。
  
  上位之靈的強大氣勢,在這一刻展現無遺!
  
  然而,消耗也是空前的,明顯自身也受到了重創,搖搖欲墜。
  
  與此同時,一起出手攻擊的還有尸體,以及慢了幾個節拍終于趕到的綸靈主。
  
  億靈主重創下,已經不知道誰實際上是想攻擊誰了,一片的混亂。
  
  而楚云升似乎也沒有真的準備再深入下去,被“抽”出來的瞬間,也合攏起所有的靈蘊,與三靈混亂的攻擊絞殺在一起,借助它們同時還要將自己抽出去的力量,逃離去時空徑跡。
  
  四道靈蘊,激發在一起!
  
  此刻,外面的時間雖然只過去了很短暫的一點,但它們一逃一飛兩追殺的速度太快了,已經無限接近到了生命行星。
  
  一瞬間的混亂,無數世界線交錯中,時空徑跡瞬息合攏,消失。
  
  星空恢復平靜。
  
  寧靜,寂靜,死靜。
  
  整個世界,仿佛都靜止了下來,唯有一個極其渺小的基本粒子,從生命星球中,飛離了出來。
  
  它脫離了原有物理規則下的世界線,突兀地從它所處的各種力場世界中脫離出來,從生命行星中上升,飛向太空。
  
  萬籟俱靜中,剛剛從時空徑跡中脫離的楚云升加三靈仿佛也靜止著,整個星空,整個世界中,都靜謐著,唯有那顆基本粒子,孤零零地從生命行星中緩緩飛向冰冷的太空。
  
  它的身后,龐大無比的生命行星,美麗而緩緩地轉動著。
  
  下一刻,她以語言無法形容的壯觀,仿佛要將宇宙之美完美地展現于此般,更加極其美麗地全星“崩散”,均勻地碎裂成無數的基本粒子!
  
  山川,河流,星殼,星心……生命,全都仿佛碎片般的畫面,緩緩地從它們原本粘貼的底板中紛紛剝離,碎落……
  
  它們原本的物理運行世界崩潰了。
  
  周圍的世界再次“動”了起來,尸體在前,楚云升在后,億靈主再次,綸靈主最后,“四靈”射向均勻碎裂成無數基本粒子的生命行星,浮光掠影般地一一穿行過去。
  
  四靈滅星之后,戰爭還在繼續,而遠處,那艘飛船,仍在緩慢并拼命努力擺脫恒星的引力。
  
  飛船中,一個又一個生命目瞪口呆地望著它們剛剛離開不久的故鄉之星。
  
  悲傷的它們,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