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408 靈主來了

楚云升在氣泡的世界首先看到一個氣泡離開了屏障的范圍,像是一個誘人的果實,等待人去采摘。
  
  氣泡的零維很正常,不弱也不強,他馬上可以入侵進去,直接殺至關押苜苒等人的飛船跟前。
  
  如有機會,甚至還可以直接闖入進去。
  
  但下一瞬,他卻掉頭離開了,準備回到新艦之中。
  
  這不在他的計劃之中,即便出來一群人,他也會毫不猶豫地離開。
  
  他已經試探出來,關押苜苒等人的飛船,必定是紀子飛船,只有紀子飛船才能堅持住他這么長時間的狂轟濫炸,看起來岌岌可危,卻始終魏如泰山,他沒有任何機會攻入進去。
  
  此地的紀子飛船,也許未必只有一個,在之前,楚云升也遇到過一個未知紀的人類飛船,十分的強大,但會暗中想辦法將苜苒等人關押的,卻只有艾希爾與文蘿所在安德魯的第七紀紀子飛船。
  
  雷的調查報告很清楚地表明,快速戰艦中綜合排名第一的藍發人的確有問題,它在苜苒等人差點戰死的那場關鍵之戰,不但成功地活了下來,還將重傷昏迷的阿里救了回去。
  
  很難相信以它能夠悄然入侵到弭婭記錄中的能力,以它戰場上活下來的能力,以及以它還能救走阿里的能力,會沒有發現戰場上還有人活著。
  
  但它只救了阿里,卻留下了苜苒等人,之后,便有了一些列的事情,直到它失蹤,苜苒等人被攻下。
  
  雷審訊出的資料,可以組成一幅巨大的關系圖,圖上的赤人便成了關鍵,能夠將大部分關系連貫起來。
  
  從勢紗的身世上,隱約也可以看到類似微小生命的存在痕跡,它們疑似藏在藍發圣女與黑發神職人員體內,通過他們常年在壓抑中偷試**的繁殖行為,在身體內直接進行生物實驗,制造了勢紗這么一個怪胎。
  
  而赤人在很多年前就曾逼近過冷星,但目前還沒有任何直接的證據,證明微小生命就是赤人。
  
  這個謎底必須等待新艦抓到活著的微小生命,或者活著的赤人,才能真正解開,并同時解開許多秘密。
  
  但如果最終發現微小生命并不是赤人,那就很有意思了,而雷竟最為支持這種推論。
  
  楚云升現在還沒有很好的辦法破開安德魯紀子飛船的烏龜殼,他還不是真正的靈,即便最終強行攻破,付出代價太大,沒有意義。
  
  他的一階段戰勢已經暫時結束,黑氣也衰弱下去,他也需要恢復在氣泡世界大肆攻擊后的疲倦。
  
  意識的世界,疲倦的程度遠超生命體,動蕩一下,后果便無法預測。
  
  離開屏障后,楚云升沒有立即回到新艦,而是隱匿在一處,注視著屏障周圍的動靜。
  
  氣泡的世界沒有時間的概念,只有事件發生的前后順序。
  
  在屏障下的氣泡又是一片混亂之后,一道光影般的長線,從汪洋般的氣泡一角中,沒入那個離開屏障的氣泡。
  
  楚云升如果剛才入侵進去的話,現在恐怕已經與這道光影長線而來的生命,在不容二個意識的零維激烈交戰,而結果,以有備而來對無備而戰,可能是他現在已經死了。
  
  這肯定是一個靈,而根據銀色戰甲的資料,以及楚云升本身已經有的了解,這是一個叫億的靈,天羽族小長羽的靈主,在仙女星系外與仙女族靈交戰的暗域靈主。
  
  它有一種追本溯源的辦法,但卻并不十分的了解,在天羽族身上世世代代的試驗,直到小長羽出現,才成功了一次。
  
  楚云升就是想看看艾希爾與文蘿投靠的是哪一個靈,現在已經確實了,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靈來了又怎樣?
  
  在氣泡的世界,它也無法看見,只能依靠追本溯源的辦法在外界降臨,如果楚云升足夠強大,剛才完全可以在它來的半路上,在它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截殺它。
  
  但現在還不行,靈的意識太強大了,不是他能正面撼動的。
  
  目前為止,楚云升在氣泡世界所見過能有所行動的生命,除了老神尊等那幾個頂尖的人物,也只有黑暗尸星的那個強大靈。
  
  另外,還一個,銀河偽霸,它曾在楚云升意識震蕩的時候,試圖偷襲,但被他伏擊打回,吃了不小的虧,后來再沒出現過。
  
  但偽霸只能算半個,而且估計是靠什么東西來實現的,它的寶物十分之多,五序都不得不承認,因此不可能真的能夠進出自由,也不可能像楚云升這樣長時間停留。
  
  楚云升能進入這里,完全是一個意外,為了沖開靈封,用黑氣轟開了一道分叉線,投射到這片世界。
  
  為此他付出的慘重代價,是擁有寶物的偽霸所不能比的,本體至今不知在何方,僅靠一絲黑氣相互聯系,一旦有人將他本體滅殺,以他現在的情況,瞬間就同時死了。
  
  而且他本體不能修煉,又斬割不掉,麻煩極多,甚至限制他很多方面的戰力。
  
  就像剛才,如果他有本體中黑氣源源不斷的供給,遲早能攻破紀子飛船的烏龜殼。
  
  楚云升記下億靈主來自的方位,做好第二階段戰略準備。
  
  靈來了,他走了。
  
  回到新艦,外面剛剛結束一場戰斗,浮尊者終于等到了出戰的機會,可惜對手太弱,它這個巔峰源門的氣勢一出現,對方就投降了。
  
  甚至它連生命體“穿著”息體出艦的機會都沒有,卓爾人早就將它的息體放在武器方向的位置,不用出艦,它就可以利用星艦橫掠它的源門之法,披荊斬棘。
  
  不過,在卓爾人安排下,它也感覺到自己竟比原來強大許多,新艦對它發源于生命體的源門之法的計算十分精細,以幫助它沒有一絲一毫的浪費。
  
  它其實很想讓自己的生命體穿著息體出艦作戰的,雖然人還留在新艦的系統,但是它始終覺得那樣才顯得它威勢赫赫、戰功累累,而不是現在這樣,誰知道是它的戰果?
  
  敵人投降太快,弄不清的,還以為是戥發了一道勸降信號。
  
  息體是可以出艦的,卓爾人可以將息體從新艦中噴射出去,進入太空,息體就會自動變化為防護戰衣,但看起來卻像是一個死人,以及一個棺材。
  
  若非必須,卓爾人似乎完全不打算這么做。
  
  它的愿望就也落空了。
  
  回到自己的格子中,唯一的安慰就是卓爾人還算信用,沒有抹掉它的戰功,已經給它記錄下來,雖然很小,但總算突破了零。
  
  如果還有什么讓它不滿的話,那就是像現在這樣,它還沒有完全平靜下來,烏怒人就利用三大的權限,直接從一道門中“入侵”到它的格子里,根本不給它一點隱私與拒絕的機會。
  
  雷看了看它,道:“有戥在,你能立多大的戰功?關鍵時刻,逆轉戰局的人永遠也不輪不到你,要想立下大功,趕緊給我走吧。”
  
  聽雷的語氣雖然一如既往的冰冷,但卻有一絲的迫切,它不禁奇怪道:“出什么事了?”
  
  雷道:“尊上回來了,第二階段的戰爭就要開始,我們安全部馬上就要極度繁忙起來。”
  
  楚云升在氣泡世界殺掉十幾船的敵方生命,還沒有影響到其他地方,但第二階段就不同了,從戥那里,雷已經得知,因為只剩下1%的能源,他與楚云升計劃將戰爭的節奏完全改變,想在矮星系攔截決戰?決戰或許仍會在哪里,但如何開始的控制權,已經不全部在對方的手中。
  
  楚云升回來后,沒有再締造符文,靜心地恢復著。
  
  第一階段作戰已經完成,該得到的情報,該傳遞的信息,都基本實現,現在就看苜苒兩人是否能夠堅定地相信他一定會去救他們。
  
  在深空的另外一個地方,紀子飛船仍在高速的航行,一切平靜安定。
  
  安德魯的心情卻跌入了谷底,楚云升沒有來,艾希爾那兩個女人投靠的靈主卻來了。
  
  雖然它沒有進入紀子飛船,用著那具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它動過手腳的人類身體,站在紀子飛船上,凝視著遠方的星空。
  
  一定是那兩個女人幫它動的手腳,否則一個人類,怎么會和它產生什么聯系?
  
  安德魯無力地想著。
  
  艾希爾抓來的那一男一女,被帶了出來,本來有三人,楚云升攻擊的時候,其中一個被當做人質殺了,但卻沒有任何效果。
  
  一個艾希爾派來負責他的工作人員這時候發來信號:
  
  “安德魯,給一下216號權限。”
  
  “干什么?”
  
  “不知道,好像是那個靈主要查看一下兩個俘虜的思維,你問這么多干什么?”
  
  “我就隨便問問……”(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