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21 恪守的誓言

吉特從接到安全部的通知,一直到從息體里出來,都還有些不敢相信。
  
  他的表哥肖納還活著!
  
  并且,他馬上就能見到了,紀子飛船正在被逼交還所有“俘虜”。
  
  許久以來,他一直抱著一絲期望,期望肖納還活著,甚至有一段最為艱難的時間,都成為了他支撐下去的精神支柱。
  
  然而隨著時間越來越久,他內心深處已經絕望。
  
  息體將他送到了船塢口,他的思維也從系統中退了出來,不太適應地漂浮在空中,此時,船塢上已經有很多人了。
  
  他看到一些老地球人,也看到了冷星人。
  
  艾希兒不僅抓走了幾個冷星人,當年也帶走了許多其他人,血族中就有一大部分。
  
  今天,他們終于可以回來了!
  
  安全部的人也來了,吉特對它們沒有好感,但也知道這是必須的程序。
  
  吉特無視了它們,在人群的中間,他猛地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渾身便微微激動起來。
  
  這個身影他很久沒有見到過了,自從卓爾人到處宣傳他們的王什么歸位之后,他見到的那個身影都是飄逸的卓爾人形態。
  
  而今天這個身影似乎有意還原為原來的樣子,讓他十分的熟悉與親切,而“王”這個細微變化的舉動背后,所蘊含的深意,讓吉特此刻深深地感動!
  
  王是怕肖納認不出他來,他們被囚禁的太久太久了。
  
  肖納等人被俘虜的時候,他們還在地球上,回來的時候,早已滄海桑田,進入了星空時代。
  
  與吉特此刻心頭上的感動相比,紀子飛船中的人心中五味雜陳。
  
  自始至終,楚云升從未派出任何一個人來與他們談判,而現在,他們被靈主所逼放人的時候,楚云升卻提前并親自來迎回他的人。
  
  他們說不清是嫉妒,還是羨慕,或許都有,看著楚云升那熟悉的身影,卻都不敢與之對視。
  
  紀子飛船放出來的人,是相互攙扶出來的,即便這里沒有重力,他們也孱弱到無法保持平衡,一片的凄慘與凄涼。
  
  每出來一個,船塢上便有一個或者幾個老地球人,捂著嘴,在微微地顫抖中,眼中充滿了淚光。
  
  悶老三是扶著自己的上司出來的,苜苒的傷勢比他重得多,紀子飛船中的人對他上司的興趣,遠遠大于他,而靈生命還親手查看過苜苒的思維。
  
  奄奄一息地飄動在凄慘的人群中,他遠遠地望見了自己上司的上司的上司,阿里與弭婭向他們飛來。
  
  那一剎那間,他如釋重負,他不知道苜苒還能支撐多久,日以繼夜的巨大壓力終于消散,竟有一種流淚的沖動。
  
  精神的折磨在這一刻,終于得到了松弛,疲倦與衰弱瞬間被侵襲他的全身,在昏厥前的一瞬,他恍惚見到人群一個陌生的“地球人”,目光望向苜苒。
  
  阿里扶住了昏迷的悶老三,而弭婭接過他手中極度衰弱的苜苒。
  
  她的頭發有些散亂,折斷了許多,凌亂而無力地垂在耳邊,冷星戰隊的戰衣也血跡斑斑,手上都是血痕,已經動都不能再動一下,
  
  但她的眼神卻依舊明亮,并且仍然沒有放松,即便她的傷勢比悶老三嚴重得多,卻仍在努力地支撐著,清醒著。
  
  她試圖向老隊長弭婭微微笑一笑,卻迸裂了傷口,血水順著發絲滴落下去。
  
  “不要動,放心,熾武親自來接你們了。”弭婭緊緊地扶著她,不讓不能動彈的她滑落下去。
  
  她的話音剛落,楚云升已經來到她們的面前。
  
  他伸出一只手,輕輕地將苜苒臉頰上帶著血水的亂發絲整理整齊,看著她道:“你做的很好,我為你驕傲。”
  
  沒有華麗的辭藻,也沒有激烈的言辭,又或者痛哭流涕,卻瞬間讓苜苒留下一道帶血的淚水。
  
  尤其是那一句:我為你驕傲。
  
  連同弭婭都有些感動,除了阿里,沒有人比她更清楚,苜苒這個她看著一天天長大的女孩有多么的努力與拼搏!
  
  并不僅僅是進入星空之后,在冷星上,就已經開始了,從一個大草原出來的孩子,幾乎什么都不懂,只是愛看書,一直到今天,付出了多少無人知曉的代價!
  
  人群中,又出現了一陣騷動。
  
  肖納被扶出來了,他走在了所有人的最后面,雙眼被蒙著,在兩個血族的攙扶下,才能勉強飄行。
  
  “肖納!”
  
  吉特再也忍不住了,淚水頃刻而出,沖了上去。
  
  “是,是吉特?”
  
  其中扶著肖納的血族,在肖納的耳邊大聲道,一連喊了幾遍,肖納仿佛才聽見,曾經如其他血族一樣英俊如今卻刀壑縱橫般的“鬼臉”上,艱難地露出一絲激動的身影。
  
  “肖納,是我,我是吉特啊,你怎么了?你的眼睛,你的耳朵怎么了?”
  
  吉特抱著肖納,淚水模糊了雙眼,不斷地問道。
  
  肖納似乎已經不能說話,只是在兩個血族的幫助下,伸出兩雙枯干的手,顫抖地摸著吉特的臉,摸著他的輪廓,空洞的眼神中,仿佛終于松了一口氣他的小吉特還活著。
  
  “肖納,我們會治好你的,一定會的,三大族的科技很先進,沒有它們治不好的傷。”吉特擦掉眼淚,堅定地道:“肖納,你看誰來了?是王,王來接你了!”
  
  肖納萎靡的身軀頓時一顫,他看不見,但吉特不會騙他。
  
  他不知道瞎了多久,已經養成了習慣,下意識地要去觸摸楚云升的面孔輪廓,卻又像是觸電般僵硬在半空中。
  
  “不要緊,肖納,是我。”楚云升道。
  
  肖納終于又抬起手,觸摸著楚云升的輪廓,早已干枯的空洞眼框竟有了一絲濕潤,落出的不是眼淚,而是浸出的血跡,染紅了蒙著眼眶的衣帶。
  
  他顫抖著讓扶著他的兩個血族扶著他虛跪下去,干涸的聲帶發出一陣陣怪音,沒人知道他在說什么,但跟隨他走出來的血族,全都跪在了半空,將他正在說的卻沒有人能聽到的話,在虛弱中驕傲地說了出來:
  
  “吾王!您忠誠的……恪守誓言的本.肖鈉,將追隨侍奉您至死!永不背棄……”
  
  “吾王!您忠誠的……恪守誓言的德.伊爾,將追隨侍奉您至死!永不背棄……”
  
  “吾王!您忠誠的……恪守誓言的里.凱瑟琳,將追隨侍奉您至死!永不背棄……”
  
  “吾王!……恪守誓言!……”
  
  ……
  
  他們仿佛在說著古老而可笑的承諾,但此刻,卻沒有一人能夠笑得出來,包括紀子飛船中的人。
  
  他們肯定是“可笑”的,因為“不可笑”的都已經背叛了誓言,不會再出現在這里。
  
  他們被囚禁得太久了,已經遠遠地落后于這個時代,然而他們卻仍在暗無天日之中,堅守著!
  
  堅守著已經被整個時代遺忘的承諾,甚至他們本身都快要被所有人遺忘了,但他們依然堅守著。
  
  這種堅守甚至讓人感到害怕與恐慌,尤其是紀子飛船中的人,雖然這些血族已經很虛弱很虛弱了。
  
  楚云升再不看紀子飛船一眼,道:“我們回去!”
  
  紀子飛船中,望著這里的文蘿,向包裹在青色鎧甲中,始終冰冷的眼神微微閃動了一下的艾希兒道:
  
  “你后悔了嗎?”(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