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414 天之驕子

新艦信息世界中最底層的網格平行面上,阿里打開戰爭門,卻沒有權限進入了。
  
  戥關閉了底層面的戰爭門權限,不僅是他,弭婭岐沉等所有快速戰艦的人,包括歌林人,都沒有資格參與這場戰爭,讓他們進入戰場門會對其他參戰種族產生干擾。
  
  他們只能坐等戰爭的結果,或敗或勝,或死或生,等待最終的命運裁決,而無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也沒有那個能力。
  
  阿里想參戰,自從聽說這一戰的目標之一便是苜苒等幾個冷星戰隊的隊員,他便先是央求已確定被調上去的刺惡,讓它帶自己出戰,但刺惡哪里有那個權限,有心卻是無力,接著他又去找老隊長,被罵了一頓之后,讓他回去等著,只好煩悶地回來。
  
  他知道自己參戰對快速戰艦或許有意義,但對新艦,他那點可憐的能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他怎么也待不住,無法安心地在新艦里等著結果,苜苒那些戰友都是因為他,戰死的戰死,失散的失散,唯一幸存下來的,還在敵人的手中,他如果不親自參戰,心中難以平靜。
  
  最后,他求到了意意斯那里,安全部不屬于戰爭人員,但可以將他暫時調入到上一層的世界,或許可以混入戰爭門參戰。
  
  意意斯沒有直接拒絕他,但是很清楚地告訴他,如果走它的下層安全部上去,就必須在安全部注冊,以后再想退出去就基本沒有可能了,烏怒人會清理掉任何試圖退出者。
  
  意意斯不想與弭婭弄得不愉快,更不想將來自找麻煩面對戥的詢問,也就不想真的將他注冊入安全部。
  
  阿里沒了辦法,能找的關系都找了,就是沒辦法上去。
  
  在他徹底絕望的時候,戥給弭婭的一道特別調令終于下來了。
  
  只有十個人的名額將被調入上一層,沒有作戰任務,只有觀戰學習的安排。
  
  調令上長長的各項準則與一條條嚴令禁止項,阿里已經沒有時間詳細看了,只有十個人,按照艦內排名如論如何也輪不到他,不走后門是不行了!
  
  他再次發動各種關系網,甚至聯系到了上面的拔異大哥,但拔異給他的答復仍然是讓他聽安排,上一層的備戰氣氛與下面等待中的不安不同,十分的濃郁與緊張,沒時間與他多說。
  
  阿里只好再硬著頭皮去找老隊長弭婭,除非他能直接見到楚云升或者戥,否則估計沒人能給他開這個后門。
  
  可是那兩個人豈是他想見就能見到的?上一層的三十七艦的生命,沒有重要的事情都見不到。
  
  “你是不是腦袋出問題?上躥下跳的。”弭婭冷冷地看著他。
  
  阿里低著腦袋,道:“我只是想,想……”
  
  弭婭道:“你想什么?想救回他們,還是想打敗敵人?”
  
  阿里說不出話來,兩項他都做不到。
  
  弭婭語氣稍稍緩和了些道:“我已經和你說過了,你什么都做不了,不僅是你,我也是一樣,我們能做的事情,只有等待與聽從安排,不出麻煩,不增加新艦任何消耗,這才是對救回他們,我們能做的做好的事情。”
  
  阿里黯然道:“隊長,我都懂,都明白,可我就是想,想參戰,要不然,我心里……”
  
  弭婭道:“你上躥下跳地求了那么多人有用嗎?”
  
  阿里郁悶地搖頭。
  
  弭婭將戥的調令附則遞給他道:“你自己看看吧,戥發來的時候,就已經將你的名字附加在上面,維為此,作為交換,烏怒人也要了一個名額給岐沉,再除去我,剩下七個名額給其他人競爭。”
  
  阿里猛地抬頭,吃驚道:“啊,大,大俊,不是,戥,已經給我名額了?”
  
  弭婭恨鐵不成鋼地道:“熾武說不定都關注過你,但你再這樣下去,再好的天賦也沒用,只能被放棄。”
  
  阿里楞了一下,道:“隊長,我知道了。”
  
  弭婭點了電頭,嚴肅道:“調令的任務是觀戰與學習,其他的禁止項你要看清楚,不要擾亂出戰的戰友。”
  
  阿里馬上道:“明白。”
  
  交待完之后,弭婭若有所指般地似開玩笑道:“怎么樣?求到意意斯那里沒走通吧?更沒想到戥已經給你做好安排了吧?”
  
  阿里猛然一驚,話語都一些結巴道:“隊,隊長,我,我,那,那是……”
  
  弭婭搖頭示意他不用解釋:“我了解你,知道你的想法,但上面不知道,戥也未必知道,你被戥選中,烏怒人就立即以此要走了一個名額,其他的我就不說了,你應該明白的,回去好好反思一下。”
  
  阿里心驚肉跳地離開,此刻回想起來,自己腦袋發昏,不但屁用不管,還差點走錯“隊伍”,不管他自己是怎么想的,別人都會這么看。
  
  如果說許多靈主在紀子飛船中的人類里一直在布置,那么,新艦中,烏怒人與戥也在他們之中做微小的布置,唯一不同的是,這些布置都在楚云升的掌控之中。
  
  弭婭作為快速戰艦的艦長,自有一個名額,加上他與烏怒人定下來的岐沉,一共三個名額被預定,剩下七個名額將在其他人之中競爭產生。
  
  新艦中各種系統極為齊全,一道道門打開,報名參加競爭的人被送入進去,很快再送回來,絕大部分人要么不甘心,要么還不服氣,要么就催頭喪氣地出來,只有七個人驕傲地勝出,作為最底層的“天之驕子”,將被送入上一層,觀察與學習。
  
  誰都知道所謂觀察與學習就是一種重點的培養,全快速戰艦只有十個人有這個資格,那是何等的榮耀?將會蘊藏著多大的機會?
  
  即便面對是一場恐怖的戰爭,依然如此,他們這些人本就是不甘平庸的人,否則也不會一次次分艦,一次次尋求機會,更不會在當初離開主艦隊。
  
  十個人中,冷星人占了半壁江山,加上一個藍發人,它們一共占有了四個名額,地球人占了三個,地底小人占了二個,最后一個,竟然被黃星人奪走了。
  
  讓很多不解的是,除了歌林人這個后來者加外來者無權參加,其他原冷星艦隊各族均有權力參與競爭,并不單單只是人類。
  
  當最后一個爭奪極為殘酷與激烈的名額角逐出來,那個最終取得勝利的黃星人出現在勝利之門時,所有黃星人瞬間集體沸騰了!
  
  它們大聲高呼,失聲痛哭,緊緊地相擁在一起。
  
  沒有人知道它們等待這一刻等待了多久,也沒有人知道它們自離開母星以來,默默承受了多少凄涼與沉重,更沒有人知道它們為了今天,付出多少讓人流淚的代價。
  
  此刻,只有激動與悲傷的淚水相互交織在一起,落滿它們虛擬的面孔。
  
  那個黃星人成了它們的英雄,代表著它們,終于和其他種族的人平等地站在了一起,雖然那個黃星人努力地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但仍微微地顫抖著。
  
  通往上一個世界的門緩緩打開,十個被選中者,將從這里進入上一層。
  
  他們是各族的驕傲,理應接受同族驕傲的目光,但同行中的阿里卻有些羞愧,如果真算起來,他覺得自己大概算是唯一走后門入選的人,并不是拼著真刀真槍地爭奪而來的。
  
  弭婭是艦長,岐沉差點就成為艦長,并且還是銀色軍團如今的新領導者,被預定是本就應該有的,他們要領導未來的快速戰艦。
  
  換而言之,他們今日的名額,也是以往更殘酷競爭而來的。
  
  他卻不同,沒有那樣的地位,也沒那樣拼命努力過,在苜苒等人“戰死”前,他甚至都是一直混過來,勉強不掉隊就滿足了。
  
  現在,他感覺每一個人都在看著他,對他指指點點,如果是在冷星上,還會吐口唾沫,再罵一聲貝個麻麻的。
  
  他也仿佛感覺到那七個競爭出來的人,鄙夷地看著他,不屑于與他為伍。
  
  弭婭首先進入門,在前面一直沒有說話的岐沉,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忽然轉頭開口道:“他們其實是在羨慕你,但不是羨慕你走了后門,而是羨慕你能被戥另眼看中,羨慕你竟然有能被它看中的天賦,如果你糟蹋了這個天賦,他們才會真正地鄙夷你。”
  
  說完,岐沉回頭跨入門,阿里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什么,頭也不回地跨入了門。
  
  跟在他后面的純靠知識完敗其他所有競爭者的入選地底小人,有些莫名其妙,它感覺這個冷星人一直盯著它瞪著眼,讓它心中發毛,不知道哪里得罪這個冷星人了?
  
  直到他神經病般地頭也不回地跨入了門,它才暗中松了一口氣,心道,我們地底小人的膽子還是太小,要不然一定不止兩個人入選。
  
  和最底層不同,第二層的球面世界,此時一片繁忙,戰爭的氣氛十分的凝重。
  
  他們十人迅速被分到十個格子中,然后就被調入一個虛擬的戰備空間。
  
  很多生命出現在這里,來來去去,忙忙碌碌,戰爭總動員令已經下達,艦內的戰爭體系已經高速運轉。
  
  再沒人關注他們這些“天之驕子”,停下來看一眼都沒有,無論是匆匆忙忙而來的源門尊者,還是快速離去的星空生命,只有一道道數字在周圍的空間中刷新又消失,消失又出現。
  
  戰場的宏圖在虛擬的信息空間打開,一個個武器被模擬發射,一個個強者生命被調入戰圖節點,一個個星空種族被遣往各個控制單元。
  
  星云仿佛撕開,空間似乎被戰栗,戰場上數不清的光點快速地消失,新艦一次次被摧毀。
  
  十人驚心動魄地看著連連的敗報,看到新艦被攻破,看到一個個息體被打開殺死,看到三十七艦紛紛陣亡,看到三大族被攻滅,看到楚云升戰死在星空……
  
  一次次的極限模擬,一次次的慘敗死亡,他們已經陷入深深的絕望。
  
  忽然,所有模擬停止,清空,等待數據。
  
  如萬籟俱寂一般中,第一個數據忽然跳動了一下,刷新出現。
  
  外面,真正的戰爭開始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