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06 楚云升攻來了

氣泡的世界,是楚云升最有優勢的地方,在這里,他是可以半自由行動的人。
  
  正如他自己所說,一到被他標記過的苜苒等人位置,他便開始猛攻那層隔離所有氣泡的壁障。
  
  黑氣是他在氣泡世界中的唯一武器,也是最好的武器。
  
  從不知道已經在哪里的本體投射過來的黑氣,雖然已經是絲狀的關系屬性,但仍然凌厲無比。
  
  在氣泡的世界,楚云升對黑氣沒有多少運用的方式,以最為簡單直接的線性攻擊為主,不停地沖擊,并且是全力地沖擊。
  
  保護著苜苒等人所在位置所有氣泡的隔離屏障,在黑氣的一次次沖擊下,劇烈地變化著各種形態與“色彩”。
  
  屏障里面的諸多氣泡很快就有了反應,顯然是他對屏障的攻擊,反應到多維的物理世界,對方發現自己遭受到了強烈的攻擊,急忙應對。
  
  它們很快對屏障進行了某種未知的補充,讓它顯得更加堅韌一些,但楚云升的黑氣沖擊始終未有停下,自一開始,便是疾風暴雨般地猛擊。
  
  他對屏障內的氣泡變化并不關注,相反,他緊緊盯著周圍其他地方的氣泡,一旦出現反應,他便立即殺過去。
  
  第一個出現反應的,是距離不遠的一處氣泡群,它們并無壁障,楚云升瞬間殺至,無差別地進行攻擊。
  
  一個氣泡接著一個氣泡,在他兇狠凌厲地猛烈打擊下破滅,預示著一個零維接著一個零維崩潰,一個生命接著一個生命死亡。
  
  直到殺得一干二凈,他才重新返回原來的屏障處,繼續暴烈攻擊。
  
  任何與屏障內的氣泡反應高度一致的,必然都是它們的同伙,是楚云升的敵人。
  
  沒過多久,第二波相同反應的氣泡群出現了,距離稍微遠一些,但對于氣泡的世界沒有意義。
  
  楚云升馬上趕到,調動起一道道黑氣之線,紛雨般地射落,一一射殺。
  
  他沒有時間做細致的甄別,如果那艘飛船中還有其他無關的種族,諸如實驗對象,也一起被滅。
  
  遭到攻擊的氣泡,在短暫的驚慌后,奮力地抵抗起來,但都是徒勞的,楚云升是在另外一個層面直接將它們殺死。
  
  氣泡迅速地減少,還能抵抗的都是一些強大生命,其中一個疑似源門的生命,驚恐之中拼死地抵抗著它所看不到的黑氣對它的零維暴雨般地襲擊。
  
  直到它周圍的其他生命全部死絕,整艘飛船的生命也全部死絕,只剩下它一個,還在苦苦的支持!
  
  從它的氣泡反應上,可以看出,它很驚恐,極度的驚恐,或許已經在求饒投降了,但可惜楚云升聽不到,他此刻猶如傳說中的神一般,站在另外一個層面,更高的層次,抹殺著它們。
  
  但楚云升最后還是沒有將拼死抵抗的這個源門殺了,再除了它又一船的生命殺絕后,楚云升重新回到苜苒等人所在的屏障處,繼續猛攻。
  
  間隙的時間,屏障似乎又得到了一些加強,屏障下的氣泡驚懼地反應著,大概在全力地支撐著屏障,生怕屏障一旦被攻破,無邊的殺伐將恐怖地降臨。
  
  它們其中有人做了一個決定,殺掉了苜苒的一個戰友,估計已經猜出是誰在攻擊它們,想以此警告楚云升,再攻擊下去的話,它們就要殺光“人質”了!
  
  但是回應它們的,只有楚云升冷酷無情般地更加猛烈的進攻,就像是由暴雨變成了呼嘯的冰雹,將整個屏障打得變化莫測。
  
  一道道黑氣之線,射沒在屏障上,激發出一道道的漣漪,向周圍劇烈擴散。
  
  屏障下的氣泡驟然極度恐慌起來,在楚云升冷血的威逼與攻擊下,它們似乎出現了分歧,雖然還沒有到內亂的程度,但明顯不穩了。
  
  這才是剛剛的開始!
  
  楚云升又發現了一處氣泡反應,毫不猶豫地撲殺過去,再滅一船。
  
  這時候,除了屏障下的氣泡,其他人可能還沒有搞明白怎么回事,但是屏障下的氣泡應該明白過來了。
  
  楚云升這是要殺光任何救援它們的人,將它們徹底變成一個無人敢救的被遺棄者。
  
  但它們仍然向外求救,甚至更加急切,就像上癮的毒藥,如果不吃,停下來,楚云升就會恢復對它們更加猛烈的攻擊,如果吃了,就正中楚云升的下懷。
  
  殺人質顯然已經沒有用了,唯一的指望或許就是撐住,撐到楚云升打不動為止,或者撐到真正的強者來援。
  
  在它們瘋狂的求救中,第四艘飛船被楚云升全船滅掉,第五艘只活下來一個源門,第六艘全滅,第七艘全滅……
  
  無邊的殺戮在氣泡的世界中血腥的蔓延,一船船的生命,在試圖援救中迅速死亡。
  
  它們驚恐,畏懼,慌亂,或者還曾求降,但只要來援,統統被殺。
  
  最終只剩下兩三個源門還慘烈地活著。
  
  或許屏障下的氣泡此時還在急切地四面求援,但是反應過來的其他飛船已經停止救援了,這完全是送死,近十幾艘飛船的生命被魔鬼般的楚云升屠戮一空,已經令它們極度心顫了。
  
  但源門還活著。
  
  而似乎,屏障下的氣泡還有援救的價值。
  
  大概它們以為楚云升殺不到源門,于是開始調集源門生命,前往救援。
  
  而這個時候,發現變化的楚云升,果斷地放棄攻擊屏障,同時也放棄攻擊那些源門,直接跳過它們,將這些源門所來自的起始地,所有氣泡斬殺一空!
  
  等那些源門對屏障進行了有效的援助,才發現自己的后方已經被殺成了死寂之地。
  
  巨大的震驚與恐慌在它們之間蔓延,反應在氣泡的世界中,接二連三地出現源門私自退出離開,而再被召集源門不肯行動。
  
  它們從未打過這樣的戰爭,從未見過這樣的戰爭,毫無經驗,完全被牽著鼻子走,主導權從一開始就被楚云升牢牢地把握,所有的節奏在控制在楚云升的手中。
  
  當源門想要撤退的時候,卻就由不得它們了。
  
  楚云升開始逐一“追殺”它們,要將它們殺到心驚膽戰,魂飛魄散,再不敢有任何救援屏障下氣泡的想法,一個念頭都不行!
  
  但源門并不如其他生命那么好殺,它們的零維極為堅固,楚云升黑氣不足,無法有效地斬殺。
  
  在一連追殺掉四五個源門之后,他的黑氣之線明顯地衰弱下去,暫時無法再繼續。
  
  屏障得到了一次救援,鞏固了不少,楚云升便決斷地放棄追殺其他源門,回到屏障上方,用剩下的黑氣之線力量,繼續攻擊,同時用偽霸的空泡,直接撞擊。
  
  而這一次,再沒有人來救援了。
  
  紀子飛船中,安德魯從極度驚慌到極度恐懼,再到現在竟然在巨大的死亡壓力下,產生了一點點快|感飛船里的人沸騰了,開始分裂!
  
  誰都在說楚云升攻來了,楚云升誓死要將他們抓來的那些人救走,否則就一起毀滅!
  
  來援的飛船一艘接著一艘被干掉,被殺絕,來援的源門死掉了好幾個,一回頭,自家又被楚云升抄殺滅絕。
  
  到現在,沒人再敢來救它們,而楚云升仍在狂攻不止。
  
  誰都在說楚云升一定是瘋了,他要將紀子飛船中所有人都殺光!這是紀子飛船,人類的希望啊!就算有錯,也不是所有人的錯。
  
  “瘋吧,瘋吧,再分得猛烈些吧!”安德魯不知道是在說楚云升瘋了,還是在希望飛船中的分裂更猛烈一些。
  
  有分裂者在通信道中高聲喊道:“投降吧,我們為什么要和他作對?”
  
  也有頑抗的人激烈地瘋狂喊道:“殺人質,再殺一個人質,警告他!警告他!”
  
  ***
  
  第二更(未完待續。)
  
  
[xs52]