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20 傳說中的世界

巋靈主意識驚顫的時候,它所帶來的星空戰艦群同時顫栗。
  
  左旋廢儲的那一劍,仿佛刺穿了時空,越過了巋靈主的靈蘊,無視了它們戰艦的外殼,直入靈魂,避無所避,躲無所躲。
  
  仿佛有一柄柄殺氣騰騰的“劍”,劍指它們的零維!
  
  然而楚云升手中并無“劍”,他在新艦上空的虛影似由一種特殊的能量組成,于星空中激發戰艦揮散的物質,顯出一道道若隱若現的紫紅血色線條。
  
  只有五序幾人知道,那是從類荑人星球找到的偽禁設之武,原初的形態為紫氣之劍,后來被楚云升和卓爾人一起解析重置。
  
  以紫氣之劍為基礎載體,五劍式一連殺,頓時便展現出一絲老神尊風采!
  
  雖然僅僅是一絲,也依然將巋靈主震懾,盡管五劍式的真正目標并不是它。
  
  一代神尊的氣勢,不要說它,就是上位靈主,也是一樣。
  
  楚云升的時機選擇非常好,巋靈主甚至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能夠在億靈主將要到來卻還未出現的那一瞬間,反身一劍殺出。
  
  億靈主的意識已到,還未來得及接管多維感官,處于追本溯源之法最為薄弱的時刻,卻要面對楚云升直接攻擊零維的最強戰法。
  
  以最弱對最強,“戰場”便被楚云升出劍的時機限定在零維的層面上,無法進入多維世界,億靈主即便有通天徹地的能力,此刻也無法施展出來,被楚云升的神尊劍式按在了零維之中,凌厲攻殺。
  
  但這個時機的窗口很小很小,幾乎就是一瞬之間的事情,更為困難的是,它是如何捕捉到億靈主到來這一刻的?
  
  “難道它真的能夠進入那個傳說中的世界?”
  
  巋靈主有億靈主給它的一些情報,知道楚云升似乎擁有與億靈主類似的能力,能夠從另外一個層面發起攻擊,也能通過這個能力出現在遙遠的地方。
  
  但它不相信楚云升一個靈都未真正誕出的生命,能夠進入那個只有傳說中才存在的世界,不知道多少靈為了找哪個世界,耗費了多少時間與精力,也從未有過一絲蹤跡,仿佛那個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僅僅只是傳說。
  
  他與綸靈主都認為楚云升擁有的,不過是類似于億靈主的能力,但現在,情況似乎有些不同。
  
  它此刻的思維瞬息萬變,而楚云升的反擊也同樣瞬息展開。
  
  不管它怎樣變,怎樣想,總似有一柄無形的劍,臨指它的零維。
  
  而億靈主剛剛進入的生命,零維已經被攻破,生命體瞬息死亡,五劍式相互激勵,形成不斷攀升的增幅場,往復循環地追殺每一個與億靈主追本溯源有關的生命,不滅目標,誓不回劍。
  
  一個個生命被瞬息斬殺,億靈主狼狽逃避,一個接著一個與它有關的生命死亡,即便它不啟用它們,五劍式也自行追溯,將它此地的所有有關生命全部清殺!
  
  包括紀子飛船中的人,也仿佛見到一柄柄冷冽的無形之劍,刺向他們。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了,在上一次楚云升使用第五劍式的時候,他們就曾感覺到過。
  
  安德魯也感覺到了,但作為紀子,他十分的清楚,飛船最終會將他們保護住,除非楚云升能夠攻破飛船。
  
  但是當時,第一次遇到的時候,他也被嚇得半死。
  
  楚云升就在外面!
  
  通過再次出現的無形之劍,安德魯很清楚地明白了。
  
  “我要做些什么?一定要做些什么!”
  
  他心中激烈,但卻沒有什么好的主意,他已經被艾希兒當成狗一樣看得死死的。
  
  這時候,他看到的無形之劍,忽然產生了變化,出現了一個人影!
  
  他認得這個人,這個人正是楚云升!
  
  人影在不斷地變化之中,似乎受到飛船的很多限制,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傳遞“信息”。
  
  安德魯提起全部的精神,不敢大意,生怕漏過任何一個細節。
  
  他的心臟怦怦直跳,隱約地意識到,這是楚云升在告訴他什么,或者傳授他什么變化的人影越來越像是在展現一種深奧的修煉之法!
  
  “難道是左旋老神尊的修煉之法!?”
  
  安德魯頓時既緊張又熱切起來,以前,所有人都知道,只有拔異手中有楚云升的修煉之法,他也試圖賄賂拔異,想要得到一點,但都沒有成功。
  
  現在,楚云升親自的演化,就在他的“眼前”!
  
  不知道為什么,他越看越覺得這道修煉之法似乎被楚云升改動過,十分適合他的情況。
  
  照此修煉,他或許很快就能破開源門,甚至有一天,能夠達到巔峰。
  
  楚云升沒有讓他做什么,也沒有傳遞其他什么信息,安德魯都快是淹死的人了,艾希兒一旦真的找到更換紀子的辦法,他連最后的機會都沒有了,此時也就不去想那么多,管他姓楚的有什么陰謀詭計,老子還有利用價值就行!
  
  他急忙將所有亂七八糟的念頭驅逐出腦外,專心致志地記憶楚云升此時一刻不停地演化,似乎根本不關心他是否能夠記得全,記得住。
  
  越是這樣,他越是上心,一點的細節都不敢錯過。
  
  直到演化最終結束,連同無形之劍一起消失,他睜開了眼睛,握緊了拳頭,第一次有了對抗艾希兒的信心他終于有了一套合適他目前知識水平,卻能讓他迅速強大起來的辦法!
  
  “我不能被廢,絕不能!”
  
  安德魯暗暗道,他十分的清楚,自己已經到了最為危險的關頭。
  
  只是,他有些奇怪,楚云升只傳授了他這些修煉之法,卻沒有要求他做任何事,比如去營救那幾個冷星人?
  
  他對楚云升的感情一直都很復雜,新世界的時候,他就認為楚云升和其他人一樣看不起他的出身,對他不公平,同時他又恐懼楚云升的武力,因此,他也“痛恨”楚云升,在他終于成為紀子之后,這些復雜的情緒,在七紀紀子唯一只有他給楚云升的留言中,展現得淋漓盡致。
  
  但他從來不想與楚云升對戰,始終對楚云升有著畏懼,如果不是艾希兒咄咄逼人,他自己的想法一直都是有多遠躲多遠。
  
  “不知道外面的情況怎么樣了?姓楚的恐怕打不過一個靈主吧?”
  
  他可不會因為楚云升剛剛傳授了他修煉之法,就會對楚云升關心起來,楚云升肯定是在利用他罷了,但是在艾希兒沒有解決之前,他竟有些不希望楚云升這么快死了。
  
  只要他仍是紀子,他便認為自己不會死,而無論多少陰謀詭計,活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贏家!
  
  和他想的恰恰相反,外面的五劍式連殺余威已經漸漸消散,但巋靈主的靈蘊世界中,卻鴉雀無聲。
  
  早早躲在一邊的星空戰艦群,此刻連動都不敢再動一下,即便它們當中,有生命剛才被楚云升斬殺。
  
  億靈主最終也沒能出現,除了它自己,沒有能夠知道它在左旋老神尊戰法攻擊下那瞬間的世界是什么樣的,有多么慘烈,就是巋靈主也不知道。
  
  此戰的戰場并不在多維時空之中。
  
  能看到的只是一個又一個生命體被冰冷擊殺,直到再無動靜。
  
  “它的意識遭到了重創,傷上加傷,在到2號矮星系之前,它對我們已經沒有威脅。”
  
  楚云升疲倦地從氣泡世界回到新艦,他剛剛去查看了一下戰果。
  
  億靈主與他不同,追本溯源到這里,如果沒有“坐標”,是不能像他一樣自由地在氣泡世界中退回,當“坐標”被五劍式一一清殺,它追本朔源的過程就生生地殘缺了一個重要的部分,從本身上就斷裂了,即便五劍式沒有對它的意識進行攻擊,它也會因為自身失去目標,在氣泡的世界成為一個“錯誤關系”,從而混亂,甚至迷失。
  
  但楚云升發現它似乎有過“出錯”的經驗,勉強有辦法糾正了,沒有死在氣泡的世界中,但它的意識在沒有任何保護下,即便是靈的意識,于五劍式相互激發的往復斬殺下,也受到了重創!
  
  那攀升的神尊劍意,到現在為止,即便散去了,仍震懾著巋靈主帶來的星空戰艦群,不敢動彈半分。
  
  “可惜,我還不能同時使用兩大禁術,在時空徑跡的更深層次,又同時使用五道劍式連殺,分列于一道道世界面中,否則,它必死無疑。”
  
  楚云升也有些無奈,他不是真靈,靈層次的戰力天生不足,而靈蘊此時也借用偽霸的,要不然,即便不拉開時空徑跡,以他本身的靈蘊催發出五道劍式連殺,也比剛才更有神尊威勢。
  
  偽霸的靈蘊,用在老神尊的劍式上,顯得有些不倫不類,其中的區別,其他人或許感覺不出來,他卻能察覺出差別。
  
  雖然他看似使出了五道劍式連殺,但他明白,這仍然不是真正的劍式,他的層次還遠遠不夠,或許只有等待三大族攻破宏領域,才能真正對左旋老神尊的劍式展開正的解析,真正找出其中的原理真則。
  
  巋靈主自然也不知道其中的區別,但這里是它的靈蘊世界,在最后一刻,它感覺到楚云升的神尊戰法,似乎有些與猶未盡,未能攀升到真正的巔峰一刻,甚至,在最后一瞬收尾的時候,還有一絲令人不解的特別氣息。
  
  星空恢復平靜,老神尊氣勢對它的影響也隨之消散,望著楚云升的新艦,它的波動很復雜:
  
  “把紀子飛船留下,你可以走了,不過,億靈主是上位之靈,沒你想的那么簡單,它會很快在前面與綸靈主一起再次攔截你,綸靈主不是我,它與我的想法不同,我這里不過你最容易的戰場,能從它們那里沖出去,你們才算真正地自由了。”
  
  “我也要離開了,神國一日未定,神戰戰場上,我們或許還會再見,如果你還能活著的話。”
  
  “你們打開通訊封鎖,我讓紀子飛船將你們的人放出來。”
  
  ***
  
  感謝兩位新盟主:“卜善煙雨灬”和“無數傳說”!
  
  黑血的盟主總數到了26個,感謝大家!(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