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0)     

黑暗血時代1413 燃起的希望

“偽霸怎么會知道安德魯的確切坐標?”
  
  戥心思縝密,很快發現偽霸故意忽略的部分,它能夠發現靈生命的動靜,或許是借助了什么東西,或許是它也是靈的原因,靈之間也許有所相互的感應,但是安德魯的紀子飛船它怎么會知道的?
  
  楚云升道:“它既能在險惡與復雜的第六紀翻云覆雨,自然就能在更弱的第七紀安插人手,五序一直說它野心極大,不是沒有根據的,它插手的地方太多了,太貪心了。”
  
  戥若有所思道:“我們可能都太小看它了,今天的這道信號最后的一部分描述,就能看出它還是懂一些東西的。”
  
  楚云升道:“那是你們,我從來都沒有小看過它,它活了這么久……五序對它有強烈的偏見,但五序自己可能都沒有意識到,在偽霸那里的那段黑暗歲月中,偽霸已經影響到它作為卓爾人的行為。”
  
  戥忽然道:“我記得五序似乎從來都不愿意提起那段歲月的詳細情況……”
  
  楚云升沒有再繼續和戥討論它下去,只說道:“序列會糾正它的。”
  
  回到眼前的戰事上來,戥將偽霸提供的坐標輸入星圖,楚云升在前三個階段作戰的時候,雖然沒有能夠直接進入安德魯的紀子飛船,但從周圍觀察了很多次,大致確定了一個范圍,才能制定出第四階段中的調離坐標,否則兩者相距很近,便無法達到目的。
  
  有了偽霸提供的精確坐標自然更好,他們可以更為準確地找到,然后發起突然的進攻。
  
  楚云升與戥制定了詳細的作戰計劃,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展開,但并不意味著就能將對方操控于鼓掌之上,相反,三靈的應對依然滴水不漏,他們耗費了大量精力,不過是獲得了一個機會,而且機會的窗口期還很短。
  
  三靈雖然被暫時調開,不得不在新的戰場上重新布置,但它們的靈襲覆蓋范圍,猶如渲染立體空間的顏料,將通往兩處矮星系的星際鏈路基本都封死,想要闖過去,仍必須面對它們,無法越過。
  
  并且,三靈之中,還有可以“機動”的億靈主,隨時可以出現在安德魯的紀子飛船外。
  
  因此,根據偽霸提供的情報,反而很難說這是不是億靈主將計就計布置下的陷阱苜苒等人不負重望地成功了,它相信楚云升一定會去救,但它也許猜到楚云升最真實的想法,想要將它們在新的戰場分開到極為遙遠的兩處,便不動聲色地留下一個靈在那里,讓楚云升以為它在按照楚云升的計劃在走,而實際上,它時刻關注著紀子戰艦那邊,就等楚云升從那邊出現,然后立即趕過去滅殺掉。
  
  它與楚云升的較量,從第一階段起,就已經開始了,它在紀子飛船設下陷阱,楚云升沒有入侵那個離開飛船的生命,也就沒有上當,再到第二階段,楚云升孤立了它,然后被它破解,但到了第三階段,它也不得不被楚云升弄到新的戰場上,重新布置。
  
  每一步,就算是看穿了對方的想法,也必須繼續走下去。
  
  楚云升也是一樣,向戥道:“我們發起攻擊的時間不會有很多,必須一擊而下,不論戰果如何,不求擊殺掉對方,只爭取到機會就破闖過去,億靈主必然會很快出現,兩個靈加在一起,我們加上偽霸的靈蘊也絕不是對手。”
  
  戥可惜道:“偽霸如果將它安排在安德魯飛船里的人告訴我們,并讓它配合我們,情況就好多了。”
  
  楚云升道:“不可能的,那是它安置在第七紀的重要棋子,連我現在都猜不到是誰,能冒險給我們準確的坐標信息,已經是它能容忍的極限了。”
  
  戥只好不再多想,整理了一下思路道:“以現在的形勢,第五階段的作戰目標定位為突破封鎖,主要力量除了你與偽霸提供的靈蘊,便是新艦的全部戰力,隨后緊跟的第六階段作戰,便是以逃生為目的,新艦到那個時候可能已經失去戰斗力,就要依靠你與小蟲子提供的戰體,以及偽霸提供的武器,進行死亡的斷后阻隔,我估計偽霸也是這樣想的。”
  
  楚云升看著星圖道:“矮星系還會有一次交鋒,如果我是億靈主,一定會在兩個矮星系做下安排,不論用不用得到,它必須保證它想要去就一定能夠隨時過去,因此那里,一定會有強大的星艦,很有可能就是我們曾見到過的無殼飛船。”
  
  戥道:“我已經考慮到了,暫時有兩個解決辦法,一個是盡量將第六階段的斷后阻隔之戰拖到矮星系,將它們一起包括進來,還有一個便是你要在矮星系之前拖住它一段時間,我們單獨面對它在矮星系的安排,殺出去,具體是哪一個,現在還不能決定,要看戰局的形勢。”
  
  楚云升又補充道:“我想辦法吸引三靈,爭取能夠讓更多的其他星空種族存活下來,這樣,就不僅是我們自己沖擊矮星系,成功的機會就會高出許多。”
  
  后面的兩個階段作戰只能定個大概方向,細節部分需要隨機應變,根據形勢再做判斷。
  
  定下來之后,楚云升繼續恢復四個階段積累下的傷害,戥在要集中全部注意力,操控新艦悄然地接近安德魯的紀子飛船。
  
  如果換做以前很難做到,現在不同了,新艦先進度極高,隨時可以擬化出各種形態,甚至是一塊隕石,能量控制更是精細入微,波動極小。
  
  并且,新艦也有一點抗靈襲的能力,烏怒人與卓爾人曾經被靈襲的悲劇不僅僅只是悲劇,還是催生出許多新的技術。
  
  經過四個階段的作戰,新艦已經收攏了許多幾乎是空船的星艦,能源線從5%再次增長到11%,雖然還能少,但是支持到矮星系沒有問題了,所要擔心的是能不能在矮星系補充足夠,以面對未來的上千光年暗域。
  
  戰爭所要用到的武器在不規則星系就已經制造好,不存在損耗,四個階段上,戥為了節約武器,一直都是能用源門就用源門,浮尊者的出戰機會倒是因此而增多了,只是面對的敵人,要么是之前的立即投降者,要么就是后來的空船。
  
  這樣奇怪的戰爭,它還是第一次見到,不過,到了第五個階段就不同了,它也知道一個靈的強大,那將是一場生死之戰,戰在第一線的雖然是楚云升,但是新艦作為突破封鎖的主體,面對的壓力不會比楚云升少多少,并且,新艦還需要配合楚云升作戰而進行的尖端打擊。
  
  作為全艦最高的巔峰源門,它很懷疑,自己會不會陣亡在那里?
  
  它不算是三大族的嫡系,也不是楚云升的老麾下,除了雷,它的存在感只在幾個源門生命與戥的調令之中。
  
  新艦如果要拋棄它,一定毫無壓力,分分秒秒就拋棄了。
  
  楚云升前去營救幾個冷星人的不放棄行為,讓它緩解了不少精神上的壓力,它雖然也知道不可能是單純營救那么簡單,但它不愿意多想深想,因為那樣會讓它更加沒有安全感。
  
  這場戰場它是沒辦法投降改幟的,靈不會要它,它對靈的作用,大概就是被靈拿去補充命源,而更肯定的是,它身在新艦的系統中,根本沒辦法投降,戥只要一個指令,就能滅掉它在息體中的生命體。
  
  作為一個巔峰源門,混成它這樣,也算是世間罕見了,換做其他任何一個地方,一個飛船中,都絕不會這樣,都必然是高高在上的地位,可它偏偏還不想離開這里,楚云升給它的誘惑太大了。
  
  因此,它很怕,怕等不到那天,更怕被拋棄,但不得不鼓起戰氣!
  
  隨著新艦越來越靠近安德魯紀子飛船所在的坐標,戥也開始第二次戰爭動員,他沒有隱瞞敵人是誰的真相,在一片蕭殺的氣氛中,所有在船的生命都知道將面臨著一場生死存亡的大戰。
  
  雷愈加地繁忙,它冰冷的身影,猶如這次戰場的殘酷面,時時出現在所有生命的面前,讓所有人前所未有的緊張起來。
  
  而戥有條不紊的指令,整裝待發的戰爭系統,靜靜開啟的各種武器,緩緩露出崢嶸的新艦,又仿佛戰爭的風云,氣勢磅礴的來臨,讓人熱血沸騰起來。
  
  此戰,若敗,必是全體陣亡;若勝,便是從所未有的驕傲。
  
  以及,所有星空種族于窒息的黑暗中的一道燃起的希望敗靈!
  
  ***
  
  第二更(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