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418 神尊戰法

新艦直沖而來,不管是想就此認輸投降的搖擺者,還是準備拼死一戰的堅定者,首先的反應,還是按照其他援軍的提醒,操控飛船,準備先躲避過去,避免相撞。
  
  但是他們的速度終究還是慢了一些,楚云升的新艦一點都沒有減速的勢頭,似乎絲毫不在意即將到來的兩艦碰撞。
  
  “那就讓他們來撞好了!”
  
  有堅定死戰的人冷笑,他們對紀子飛船有著強大的信心!
  
  歸根到底,兩艦相撞產生的破壞力不過是動能的釋放,而動能武器或者動能攻擊,均屬于最為粗狂的能量運用模式,比如遠古時代便有的弓箭,再到后來的火槍子彈,運用動能的能量打擊方式都是一樣,并無本質的區別。
  
  對于能夠航行在宇宙中的飛船來說,粗放的動能式攻擊,破壞了就顯得微不足道,除非能夠將“子彈”加速到接近光速,產生幾乎無窮大的動態質量即便能做到,比起打擊的效果,所浪費的資源簡直不可想象,沒有星空種族會用這種低效且不合理的方式去攻擊目標。
  
  因此他們信心十足,即使楚云升的新艦看起來速度極快,強大的紀子飛船仍不畏懼。
  
  一旦楚云升被撞停,別忘了,這里是靈的世界,巋靈主只需要一次決定性的靈襲,戰爭也就結束了!
  
  懷著這樣的底氣,紀子飛船中堅定死戰的人,等待著碰撞的降臨。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兩艦相距越來越近,不用探測器,僅僅用眼睛,幾乎都能看向他們沖來的星艦冰冷而幽暗的外殼。
  
  它很大,而且越來越大,幾乎是他們飛船體積的上百倍!
  
  然而,想要靠體積就能嚇住誰,就更是一個笑話,星空之中,質量才是可靠的指標,體積就算了。
  
  撞擊馬上就要來臨,整個紀子飛船中,不論持有何種想法的人,此刻都要全力面對兩艦相碰。
  
  一微秒,兩微秒……
  
  撞擊倒計時不斷地跳動,直到歸為零!
  
  所有人都做好了撞擊的準備,做了好從身體到心理上的萬全預備,但面對著倒計時上大大的零,卻什么都沒有發生。
  
  “怎么回事?”
  
  “難道是虛影?”
  
  “我們被騙了?”
  
  ……
  
  飛船中頓時疑惑重重,直到有人發現了什么,驚慌喊道:“不是,它們打開了新艦之門,把我們吞進去了!”
  
  沒有想象中的劇烈大撞擊,更沒有撞擊后停頓下的靈襲,卻出現了越來越強的斥力,推動著紀子飛船跟隨新艦向同一個方向加速運動。
  
  同時,在以新艦為靜止的坐標系中,他們又緩緩地從新艦打開的巨大艦門中進入。
  
  “它們要干什么!?”
  
  “為什么沒有撞……”
  
  “我明白了!它們要俘虜我們,它們一時攻不破我們飛船,但是可以將我們整個飛船俘虜帶走!”
  
  ……
  
  紀子飛船中的堅戰者們,一時都傻了眼,依仗紀子飛船的他們,也終于開始慌了。
  
  面對烏龜殼,自然有烏龜殼的辦法,敲不開卻可以連同烏龜直接帶走,回去放在鍋里煮也好,架在火上烤也好,可以慢慢折騰,各種嘗試。
  
  楚云升和戥都沒想過要強攻紀子飛船的烏龜殼,以前沒有條件,現在有了三艦合一的新艦,便有許多種其他的辦法來對付它。
  
  撞擊?
  
  根本就不在戥的任何計劃之中,他不知道紀子飛船中的人是怎么想的,他連其他任何常規的攻擊都沒有使用,怎么還會用撞擊去攻擊?
  
  九階符文陣在楚云升控制下都沒有攻擊他們,當然,就是攻擊了,他們也看不到。
  
  這些人居然“呆呆”地在就被自己成功地“捕獲”了,一點都沒有發現他的真實意圖,順利地讓戥頗有些意外。
  
  “你準備怎么處理它?”紀子飛船漸漸進入新艦,艦門合閉,戥向楚云升道。
  
  “這艘飛船值得研究的地方很多,另外……”楚云升話未說完,便感覺到新艦前行的速度為之一滯。
  
  巋靈主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波動而來:“這艘飛船你不能帶走。”
  
  新艦對它的簡化模擬音很快出現在戰爭門外的信息世界,楚云升中止與戥的交談,馬上向它道:“我已經帶走它了。”
  
  巋靈主不為所動,像是沒有聽到:“如果你不將它放出來,我將強攻你的飛船,雖然有些麻煩,但你應該明白,你最終會輸。”
  
  楚云升也道:“你也會重傷,甚至斃命。”
  
  巋靈主道:“你將靈的戰力看得太簡單了,你們迄今為止看到的,可以理解為不過是我的一個部分。”
  
  楚云升同樣也說道:“如果你認為我小看了你,那么你大概也小看了左旋老神尊。”
  
  巋靈主冷聲道:“我的確說過我認為左旋老神尊自有想法,但若你以為可以用老神尊來嚇住我,就太天真了。”
  
  楚云升便只冷冷一句反問道:“到現在為止,你見我用出了老神尊的戰法了嗎?”
  
  巋靈主沉默下去,的確,當目前為止,楚云升尚未動用左旋老神尊的任何傳奇戰法,它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但是聽聞過,兩位老神尊神戰中用出的恐怖戰法,有人在邊緣見過,流傳在其他戰場上,為不知多少生命所敬仰。
  
  億靈主給它的情報一次次失真,讓它也產生了一些懷疑,片刻之后,它低沉道:“我從一開始就說過,你可以離開,現在,你和你的飛船都可以離開,但這艘紀子飛船,你不能帶走。”
  
  楚云升似乎很強硬道:“你之前也說過同樣的話,而現在我卻可以與我的飛船一起離開。”
  
  巋靈主忽然似冷笑道:“你認為我是被逼無奈嗎?你不用回答,我也清楚你必定明白你我之間的差距,我若全力阻攔,紀子飛船你帶不走,你的飛船也帶不全。”
  
  它并非危言聳聽,若一個真正的靈不惜一切代價阻攔,楚云升等人就是最終沖過去,也會如戥所預計,新艦必定戰損慘重,失去戰力,也就是它所說的帶不全,沒有夸大,也沒有謙虛。
  
  現在的情況算是非常好了,超過楚云升與戥的預期,新艦若能完好地沖出巋靈主的封鎖,下一階段戰場情況就要好上許多。
  
  楚云升和戥原先是做好與巋靈主苦戰的,但是情況發生了變化,但這也是正常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巋靈主或許有它自己的判斷,不可能每一個靈天生就要與新艦與楚云升為敵。
  
  當然,這一切都要建立在楚云升也變成一塊硬骨頭的基礎上,如果沒有藏入時空徑跡并以靈蘊締造的九階符文之陣,沒有新艦優越的能力能夠深入它的靈蘊世界腹地,它可能又會有另外的想法。
  
  楚云升不得不做出選擇,放棄已經到手的安德魯紀子飛船,道:“我可以將紀子飛船留下,但我有條件。”
  
  巋靈主道:“你沒有資格談條件,你也沒有時間了,億靈主馬上就要過來了。”
  
  楚云升道:“我知道,所以這就是我的條件,在它過來之前,你不得對我發起任何進攻與阻攔,讓開通道,它來之后,我會將紀子飛船留給你。”
  
  巋靈主似乎有些奇怪道:“你連我都打不贏,有什么辦法對付億靈主?我可以告訴你,它雖然受了傷,但它卻是一個上位靈主,否則你以為我們會與它盟約嗎?”
  
  楚云升只說了一句:“我會讓你見到真正的神尊戰法!”(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