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30 一個又一個魔鬼

生命星球?
  
  垃圾桶形飛船沒想到會在這里猝遇上一顆擁有生命的星球。
  
  如今它們已經沒有時間與精力去探測并搜索附近的星空,去甄別與分析哪里可能有生命存在的跡象,逃亡尚且還來不及,根本無心他顧。
  
  一號矮星系是不規則星系,恒星之間的運動很不穩定,按照常理來說,不穩定的自然宇宙環境,通常很難產生生命,除非本就是直接誕生在宇宙星空之中的特殊的且極為罕見的異樣生命。
  
  垃圾桶飛船一干此刻正在逃亡星空種族,以及楚云升,事先更多的是預計可能會碰上一些已經達到一號矮星系的其他星空種族,卻不曾想會在逃亡的路上遇見一顆生命之星。
  
  這種幾率實在太小太小了,小到對逃亡的飛船與星空種族們來說,簡直天賜的極大幸運,而對那顆生命星球來說,則是恐怖的災難
  
  猝然的相遇,雙方巨大的差距,便意味著血腥的掠奪!
  
  命源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是極其寶貴的,此時也不例外,甚至更勝。
  
  前方就是暗域,逃亡又在最激烈之時,任何命源的補充,都是最急需的。
  
  “它們不可能是自然孕育的生命,根據我們初步的分析,它們的行星系有高層次生命對其改造以適合生命生存的人為跡象,這些生命應該是某個星空種族在很久前所“種植”,目的也應該是為了將來再路過時補充命源。
  
  這里是暗域邊緣,且是最好的“出口”,在這里預留一個命源補充星球十分有必要,不過,種植它們的高層次生命沒能再回來,大概已經死在了星河仙女星系群的某個角落。”
  
  負責與楚云升聯系的環形生命像是分析一堆無主食品一樣,向楚云升通告道:
  
  “這些“種植”生命,除了命源上更多一些,沒有什么其他的研究價值,后面的幾艘飛船中的種族與我們商量,我們一共取走它們二分之一的命源,剩下的另外一半歸于你。”
  
  楚云升已然是這次逃亡的中流砥柱,雖然絕大部分星空種族已經被消滅,但剩下來的,還抱著一絲希望,起碼多拖延一秒,便能夠多獲得一秒的靈襲信息。
  
  但是現在都基本上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十來艘飛船自不用說,為了維持楚云升的能量需要,竭盡了全力,一旦楚云升維持不住符文之陣對靈襲之音的阻塞,它們就是保留著再多的能源也是無用,瞬間就會死亡。
  
  楚云升也是一樣,靈蘊已經用完,新艦不在這里,得不到有力且默契的支持,勉強靠著符文之陣對抗著綸靈主的靈襲,但靈襲在不斷地變化之中,沒有大量靈蘊的補充,又沒有新艦的計算支持,很難跟得上其變化,這也是從逃亡的飛船存活數量大量減少的主要原因。
  
  到了一號矮星系后,楚云升便意識到,他與戥其中一個判斷出現了偏差,億靈主沒有直接出現在一號矮星系提前攔截他,說明它幾次重傷后,暫時喪失了通過追本溯源降臨的能力。
  
  它當時沒有立即出現,現在就不會再降臨出現,只能老老實實地與綸靈主一起通過飛船到達這里。
  
  但這個判斷偏差是不可避免的,就像億靈主不知道他還有其他后手一樣,他們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億靈主現在的情況,只能從最為保險的角度去分析,否則,一旦反過來出錯,認為億靈主失去追本溯源的能力而實際上它還有,代價就不可承受了。
  
  靈不是傻子,生存了那么久的歲月,沒有一個是簡單的,楚云升與戥能夠想到的,它們也能想到,最終就要看誰在這一些系列的連續較量中,一點一滴地漸漸積累出優勢,在漫長戰爭的最后階段,一決勝出。
  
  目前來看,楚云升與戥的作戰目的大多數都達到了,處于他們計劃上的優勢中,但不等于億靈主就處于劣勢,從它的計劃上看,或許它也有優勢,到底誰的優勢是真的優勢,就要最后對決的時候,才能顯露出原形。
  
  “誰要去自己去。”楚云升冷漠地說道:“我不會等任何人,三百零一個你們的環單位時間內,我必須到達我所說過的坐標處。”
  
  環形生命不知道楚云升為什么堅持要飛往那個坐標,為了防止靈襲對它們思維的捕獲,楚云升拒絕說出任何原因,它和其他星空種族一樣,認為逃生的希望并不大,如果能夠多延遲一點死亡時間,多獲得一點靈襲的信息,才是最有價值的。
  
  但楚云升拒絕等待它們去獲取命源,哪怕一秒的耽誤都不行。
  
  它們要么選擇掉隊,要么選擇繼續跟著楚云升,不減速,不變航行,沒有多余動作,所有精力與戰力全部用在楚云升的維持符文之陣上,以及全速航行之上。
  
  環形生命很惋惜,那顆行星就是它們不去收取命源,也會浪費在已經掀起的星際浩劫之中,成為飛灰,無一能夠存活,且沒人能救得了它們。
  
  它們的那艘可笑飛船,居然也敢飛入星空?
  
  垃圾桶飛船一閃而逝,掠過那艘可笑的飛船,帶著遺憾,帶著對布蘭星人而言是滅絕的“魔鬼”,擦肩而過。
  
  跟在它身后,很快又出現一道道流光,惋惜地離去。
  
  瑞爾幕以及他所在的飛船中的布蘭人,都不知道,與他們擦肩而過的不是前所未見的先進宇宙星船,而是一個又一個貪婪的魔鬼。
  
  許久后,他們終于啟飛了,擺脫行星的引力,未來還要擺脫恒星的引力,最終飛入宇宙,等待它們的一切,都是未知。
  
  未知的星空,還有未知的生命世界,前提是它們能夠活下來。
  
  而此時,垃圾桶飛船,正帶著楚云升,以它們不敢想象的速度,沖向星系深處的一個坐標點。
  
  另外一個方向上,此刻,也有一道仿佛戰意沸騰的霸氣粒子光流,在一層隱秘如偷偷摸摸的靈蘊攜裹偽裝下,矛盾地交織在一起,以接近光速拼命飛向那里。
  
  那里,正是楚云升與偽霸約定的坐標!(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