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415 宏偉的殿堂

弭婭等人隨即出現在戰爭之門外,一望無垠的漆黑宇宙中,一個先行在最前端的探測粒子在黑暗中異常衰變,仿佛在星空中迎面遇上了什么,產生了第一個變化數據。
  
  緊接著,跟隨它身后,彌散在星空中,如無數戰艦般的數不清探測粒子,如一頭撞上了同樣以高速擴張而來的一道鐵幕,潮水般地層層衰變,剎那間,微輻射便“閃”滿星空。
  
  戰爭之門外的“空間”,依然是新艦信息世界的一部分,不同的是,這里不是模擬,而是真實地反應外界星空一切變化的星空戰圖,極其遼闊。
  
  外面,從第一個探測粒子衰變到傳回新艦的中間,有傳輸時間上的間隔,但這里沒有,一旦信息反饋達到新艦,便意味著已知。
  
  許多星空種族瞬間出現在戰圖上首先出現衰變的位置上,大量的數據在那里爆發出來,它們以最快的速度以此測量迎面而來的“鐵幕”相關信息。
  
  電是所有戰爭數據處理的總負責人,當第一個探測粒子不正常衰變反饋回主艦,它便完成了運算部分,按照戥的要求,將下一步任務中,它與卓爾人沒時間處理的其他部分分割為成千上萬個小部分,分送給那些星空種族完成,最終再匯總給戥。
  
  信息立體戰圖的黑暗星空中,在下一刻,出現了無數道垂直落下的數據流,大量的星空種族被送往到一個個空間點位置,應對那些仿佛從天而落的數據流。
  
  經過它們的分析處理后,數據流穿過它們,向下方匯聚,然后消失,其中,那些星空種族的位置不斷地變化,從天而落的數據流也不斷地在其他地方出現。
  
  每一個高等的生命,它們的生命體本身就是一個強大的數據處理中心,只有如地球人冷星人等等那樣低階段生命,腦部生物活動跟不上信息的速度,才會選擇純機械式的外部計算工具。
  
  實際上配合上類意識的模糊混沌式計算,才是最優的信息處理模式,即便是地球人地底小人與冷星人,也曾試圖朝著生物式計算方向研究,但突破一直不大。
  
  那需要很高的生命生物技術,達到非常先進的生命形態,取代純機械的工具,使生命體成為另外一種意義上活著的“高級機器”。
  
  像仙女族,因為本身生命體的優勢,干脆直接將生命體發展為可以宇宙航行的“生命飛船”,雖然這樣也有很多問題,生物技術的進步十分困難,不一定能夠隨時都跟上其他領域的科技進步,不能完美地將所有科技領域巔峰水平在相結合中都呈現出來。
  
  烏怒人、卓爾人與戥,三大族,采用了核心式的模式,雖然具體上各有區別,但都將生命體的核心方向集中優先地放在信息處理上,其他仍用比如飛船代替,以平衡各個領域的發展不均衡。
  
  三十七艦星空種族此刻的用途,就是作為一個個低層的“處理單元”而存在,至于弭婭等人,他們看都跟不上速度,若“置放”進去,分秒便會被流過天文信息量刷成白癡。
  
  “根據已有資料分析,確定為靈生命的靈蘊!”電負責信息的處理,第一時間將匯總的信息,反饋給指揮戰爭的戥。
  
  對是不是靈蘊的判斷根據,最直接的依據是來自楚云升假靈的靈蘊,否則見都沒見過,便無從判斷。
  
  “三層模擬失敗,四層模擬正在運行,建立采用。”卓爾人也快速發來反饋,楚云升結束前四階段作戰后,它們除了一部分調入到電那里,大部分都在五序的繼續帶領下,負責戰場的模擬推演,正是弭婭等人之前“參觀”的地方。
  
  “距離還有多遠?”楚云升自開啟第一階段戰爭以來,就一直與戥在一起,兩人需要最為緊密的配合與交流,才能打贏這一戰。
  
  想要無聲無息地靠近安德魯的紀子飛船,接近一個靈生命,基本是不可能的,靈蘊之內,皆為靈所知所曉,并且不是一般的所致所曉,靈以下的生命的思維都能被它所知所影響。
  
  對靈以下的生命戰爭,實質上意義上的靈戰是不存在的,還未開戰,其他生命便“自行”投降,或者死亡了。
  
  靈的可怕與神秘之處,也正是在這里,即便達到了巔峰源門的巔峰,和一個小毛毛蟲,在靈的眼中,也沒什么區別,一樣因為它的一意念而活,一意念而死。
  
  所幸,靈太稀少了,如果不是神戰,若不是銀河仙女星系曾出現過老神尊,許多巔峰到極點的源門生命,一生連靈出現過的痕跡都沒有見過,就不要說靈本身了。
  
  如同浮尊者,在星空中飛了一生,回頭一看,相比整個宇宙,它幾乎只蠕動了一寸的地方!
  
  新艦不可能不被發現,也不可能偷襲,但是卻可以首先攻擊,靈生命得到靈蘊的反饋,也要受到冰冷宇宙的物理規則限制,哪怕靈蘊以光速反饋,遼闊的星空也足以讓它需要消耗漫長的時間。
  
  “大約只剩下十二個光間,靈蘊擴散太快,幾乎跟在衰變信號的后面。”戥迅速道:“我們攻擊的窗口期很小。”
  
  間是以最小時間單位為基礎的時間計算方式,比度小得多得多,小蟲子與戥以前相互協調過同一單位,有天文般的龐大單位,也有極小的微單位,為了便于全艦統一,三大族采取最小時間單位制,一個間換算成地球人的時間,大約只有幾秒。
  
  換句話說,再過不到一分鐘,他們就要與靈蘊相遇。
  
  這也是被靈襲下的種族無法逃走的原因之一,如果是正攻方向,靈的靈蘊常常是以光速高速擴張出去,那就一點提前預知的可能都沒有了。
  
  戥也做了兩套方案,一套是無法預知地突然遇上靈蘊,一套便是現在的情形這個空間方向,是他與楚云升最終選定的最佳攻擊方向,這里基本沒有其他星空飛船,也就沒有生命,幾乎被楚云升在前四個作戰階段中清空了,靈只要封鎖空間堵住缺口就行,不太可能會浪費靈蘊無限制地擴張,甚至還有可能收縮。
  
  不過它們的運氣并不怎么好,這個方向上的靈蘊雖然沒有全速擴張,但同樣也沒有他們想要的收縮。
  
  “切入口位置?”楚云升繼續道。
  
  “這里,我們新艦能在十二個光間內達到的最好位置。”戥標注出星圖上一個新艦已經在更變軌跡飛往的坐標,道。
  
  “開始吧!”楚云升決斷道。
  
  戥的命令如潮水般地發向全艦,星空中,新艦陡然全加速地露出“真身”,朝著選定的切入口方向沖去。
  
  十二個光間,幾十秒的時間,轉眼就過去。
  
  楚云升的虛影在新艦前方射出,瞬間突然爆發出來的靈蘊,如尖刀般匯聚成一道長線,刺入迎面而來的“鐵幕”。
  
  頃刻,兩道靈蘊相遇的時空,仿佛無數的書頁,被瞬息拉開,分列在似乎無始無終的時間巨軸上,展現出世界線的宏大細節結構。
  
  一幅幅仿若靜止的立體頁面上,楚云升的位置占優,從他的想法到靈蘊的變化,中間的距離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對方距離遙遠,等到得到反饋,再反應到這里,之間距離遙遠,但它的靈蘊遠比楚云升強大的多得多。
  
  新艦在楚云升的靈蘊攜裹下,跟著沖入對方的世界,剛一進入,艦體上無數的物質便向后方延伸不知多遠地長長揮發。
  
  楚云升的靈蘊視線上,此時是一面面拉開的立體時空頁面,而新艦觀察到的則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它們似乎進入了一個獨特的世界,外面的星光被遮蔽,里面的世界一片黑暗,幽寂中,似有物質轉化為能量,有能量變成了物質,在空間中變化不停,猶如一個巨大的時空機器,由物質、能量與空間三個基本宇宙元素為框架,在運動中產生時間,奇異地運轉著。
  
  如果沒有楚云升的靈蘊,沒有楚云升此時在世界線上牢牢控制,它們已經在這個黑暗的時空機器中被絞殺成碎片。
  
  能活著進入這個獨特的世界,并觀察它的現象,包括三大族在內,還是第一次。
  
  上一次仙女星系之戰,它們基本上被兩個靈生命“玩弄”于股掌之上,沒有任何主觀意愿的可能。
  
  靈生命的反應還沒有到,此時面對的是它靈蘊自形成的世界,新艦加速向前飛行,楚云升的卓爾生命備體并沒有離開新艦,仍在新艦之中,跟隨它高速前行。
  
  新艦有各種武器與能量對外接口,不僅是楚云升,他以下的源門到樞機,都不用本體出艦,除非特殊情況,或者必要的時刻,息體才會被彈射出去。
  
  整個新艦的設計,除了一艦模式、卓爾人信息世界系統等等,還有另外一種思想,可以將新艦整體視作為一種特殊的“集合式生命”
  
  有大的“細胞”如源門生命,有小的“細胞”如樞機,有神經中樞如戥,有大腦控制層如卓爾的最高權限,等等。
  
  它們可以協調作戰,各自在各自的位置,通過星艦的外接口,發揮自己的作用。
  
  再加上卓爾人通過信息世界的系統對所有“生命”的思維監控,讓第一次高速運轉起戰爭系統,指揮全艦一體化的戥,感覺有些奇妙。
  
  但這種奇妙感很快被外面更加奇妙的世界代替,隨著他們的快速深入,周圍的世界漸漸變得晦暗不明。
  
  “小心!前方空間有大量物質疑似集結。”
  
  楚云升向戥發來一道第一次的警告。
  
  戥很多事情要做,最為重要的一條,就是協助楚云升“修補”世界線,新艦飛行過的地方,面對各種變化,如果來不及根據物理定律計算出最為正確的物質能量與空間的變化,新艦就會在猝然中解體。
  
  楚云升的絕大部分精力在靈蘊的對抗與控制上,繁重的計算任務就要交給艦內完成,同時還要推演下一步的結果。
  
  &nsp;中間只要差錯一點點,就是萬劫不復。
  
  他的警告,戥優先處理,迅速交給電所率領的部分卓爾人,在得出結論的下一秒,新艦的前方陡然出現一個“星球”,仿佛以恐怖的速度將一個星球的形成進化到極少的時間內,產生猝不及防的巨大引力。
  
  戥得到楚云升的警告,已經操控新艦轉向,堪堪從這顆星球的一側驚險掠過,避免了直接撞擊。
  
  但下一秒,這顆星球再次向內坍縮,快速地便跨入了簡并態,粒子一個挨著一個擠壓在一起,但卻沒有向新艦飛來撞擊,而是更加恐怖地繼續向內坍縮!
  
  它的質量并不足以形成一個中子星或者是黑洞,但就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在靈的力量下,奇異地即將形成了。
  
  一個并不大的小黑洞,但新艦此時就在它的邊緣,如果不是剛才警告得快,甚至直接位于它的視界之內,再也無法出來。
  
  千鈞一發之際,五序率領的卓爾人全力模擬出來的一個結果,輔助楚云升用靈蘊摧毀了一道世界線,將其湮滅在黑暗之中。
  
  而他們身處的敵靈的巨大時空機器,仍在有條不紊地運行,仿佛剛才只不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變化。
  
  這還是靈主的思維尚未反應到這里,僅僅是它的靈蘊自行變化,第一次獨立對抗一個靈生命的他們,切身體會到一靈的強大!
  
  第一個危機剛剛解除,第二個第三個……危機便悄然接連到來
  
  能量轉化物質,物質造成引力,引力扭曲空間,空間重置能量分布;大量物質衰變形成連續不斷地弱作用力,造成暗能量碎片化暴動;兩個未知粒子被加速到極限,幾乎成了光速,在新艦前方相互對撞……
  
  他們仿佛闖入了一個宏偉的殿堂,在這個宏偉殿堂中,以靈蘊為力量,肆意建造與模擬各種物理極限,他們只能小心翼翼地在實驗室中穿行。
  
  許久后,當一個幾乎一模一樣地“新艦”,在新艦的前方如鏡像版地對稱形成時,負責處理信息的電失聲道:
  
  “虛空成像,竟然真的存在!”
  
  楚云升這時候第三百六十一次發來警告:“它來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