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416 攻靈

巋靈主,靈思精妙,演化星空。
  
  銀色戰艦中的生命對這位靈主特點的概括很簡潔,簡潔到平平無奇,但親身所見后,卻如此之震撼。
  
  新艦在驚嘆的時候,巋靈主也在驚訝。
  
  它沒想到楚云升等人能夠闖入這么深,還能活著,億靈主給它的情報必然有誤。
  
  楚云升的確有靈蘊,在億靈主的情報之中,不足為奇,但那點靈蘊以及強大,遠不足以讓它能夠活到這里。
  
  難道是那艘古怪的飛船?
  
  巋靈主發現楚云升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飛船,所有行動都是飛船內完成,有些不同尋常。
  
  這片星系群中,能讓它看上眼的飛船,只有三個。
  
  排在第一的,也是不久前出乎它意料的,并且立即升到第一位置的,竟是紀子飛船。
  
  是它第一次看不懂的飛船,不使用暴力也無法進入的飛船。
  
  它似乎很好奇,甚至不惜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停留在紀子飛船邊,觀察這艘飛船。
  
  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錯覺,它仿佛感覺這艘飛船對它“不屑一顧”,即便它是一個靈!
  
  這種類似的感覺,只有在原來排名第一的銀色戰艦上有過一閃間的出現,不過現在,在它的眼中,銀色戰艦排到了第二位,而第三位才是那艘無殼飛船。
  
  可惜,這三艘飛船它都不能搶奪,前者動靜太大,后兩者它還不想惹新神國的一些強大生命。
  
  而楚云升所在這艘戰艦十分古怪,和前三者完全不同。
  
  于是,便有了一艘一模一樣的“新艦”出現在楚云升等人的對面,高速相撞而來。
  
  無論戥做何種規避與操控,對面的“新艦”便如同鏡像一般,隨之而動,完全一樣。
  
  它并不是解析了新艦的構造原理,重新建造出來的一艘星艦,而是一種成像,如果新艦本身不動,它毫無威力,只要動,不管動的幅度與力量有多大,它一絲不差地相對應。
  
  新艦不可能停留在這里,更不可能不動,否則不但沖不出封鎖,一靜止下來,包括楚云升都沒有任何動作的話,下一秒就會被敵人的靈蘊消滅得干干凈凈。
  
  “撞上去的話,我們會一起毀滅。”戥頓時頭疼,而此時距離相撞的時間不足數微秒。
  
  “模擬上萬次仍然是失敗。”五序冰冷道:“正在開啟五層模擬模式,能源將大幅消耗。”
  
  能源如今只有10%多一些,大幅消耗掉,這仗也不要打了,但似乎除此之外,也沒別的辦法了
  
  頓時,便陷入了絕境。
  
  一直沉默著的電突然建議道:“它是我們的成像,如果有什么東西是它不能成像的,我們可以除了飛行其他行動都靜止一瞬,然后用它不能成像的東西,將它擊破?”
  
  戥道:“現在一個個嘗試已經來不及了,我們不知道它成像的原理,就不知道它不會對什么成像。”
  
  它的話音剛落,楚云升忽然道:“五序,打開卓爾信息核心,調那個旋轉模型出來!”
  
  五序前所未有的猶豫了一瞬,但兩艦相撞已經迫在眉睫,不調出來,它們都要死。
  
  雖然它很擔心那個疑似碎片會將新艦一起毀滅,但沒有辦法了,只能按照楚云升所說,解除鎖死狀態,將無上科技的模型調了出來。
  
  同時,楚云升已經快速關閉卓爾信息核心與新艦的能源聯系,只將大約3%的能源允許注入進去。
  
  此刻,距離兩艦相撞只有一絲的距離。
  
  戥作為指揮官,雖然保持冷靜,但也依然緊張,一旦失敗,就是集體陣亡,電則充滿了期待,而五序卻忐忑不安,仿佛望著一顆炸彈,各自不同。
  
  它剛準備在將模型放出來之前,將碎片的事情私下告訴楚云升,由楚云升決定到底用不用,但下一刻,它吃了一驚!
  
  碎片不見了!
  
  在它重重的鎖死中,消失了。
  
  一驚之中,模型已經恢弘而出!
  
  空靈而飄逸的形態,在黑暗的世界,升騰出新艦上空,傲視天下般地緩緩自旋,一個面接著一個面的變化。
  
  新艦繼續飛行,巨大的慣性下,想要停也不可能,但其他行動都在戥冷靜的精準控制下,完全停了下來,對面的“新艦”也跟著停了下來,除了保持向前撞擊的速度。
  
  但它仿佛陡然遇到了一個難題,在它的上空,一個接著一個影子成像失敗而破滅!
  
  它竟無法對那個模型成像。
  
  下一瞬,仍然無視般輕盈自旋的模型,在瘋狂的能源注入后,終于露出一角波浪壯闊般的世界,只一絲,一剎那的展開,3%的能源便消耗一空,同時展露的無上力量,在楚云升全力引導下,終于將新艦對面的成像消散一空。
  
  但它的殺傷很不穩定,幾乎是無差別的,新艦也收到了重創,這還是因為它來自新艦,以及楚云升以靈蘊全力引導,并且一下子消耗掉了3%的能源。
  
  在巋靈主出現的時候,模型已經消失。
  
  它越來越吃驚,越來越認定億靈主給它的情報嚴重不足。
  
  但它并不認為會改變戰局,即便有剛才那個神奇的事物,楚云升等人也用到了盡頭,而它才剛剛出現。
  
  “把你的飛船留下,我讓你從我這里過去。”
  
  誰也沒有想到,剛剛出現的靈生命,突然向楚云升說了一個奇特的條件。
  
  “為什么?”
  
  楚云升波瀾不驚,巋靈主已經出現了,偽霸的靈蘊也剛剛從他們開辟的道路中傳遞到了,但他不急于馬上攻擊,既然巋靈主認為一切在它的掌控中,楚云升便要利用這種心理,這才叫突然襲擊。
  
  “我對殺你其實并沒有興趣,而且我一直認為左旋老神尊自有想法。”巋靈主看不到它的本體,只能感觸到它的波動在這個世界無處不在:“你以為億靈主真的能指揮動我嗎?它怎么想,我并不關心。”
  
  “你是想破壞別人的計劃吧。”楚云升接著轉而道:“如果不同意,你也必定會將我殺于此吧。”
  
  “如你所愿。”它似乎等得不耐煩了,就要開始攻擊。
  
  “等一下,我同意了。”楚云升飛快道。
  
  與此同時,新艦向前方彈射出一個息體,息體中,傳出楚云升的聲音:“讓我過去!”
  
  “不錯,這才是明智的選擇,你能活著離開已經是萬幸了。”巋靈主冰冷道:“但是,你以為憑這樣的小伎倆就能騙得了我嗎?”
  
  它言出,靈蘊行,息體在黑暗中,頃刻就要粉碎。
  
  楚云升突然又道:“不怕死就試一下,我帶走了那個模型,就在我的生命體里!”
  
  頓時,息體的上空便再次浮現出一個模型,戥知道那是假的,但是巋靈主不知道,極短的時間內,它不能立即識破。
  
  在它的注意力,以及警惕的一瞬間,落在空殼息體上的時候,新艦方向,楚云升真實的攻擊展開。
  
  偽霸傳遞而來的靈蘊極為龐大,不知道是它多少年的積累!
  
  楚云升仿佛如氣球般地被吹起,一改之前的狀態,全力發動兩道禁術時空徑跡與拉長時間線。
  
  之前氣泡世界中的基數增大,此刻起了一點微妙的作用,讓他將兩道禁術推到巔峰之極時,仿佛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
  
  他的意識能夠承受起更大的傷害,也就展現出更大的禁術力量。
  
  在偽霸靈蘊的急劇武裝下,他猛地將時空徑跡上的立體頁面分割的更為細微,甚至在巔峰的某刻,達到強項不在此的巋靈主的細微程度。
  
  這便是禁術的威力!
  
  但還不夠,楚云升再次越過自己能夠承受的極限,進入更小的時間單位,比巋靈主此刻在時間軸上拉開更多的立體空間面。
  
  巋靈主太吃一驚,它先是發現了楚云升的靈蘊再次不正常地急劇增多,其次便是楚云升竟然極為精通時空徑跡,再接著楚云升在它的“視線”中消失了這意味著,楚云升進入了比它更深層次的世界!
  
  哪怕只是一瞬間的進入,后果也不可預測。
  
  作為不知生死多少歲月的它,并沒有慌亂,但也出現一絲緊張。
  
  對楚云升的情報嚴重不足!
  
  它不知道下一刻會再出現什么它不知道的事情。
  
  &nbs;楚云升的時間很少,少得很可憐,越過承受極限,代價已經極為嚴重,如果再停留太久,他即便不死,也會成為一個白癡。
  
  因此,他只做了一件事,以龐大的靈蘊,在更深層次的一道道時空立體面上,插入一道道九階巔峰的符文,如同他在新艦上不計其數地締造符文一樣。
  
  直到插滿,他在新艦中的卓爾生命備體瞬息死亡,被彈入氣泡的世界,混亂中,意識急劇的震蕩,仿佛要破碎消散一般。
  
  但空泡緊緊地束縛著他,令他恢復了一絲神智,再火速地回到新艦。
  
  此刻,那一道道打開的世界面仿佛已經合攏,帶著被插入的一道道以靈蘊締造的九階巔峰符文,渾然一體!
  
  符攻,在靈的層次,靈的世界,在時空徑跡上,世界線上,強勢發動!(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