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9)     

黑暗血時代1433 一靈當先

盡管綸靈主錯覺地感覺到,楚云升仿佛通過剛才的踏空而行,展現出對它與億靈主心理上的強大自信,這種感覺讓它感到荒唐卻無法去除,因為它的確不知道楚云升是如何做到的?本能地感覺到一種危險氣息,楚云升似乎掌握了它所不知道的東西,或者說另外一個世界。
  
  但實際上,楚云升是沒有任何表情的,他的“面部”是一面光滑如鏡面的曲形黑暗面甲,凌厲而鋒銳,倒影著無數旋繞的星辰,而同樣幽暗的生命體,以流暢的線條,勾勒出蕭殺的力量感,懸浮在星空之中,給人一種寒冷的壓迫感。
  
  億靈主已經發動,綸靈主也沒有多余的猶豫,及時跟上了去。
  
  但它們一逼近,楚云升卻迅速地撤退了。
  
  幾乎是順著他踏空而行的原路瞬息返回,回到他的出發點,然后仿若化作一道粒子流,繼續后退,始終保持著之前與它們遙遙相對的距離。
  
  但方向上卻做了改變,楚云升沒有向垃圾桶等三艘飛船逃離的方向后退,而是繞出一個巨大的曲線,向他與兩靈一側的那個生命星球而去。
  
  與小蟲子送來的超級戰體融合,出了一點狀況。
  
  冥在小蟲子身體里一定留下過什么,小蟲子會打造超級戰體,應該在冥的計算之中,留下的一些信息便悄然地進入了超級戰體,融合的時候,楚云升便能感覺到冥的存在!
  
  似乎是擔心楚云升將它徹底忘記,超級戰體中的東西努力地試圖重新建立已經被楚云升斬斷的聯系,但楚云升并在不本體之中,這種努力注定是徒勞的,但卻通過本體與黑氣之間的關聯,它還是影響到了失蹤已久的本體。
  
  在融合的一瞬間,本體的位置似乎清晰了很多,只可惜,他現在不能進入氣泡的世界,否則有很大可能找到本體的下落。
  
  但冥出現在超級戰體中的東西還不止是這些,還有三道信息:
  
  第一道,冥告訴他,它推演過無數次,他都無法誕靈,不僅無法誕靈,還會隨之必定死亡,它準備去禁地深處,為他尋找活命的辦法!
  
  第二道,冥已經感覺到他與它之間的命源之鏈將要被切斷,如果不能重建,再見到它的時候,要么第一時間殺死它,要么趕快走,越遠越好,絕對不要猶豫。
  
  第三道,它可能無法再活著從禁地深處出來,但它已經做好安排,會將活命之法送出來。
  
  三道信息,甚至每條信息本身之中,都有矛盾的地方,楚云升暫且還無法判斷出:那些是冥真正留下的,那些是三禁混淆的。
  
  超級戰體,包括小蟲子,此刻浮現出來的信息,也可能只是冥留下的冰山一角,很多更為重要的信息還沒有展露出來,但有一點,無論是那一條,都確定無疑
  
  冥現在很危險,極其地危險!
  
  楚云升益發地冷靜,冷靜地令人發指,如若五序此刻在這里,一定會感到矛盾的欣慰與擔憂,欣慰的是這才是他所知道的95827,擔憂的是冷靜到令人發指的95827,連卓爾人也會照殺不誤。
  
  但五序看到的只是一面,只有楚云升自己知道,他與冥,都是一張巨大網上拼死掙扎的可憐之魚,無論是95827還是左旋神儲,無論是當年的肉球還是今日的冥尊,都是即將滾滾到來的大勢中的飛灰,沒人會可憐他們,想要掙扎出來,只有靠他們自己。
  
  因而,他此刻雖然異常的蕭殺與冰冷,卻毫不猶豫地后退,沒有硬拼,以粒子流般的速度冷靜地保持著與雙靈本體的絕對距離。
  
  此時,若逃不掉,一切都無從談起。
  
  如果億靈主與綸靈主有把握在此距離之外擊殺他,就不會再逼近,靈從來不需要近身而戰,連源門都不需要。
  
  他的距離一拉開,億綸兩位靈主便立即拿他毫無辦法,只能高速地追著。
  
  小蟲子的超級戰體本身便具有粒子流化的能力,再配合以楚云升此刻展開的靈蘊形成的漣漪,甚至可以接近光速地在原地消失,再在漣漪的任何一個方向重新凝聚出現。
  
  只是這種方式消耗極大,耗費靈蘊,耗費戰力,不能持續,更不可能遠航,只適合于目前的形勢。
  
  雙靈也是一樣,它們需要借助靈蘊,大幅消耗力量,快速追擊突然間變得極快的楚云升。
  
  在星空中兜圈子,似乎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但此刻,兩個靈主,與勉強算半個靈的楚云升,一飛兩追地恢弘地劃出一道巨大的曲線,射向那顆生命星球。
  
  楚云升的靈蘊主要來自小蟲子超級戰體中磅礴的命源,并與殘留在超級戰體核心中的冥的靈蘊相合,產生此時戰斗意識極強,同時又具備極為恐怖計算能力的特別靈蘊。
  
  否則,他根本無法如此輕松地破開雙靈的靈襲范圍,達到極高的速度,原本他有另外一番計劃,融合后臨時小幅修改了一下。
  
  此時,那顆生命星球上的生命還在大混亂之中,而它們唯一逃出的飛船,也在“緩慢”地脫離恒星引力的第二次加速之中。
  
  地面上的生命,完全沒有意識到楚云升這個“魔鬼”又回來了,不僅回來了,還帶著另外兩個更大的“魔鬼”。
  
  仿佛從腐朽墳墓中爬出來的尸體,還沒來得及享用這一星球的命源,便被一群混亂的瘋狂生命狂踩而過,它卻無法“反抗”,因為很悲哀,整個星球,只有它能看到高速而來的“三靈”,它知道自己肯定已經暴露了,但是它還不想這么早地暴露自己確定生命體,并且,它更不想摻和進去。
  
  在這顆星球的降臨,當初并不順利,甚至是幾乎失敗的,那種緊迫的情況下,根本不容它細致地處理各種問題,所以才導致如今這樣的情況。
  
  但是怕什么來什么,楚云升一“靈”當先,堅決地向它的方向而來,跟著的兩個靈,依然毫不猶豫地跟上,已經掠過了巨大恒星,無視了那艘蝸牛般的落后飛船,射向生命行星。
  
  “它是什么時候發現我的?生命體變化的時候?”
  
  那尸體能確定楚云升路過的時候并沒有發現它,只是懷疑這里有問題。
  
  當然不是瞎子,誰都會知道這里有問題,靈襲之內,居然還有生命好好地存活。
  
  但那不是它的原因,而是綸靈主默契地沒有“騷擾”它的地盤,不想刺激它,故而略過這顆生命星球,它自己是一絲的靈蘊與波動都沒有泄露過。
  
  現在,躲是躲不過去了,明顯是沖著它來的了。
  
  尸體一巴掌拍飛剛剛踩上它尸體腦袋的一個癲瘋生命,竟做了一個讓氣勢洶洶而來的“三靈”都沒有想到的舉動,掉頭就跑,根本不摻和。
  
  “你就不怕我和它們一起聯合起來殺掉你?”
  
  與它最近的自然是飛在最前面的楚云升,在雙方靈蘊心狠接觸的邊緣,它送出一道波動,靈蘊的速度極快,瞬息便相互對驗好波動頻率代表的含義。
  
  語言本質上就是一種聲波頻率,宇宙生命形式各自不同,但實際上,很少交流,若非仙女銀河系出現意外,并且還是神戰的一處戰場,甚至都很少遇上其他種族。
  
  那種所謂宇宙通用語言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楚云升跟在它后面,依舊全速飛行,一邊道:“如果你要殺我,現在絕不是最好的時機,不久前就可以。”
  
  那尸體便挑明了道:“不要再跟著我!我雖然不想殺你惹麻煩,但你要再過來,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擊殺你。”
  
  楚云升卻道:“恐怕先攻擊的不是你,而是我后面的兩個,一旦混戰起來,我對你的威脅比它們對你的威脅小多了。”
  
  尸體一開始就知道楚云升打的是什么主意,無非是與它過于接近,后面的兩個靈主發起更強的攻擊時,必定波及到它,它又不能束手待打,一旦反擊,雙方都很難猜測對方的真正心理,必定是混戰,而一旦混戰,最弱的楚云升,威脅反而最小,混戰的主力頓時成了它與后面的雙靈。
  
  當然這么卑鄙的辦法,如果換做它,它也會這么做。
  
  只是可惜,現在倒霉是它。
  
  尸體再次道:“我知道你與冥尊有關系,但你再過來把我逼急了,我可不會再管什么冥尊,它現在自己都不知道生死下落,殺你也就殺了。”
  
  楚云升依舊死追不舍:“你并不是害怕冥,而是擔心我被攻擊的瞬間后移,馬上挑起你與后面兩位的戰爭。”
  
  尸體冷笑道:“我可以與它們商量好。”
  
  楚云升反問:“現在的情況下,它們會信嗎?它們連自己相互之間都不信,否則為什么非要逼近我?”
  
  尸體冷聲道:“試試!”
  
  楚云升也道:“試試!”
  
  片刻,“四靈”高速飛追中,尸體無奈道:“你到底想怎樣?”
  
  楚云升道:“讓你站在我這一邊,你肯定不愿意。”
  
  尸體道:“廢話!”
  
  楚云升道:“所以,我也沒有其他不切實際的想法,只要你”
  
  尸體正在等他的下文,楚云升卻突然上詞不達下意以靈蘊:
  
  “開……”
   b/
  第一道禁術瞬間展開,時空徑跡顯,世界仿佛如書頁般地華麗打開!
  
  尸體頓時感覺自己竟然一不小心上了這個混蛋的當,楚云升與它故意接觸,故意交談,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廢話,都是給后面的兩靈所看的。
  
  現在楚云升突然以弱者身份卻首先不自量力地發起攻擊,很難不讓后面的兩靈覺得,它與楚云升已經談好了條件,它成了楚云升膽敢率先反擊的“底氣”。
  
  但是,它說什么了?它什么都沒說!
  
  可它現在還沒辦法解釋,越解釋越嫌疑,更加可恨的是,它之前的確放走過楚云升,沒有對未察覺的楚云升發起過任何攻擊,更有嫌疑。
  
  靈戰開啟,那里再容得其他猶豫?遲疑一秒,或許就是敗落的凄慘下場。
  
  它很想現在就將楚云升殺掉,但理智與強大的戰爭慣性思維,讓它馬上開始應對楚云升身后雙靈的襲擊。
  
  此時,時間上并沒過去太多,尸體才剛剛飛出星球,楚云升也才剛剛逼近星球,億靈主與綸靈主則剛剛掠過一顆隕石……
  
  時空拉開,四靈交戰!(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