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419 那一劍刺穿時空

對巋靈主而言,對楚云升的條件無可無不可,億靈主肯定是要來的,楚云升也必定要與它有一場交戰,無論結果如何,只要楚云升與他的飛船還在它的靈蘊之內,它便仍有主動權。
  
  它絕不相信楚云升能夠對付得了億靈主,但老神尊的戰法也不可以以常理度量,并且它也恨想看一看楚云升使用神尊戰法的威力強弱,從中可以判斷出左旋老神尊是毫無保留的傳授了,還是有所刪減。
  
  它雖然這樣想,甚至還屢次表示楚云升自己可以離開,但它不可能去幫助楚云升,能夠在億靈主出現之前不再阻攔,便已經是它能夠容忍的極限,這一點上,楚云升判斷得倒是很準確,它也就沒有什么異議。
  
  說到底,億靈主雖然與它們有盟約,但在兩大神國的戰場上,依然是相互的敵人。
  
  與巋靈主談好后,新艦得到了暫時的安全保證,楚云升便頻繁地往返于新艦與氣泡世界之間,從氣泡的世界中偵查億靈主的到來。
  
  新艦繼續加速飛行,暫時的安全不等于永遠的安全,誰也不知道巋靈主下一刻又會怎么想,億靈主會什么時候突然出現,拉開遙遠的距離,始終是安全的保證之一。
  
  被新艦俘獲的第七紀飛船,靜靜地懸停在新艦內部的船塢里,數不清的武器對準它,只要從它里面飛出任何沒有經過應許的人,都仿佛會被直接擊殺。
  
  艾希兒似乎也沒有準備派什么人出來,安德魯或許想,但他做不了主,唯一的鐵桿手下小約克還被緊緊地盯住了。
  
  但是飛船的內部卻鬧翻了天,被俘虜而帶來的恐慌讓他們對未來產生驚悸,不知道楚云升會怎么對付他們,哪怕楚云升什么都不做,就這樣連同紀子飛船的烏龜殼一起將他們關著,總有一天,他們也會因為資源耗盡而徹底完蛋。
  
  他們中的一些人,冠上談判的名義想要出去投降,但被艾希兒的人阻止,在飛船里形成了對峙。
  
  與此同時,新艦三大族抽調出了一部分精力,也在爭分奪秒地對紀子飛船外殼進行研究,這是第一次可以幾乎零距離地勘察紀子飛船,對它的構造與形式的了解,很有幫助。
  
  “它帶不走我們的,我可以確定。”
  
  紀子飛船中,文蘿冰冷地向意圖投降的人所推舉出來的代表斬釘截鐵道:
  
  “不論是巋靈主,還是億靈主,都不會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億靈主馬上就要過來,它很快就會失敗,如果現在再有人敢說投降,必殺無疑。”
  
  幾個代表被她語氣中透出的殺氣頓時壓住,之前楚云升尚未出現,飛船就差點內亂過一次,而那一次,艾希兒的人是真的會殺人的,而且毫不留情。
  
  “我們也不是要投降。”一個代表硬著頭皮解釋道:“只是現在我們被關在它的星艦里面,外面的形勢完全不知道,消息閉塞,我們或許可以借助談判的機會,了解一下外面的動向。”
  
  另外一個代表看了滿臉冰霜的文蘿一眼,也小心道:“是啊,如果我們派出去的人能將巋靈主沒有放棄我的消息帶回來,必然能夠穩定飛船里的人心。”
  
  第三個代表點頭道:“這是個好辦法,即便巋靈主那邊沒有動靜,我們回來一樣可以說巋靈主怎么怎么樣,還不都是憑我們說的為準?現在最要緊的是控制住船內恐慌。”
  
  文蘿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才開口道:“說的都很好聽,但你們不要以為別人都是傻子,你們那點小心思,以為我們不知道嗎?我還是那句話,想出去,只能死著出去,至于談判的事情,用不著你們操心,它自己主動派人來的,別忘了,它還有人在我們的手上。”
  
  戥雖然俘虜了他們,但是他們也俘虜楚云升的人,有紀子飛船的烏龜殼罩著,大家似乎都有底牌。
  
  代表們面對寒冰般的文蘿,不敢再提已經被殺了一個俘虜的事實,誰也猜不準楚云升到底會不會冷血地放棄最后兩個,但看到文蘿這么堅信,他們也只好相信了,就像溺入水中的人,總要抓住一個活著的希望,此刻被抓住的稻草,便是還沒有被他們處決的兩個冷星人。
  
  代表以及恐慌的人們,在文蘿強硬的彈壓下,再次散去,楚云升還沒有真的攻殺進來,此時掌控飛船里生死大權的仍然是艾希兒的人。
  
  驚慌與生命直接威脅相比,還是要遜色一點點的。
  
  然而,他們等了很久,卻始終沒有見到楚云升派人過來談判。
  
  各種儀器設備倒是出現了一大堆,圍繞在紀子飛船周圍采集數據,并且毫不掩飾研究飛船外殼的目的,可他們不敢有什么動作。
  
  因為武器也出現了一堆,瞄準著他們,大有只要有人出來便立即滅殺的架勢。
  
  難道楚云升根本不想談判,或者,根本不在意那兩個冷星人的生死?
  
  也是,那兩個冷星人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最后一點的價值也被榨取完了,成功地讓億靈主相信楚云升會來紀子飛船救人,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價值了。
  
  那么,他們還寄望于那兩個人質,就實在太可笑了。
  
  星空向來冰冷,生命永遠無情。
  
  煎熬充滿飛船的各個角落,不但是他們,悶老三也在煎熬著。
  
  自從戰友在他的眼前被殺后,他就意識到自己最終的結局。
  
  他不相信楚云升與戥會為了他們的生命來營救他們,即便他知道自己的上司苜苒的一些事情,也依然堅定地不相信,經歷過快速戰艦的時代,他無比地清楚,對于一個星艦來說,為了兩個渺小的生命,不值得冒如此之大的風險,絕對是不理智的行為。
  
  他品德并不崇高,但他不僅是不相信,也不希望自己人來救他們,這很矛盾,卻是他心理的真實寫照,如果主艦隊來救,他反而會有些失望,如果不來,果斷地放棄,他竟還有些“驕傲”對紀子飛船中的人產生的驕傲之心,因為他有更加優秀的戰友。
  
  但他的上司苜苒卻相信,這讓他感到十分的奇怪,最初的時候,苜苒是比他還要堅定的認為主艦隊不會來救他們的,否則他們早就想盡一切辦法自殺了,避免成為敵人的工具,利用至死。
  
  正是有著這種堅定的觀念,相信主艦隊不會來救,他們必然沒有作為工具的價值,才會選擇想辦法存活下來,活著才有其他的希望。
  
  可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他的這位上司仿佛一夜之間改變了主意,變成了堅定相信主艦隊回來救他們,不僅是嘴上這么說,甚至似乎連心底甚至都是被自我催眠了。
  
  悶老三起初以為自己的上司是被紀子飛船中敵人用了什么辦法“催眠”了,但楚云升的確帶著主艦隊來了!
  
  現在,他們竟然跟著敵人回到了主艦隊中,雖然不知道如今的主艦隊是什么樣子,但是外面的敵人都在說他們被戥的飛船給“吞”了,給俘虜了。
  
  此時,橫亙在他們與老戰友之間的,只有一層飛船外殼,但卻又像是天際一般遙遠,戰友們沒有攻入進來,說明這層外殼堅固如山。
  
  “我們能活著回去嗎?”悶老三憂心地向自己的老上司念叨道。
  
  他們都負有很重的傷勢,敵人對他們的生命體進行過研究,大概是想要找出他們能夠變強的原因。
  
  黑暗中,和他一樣奄奄一息的苜苒,語氣卻依然如往日那般鎮定:“會的,我們已經回來了。”
  
  悶老三有些不解,喃喃道:“那怎么一直沒有聽到主艦隊與他們談判的消息?”
  
  苜苒在黑暗中,淡淡一笑,仿佛自言自語地靜靜道:“楚大哥怎么會和他們談?要談也是和外面的靈生命。”
  
  ……
  
  巋靈主很好奇楚云升將如何對付即將到來的億靈主,它做了許多次的推演,都不覺得楚云升有什么好的辦法,能夠戰勝身為上位靈主的億靈主。
  
  億靈主讓它來這里,自己卻離開到另外一個方向,本身就是一個陷阱式的安排,它相信了楚云升會來,卻以此反逼迫楚云升明知是陷阱,也要過來唯獨這里,只有一個靈主。
  
  敵我雙方將三靈的分布與楚云升最終的路線,兩者都有很大隨機性的事件,在相互較量安排之中,消滅了隨機性,穩穩地確定下來。
  
  楚云升得到了他想要的單靈之路,億靈主得到了一個陷阱的布置。
  
  但如果最終楚云升無法破開這個陷阱,巋靈主認為他依然是毫無希望的。
  
  和一個靈為敵,成功的希望太渺茫了。
  
  它甚至可以斷定,楚云升不可能再活多久,億靈主一到,他便必死無疑,只是楚云升的那艘飛船要可惜了。
  
  時間沒有過去太久,就在巋靈主感覺到自己靈蘊中出現一絲異樣的時候,楚云升也在氣泡世界中,發現了一道從遙遠方向貫空而來的影線,直入他附近的氣泡群之中。
  
  下一刻,他火速回到新艦。
  
  巋靈主知道這一刻終于要來了,楚云升和他的飛船已經拼命飛離很遠了,遙望那艘奇特飛船努力加速離去的背影,忽然,它的靈蘊世界猛地一次收縮,而它的意識同時出現了一絲“顫栗”
  
  在那道離去的飛船背影中,仿佛冉冉升起一道神尊虛影,至高無上,睥睨天下,于離去中,反身冰冷一劍!
  
  那一劍,飄逸而平凡,卻猶如刺穿了時空,直入它的意識。
  
  那一劍,仿佛斬殺過無數強靈,帶神尊的浩蕩威勢,渡空而來壓于頂。
  
  那一劍,無上的劍意,在它的意識中,藐視它存在一般地無盡攀升!
  
  那一劍,精準地斬殺在億靈主追本溯源到此地一個生命體卻尚未完成對多維世界的接管之間。
  
  那一劍,第五劍式,劍在敵心。
  
  那一劍,五劍式,一氣連殺!(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